正文 第2615章 循循善诱
    合着自己在人家面前就没有私密可言,放假前夕刚刚决定的事情,川渝市的纪委书记已经知道了,是唐一笑还是唐晓荣泄密?

    邓华点头道:“是,祁连省的员额超编严重,而秦川新区的吃空饷和超编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小小的镇级单位居然多达四百人,我不可能全都两开或者全部定为贪污受贿罪!”

    “这个办法不错!”廖晶终于说话,“吃空饷也好员额超编也罢,还有你说的兼职泛滥,这些都是有历史原因的。www.FreexS.org给某些人自行退赔的机会,等于是网开一面,避免打击扩大化,避免导致群体**件发生,这是政治智慧的表现。”

    嘿嘿!廖晶姐太高看自己了,按照邓某人的急脾气,如果不是赶上十月一假期,加上师同海的大婚,这家伙没准真的要一竿子打死一船人。

    至于说他这么做,会不会得到张涵的支持,那还真不好说。但是凭小邓同志嫉恶如仇的性格,真的不是那种给人留退路的,他喜欢一次性解决麻烦。

    而不是没完没了的拖着,唐薇点点头:“有人说干部甄别是张涵提出的,我就纳闷张家女人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胆魄了?还是小晶给我释疑解惑,才知道这几年你很是干了点大事业。”

    张家女人?感觉唐书记对张部长很不感冒啊,难道说华夏唐家和张老之间还有恩怨?否则的话,怎么会这么称呼张涵张部长?

    不过邓华没敢问,他身边毕竟有几个四九城三代还有二代和四代,就他了解到的情况,看似不大的圈子里面人际关系极其复杂。

    有些是历史问题,比方说战争年代隶属不同的山头,即便到了几十年后的今天,那山头依旧是存在的,虽然早已经打乱重分没有了当年的一野二野三野四野。

    但是很多山头看似没有存在的迹象,实际上他们存在每一个人的心里,你四野的人到了二野的势力范围,是龙得盘着是虎得窝着。

    还有的是红色年代留下的仇恨,在那个人整人的年代,不同的派系之间互相倾轧也属寻常事,就像张涵老爸没少打压人,也没少拯救人一样。

    除此之外还有改革开放后理念不同的,有人抱残守缺,总是用红色年代的眼光看世界,总是觉得经济社会败坏了人性,让所有人都认钱不认情。

    更有功勋世家和新兴势力之间的矛盾,十年前黯然落幕的聂龙,不久前被邓某人弄下去的唐德,都是新兴势力的代表。

    所以邓华绝对不会参与到派系之争,他也没有资格参与其中:“没有张部长的支持,干部甄别办公室不可能成立,任何创意都需要上面的支持,否则连一纸空文都算不上。”

    这一点邓华深有感触,在川渝市有黄祺铭部长的支持,干部考核分级制度试点刚刚展开,随着黄部长的攫升自己被冷落,随即被君二公子调到淮阳省。

    结果在淮阳省没几天,君部长刚刚坐稳位子,就抛弃了自己和自己的干部考核分级制度,打算让这项改革自生自灭,幸好还有陈洁书记的支持。

    否则不会取得那么辉煌的成绩,也不会在舍文县干部身上,取得那么详实的试点数据,也就不会有中组部的试点办公室。

    所以说邓某人感觉欠陈洁书记一个人情,没有足够的后台支撑,前面干活的干部,始终只是一个牌位,这一点邓某人算是深有体会了呀。

    他是在抱怨么?唐薇笑了:“心里有气是不是?你的试点办公室没有被打散,已经是很幸运的事情,干部考核分级制度和干部甄别工作。后者新瓶装旧酒,前者却是有着强大的破坏力,可以破坏体制内既得利益者的获利渠道,你没有被人压在五指山下就高兴吧。”

    还有这事?邓华吓一跳,他有能力有干劲也敢干不假,但是不等于说小邓同志无敌于天下了,最起码他知道一点,人家要把他压在五指山下轻而易举。

    看看官场中人就知道,没有人是靠一双铁拳打出来的,想要在官场中如鱼得水,最终还是要靠自己的政治智慧,否则只有被人打压欺负的份儿。

    实际上邓某人很清楚,中组部那些人为什么倾轧自己,主要是他的干部考核分级制度动了太多人的奶酪,如果不是有高层赏识的话,小邓同志真的要万劫不复了。

    小邓同志下意识看向廖晶,后者缓缓点头:“薇姐不是外人,我也是事后才知道,针对干部考核分级制度爆发出剧烈的争论。当时有人是要把你打入万劫不复之地,幸好有人看好你,否则不会是去祁连省任职。”

    嘶!邓华倒吸一口冷气,说实话他真的没想到幕后有如此多的门道,当时被发配去祁连省,还是相当的不服气。

    没想到发配已经是最好的结局,如果不是发配到祁连省,谁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样的结局,看来自己还是太招摇了。

    见邓某人脸色都变了,唐薇曼声道:“权,然后知轻重;度,然后知长短;物皆然,心为甚。做事不知道权衡利弊,不要说在体制内,就是在社会上也会被人打破头的。”

    出身混混的邓华,很清楚社会上的丛林法则,没有一点本事你还要混社会?今天不被人打破头,明天也会被人捅刀子,也许有一天就会变成街边的一具尸体。

    当年在古城县的时候,一天在街道上遭遇几场打群架的,如果不是当年那场严打,古城县这个早年间的土匪窝,真的要大乱了。

    幸好当年邓华年轻,幸好当年的他,有父亲的人脉和财富撑腰,否则的话即便他是毛都没长齐的少年,也会面临严厉的惩罚。

    一旦那个时候留下污点,今时今日的邓某人,恐怕还在社会上混日子呢,整天除了手机就是电脑,整天醉死梦生到了父亲出事的时候,居然什么忙都帮不上。

    今天唐书记的教诲很及时,邓华不是那种不知道好赖的人,恰恰相反他非常懂得感恩,在官场中这么告诫你的,都是把你当成自己人的。

    很显然人家是看在廖晶姐面子上啊,小邓同志站起身,向唐薇深深一鞠躬:“谢谢薇姐教诲,小弟做事的确没经脑子,以后会小心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