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疑云密布
    李云心笑了笑,将手抽出来:“九公子,那天还早着呢。www.freeXS.org再者说,你真成了海上的龙王之后,或许还盼着我快点走呢。”

    九公子一愣。很快皱起眉,郑重地说:“我绝不会——”

    李云心竖起一根手指,脸上留存着微微的笑意:“世间哪有什么绝不会的事。倒也不是怀疑你今天明天如何如何。九公子,只是告诉你。如果有一天世事变迁,你迫不得已要做些什么、要从我这里取走些什么,尽管来问我就是。”

    “但一定不要偷偷地拿——你我先是仇人,后来化干戈为玉帛。走到这一步很不易,咱们都不要做傻事。”

    在李云心的眼中,九公子像是个孩子。可即便是孩子也有聪明愚蠢的区别。九公子无疑是属于聪明的——一个孩子从前在强敌环伺的环境中,知趣地隐忍不出声苟且一千年,已少有人做得到了。

    这些日子里新得了强大的力量,略有些得意忘形。可听了李云心的这些话很快冷静下来。他眨着眼睛看了李云心一会儿,才低声道:“是要出什么事了么?还是要再要我做什么事?”

    但李云心摇摇头,笑道:“安心吧。你还不知道我么?我向来喜欢把丑话说在前头。唉——”

    “只是觉得人间的阴谋诡计多,兄弟阋墙。到了海上咱们又要挑拨海上的龙王们如此。又想到从前通天君他们,于是感慨。我道是这世间处处是险境,海外也不例外——”

    他话说到这里,却忽然顿住、整个人也愣住了。

    九公子一惊。他从未见过李云心如此,一时间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了?”

    李云心旋即回过神来:“九公子,我马上有些要紧事要做。船到东海链如果我还没回来,你带山鸡先下船,找个地方好生待着。”

    说了这话转身迈开一步正要走,却又回头:“我回来之前不要去碰海里的水族,切记。”

    他此刻神情严肃,仿佛当真是想起什么了不得的了。九公子只来得及说了一声好,李云心便化身一道流光,“嗖”的一声蹿出窗外、直往天边去了。

    本以为他这一走,至多一两天。

    可第二天巨舰果真到了东海链之后,李云心还未回来。九公子便与山鸡下了船——陆白水似是出了一口气,但也似乎略有些失望。

    李云心未露面。他觉得或许——自己在那位“李兄”的心里果真是个凡人吧。如今双方的身份都明了,自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为自己指明一个出路对于妖魔来说算是“仁至义尽”,再无话可说。

    因而巨舰艨艟号载着失望的陆白水继续往东面的宝瓶湾去——这些凡人还要慢慢地丈量大海,在艰难的旅途中消磨时间。而李云心却早就破空飞天,不知遁出多远了。

    如此,到了第四日。

    九公子与山鸡在东海链群岛当中找了一座无人的小岛容身,等李云心的消息。原本他们是有符箓的——那种道士们使用的、可以隔着很远说话的紫符、以及一两件法宝。然而这四天的时间里李云心音信皆无,连这些东西也都没用过。

    山鸡问九公子当日发生了什么,九公子就耐着性子给他说一遍。自然没法解释李云心为何忽然失联,于是山鸡又问——九公子的耐心与好脾气只给李云心,哪里受得了山鸡啰嗦。便露出獠牙表示不耐烦——山鸡气得不理他,两个人又冷战一天。

    到第六天的时候,九公子倒也是急了。腆着脸找山鸡问可是想到了什么。但鸡精哪里想得出?两个人又相对发愁。

    ——都不知道这时候,李云心其实已在东海了。

    在东海的一座岛上。岛极小,约莫只有三四张桌子上大。李云心盘膝而坐,隔绝一切风浪,在看面前的一张图。这张图,是他从云山带出来的《皇舆经天图》。原本好大一张,如今被他缩小了。但他目力好,仍旧瞧得清清楚楚。

    图中本来只标注了中陆三十六国的地形,周围则是白茫茫的一片,该是没来得及测绘。其中的每一国内都有李云心此前所见的“地穴”、且是使用了特殊的颜色标注。这些地穴,构成了封印鹏王的大阵——而这一幅《皇舆经天图》,实际上就是那个大阵的阵眼分布图。

    这些信息,在云山得到这图的时候就知晓。

    后来李云心离开云山,一路往东海来。途中慢慢腾腾地走,将沿路所见的地形地貌都记在心里——他是玄境的大妖,目力也好、且有神通,正可以搞一个“测绘”。于是一路走,一路将这《皇舆经天图》补上。

    那时候做这事也没什么特别的目的。只是在心中隐隐觉得,这图该没那么简单。画圣做事叫他琢磨不透……这图既然被放在云山的宝库里,该是有些别的意味吧。

    如今他到了东海,便将这图补到东海。

    而之前与九公子说话,说到“世间处处是陷阱、海外也不例外”的时候,心里就忽然想起这图来。

    他说陷阱的时候,想的其实是中陆上的地穴。等他说了第二句,心中忽然生出一个念头……在海外,在东海上,会不会也有所谓的地穴?

    之所以生疑,还是因为另一件事。那件事看似与他如今的想法毫无关系,但实际上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是一桩自他身在洞庭时就悬而未决的旧案。

    渭城一役之后,昆吾子追他到洞庭边,睚眦也出现了。睚眦手持神龙令,声称是真龙叫他来取龙魂。

    但洞庭君却说其中有诈。他对李云心说,龙九子螭吻就是解除洞庭封印的钥匙。有龙九在,压根不需要睚眦来解什么封印、取什么龙魂。由此他才觉得是龙二矫诏、觉得真龙那边的情况不妙,去了龙岛。

    后来李云心与龙二相处,也觉得那事是龙二自己搞出来的——目的是为了拿到龙魂,叫他自己变强。然而后来又慢慢意识到……该不是如此。通天君睚眦自始至终没有对龙魂表现出一丁点儿的兴趣,反倒与琴君搞了一出大戏,要用诸多妖魔的魂魄令自己变强。

    其中缘由之前知道了——龙魂到了身子里,弱的一方会被强的一方慢慢炼化。最终被炼化了的也会影响炼化的,总之是本体不那么“纯净”了。

    再往后,传言洞庭君被杀死。真身被东海水族吃了三天三夜。

    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不是龙二睚眦自己矫诏去骗龙魂,那么当初是谁叫他那样做的?

    传闻洞庭君被杀死分吃……但如今李云心身在东海,又与东海龙王过了几招,可从未听他说过那件事。

    洞庭君是陆上的玄境大妖,若真死在这儿了,东海君这种对陆上的人或事极有兴趣的人,怎么可能一字不提呢?

    李云心由此意识到,自己有可能漏掉什么重要环节——在没有考虑到这个重要环节的情况下,他在心中已经构建好的、关于如何解决这东海问题的谋划却没什么破绽之处……

    这可有点儿不妙。

    有可能意味着,他心中的所思所想……又是在别的什么人的战略中了。

    于是在这六天的时间里,他做了两件事。一是在两天之内灭掉了六个真境海妖、一个玄境海妖的巢穴,将其中总计四百四十六个妖魔一一拷问,问是否知道有陆上大妖在海上被杀的事情。

    结果是都知道——即便这七个妖魔的巢穴位置离得很远,方位也各异。不但妖王知道,就连什么刚刚化形、话都说不利索的小妖也知道。

    “听说某某去吃了”——李云心就去问“某某”。“某某”自然桀骜不驯,于是灭之。得知“并没有,但听说某某的确去吃了”——于是又去问另一个“某某”。

    到头来——其实没有一个当真吃过那玄境大妖的肉。传闻中“东海群妖吃了三天三夜”的事,似乎也只在传闻里。

    如此一口气干掉了这七个妖魔,他终于可以认为——洞庭君可能未死。

    有人在故意在东海上放出消息,叫所有人都知道,陆上来的玄境大妖洞庭君,被真龙不费吹灰之力地斩杀了。

    为什么?谁?

    余下的四天,则又做了另一件事。在海上找可能存在的、如陆上的“地穴”一般的东西。

    天下气机已被他搞得大乱,本是不可能找得到的。但此前东海君分一个身来他面前送死,被他给封在画中了。东海君与整片东海的气机密不可分,将他的分身封了,自然也就略微摸清了这片海洋的气机走向。因此即便千难万难,他也慢慢地找到了脉络。

    最终……

    找到了一处“海穴”。

    该与那陆上的“地穴”是类似的。他将那海穴用同样的手法标注在《皇舆经天图》上,再与此前三十六国境内的地穴对照印证。

    这就好比是一张拼图。原本有三十六块,构成了一幅完整的图案。可如今他又找到一块——将这块放在拼图上,意识到图外还有别的图案。只是此时还对不上。那么在东海与中陆三十六国之间的那些国家的疆域上,也该有别的“地穴”、“拼图”。

    因此,又往东海国走一趟。

    没去别的地方。而是直去潘荷生前所交代的新共济会在该国境内的巢穴所在——白山路、苏家集一带。他的直觉告诉他,骸骨、地穴、云山长老,之间必有联系。那么共济会的世俗巢穴选址,或许也在那儿。

    结果叫人意外,可又在预料之中。

    共济会那一处的巢穴……果然是一个地穴。

    但李云心没法子进去。某种强大的禁制将那巢穴保护了起来。那力量不同于妖魔、修士们所具备的力量,可李云心不陌生——那是骸骨的力量。

    倘若的确每一处地穴里都有那种可怕的骸骨存在,那么新共济会此刻,无疑是在试图使用那骸骨的力量。这发现叫他意识到……事情远未结束。或者说,如今的“新共济会”,虽然被云山的长老们抛弃,但也可能因此而变得更加疯狂。

    就像一条没了主人约束的疯狗。

    他再将东海国这一块“拼图”补上——《皇舆经天图》中所绘录的最东边的祁国与东海那个海穴之间的通路便被连上了。在他头脑的模拟当中,原本在中陆三十六国之内自成体系、圆融流转、构成封印鹏王的那个大阵的天地气机,又往东海这边分了一支。经过东海国,直入东海海穴。

    但这一支,也还没有走完——这一支只是中陆三十六国那幅拼图之外更大的拼图当中的一块罢了。

    这意味着……白云心曾对他说过的、这天下大阵是用来封印鹏王的这种说法,似要被推翻了。

    中陆三十六国中有地穴,以外的地方,陆上、海上,也都有。封印大阵只是用了其中的一部分罢了……

    那么,余下是用来做什么的?

    武家颂声称木南居主人是画圣转世。又说转世身有许多前世的记忆都忘记了。那么,如今的木南居主人知不知道这件事?

    因为这些疑问,李云心决定去问睚眦的魂魄。

    当日在云山下他摧毁睚眦的肉身,却用勾魂锁将睚眦与九公子的魂魄都勾走了。九公子被他重塑,睚眦被他收在扇中。这些日子里有几次想要问他些事。但睚眦如今性子凶狠,可不同于别的什么容易被降服的妖魔。堂堂通天君,哪里有那么容易服软的。

    因此一直是什么都问不出。

    李云心便也不再费力气,只将他拘着。他那扇里还有许多的冤魂。睚眦被困在里面什么都做不了,还得体会自己的神智慢慢涣散的感觉,总要服软的。他那样的大妖,哪里能忍受自己与那些肮脏的魂魄最终融为一体呢?

    所以经过这么多天,一直不被理睬。到这一次问,睚眦终于说了些。

    由是晓得,当初睚眦得到神龙令,受命去洞庭找洞庭君时,的确是不知情的。

    ——有一个神秘使者,自称东海君。携了神龙令,代真龙宣旨,叫他去取龙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