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29章 阴谋的气息
    占据榜首多年,包小楼的修为无需怀疑,那句小楼不死榜首不换,更早已深入人心。

    等待了半天之后,第一擂台上只有包小楼安然而立,并无第二人登上,其实这种情况不算意外,可是徐言却仿佛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息。

    那是一种被人算计的感觉,就好像有人在暗中安排着这场千婴擂。

    这种感觉无凭无证,连徐言都觉得自己应该是过于焦急,毕竟这才过去半天而已,而且包小楼是剑王殿一方的顶尖高手,反剑盟一方不会不闻不问,那位玄天雷子就是包小楼最好的对手。

    第三天的挑战赛,出乎预料的平静,半天过去,台下都没人登台挑战,但是擂台区域的气氛则越发的凝重萧杀。

    这也难怪,有资格挑战前十高手的百位元婴,在第一天已经登台了不少人,毕竟大多数的元婴修士并不打算挑战前十,连半点把握都没有,上去岂不是自讨苦吃。

    轰隆隆……

    天穹开始滚动起阵阵雷鸣,但没有一滴雨水落下。

    “玄雷派的人,该动手了……”

    徐言看了看天空翻滚的云层,计算着时间,毕竟三天一到千婴擂就算结束,再想挑战都没有了机会。

    刚过晌午,果然如徐言所料,第九擂的玄天雷子终于动了,风声暴起,名为谢貌的女子飞向了第一擂。

    “不管他们谁输谁赢,下一场必定得出手,时间要不够了。”

    徐言暗自打定了主意,他不需要玄天雷子战败包小楼,只要耗损些包小楼的灵力即可,然而徐言刚刚想到这里,他忽然脸色一变。

    因为那位玄天雷子还没有飞到第一擂的时候,就落了下去,竟是登上了第二擂的擂台。

    来自玄雷派的高手,选择的对手不是包小楼,而是轩辕雪!

    “居然不争榜首?”

    徐言错愕中,那种被人算计的感觉变得更加强烈了几分。

    玄天雷子可以说是反剑盟的顶尖高手,不去挑战包小楼与剑王殿一方争那榜首之位,却落在第二擂,挑战古百岛的轩辕雪,这一点连徐言都无法理解。

    反剑盟与剑王殿宿怨多年,这次千婴擂上双方斗得堪称红眼,偏偏到了最后,反剑盟的高手放弃了包小楼,这种诡异的情况别说徐言没料到,围观的各路修士一样没料到。

    “玄天雷子不去挑战包小楼,怎么找上轩辕雪了?难道认定了争不过包小楼?”

    “玄天雷子的修为可不低,此人绝非泛泛之辈,按理说足有与包小楼一争的实力,再者说那轩辕雪也不是好惹的,与其得罪古百岛的人,还不如直接挑战包小楼呢。”

    “怕不是轩辕岛也成了反剑盟的眼中钉?难不成古百岛与剑王殿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牵连?”

    “古百岛的实力绝对不弱,尤其轩辕岛,不仅有多位化神强者,与丹圣莫华佗更是关联匪浅,人家轩辕岛不是没有靠山,只不过没靠着剑王殿,而是靠着幻月宫这颗大树而已。”

    “那反剑盟的人为何还去挑战轩辕雪?输了还好,这要是赢了或者将轩辕雪杀了,岂不是交恶了幻月宫?反剑盟再强,也抵不过剑王殿与幻月宫这两处庞然大物吧。”

    “谁知道呢,没准人家谢貌就是要争来个前三,看中了轩辕雪的第二名而已,别忘了这里是千婴擂,人家玄天雷子挑战谁,是人家的事,别人管得着么。”

    “说得有理,看来玄天雷子这是多年闭关,准备一鸣天下惊了。”

    修士们议论纷纷,所有的目光纷纷汇聚在第二擂台。

    轩辕岛的看台上,轩辕昊天始终目光不变,无论轩辕雪有没有对手,这位轩辕家主都好像无动于衷,倒是轩辕冰在一旁嗤笑出声。

    “总有些不知死活的家伙,喜欢碰一碰南墙,狂三的名号比包小楼差很多么,反剑盟的人居然蠢到这种地步,放着仇家在眼前不管,反倒打起我们轩辕岛的主意。”

    轩辕冰说的话,在轩辕岛基本没人敢接,因为谁也不知道接完之后会不会引来这位大小姐的讽刺,那泼妇之名可不是白叫的。

    “或许是那玄天雷子没把握斗过第一擂,这才退而求其次选了第二擂,毕竟千婴擂是人族元婴的排名之争,不是剑王殿与反剑盟的决战之地。”

    怕大姐冷场,轩辕鹏苦着脸说了一句,不过刚一说完他就后悔了。

    “人族元婴排名之争?你眼睛瞎了么,没看见之前剑王殿与反剑盟的元婴你来我往?”

    “玄天雷子登台之前,第六擂的人用了什么龌蹉的手段你没看见?三个白痴一样的蠢货去挑战第一擂的情景你没看见?”

    “已经派了三个废物消耗包小楼的力气,反而不去战那榜首,玄雷派的人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一群饭桶白痴,无聊透顶的千婴擂!”

    轩辕鹏只说了一句而已,劈头盖脸的迎来了好几句,轩辕岛的二少爷只好面带苦笑直点头,承认着大姐说得对,要是再多说一句说不定迎来轩辕冰更多句埋怨。

    玄天雷子登上第二擂的举动,引起了一片哗然,哗然过后,自然是无数期待的目光。

    历届千婴擂,前三之争才是最为精彩的部分,尤其是最后一天,堪称整个千婴擂最为精彩的一天!

    别人在期待着第二擂的胜负,徐言却在紧锁着眉峰。

    他在仔细的追寻着那一丝阴谋的气息,可惜,当轩辕雪与玄天雷子真正交手的时候,徐言仍旧看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猛然抬头,徐言的目光落在第三擂。

    屠青烛好整以暇的盘膝而坐,毫无挑战榜首的征兆,只是那目光中的似笑非笑,充满了一种古怪的邪恶之感。

    从第三擂扫过,徐言看向第四擂的甄无名,随后是岳无衣,宫伯亭,钟离不二与最后的阿乌。

    这些人当中,甄无名对上包小楼,胜算不大,而且甄无名根本没打算挑战榜首,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第三擂的屠青烛身上。

    岳无衣宫伯亭与钟离不二都是反剑盟的高手,这三人按理说最有希望挑战包小楼,可是徐言看不到三人有任何起身的意思,仿佛对那榜首无动于衷。

    也罢……

    面对越发诡异的千婴擂,不想打头阵的徐言不在多等,就此飞身而起,一步踏上了第一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