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91章 696反目
    “你……”

    韩凌赋气得发抖,已经出离愤怒。

    她明知道他心心念念就是要登上大宝,君临天下,而她竟然咒他无法成大事?!

    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原来在她眼里竟然是这么看他的?!

    韩凌赋握紧了双拳,恨声道:“白慕筱,你就没想过,本王完了,你一个小小侧妃又哪里能好过?!”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白慕筱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难道曾经那个善解人意的俏人儿,那个与自己情真意切的可人儿只是自己的幻觉吗?

    白慕筱讥讽地勾唇笑了,乌黑的眸子中透着一丝恨意。

    时至今日,他也不明白他对她做了什么?!

    或者说,对他而言,所有人都该理所当然为他牺牲,无论是崔燕燕,继王妃陈氏,他们的孩子,还是自己!

    她的表情更冷,如冬日寒霜般,“小小侧妃?若不是因为你,我会沦落至此,成为一个卑贱的妾,受人欺凌,受人污辱,就连自己的孩子也没能保住!”

    她越说越恨,眼中迸射出凌厉的锐芒。

    一说到那孩子,韩凌赋的脸色僵了一瞬,有些心虚地硬声道:“本王不是说过会补偿你的吗?至于孩子,孩子会那样,也不是本王所愿,本王不是已经帮孩子报了仇,让崔燕燕以血还血……”

    韩凌赋越说越觉得自己没有错,他已经尽他之力,甚至连崔燕燕都为孩子以命偿命,白慕筱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白慕筱闭了闭眼,又一次对眼前这个男人感到失望,当初她怎么会有眼无珠到爱上这样一个男人?!

    他根本就不明白她为他牺牲了什么,不明白一个做母亲的心!

    她一针见血地说道:“王爷,我只知道是你下令要了我孩儿的命!”真要以血偿血,他也逃不掉!

    “就为了这么个怪物,你就敢对本王下药!”韩凌赋怒不可遏地瞪着她,觉得白慕筱简直是疯了。

    白慕筱冷笑着道:“当日你为了你的名声、你的大业连亲生骨血都可以弃之杀之,来日难道就不会为了其他事置我与死地吗?我这么做也不过是未雨绸缪,先下手为强罢了……”

    韩凌赋听得额头青筋暴起,龇目欲裂,“贱人,本王饶不了你!”怒火攻心之下,他直接一脚踢了出去,正中白慕筱的腹部。

    白慕筱吃痛地惨叫一声,踉跄地摔倒在地,瞳孔中水光盈盈,颊畔落下几缕青丝,看来楚楚可怜。

    可是此刻韩凌赋已经不会为她而心软,只要一想到她胆敢对自己下药,他就恨不得一剑夺了她性命。

    “你这个毒妇,本王现在就要了你的命!”他大步逼近她,俯视着倒在地上的她,目光阴沉可怕。

    可谁知,白慕筱却是一点都不害怕,反而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发出清脆的娇笑声。

    她没急着起身,悠闲地躺在地上,笑得那般肆意而娇艳,带着一种诡异而妖艳的美感。

    她意味深长地说道:“王爷,五和膏的滋味如何?”

    一瞬间,之前瘾症发作时的一幕幕在韩凌赋的脑海中闪过,那种仿若被虫子噬咬的痛苦与煎熬刻骨铭心。

    韩凌赋更恼,眼中怒潮汹涌。

    “王爷,您是不是觉得很难受?”白慕筱笑吟吟地继续道,“其实五和膏也不是什么坏东西,您只要继续服用不就没事了?这些天您不是很喜欢我熬的汤吗?”

    说着,她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幽幽叹息道:“说来,现在大裕只有五皇子殿下那里有五和膏吧?”

    闻言,韩凌赋面色大变,一阵青一阵白。他骤然意识到自己此刻最大的问题不是如何处置这个贱人,而是五和膏……

    五和膏具有成瘾性,一旦不连续服用,就会生不如死……

    自己今日的煎熬也深刻地证实了这一点。

    要是接下来再也服不上五和膏,那自己会如何?

    想着,韩凌赋的脸色刷白,几乎不敢再想下去……

    白慕筱自然看出了韩凌赋的心思,笑得更为灿烂,好似自语地说道:“不过,王爷您要如何向皇后讨要五和膏呢?王爷与皇后素来面和心不合,皇后又凭什么把’珍贵‘的五和膏分给您一部分呢?”

    白慕筱说得越多,韩凌赋的脸色就越难看,而白慕筱心中也更为畅快,充满恶意地又提醒了一句:“对了,王爷您又如何向皇上和皇后解释您知道五和膏会上瘾之事?”

    为了五皇子,皇帝和皇后严令知情者保守五和膏会成瘾的秘密,所以至少上明面上,外人都不知道这个秘密,除了始作俑者奎琅。因而,除非韩凌赋承认与奎琅合谋,否则如何能知道这件事?!

    韩凌赋眼中浮现浓浓的阴霾,踉跄地退了一步,然后跌坐在了后方的太师椅上,浑身虚弱无力,颓然沮丧,仿佛一瞬间被人抽走了所有的力量似的。

    见状,白慕筱心中得意不已。

    她打败了他,从心理上将他彻底击溃了!

    她慢悠悠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漫不经心地拍着身上的尘土,悠然自在,仿佛刚才她只是不小心绊了一跤似的。

    她整了整青丝后,这才转头看向韩凌赋,巧笑嫣然地问道:“王爷,您可需要五和膏?”

    韩凌赋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女子,只觉得她如此陌生,一双幽暗的眸子仿佛深不见底的无底深渊,一不小心就会把他吸进去似的……

    屋子里是死一般的沉寂,一种诡异而沉重的气氛弥漫其中,不知何时,外面的天空变得阴沉沉一片,层层叠叠的乌云堆积在天际。

    此刻千里之外的南凉都城乌藜城亦是天气阴沉。

    日曜殿的一间书房中,萧奕和官语白在窗边的高背大椅上相邻而坐,他们俩的正前方,小四站在距离两人近两丈的地方,面无表情地禀告着……

    萧奕慵懒地靠在高背大椅上,一边把玩着手里的小酒杯,一边道:“竟然真是马瘟!”他看似悠闲,眼神中却透着一分锐利。

    官语白放下手中的茶盅,淡淡道:“孟老将军倒是胆大。”

    何止是胆大,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萧奕讽刺地勾了勾唇,俊脸上依旧漫不经心的样子。

    在知道孟仪良是故意让他们买下德勒家的马后,为以防万一,萧奕命人把采购来的那三千匹马另行关押隔离到了城外几里的一个马场中,除了幽骑营的人外,谁也不知……直到第一匹马开始生病,萧奕就让人对外传播,说是本次采购来的战马水土不服,大量病倒,以此投石问路试探孟仪良。

    昨日幽骑营的兽医向萧奕和官语白仔细禀了病马的症状,当下,萧奕和官语白就觉得这个症状非常熟悉,就像是三年多前,发生在神龙山猎宫的那场疫症。

    那场疫症,先是在马中间传播,再由马传染给人,最后夺去了数百人的性命,若非是南宫玥及时制出了治疗疫症的药物,恐怕当时,他们都难以幸免。而那时的情形,萧奕、官语白和小四都是历历在目的。

    萧奕当即就想亲自过去一趟查看状况,却被官语白阻止了,毕竟南宫玥有孕在身,若是不小心被传染,反而不好,而萧奕更不可能允许体弱的官语白前去冒险,最后还是小四主动请缨前往。

    小四昨晚赶去后,花了大半夜观察那些病马的症状,确信无疑后,才匆匆赶回了乌藜城,并肯定了这一猜测。

    不幸中的大幸就是这次的病情没有上次那么烈,病程发展慢,因此至今疫症的扩散程度还不算严重,到目前为止,也不过只传染上了上百匹马。

    萧奕一口饮尽杯中的水酒,并不慌张。

    这疫症虽然可怕,但是如今他们并非是全无准备。

    南宫玥当年担心这可怕的疫症会死灰复燃,特意命人在她的封地上留下一大片地用以种植日目草,后来还在林净尘的帮助下,研制出了一批用于预防疫症的成药。

    萧奕一开始是准备命人回碧霄堂把这些成药带来的,可谁想,南宫玥却一脸无语地告诉他,百卉这次来南凉时几乎把碧霄堂的药库都搬空了,零零总总的什么药都有,当即就让百卉找了出来。

    萧奕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瓷瓶,毫无预警地随手丢向了小四,道:“接着!”

    那小瓷瓶在半空中划过一条长长的弧度……

    小四面无表情地看着,身子没动一下,完全没有去接的打算,似乎在说,你让我接我就接,我又不是你的手下!

    就在这时,只见一道白影闪过,伴随着一阵鹰啼,寒羽准确地抓住了那个小瓷瓶,然后一边叫,一边绕着小四飞了一圈,仿佛在炫耀着,快看,快看,我抓到了。

    小四的嘴角抽了一下,既然寒羽收下了,那就代表他收下了。

    “寒羽真聪明。”萧奕笑眯眯地赞了一句,寒羽听懂了自己的名字,兴奋地叫了一声,然后熟练地把抓在爪子里的那个小瓷瓶又抛给了小四,这一次,小四收下了。

    见状,萧奕笑得更欢,对着小四道:“这药是用来预防的,你先一日一次的吃上三日,还有,赶紧回去用艾叶水洗洗去。”

    虽然小四懒得理会萧奕,可是也不会拿自己的身体赌气,更不会拿官语白的健康冒险,他应了一声后,就先退下了。

    看着小四略显僵直的背影,官语白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他捧起茶盅轻啜了一口热茶,方才道:“阿奕,我们也是时候会会孟仪良了。”

    萧奕嘴角一勾,直接扬声道:“来人!”

    守在书房外的一个士兵立刻进了书房,躬身抱拳给萧奕和官语白行礼。

    萧奕随口吩咐道:“传话给李得广,让他去把孟仪良给本世子带来。”顿了一下后,他又轻描淡写地补充了一句,“说来,孟仪良现在应该是在曼越酒楼。”

    没想到世子爷对孟老将军的行踪如此了解,士兵心中一惊,恭敬地抱拳领命,匆匆去传令。

    如同萧奕所料,此刻,孟仪良正在乌藜城西的曼越酒楼三楼的一间雅座中,除了他以外,酒楼中还有两人,乃是古那家的现任家主赫拉古和他的长子尼特。

    雅座中的一角已经放了数个空酒坛,酒正酣。

    孟仪良又饮了半杯酒后,道:“赫拉古,你们回去后就赶紧准备一下,再过几日,等到时机合适,本将军会亲自进宫去见世子爷,劝世子爷重择供马商,届时,你们可要机灵着点,挑几匹最好的骏马让世子爷瞧瞧。”他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

    坐在孟仪良对面的赫拉古面露感激之色,双手捧起酒杯,以一口还算流利的大裕语说道:“我古那家可就全都仰仗将军了。”说完,赫拉古一口将杯之酒饮尽,以示敬意。

    孟仪良心里很是受用,嘴上却淡淡道:“一切还要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有将军出马,还有什么大事不成呢?!”赫拉古殷勤地恭维道。

    孟仪良嘴角微微勾起,掩不住志得意满之色。

    自他来了南凉,并负责征马一事后,赫拉古就几次上门,诚意满满地表示他们古那家可以提供优秀的战马给南疆军。本来孟仪良还想吊吊他们的胃口再议,谁想后来安逸侯日益势大,而正好世子爷也来了南凉,他便想着借征马一事,要是能够采购到大量便宜的战马,必能在世子爷跟前立功露脸。

    于是,他约谈了赫拉古,开出了一个极低价格,原本他以为赫拉古还会讨价还价一番,没想到对方竟然答应了,只提了一个条件……

    想请他帮助,打压一下德勒家。

    依赫拉古所说,德勒家如今势头正猛,已经将古那家压得喘不过气来,若是他肯出手给德勒家一些教训,古那家愿意无偿送上一万匹战马。

    当时,孟仪良就心动了。

    随后,两人一拍即合。

    按计划,孟仪良会故意在初筛时把有利的竞争对手都刷掉,等到了跑马场挑选战马的时候,德勒家的马就很明显比别家的更胜一筹,只要挑马的人眼睛没瞎,肯定会中选!

    等采购了战马后,就由古那家安插在德勒家马场的眼线偷偷给这些马下药,那么等马被送到军中后不久,就会犯病。

    这么一来,德勒家的马供给军中的马是病马的事就会传扬开来,从此德勒家在马商中将再无容身之地。

    而孟仪良也可以以此为借口,在世子爷面前进言,指责安逸侯为了一己私利采购病马,以中饱私囊!

    这实在是两全其美之策!

    起初,一切都按计划进行,非常顺利。

    可是没想到在世子爷和安逸侯挑马的过程中还是出了一点意外——安逸侯竟然挑中了艾西家的马!

    不过幸亏他早有准备,提前给另两家带来的马全都喂了些甘絮草……后来的发展皆如他所料!

    如今,军中为了病马一事人心惶惶,骚动不已,只需他再顺势轻轻地推一把,不管那安逸侯多么巧言令色,只要军中哗变,世子爷为了平息众怒,给众将士一个交代,必然是要疏远安逸侯。

    哪怕碍于安逸侯的身份暂时动不得他,世子爷也定然不会让他再继续插手南凉军政。

    如此,自己也就自然而然地去除了安逸侯这块绊脚石!

    想着,孟仪良的眼中闪过一道锐芒,也一口饮尽了杯中之酒,嘴角翘得更高。

    古那家的大公子尼特见孟仪良的酒杯空了,急忙殷勤地给他斟上了一杯。

    孟仪良举杯,心情不错地对赫拉古道:“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赫拉古也是举杯,恭敬地说道,“等事成之日,我一定重重酬谢将军。”

    二人相视一笑,都是仰首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

    尼特在一旁笑着恭维道:“将军真是好酒量!”

    说完,尼特不动声色地对着小厮使了个眼色,让他再拿一坛酒过来。

    孟仪良面上泛着一片微醺的潮红,豪爽地笑道:“哪里是本将军酒量好,是你们南凉这酒淡,有机会你们去大裕,本将军请你们喝我们大裕的烧刀子,那入口的滋味才叫够劲道,浓烈似火烧。”

    “若是我和犬子有机会去南疆,一定去拜访将军。”赫拉古有求于孟仪良,自是殷勤地奉承了一番,哄得孟仪良眉开眼笑,飘飘然起来。

    雅座中的三人相谈甚欢之时,酒楼下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喧哗声,阵阵脚步声混杂着各种惊呼声、议论声……

    孟仪良皱了皱眉,面露不悦之色,他稍稍推开一旁的窗户,往外面的街道看去,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只见酒楼外头被一个个身穿铜甲铁盔的南疆军士兵团团围了起来,那些士兵看来气势汹汹,行动时疾如风,停下时又不动如山,一个个都是训练有素的样子。

    四周的南凉百姓和酒楼内的食客都是指指点点,惊疑不定。

    普通的南凉百姓也许看不出来,但是孟仪良却是一眼就从盔甲上的徽记看出这是幽骑营的人,带队的人他也认识,是李得广。

    赫拉古和尼特自然也看到了,飞快地互看了一眼,都有些心中打鼓。

    赫拉古小心翼翼地说道:“将军,这是怎么了?”

    孟仪良却是不以为意地道:“没事,我们继续喝酒。他们想必是奉世子爷之命出来执行任务的。”

    赫拉古心下稍安,可是他提起的那颗心才刚放下,雅座外就传来了一阵蹬蹬蹬的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近,紧接着随着“吱”的一声,雅座的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李得广带着四个南疆军士兵从外头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孟仪良握着酒杯的手下意识地微微用力,眉头微蹙,心中隐约有一种不妙的预感:李得广怎么知道自己在此?

    他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泰然自若。

    李得广一进门,目光就落在孟仪良身上,抱拳道:“孟老将军,世子爷有请。”

    对孟仪良,李得广的态度尚算恭敬。

    不过,对赫拉古父子俩,李得广就没那么客气,大手一挥,冷声道:“将他们俩拿下!”

    他身后的四个士兵快步上前,粗鲁地钳住了赫拉古父子俩。

    “放开我!你们这是做什么?”赫拉古挣扎着,父子俩都是又惊又疑又恐。

    尼特求救地看向了孟仪良:“孟将军,救命啊,快救救我们啊!”

    孟仪良又急又怒,斥道:“李得广,你这是做什么?你实在是太放肆了!”

    这李得广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骑率,竟然敢在自己的面前如此放肆,当着他的面不问缘由就擒下赫拉古父子。

    李得广也不与孟仪良废话,简明扼要地抱拳道:“孟老将军,您有什么话就到世子爷面前说吧,末将也是奉命行事。”

    孟仪良瞪了李得广一眼,自知与他多说无意,一撩衣袍,沉声道:“那本将军就随你走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