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92 死而无憾 也太大胆
    说到底,都是嫉妒心作祟,有人已经偷偷划拉开手机屏幕,点开摄像头,准备录下这一幕,到时候传网上,绝对是爆炸性消息。紫You阁 w.Ziy

    月光清碧如洗,柔柔照射着大地。

    花园里,跑马灯绚烂多彩,为这个夜色增添了几分迷离绚烂。

    迎视着一道道意味不明的目光,少女背脊挺的笔直,栗色的波浪长发拂在耳后,随夜风微扬,莫名多了几分温柔的味道。

    在黑色礼服的映衬下,更映的肌肤如雪,在月光下白到反光。

    眉目若美玉温润,又似青山远黛般清冷,揉杂在一起,更显眉目如画,静静坐在那里,便如一幅画般美好。

    圣洁高贵,优雅天成。

    问出这样的话,就是对她的一种玷污。

    虽然很荒唐,但这是此刻在场所有人心头共同的想法。

    那双若碧海星空般神秘漆黑的眸子笑吟吟的望向赵小姐,那一瞬间,赵小姐有一种脊背发凉的感觉……

    “你说什么?”

    淡淡的反问,却令人下意识双腿打摆。

    当赵小姐意识到自己竟然害怕对方时,屈辱和羞愤占据了她全部的心神,她笑了笑,“原来纪小姐耳朵不好使啊,那我就再说一遍……。”

    话音刚落,忽然感觉空气一瞬间变得稀薄起来,赵小姐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云涯薄唇微勾,漆黑的眸光深沉若渊,瞳孔微眯,仿若千万根银针齐发……

    赵小姐皱了皱眉,心底忽然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

    她不知道,她已经触犯到了云涯的逆鳞,云涯生平最厌别人在她面前提起这几个字眼,这个赵小姐死不自知。

    “我……。”赵小姐噎了噎,忽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这个问题也不知道是谁提的,真是……对一个女孩子怎么好意思问出来。”田嫣站出来打圆场,“我提议,这个问题作数,不如我们改一个好理解的问题?”

    莫翩翩赶紧说道:“田小姐说的没错,不如我来提一个问题,云涯姐姐,你跟晏大少发展到什么地步了?”话落一脸八卦的样子。

    跟刚才那个问题一个性质,但换一个问法,就比较容易接受多了。

    莫翩翩一脸笑吟吟。

    田嫣咳嗽了一声,抬眸看了眼云涯,却见云涯面色没有丝毫改变。

    赵小姐暗暗咬了咬牙。

    云涯含笑道:“我跟晏哥哥感情很好,到时候喜酒、一定会请大家喝的。”

    这算什么回答?

    “云涯姐姐,你这个回答就太官方了,一点诚意都没有。”莫翩翩调侃道。

    云涯抿唇微笑。

    “翩翩,就别为难纪小姐了,纪小姐的回答明明已经很有诚意了好吗?”上官卿出声帮云涯说话。

    “咱华国谁不知道晏大少对纪小姐有多宠爱?我们也只有羡慕的份儿了。”

    “是啊是啊,纪小姐你命真好……。”

    晏家的儿媳妇,估计全华国的少女挤破头都想嫁进去,可惜没有这个命。

    对于这些夹杂着羡慕的溢美之词云涯充耳不闻,唇畔从始至终噙着一抹温淡的笑意,颇有股宠辱不惊的味道,那些拍马屁的渐渐就不好意思再说了。

    在莫翩翩和上官卿的插科打诨中,这个问题算是过去了,云涯只参加一场,因此她要写一个真心话的问题补上。

    等她写完之后,自动退出了游戏场,站在一旁静静看着,田嫣生怕冷落了云涯,这一局让云涯当裁判。

    这一轮是伊佩兰抽到了大王,真心话和大冒险她选择了大冒险。

    而她抽中的题目则是,在宴会上向第一个看到的男人告白。

    说过分也不过分,但要是说不过分,就有些牵强了。

    伊佩兰勾唇轻笑,目光环视了一圈众人,田嫣皱眉说道:“这……实在是有些不妥,也不知是谁写的问题,也太不知轻重了,这是拿伊小姐的名声开玩笑。”

    至于是谁写的,这么多人,谁会承认?

    伊佩兰无所谓的笑笑,忽然起身,“愿赌就要服输,我去。”

    话落转身就朝宴会厅走去。

    “佩兰姐……。”莫翩翩慌忙起身要去追她,上官卿拉了她一把,小声道:“算了,你知道她性子的,谁能让她吃亏?”

    莫翩翩想了想,也是,按佩兰姐那性子,别人不吃亏就算烧了高香了。

    赵小姐垂落的眸底飞快的划过一抹冷笑。

    云涯看着伊佩兰转身离去的背影,眸光瞥到赵小姐,勾了勾唇。

    伊佩兰一袭紫色连衣裙,清雅中不失高贵,那眉目间的骄矜,让她仿佛公主般高高在上,踩着银色高跟鞋踏进宴会厅,那身上所绽放的光芒,令人移不开视线。

    霎时间吸引了宴会场上大部分人的目光。

    伊佩兰现在是京都炙手可热的名媛,晏家小姐都低调,除了晏家的小姐之外,就数伊佩兰了,要是能跟伊家联姻……

    伊佩兰无视全场心思活络的眼神,目光环视一圈,最终落在一个男人身上。

    那男人从上到下无一不透着精致,却在宴会场中,显得十分低调,站在角落里,手中摇晃着红酒,面色几分玩味,几分风流,眉宇间,却透着一股冷然,让他与这个繁华之地隔离开来。

    很奇怪,全场男人中,他不是最出众的,然而伊佩兰却独独把眼神留给了他。

    伊佩兰勾着唇角,从人群中穿过,一步步朝男人走去。

    “佩兰……。”伊素尘见她从宴会场中走过,下意识开口叫她,然而伊佩兰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走向了角落位置。

    “这孩子……?”伊素尘皱起眉头。

    如果没有纪云涯,伊佩兰就是最惹人注目的存在,她的出现,吸引了在场大部分目光,见她举止奇怪,就有人问道:“伊小姐这是要干什么去?”

    “那不是梁大少爷吗?听说他可不是个好惹的主儿,逼死后母抢夺家产,还将弟弟赶出家门,啧啧这么心狠手辣,可不是个善茬啊……。”

    “他不是不参加宴会吗?怎么会来这里?”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田氏集团最近资金出现了问题,多亏了有梁鸿的帮助,看来两家有联姻的迹象呢。”

    “虽说梁大少也是一表人才,但那性子实在是不敢恭维,如果田小姐跟他在一起,可就悬了。”

    “谁说不是呢……。”

    四周的议论声伊佩兰充耳不闻,走到男人面前,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红酒,微微摇晃起来,挑眉看着面前的男子,这细看之下,才见男子眉目俊朗,颇有一股裙屐风流之态。

    阑珊迷离的灯芒下,男子眸光更显深邃,彷如一汪古井深潭,令人窥测不得分毫,心湖微起涟漪,但很快恢复一片平静。

    “先生,一个人吗?”

    男人笑了笑,那笑容真是蛊惑人心啊,伊佩兰差点被晃花眼。

    “这位小姐,我们认识吗?”

    不解风情……伊佩兰心底腹诽,面上却笑道:“现在不是认识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姓伊,是伊家大小姐。”

    姿态骄矜无双,清雅的眉目含着锋芒一般的凌厉,令人莫敢逼视。

    “原来是伊大小姐,失敬失敬。”男人虽笑着,眸中却分明并无半分笑意,只觉得又深又冷。

    所有人都以为只是两个年轻人认识认识,也没什么的大不了的,还没来得及往别的地方联想,谁知伊佩兰接下来的举动却吓了所有人一跳。

    她忽然仰头把红酒全都喝了,把酒杯扔到地上,“啪”一声脆响中——

    忽然抬手圈住男人的脖子,往下一拉,踮起脚尖,主动吻上男人的唇。

    男人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他没有第一时间推开面前的女人,眼底划过一抹兴味,看着面前这个胆大的女人,反而主动伸出舌头挑逗起来。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到了,这这这……

    陈欢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这梁鸿可是她田家看上的女婿啊……

    伊素尘淡眉微蹙,佩兰太胡闹了。

    伊佩兰哼了一声,仿佛赌气般狠狠的咬回去,反正落在众人眼中,就觉得这俩人吻得那叫一个难舍难分……

    跟过来看热闹的几个名媛看着这一幕,有些瞠目结舌。

    伊佩兰……也太胆大了吧。

    脸色最绿的,莫过于田嫣了,这个一开始就跟个笑面虎的女人,这会儿脸色已经挂不住了,却还在强硬的维持着笑脸,只是怎么看怎么僵硬。

    “我太佩服佩兰姐了,就她有勇气做出这种事,换我非得羞死不可。”莫翩翩心底那个佩服啊,她最佩服的两个女人一个纪云涯,一个就是伊佩兰了,女人要是做到她们这个份上,也就死而无憾了。

    “咦?这个男人怎么那么像梁家的大少爷?他不是……不是跟田小姐好事将近了吗?”有人好奇的说道,话落看着田嫣更难看的脸色,赶紧捂住嘴。

    田嫣这次回国,本来就是为了跟梁鸿的婚事,也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商业联姻是很平常的事情,尤其田家现在是多事之秋。

    “什么跟田小姐好事将近了?”莫翩翩好奇的问道,上官卿咳嗽了一声,眼神示意她别说了,心道今晚要热闹了。

    云涯站在人群之外,见此唇角轻勾,眸光划过田嫣青绿的脸色,心情忽然就好了起来。

    伊佩兰狠狠瞪了他一眼,心底骂道流氓不要脸,咬着他舌头,男人吃痛缩回去,伊佩兰赶紧趁机退出来,双手推着他胸膛,男人身体纹丝不动,倒是伊佩兰一个没站稳往后跌去,男人伸臂揽着她的腰,避免伊佩兰摔落在地的丑态,却不免四目相对。

    刹那间,整个世界天旋地转,那刺眼的灯光令伊佩兰下意识眯起眼睛,视线里,是男人俊朗的面容,以及那双漆黑深沉的眸光,整个人有刹那间的失神,直到看到男人嘴角绽放的那抹风流笑意,忽然清醒过来,一把推开男人,疾步后退几步。

    抬手摸着唇,狠狠瞪他一眼,眼神充满杀机。

    男人好笑的勾了勾唇,这女子倒是有趣,明明是她主动吻上来的,现在又一副被非礼了的委屈模样,精分啊……

    “伊大小姐,这可是我的初吻,我不管,你要对我负责……。”他走近两步,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那双狭长的眸子眨啊眨,满是邪魅风流。

    任凭伊佩兰再厚的脸皮,这会儿也有些红了脸,但死鸭子嘴硬的挺起胸膛,狠狠瞪回去:“本小姐看上你,那是你的幸运,还要我负责?谁知道被多少女人亲过了,本小姐还没嫌弃你呢……。”话落抬手狠狠抹了抹唇。

    男人眼眸微眯,伊佩兰下意识缩了缩脖子,随后轻哼一声:“本小姐怕你啊,我就是想亲了怎么着?”

    话落挑了挑眉,装作若无其事的转身离去。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