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0,签订契约
    过了些日子,清味回来复命,从各国总共带回了十二位中了绝情蛊的人,皆是得知自己刚被种下蛊毒不久的,还有挽回的余地。

    虽然人数不多,但也已经很不错了。

    不过当顾宛拿到名单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愣了愣,因为名单上的十二个人,皆是身份不俗的。

    “这些人里面有北狄的将军,东离国的王子,花荣国的丞相等等一干人,总之……都算来头不小。”清味一脸僵硬,“不过这些都是小国,没什么可忌讳的。只是西戎也有人送来了个棘手的人物,若是出了事,只怕麻烦不少……”

    顾宛微微讶异,越是大户人家、高门之内这类的事情越多,她可以理解,但是专门将人送来未免太夸张了些罢?!

    “西戎送来的?!”

    “回主子,是的。”清味凝眉道,“就是西戎国师慕容无风,属下找人的时候动静不小,回来的时候就有人将一个男子送到了属下的落脚处,还留下了慕容无风的信物。”

    顾宛额头的青筋跳了跳,“他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

    据顾清告诉她的,她以前与这慕容无风也有一笔没算清的债,总的来说,还沾了点朋友关系。

    看来以前的她还真是交友不慎。

    “他也不怕我将人医死了?!”

    清味扯扯嘴角,“他说这人本来就没多大活头了,能多活一天算一天,让主子下手不必客气。”

    顾宛忍耐地按了按额头,“先收下吧!等他们安顿下来之后,让所有人集合起来,我有事情要说。”

    很快到了晚上,顾清和榀贺仿佛知道顾宛要做什么一般,都早早地多清闲去了,皆不在庄子里面。

    而花厅中,一群各持身份的人聚集在一起,场面却是有些压抑的沉默。

    桌面上美味佳肴渐渐摆了满桌,却无人动筷。

    菜快上齐了,一阵“吱呀吱呀”的声音才在门口响起,众人望过去,都不由得屛住了呼吸:因为那坐着轮椅进来的男子,容貌实在太过出色,虽然一张苍白的脸难掩病色,却只多添了些柔弱之美,未曾减少半分惊心动魄。

    有些小声的议论响起,不时有人询问身边的人来者是谁。

    “这是哪家的公子?怎么从未见过?”

    “也中了绝情蛊吗?看脸色病得不轻哪!”

    “……”

    坐在轮椅上的男子神色淡淡的,无视掉屋内所有人的目光,只皱了皱眉,吩咐身后推轮椅的人道,“还不快些。”

    那声音带着催促和不耐烦,还有一丝旁人难以察觉的恨意。

    站在其身后的男子却颇为好脾气,一张被隐藏在长发后面的脸微微露出点踪迹,光下巴也足够令人遐想,他微微俯身重新推动轮椅,挑了个僻静的位置停住后,方才静静地站到了一边去,仿佛怕招人厌烦一般。

    “为何菜都上齐了,你家主子还没到?!”等的时间久了,自然也有人有些坐不住了。

    清味笑着应对道,“快了。”

    “我们从天刚黑就坐到这里来了,你们这里的待客之道就是这样的吗?!”

    “若是你连这么一会儿都等不了,现在就可以回了。”

    一道清冷的声线响起,众人顺着声音望过去,只见一女子从后堂出来,肤白如雪,朱唇不点即红,眉不画而含黛,长发如瀑,红衣似火。

    众人眼里都闪过惊艳之色,却又不敢稍显轻浮之色,只因那双极美的眼睛里面的冷漠和清泠让他们心有余悸,一时间竟无人吭气。

    顾宛回身对着后面跟着的云颜和冷繁声道,“将你们检查得来的结论先说一下与他们听。”

    云颜与冷繁声对视一眼,看着众人道,“你们其中,有两个人并非中的绝情蛊,另有三人未曾签契约,按理说,这几人不该在这里。若是你们自己自觉的话,现在就请回吧!”

    众人心中皆是一惊。

    他们印象中并没有被检查过身体,什么时候他们的身体状况已经被调查清楚了?!

    “我相信在来这里之前,你们应该将整件事情了解的差不多了。”顾宛在座位上坐下来,“我不介意做什么乐善好施的好事,连同浑水摸鱼的两个一并收留了,但是前提是不给我带来除金钱之外的麻烦。楚国公子,还有这位黎国郡主,我这里不是什么避难所,不可能帮你们度过家族争斗,也无意干涉他国之事,还请回吧!”

    被点名的两个心中一紧,将脸埋了下去。

    顾宛接着道,“还有三个未曾签契约的,若是对契约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但是若是不签的话请恕顾宛不能负责。”

    仿佛久等顾宛这句话似的,很快一个中年男子开口道,“若是你没有把握将人医好,那就是在拿人命试药,契约里面有一条死生不论之言,这让我们怎么签?!岂不是我们死了,也同你们无干系?!”

    “既然如此,你为何要来?”

    那人愣了愣,道,“自然是想要来试试……”

    “我也只是试试。”顾宛的话语很平静,“换句话说,我就是在试药。”

    那人被噎了下,仿佛没有料到顾宛会回答得这么直接,结结巴巴道,“那你完全可以找那些低贱的奴婢先试药,等到成功了之后再给我们,到时候出多大的价钱我都愿意买。”

    顾宛轻声笑了笑,“不可能。”

    “为何?”

    “方才说不能拿人命试药的人不是你吗?!”

    “我说的是那些低贱的奴婢,他们……他们怎么能够算是……”

    顾宛脸色冷了冷,“若是你不愿意试药,没有勉强你,你现在就可以走。”

    一声叹息声响起,旁边一个虚弱的青年男子站了起来,“这个没什么可争执的。我相信在座的人既然中了这个蛊,便多半不是普通人。在大夫面前,我们就是赤条条的,哪里还有身份高低贵贱。退一步讲,在座的人,曾经伤过的人命又岂止12条。我情愿搏一搏,也不愿意成为鱼肉,任人宰割,在疯魔中等死。”

    先前说话的人怔了怔,嗫嚅了声,“你快命不久矣了,你当然这么说!”

    紧接着便是一阵沉默,毕竟,没人真的愿意去做那个牺牲者,就算他们现在面对的选择少之又少,还是想要犹豫下,看看能不能等到最后一刻。

    一个平淡的声音从角落处响起,“不是天下医术最高的人都聚在庄子里面了吗,除了这里,还有哪里更安全?”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