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7章、她没必要踏出这一步,你可以死心了!
    “赵弦,她没必要踏出这一步,你可以死心了!”一道清冽的嗓音在门口响起。

    秦筝转过去,正见着容昭熙大步朝着里面走来,一把拉住她的手将她带了起来。

    赵弦也没想到这个时候容昭熙会出现,想到之前在电话里容昭熙的那些话,他脸色有些阴沉。

    刚开始听到的时候他自然也有不好的想法,但是之后就发现那一定是容昭熙故意的,想要让他误会。

    其实这几年来,他又怎么看不清楚容昭熙的心思呢!

    秦筝看向身边的容昭熙,“你怎么会找来这边?”

    “嫂子给你电话你都无法接听的状况,我就出来找你了,快回去吧,别让她担心。”

    容昭熙瞥了一眼赵弦,原来中途是被这个男人给截胡了,现在他也截胡他一次,互不相欠!

    秦筝也是刚才才知道自己手机没电的,她只是跟简水澜说了晚上容昭熙要请客,但是只有容昭熙回去却联系不上她,估计真要着急了。

    “我手机没电了,我……”

    她看向赵弦,“赵老师,我先回去了!”

    赵弦很快也起身拦住了她的去路,“秦筝,刚才我的话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

    容昭熙在秦筝出声之前就已经先代替她出口,“赵弦,秦筝该如何选择对她最为适合的,我想她自己清楚,还有回头你母亲要是方便的话让她来见我一面,我出五十万支票让她离开你,看她愿意不愿意!”

    区区五十万,秦筝怎么会看在眼里?

    这事情他本来不清楚,但秦筝醉酒那天胡言乱语了好些话,从秦筝那边套不出话来,他只好从简水澜那边套话,没想到赵弦的母亲竟然用那么点儿钱来羞辱秦筝。

    赵弦没想到容昭熙也知道这事情,脸色比起刚才更是苍白了,毕竟这事情连他自己都觉得丢脸。

    区区五十万,就要让秦筝离开他,确实太看不起人了!

    容昭熙也没有再理会他,拉着秦筝的手就要离开。

    赵弦很快也拉住了秦筝的手,带着一丝希冀问她,“秦筝,你那边能收留我一个晚上吗?我来得匆忙并没有订酒店,我们现在还是朋友!”

    秦筝有些为难,一方面觉得要快刀斩乱麻。

    另一边又觉得与赵弦认识了这么多年,赵弦从没有对不起她,相反的这些年来赵弦对她很好。

    简水澜离开之后,应寒销声匿迹之后,除了容昭熙之外,赵弦也一直都在开导她,给她帮助,甚至给她介绍了不少的生意。

    容昭熙依旧没有给秦筝开口的机会,“这个好办,我马上给你订酒店,订淮城最好的酒店,如何?赵弦,别用苦肉计,别扮可怜,秦筝并不是那么容易欺骗的女人!”

    赵弦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看向秦筝,“秦筝,你说呢?”

    “我……”

    她看着左右两人,一人拉住她的一手,这两个人非要如此?

    一个刚告白完,另一个也不甘示弱?

    这么多年了,秦筝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行情这么好!

    “你们先放手,该怎么选择我自己清楚,不需要你们来给我提醒。”

    容昭熙看了一眼赵弦,打定主意,赵弦没放手,他也不会放手。

    赵弦也没打算放手,现在自己处于弱势,一旦自己放手,很难再抓住秦筝的手。

    看到两个人压根就没放手的打算,秦筝有些无力。

    “你们这是……放手啊!”

    说着她双手挣扎起来,奈何两个男人这个时候并没有理会她的挣扎,两人四目相对,都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敌意。

    容昭熙很快开口,“他先放,我再放,毕竟是我先拉住你的手。”

    赵弦也不甘示弱,“握上你的手,我就没打算放手,秦筝,我希望你好好考虑我!”

    秦筝嗤笑了声,“所以你们现在是在逼迫我吗?赵弦、容昭熙,你们都给我放手!”

    特么的没看到她两只手都要被他们给拽得发红了吗?

    这一次赵弦率先开了口,“他放了,我再放!”

    容昭熙一脸敌意地盯着他,“他不放,我也不放!”

    **

    门铃声响起的时候,简水澜刚好哄简昕睡下,她将房门关上的时候就听到了门铃声。

    简水澜很快下了楼,朝着院子走去。

    当她打开门的那一刻,看到外头站着的两个高大的男人时,而秦筝就站在他们的中间,整个人有些发懵。

    几年不见,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赵弦,倒是一点儿也没变。

    但是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不过简水澜还是很快与赵弦打了招呼,“赵老师?真是好久不见了!”

    赵弦也是一眼就认出了简水澜,整整四年多没有见过她,几年前也不过是见过几次面,但对她的印象还是挺深的,这么多年她倒还如当年的模样。

    赵弦点头,“简小姐,好久不见了,这些年可还好?”

    “挺好的!都进来吧!”

    她笑了笑,让他们两个男人进去之后,趁机拉住了秦筝的手,走在最后面低声问她,“怎么回事?赵弦怎么也来了?”

    秦筝只好将今晚上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一脸的无奈。

    “我也没有办法,他们两个压根不停我的话,而且……赵老师固执起来也挺可怕的!”

    简水澜呵呵一笑,“两个人都住进来你也不怕他们打架!”

    重点是,她这别墅里现在也多不出来一间房给赵弦居住啊!

    “今晚上赵弦要住在这里?”

    秦筝点头,“他说没订酒店,就在这边住上,还有房间吗?”

    简水澜想了想,人家大老远从燕城飞过来,既然人都来了,也不好让他去住酒店。

    而且赵弦之前与秦筝的事情也是见面好说开,秦筝既然没有答应容昭熙的追求,说不定会答应赵弦的追求。

    这几年出现在秦筝身边的男人,也就这两个了。

    房间是没有多余的,不过顾琉笙都已经飞到L国了,估计也没这么快回来。

    “那就暂时让他住在顾琉笙那屋子吧,反正顾琉笙也没那么快回来。”

    她更希望顾琉笙回来发现自己的房间被人霸占了去,一怒之下直接就飞回了燕城。

    秦筝觉得有些不妥,“这样子好吗?万一顾总知道了,估计要不高兴的!”

    那个人有洁癖,这一点秦筝还是知道的!

    以往在西江月圆的时候,顾琉笙不在时,她去的时候都是与简水澜睡客房。

    客厅里,容昭熙明显很不开心,毕竟还带回了个情敌。

    以往倒是没觉得怎么样,可是今天他才跟秦筝告白,后脚容昭熙也就过来告白了。

    若是没有他的搅局,也许这个时候秦筝都已经答应与他尝试交往了。

    秦筝看着他们两人一眼,脸色有些不好,蹬着高跟鞋朝着楼梯口走去。

    简水澜也走了进来,看向赵弦,“赵老师要不要喝点饮料?”

    “给我一杯白开水,谢谢!”

    简水澜很快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放到他面前的茶几上。

    “突然来淮城,怕是没跟秦筝提起吧,我倒是没有听秦筝说起这事情。”

    赵弦毕竟不似容昭熙在这边住了这么久,一群人早就混熟了。

    这个地方对他来说是陌生的,所以也没有像容昭熙那样将所有的情绪都写在脸上,而是一直挂着浅笑。

    赵璇点头,“之前与秦筝有些误会,她一直拒绝接我的电话,我用了些法子才找到她来这边度假,没想到她已经找到你了,也怪不得回来淮城这么长的时日,此次过来,我就是希望可以与她将误会澄清,也许我与她的事情,简小姐也听秦筝说过吧!”

    简水澜点头,“确实,赵夫人真有些不厚道了,不过我觉得赵老师在追求一个女人的时候,还是先将自己周边的花花草草都清理干净了,省得秦筝受到了伤害!”

    赵弦知道简水澜所指的花花草草就是吴琳琳,忙解释,“我与吴琳琳是邻居,一直将她当成姐姐,从没有男女之情,这一点我会跟秦筝解释清楚的!”

    简水澜突然就想到顾琉笙也曾口口声声地说,他一直都将琉璃当做是妹妹,没有男女之情。

    可是琉璃对他,从来就没有将他当成兄长看待啊!

    “赵老师也许也从秦筝那边知道一些关于我的事情,也应该知道我是前车之鉴。赵老师对吴琳琳可能没有男女之情,那么吴琳琳对赵老师就没有男女之情吗?”简水澜反问。

    容昭熙一直没有吭声,在一旁听着,没想到还听出这么点儿对他有用的额信息,忍不住嗤笑。

    “原来赵老师是吃着锅里,看着碗里的啊!”

    这个男人哪儿比得上他了?

    最起码他从不给旁边的女人希望。

    纪晓晓是追着他跑,但从头到尾,他都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而且他母亲都跟秦筝的母亲成为了闺蜜,要是秦筝嫁到他们容家来,完全不用担心婆媳关系,可是赵弦的母亲那么势力的一个人,就算有赵弦护着,那又如何?

    赵夫人能羞辱秦筝,也必定会羞辱到秦筝的父母。

    单凭这一点,他就觉得自己比赵弦的胜算更大一些。

    赵弦听到容昭熙这么说,脸色微微一变,但还是很绅士地保持着脸上的笑容。

    “你误会了!我赵弦还不至于如此。”

    他将目光落在简水澜的身上,这是秦筝最好的姐妹,他自然不想得罪了。

    “简小姐说的是,这一点回去燕城我一定会好好处理的!”

    对于赵弦的态度,简水澜还算满意,不过容昭熙可就不满意了。

    “现在说得好听,谁知道回去之后是不是又想着脚踏两条船了!”

    不等赵弦出声反驳,容昭熙又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我记得这别墅住进来我跟秦筝之后,好像没有多余的房间了吧!”

    赵弦很快出声,“我睡沙发也是可以的!”

    简水澜笑道,“赵老师难得来一趟淮城,怎么能让你睡沙发呢?房间还有一间,不过之前有人住过,如果赵老师不介意的话,倒是可以先在那边将就一番。”

    赵弦听得简水澜这么说,立即加深了脸上的笑容。

    “自然不会介意,多谢简小姐了!”

    容昭熙便有意见了,冲着简水澜挑着眉头,“嫂子,你……你不是应该站在我这边的吗?再说了那屋子是顾总居住的地方,等到顾总回来,估计意见不小!”

    简水澜直接忽略了容昭熙后面的话,冲着他一笑。

    “谁对秦筝好,我站谁那边。”

    容昭熙:“……”

    而赵弦也想着这个时候应该打铁趁热,“那就麻烦简小姐了,我这一次会留在淮城几天,这几天就住在这边,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还请简小姐吩咐,我会下厨、会打扫、会洗碗,平常的家务活都会做!”

    而后他挑衅地看了一眼容昭熙,他记得这个富二代只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容昭熙着急了起来,赵弦这是打算走顾琉笙那一条路,在这边任劳任怨?

    他想到顾琉笙在这边的表现,已经博得他们几个人的支持与好感。

    莫不是赵弦也想用这样的方式,博得简水澜的支持与好感?

    干家务活……

    这些事情扔给女佣不就可以了!

    到现在为止,简水澜觉得赵弦更上一筹。

    而秦筝此时也下来了,换下了一身礼服,脚上穿着舒服的棉布拖鞋,脸上的妆容也洗得干干净净,整个人清清爽爽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脸色却有些不好。

    简水澜打了个呵欠,打算将这些都交给秦筝,见她下来,很快起身。

    “客人就交给你接待了,我有些困了,你们也早点儿休息!”

    秦筝看到简水澜上楼,又看向他们两个,有些头疼。

    她怎么就招惹上了他们两个呢?

    告白都能挑选到同一天!

    赵弦看到秦筝很快起身,提着自己的行李,“秦筝,我的房间在哪儿呢?”

    “你的房间……顾总要是回来了,能将你扔到垃圾桶里!”秦筝白了他一眼。

    容昭熙冷哼了声,幸好没安排跟他住在同一间,不然他能将这个男人踹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