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5章、她怎么突然生出一种这是要去约会的念头?
    为了美食,就算有阴谋,她也豁出去了!况且就容昭熙那脑袋,能想出什么样的阴谋来?

    见秦筝终于上钩,容昭熙松了口气,希望明天一切顺利。

    反正娶谁不是娶,秦筝认识这么多年还算合他胃口,况且这个女人比起纪晓晓要顺眼许多。

    日里不会缠着他粘着他,生气了一顿好吃的就能哄好。

    除了暴力一些,不过他有自信往后将这个女人,调教成为他心目中想要的女人!

    于是看秦筝的目光多了几分满意,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笑意。

    然而秦筝看到容昭熙脸上那一丝笑意,怎么就觉得有些不大好的预感?

    **

    顾琉笙提着行李来到了客厅,平日里的早餐就他与南宫玖,这一次倒是多了南宫珮。

    不过今天的南宫珮虽然上了浓妆,但是可隐约看到她脸上有个浅浅的痕迹,能对她动手的估计也就南宫玖了。

    看来昨天南宫玖还真教训了南宫珮,而且还是动了手。

    南宫玖兄妹看到他的时候很快都起身与他打过招呼,南宫玖在看到他手里的行李时,微微一蹙眉。

    “顾总这是打算离开了?才来居住几天,我都尚未好好款待过你,怎么不都停留几天,也让我好好尽地主之谊!”

    顾琉笙将行李往地上一放朝着他们走去,“这一趟过来本就是为了公事,提前几天过来看看老朋友,并且也是为了昨天拍卖会上拍下陨石项链,如今已经拍下了自然也该离开了,还有些事情要处理,继续住在这边就有些不方便了,所以打算去酒店居住几日。”

    “原来如此,既然顾总还有事情要忙那我就不勉强留你,等你事情忙完了,咱们再痛快喝上一杯。”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南宫珮,“过来,我给你们正式介绍下,这是顾总,顾氏集团的总裁,也是顾家现在的掌权人顾琉笙。而她是我的妹妹,南宫珮。”

    南宫珮很快伸出了手,“顾总你好,我是南宫珮,久闻大名。”

    也就是这个人抢走了本来她想要得到的陨石项链,还害得她被自己的大哥打了一巴掌。

    顾琉笙看了一眼面前那一双纤细的属于女子的手,从她的眼里也看到了隐隐敌意。

    他可没忘记昨晚上拍卖会上这个女人说他也是个钱多人傻的,不过他们毕竟是兄妹,南宫玖还真不一定是站在他这边的。

    顾琉笙有礼而绅士地伸出手,轻轻握住那一只手,很快离开。

    三人一起入座,南宫玖让池栩准备了丰盛的早饭。

    “不知道这些早餐可合顾总胃口?”

    顾琉笙一看,都是中餐为主,南宫玖虽然身在L国,但毕竟祖上都是华人,平日里还是以中餐为主,西餐还是比较少的。

    “南宫山庄的厨子果然不错,中餐倒是挺正宗的!”

    合顾总的胃口就好,请吧!

    吃饭期间,南宫山庄真正做到食不言寝不语的地步,几乎是各吃各的,南宫玖与南宫珮也是一声不吭。

    若是以往他也是如此,但是在老宅里吃饭的时候顾老爷子难得与子孙聚在一起,倒是饭桌上可以说说笑笑,还算热闹。

    而与简水澜吃饭的时候更没有这些规矩,他也爱极了她在饭桌上说话的时候。

    遇到好吃的从来就不会吝啬赞美,遇上不合她胃口的,也压根不会留情面地嫌弃。

    他觉得在南宫山庄吃饭,倒是少了许多的乐趣。

    不过吃饭的时候南宫珮似乎好几次都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顾琉笙并不喜欢这么被盯着,特别对方还是个女人,索性他直接将目光落在南宫珮的身上。

    “不知道南宫小姐一直盯着我看可有什么事情?”

    此时南宫玖放下了筷子,目光不善地看向南宫珮。

    接到他们两人的目光,南宫珮有些哑然,特别是看到南宫玖这么盯着她看,分明不满。

    她深呼吸了口气,想了想最后还是出声,“顾总,饭后能不能单独聊一会儿?”

    “不能!”

    顾琉笙直接拒绝,他不知道这个女人想要做什么,但是他不想与别的女人有过多的纠缠,免得又遇上一个海蓝蓝那样的女人。

    他不想让简水澜再误会他丝毫了,当初简水澜的突然离开,就是因为海蓝蓝的举动让她误会他与海蓝蓝有什么瓜葛。

    一个琉璃,再一个海蓝蓝,若是再有旁的女人,这一辈子他就休想再让她回心转意了。

    南宫珮没想到他会拒绝得如此干脆,脸色有些难堪。

    毕竟以她的姿色,还有身份,不少男人对她青睐有加,唯独这一次遇上的那个男人压根不睁眼看他,还有眼前这个男人!

    南宫玖看了一眼南宫珮,眼里略带几分警告,“顾总已婚,私下与你见面确实不妥,南宫珮,我希望你别给南宫山庄丢脸!”

    而后歉意地看向顾琉笙,“让顾总见笑了!”

    南宫珮深呼吸了口气,她大哥分明知道她不是那个意思的!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只是想要得到那一条陨石项链,顾总,我可以支付你一个亿,或是更多,你开个价钱吧!”

    她有钱,只要顾琉笙同意卖,南宫玖也不能阻止。

    “很抱歉,陨石项链多少钱都不卖,那是顾某要送给妻子的,博得一笑的。”

    顾琉笙此时也吃得差不多了,他放下了筷子,又取了温热的湿巾擦了擦唇边,又说,“这几天多谢南宫家主热情款待,此时已经不早了,我还有事情要忙就先走了,改日再约你喝酒。”

    南宫玖警告地看了一眼南宫珮,很快随着顾琉笙起身朝着外头走去。

    南宫珮虽然不死心,但也知道这事情现在不能再提,最起码不能在南宫玖的面前提。

    只要她乖乖地听南宫玖的话,南宫玖可以给她一切,但如果她不听话,南宫玖也绝对不会留情,就如同昨晚上甩了她一巴掌!

    可是想到自己难得有个心仪的男人,她就有些坐不住。

    她想要让他知道他是她南宫珮的独一无二!

    可是拿到了陨石项链又能如何?她现在压根不知道他在哪儿!

    南宫玖将顾琉笙送到了山庄门口,又让人安排了司机送他,之后他便又折了回来。

    看到餐厅里依旧失魂落魄的南宫珮,冷哼了声,“南宫珮,别给我添乱!”

    然而南宫珮却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看向他,“大哥,你放过他吧!”

    南宫玖并没有回答,只是看了她一眼,随即转身离开。

    一个小时之后,司机回来了,来到了南宫玖的面前。

    “家主,我亲自将顾总送到了耶和酒店,顾总已经入住,并无异常,途中顾总接了个电话,早上九点半在耶和酒店有场会议。”

    南宫玖点头,“知道了,你下去吧!”

    司机离开之后,他若有所思地想到顾琉笙之前在南宫珮住处的长廊里的举动,他是不是发现了异常?

    这个顾琉笙可不是像他所见到的那样,否则也不可能当年年纪轻轻的,就接了顾家掌权人的位置。

    并且这几年顾氏集团在他的手里,可谓更上好几层楼!

    这一次顾琉笙的突然到来,是巧合了还是为了那个人而来?

    不过他南宫玖的机关可不是那么好破的,就算真被顾琉笙发现倪端,他也无能为力!

    对于自己的机关术,南宫玖还是很有自信的。

    想到这里,他勾唇一笑,只要顾琉笙不来坏了他的事情,他可以将他当朋友以礼相待,否则就别怪他不留情面!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得罪了顾家,毕竟顾家不好得罪,顾琉笙也不好惹!

    他不想南宫山庄毁在他的手里。

    **

    容昭熙当真一整天都不见了人影,秦筝午后的时候看到简水澜将简昕送去学校回来,揉着还有些惺忪的双眼看她。

    “晚上容昭熙请我吃大餐,就不回来吃饭了!”

    简水澜朝着洗手池走去,边洗边怨念,“你们两个就去吃大餐了,怎么不带上我跟小昕?”

    随即乌黑的双眼一亮,似是猜到了什么,又说,“行吧,你们去吃大餐,晚上我跟小昕单独吃就好,你们晚点儿回来啊!”

    想着还有点儿时间又说,“下午我也没什么事情,只要小昕下课的时候准时去接他就可以了,我们去逛街买衣服好不好?”

    容昭熙单独请秦筝吃饭,这里面必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否则以容昭熙来这边白吃白喝白住这么长时间,肯定得连她与简昕都请了才对。

    可是他偏偏只宴请秦筝一个人,看来他们是有点儿进展了!

    秦筝想着带过来的衣服不多,刚过来的那几天虽然购买了不少东西,但还是以吃的为主,真正买的衣服也就一身连衣裙,成日里穿着那几套衣服也有些腻味了。

    于是点头答应,“那好吧,我也想去买点儿衣服穿,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一身衣服。”

    在这家里,她几乎都是舒服的睡衣睡裙,家里没有男士的时候她更是连内衣都不想穿,舒服得想飞。

    这一个月她在这边吃好住好喝好,还不需要干活,画廊里的事情她干了四年,早就如鱼游水,有什么事情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了。

    所以秦筝觉得自己都快长膘了。

    换好衣服,正拎着包包要出门,手机铃声突然就响起,秦筝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容昭熙打来的,这货这个时候找她做什么?

    她很快接听,里面传来容昭熙的声音,“秦筝,下午好好打扮一番,六点的时候我去别墅那边接你,记得到时候别乱跑,知道了吗?”

    “不就是吃个饭,搞得那么隆重做什么?”

    秦筝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还打算晚上就这么穿着过去,白衬衫,泛白的紧身牛仔裤,一双白布鞋,看起来简单而利落。

    “反正你就好好打扮下,我今天请你去的地方是个高档地儿,你总不能穿得太随便,最好穿个礼服之类的,万一人家不让你进去岂不是丢脸了,相信我,那高档酒店的美食绝对合你胃口!”

    容昭熙绝对对付秦筝这个人,还是得以美食。

    果然一听到是高档酒店,里面的美食定然不会差,她还以为容昭熙就是请她到餐馆吃个饭,没想到还这么讲究,想了想倒是很快答应。

    “那好吧,正好我下午要去逛街!”

    不过容昭熙觉得还是不够保险,想了想还是给简水澜打了个电话,当秦筝走到院子的时候,简水澜正结束通话。

    看着秦筝的时候,眼里都是笑意。

    她刚才可是接到了容昭熙的电话,吩咐她下午一定要帮秦筝好好地打扮一番。

    她毕竟是过来人,能不懂得容昭熙想做什么?

    **

    到了商场的时候,简水澜直接带着秦筝去了一家牌子的礼服专卖店。

    秦筝一看到满屋子都是名媛礼服,她正好也想购买一条礼服晚上穿,毕竟带过来的衣服哪儿有礼物这玩意?

    简水澜不动声色地先给自己挑了一身礼服,看着手里白色的礼服问秦筝。

    “我穿这件你觉得如何?”

    这样的事情不能做得太明显,毕竟容昭熙分明就是打算给秦筝一个惊喜。

    秦筝看了又看,最后摇头,“感觉这礼服配不上你!”

    她的目光扫过店里大部分的礼服,最后看中了一条大红色的短款礼服,跟店员要了一条S码的递给她。

    “你去穿上这一条试试看,我觉得你肤色白,穿这一款红色的一定明艳动人,回头将顾总给迷得下不来床!”

    顾琉笙回头得感激她了,这几天没少为他说好话。

    简水澜白了她一眼,她来买礼服可不是为了顾琉笙或是别的男人,完全是为了她啊!

    不过她还是很快试穿了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换上礼服的那一瞬间,果然是如秦筝所说的明艳动人,倒是挺喜欢的。

    礼服的款式稍微简单,但是将她的线条很好地体现出来,看得一旁的秦筝啧啧出声,一阵羡慕嫉妒恨。

    就是店员也都盯着她看,“这礼服简直就是为了小姐你量身定做的,真的很漂亮!”

    秦筝也点头,赞同了店员的话,“就这件的,当真好看,肯定能将顾总迷得神魂颠倒!”

    简水澜又白了她一眼,不过秦筝给她挑选的这一条裙子当真不错,她看着也喜欢,这样的款式平日里也能穿上,不会太过夸张。

    回到试衣间将衣服换了下来,简水澜将礼服递给店员。

    “就这件,我们再看别的!”

    简水澜最终给秦筝挑选了一件小清新的礼服短裙,秦筝的双腿纤细,脸上有点儿婴儿肥,看起来特别可爱减龄,这样的礼服对她来说是最为适合的。

    秦筝尝试了下,觉得确实挺适合她的,整个人的气质都提升了上来。

    两人买衣服也算是速战速决,而且挑到了自己喜欢的款式。

    简水澜将秦筝还下来的礼服递给店员,“就这两件,帮我们算下价钱。”

    这边的礼服自然也不会便宜,两件衣服将近一万块钱,对于她们来说也是有些贵了。

    不过简水澜还是很干脆地掏出了卡,此时秦筝也取出了自己的银行卡。

    “用我的!”

    简水澜直接将卡递到店员的手里,看了一眼秦筝。

    “咱们姐妹之间还需要说这些吗?”

    “可是毕竟不便宜呢!”

    她还真是脑子抽风了,为了吃容昭熙一顿饭花了这么大价钱。

    这礼服的价钱,都足够她吃上好多顿大餐了!

    秦筝觉得为了吃容昭熙的那一顿饭,自己好像亏大了!

    简水澜笑了起来,“难得给你买一身衣服,而且这也不算贵,主要还是礼服适合你!”

    她现在倒是不缺钱,本来打算买房,但是后来住在了应寒的别墅里,倒是给她省下了一大笔钱,加上这几年她自己也赚了些钱,所以与简昕还是可以生活得挺好的。

    而且这礼服的价钱也不算贵,她以往所穿过的礼服那才真的不便宜。

    最后还是简水澜坚持用自己的卡付钱,拎着袋子,她们又在一旁的鞋垫挑选了一款可搭配小清新礼服的高跟鞋,而简水澜也同样挑选了一双。

    之后觉得她们两人都买了东西,倒是没有给简昕买,两人又去了一趟儿童服装店。

    看了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因为晚上就她与简昕两个人,所以简水澜打算带着简昕在外头吃就好。

    将秦筝送回翡翠别墅区,看到差不多快到简昕放学的时间,她又开着车子离开。

    秦筝回到了屋子里,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四点半了。

    容昭熙说了六点过来接她,她还有时间给自己上个妆。

    于是洗了个脸,给自己画了个淡妆,又将头发扎成花苞头,用一个漂亮的夹子作为装饰。

    看到自己脸上的淡妆,她眨了眨一双大眼睛,还算满意。

    这几天什么都不做,睡眠充足,整个人的气色都好了许多。

    换上了礼服,又穿上刚买的高跟鞋,在镜子前一照,秦筝都觉得自己美美的。

    于是自恋地又拿了手机使劲地自拍,还不忘发一条朋友圈,再发一条微博。

    只是……

    她怎么突然生出一种这是要去约会的念头?

    此时正在酒店包厢里亲自指挥布置场面的容昭熙,自然也看到了秦筝刚发的朋友圈。

    看到她还真认认真真地打扮了一番,觉得还算满意,这个女人也不算太糟糕。

    清新淡雅的礼服,浅淡的妆容,倒是挺适合她的。

    晚上六点的时候,容昭熙开着车子准时来到了翡翠别墅区9栋的大门前,他西装革履地下了车,按响了门铃。

    别墅里就秦筝一人,她很快开了门,看到西装革履的容昭熙,怎么觉得有些隆重?

    他的身板本来就好,如今西装革履,倒是让他看起来更显得挺拔,并且成熟了几分。

    容昭熙看到秦筝这一身打扮,倒是真人比照片上要顺眼一些。

    他满意地点头,也没吝啬赞美,“还挺漂亮!”

    难得这个人的狗嘴吐出了象牙,秦筝有些小得意,“谢谢夸赞!”

    “走吧,上车!晚上请你吃大餐,你这么打扮绝对放你进去!”

    秦筝轻哼了声,“为了你的那一顿大餐,我可是特意去买了这一身装扮,不少钱呢!”

    容昭熙看了一眼她的装扮,也就礼服与鞋子是新的,价格也不算高。

    他稍微估了个价格,拿起手机一阵操作,听到秦筝手机一阵来信息的声音,示意她去看。

    秦筝很快拿出手机,发现是容昭熙给她发来了一个红包,她很快拆了红包,当看到是一万的时候便有些傻眼。

    “喂,你钱多啊,怎么突然给我一万块!”

    “就当是我给你买的衣服鞋子,怎么样?这一身没有超过一万吧!剩余的就当给你压岁钱了!”

    说到这里他又加了一句,“总不能让你为了吃一顿饭,还自己花了好几顿的价钱!”

    这个小气的女人,不过这也说明这个女人……

    勤俭持家!

    听到容昭熙这么说,秦筝倒是有些不自然了。

    “那个……其实除了鞋子是我自己买的,礼服还是水澜给我支付的钱呢,要不……我再还你一些?”

    她一下子就赚到了一万,还有一身礼服,真有些过意不去呢!

    “不用了,那就全部都给你当压岁钱好了!走吧!”

    他自然地拉过了秦筝的手,还绅士地给她开了车门,秦筝觉得今天的容昭熙似乎让别人给附身了,什么时候他这么好说话了?

    等到她上了车子,容昭熙还亲自给她系上安全带,看到他这样的举动,秦筝突然就将掌心覆上他的额头。

    “没有发烧啊!容昭熙,你今天吃错药了?”

    特么的,这货一定不是容昭熙!

    倒是更像赵弦啊!

    会不会是赵弦附身了?

    容昭熙白了她一眼,他这是看上了什么女人?

    索性将她的手拍开,“秦筝,我看你就是欠虐!”

    对她好的时候,她反倒不自在了是吗?

    秦筝拍了拍小胸脯,“你还是这样子正常一些,别吓我啊!”

    容昭熙真有些挫败感,他怎么就看上了这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