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九章 远古婉族
    听到这里,范雪离马上明白,自己推知到的一切,是正确的,而佛道儒画四样里,自己已经学到了三样,仅仅差了佛法。

    同时范雪离忍不住问道:“上古战场究竟会持续多长的时间?”他曾看过典籍记载,众说纷纭,有人说一日,也有人说三日,也有人说一个月,并无法定论。

    “因人而异。上古战场,只要有人找到天路,一切皆可结束。而若是四大战场入口有一处被毁坏,也会结束。而且里面有着天灾地劫,甚至哪怕所有人死在里面,上古战场依旧会持续下去,最后人死后会出现阴魂,会永久地持续战斗下去……”酒龙说到阴魂时,瞳孔里忽然微微收缩。

    阴魂,是一种极阴之地,在灵肉皆灭后,若是自身执念极强,就会自发产生的无意识的存在。这种阴魂极为诡异,彼此厮杀会慢慢变得壮大。

    当然,整个大夏国乃至三千世界,极阴之地都少而少之,唯独只有各个世界的通道,这才会有极阴与极阳之地。

    当然,也有许多仙魔老怪,专门在天路这种地方进行苦修,而其自身境界虽然被天路所压制,但发挥出仙境的威力是正常不过。

    所以这天路与上古战场,可谓充斥着无数的危险。

    “阴魂……极阴之地……”范雪离喃喃着,记忆于心。因为他脑海里忽然想起了千年之间,关于极阴极阳之地的某一种修炼功法记载,只可惜自己的记忆已经支离破碎,知道记得功法的大概,完全无法修炼。

    但这却给了范雪离一丝希望,若是到时候完全记忆起来了,或许通过这种修炼方式,以极阳之地能提升自己的三昧真火,甚至提升到第二境。以极阴方式,可以修炼七字真言,同样也可以突飞猛进。

    “另外,除了这阴魂之外,上古战场会有许多的遗珍,比如有一种传闻里的天星珠,堪比体内的灵精血,服用下去后,甚至可以瞬间恢复自身的精气神。而也有一些人的血脉,其祖上是天星族之人,他们的血脉,就会拥有类似天星珠的作用。”酒龙继续吩咐着:“若是遇到这样的宝物,不能放过。遇到这样的人,尽力与他们结交。这样或许你能齐聚实力,与婉罗敷对抗!”

    范雪离听到这里,猛地恍然大悟,怪不得当初玄寒仙子蔺平安的心头血,能堪比天星珠的气息,能对自己的异度空间有提升,原来这蔺平安,应该就是传说里的天星族!

    而自己无意里得到的天星珠,原来是上古战场里的异宝。

    原本范雪离的天星珠有三十一颗,在那一次施展三昧真火后,只剩下了二十八颗,可以说越来越少,而正是因为此物,范雪离这才屡屡摆脱灾难,若是再遇此物,自然不会放过。

    当下范雪离便因为蔺平安,还想到了一个问题,便问道:“酒龙前辈,那不知通天世界,又是怎么样的存在?只有通过上古战场得到的通天令牌,才能进入通天世界吗?”

    当初在通天世界一百层里,他见到了前届玄寒仙子的雕像,而那里也有着一望无际的血池,完全无法跨过去,这一直是隐藏他内心的一个疑团。

    “上古战场里会有许多的密地通道,而这些通道通往哪里,一切都未可知,其中只有一处是天路,是能通向中千世界或者更高级别的存在。而有一些是缥缈的宇宙世界黑洞,或者是时空缝隙,一入则死。有一些则是一些其他的小千世界,而通天世界,便是这样的一处存在。若是进入那一百层之后,只有那拥有天星族后裔之人,才能踏入那通道,进入通天世界。”酒龙说到这里,仿佛陷入了沉思:“但这些密地通道,危机极大,不过机遇与危机并在,要看你如何把握。”

    听到这里,范雪离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上古战场的密地,都是一个个通道,有一些是死路,是岔路,也有一些是通向其他小千世界的存在,唯独只有一条是真正的天路。

    而类似天星族后裔这样的远古血脉的存在,在上古战场上,就会拥有更大的生存机会。

    而在明白了这么多之后,范雪离忽然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脱口而出:“酒龙前辈,难道您不准备进入上古战场吗?”

    他之前感知到酒龙眼里的悲伤,与对方欲言又止的某种痛苦,忽然做出了这样的猜测。

    要知道酒龙与婉罗敷一般都是肉身十重巅峰,若是进入其中,完全有可能借用其中的异宝奇珍,得到突破,从而突破到仙境的存在,然而现在酒龙却完全没有斗志,只怕并没有进入上古战场的意思。

    要知道若是范雪离与酒龙一同进入,必然会生机大增。以他们两人的实力配合起来,要面对婉罗敷绝对不是难事。

    酒龙摇了摇头,目光里流露出一丝痛苦,说:“婉罗敷动用了远古婉家的传承与圣宝,把我的气息压制住了,我如今根本无法离开此地……”

    听到这里,范雪离大吃一惊,向来不动容的他,也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远古婉家?”

    婉罗敷居然能把酒龙压制到这般地步,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而那远古婉家,又是怎么样的存在?

    “如今大夏国的婉氏家族,不过只是一个分支,而婉罗敷也只是其中的佼佼者罢了。真正的远古婉家,绝对不亚于那天星族的存在,据说千年前的一场异变,如今主宰天地的清夕女皇,其背后也有婉家的存在。”酒龙的面色异常凝重。

    听到这里,范雪离感觉整个人如同被一道雷霆触到一般。

    婉罗敷!远古婉家!竟是清夕女皇背后的一股势力!

    怪不得他父皇对清夕女皇一直没有任何警惕,原来对方拥有让他们也不知道的远古家族的存在!

    一时间,他内心有着对清夕女皇深深的恨意来,血甚至冲到了头顶之上,而后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平静了下来,低声说:“那远古婉家,比起千年前太昊国的范族,还要强吗?”

    “你原名姓范,你父亲范际飞,应该也是太昊国范族的一个旁支,所以你父亲的境界,这才突飞猛进,甚至早早就进入了肉身十重的存在。不过想要踏入仙境还难。而范氏的正族,太昊国的范族,在远古时代并不算一个大族!”酒龙沉声说道:“范族的气运有限,能成为太昊国的主宰数十年,已经是非常难得可贵了,但比起远古婉族来,却是弱了。”

    “远古婉族,应该是一个皇族,类似千万年前主宰世界的黄帝、炎帝等存在。”酒龙继续摇了摇头:“其实太昊国能成为一时的主宰,也是时运济也,因为那段时间,刚好是各大远古圣族都偃旗息鼓的那段时间。”

    听到这里,范雪离脑海里的一切终于洞明了!

    怪不得自己前世连《阴符经》都不知道,原来太昊国的范族在众多远古家族里不过是傀儡,所得到的资源也是有限,一切都被那些远古家族所蒙蔽了。

    怪不得自己身为太昊国太子,拥有主宰三千世界的力量,结果在被清夕女皇篡位之时,其他大千世界甚至都没有出兵来帮助,唯独只有自己范氏的各大族兵在垂死抵抗。

    原来那不过是众多远古家族协调后的结果,自己的父皇甚至只是一个傀儡,就像是传闻里天庭的玉皇大帝一般,根本召集不了天地各将。

    一时之间,范雪离猛地明白,自己的敌人比想象中要强大的多!

    而自己想要夺回一切,甚至无法依靠外力,因为自己的起点出身,比起那些远古家族来差得太多,自己唯独只有拼命拥有力量,拥有无匹的力量,拥有堪比那些远古家族的力量,这才能夺回应该夺回的一切!

    一时间,范雪离的目光里变得无比的炙热。

    酒龙解开了他内心的大部分疑团,但同时也让他更加清晰地面对现实,更加知道自己的渺小!

    怪不得以自己的境界,身为三千世界核心的太昊国太子,竟连仙境都没有踏入,这不仅是因为血脉,甚至还因为自己被之前的一切所蒙蔽了真相!

    一叶障目,这才造成了自己的眼光局限。而这样同时也决定了自己的上限!

    “上天既然给我这么一次重生的机会,那我就绝对不会放过。我要以前世十倍的努力,拼命修炼,打破一切瓶颈与障碍,找到父亲,救出父亲,与那上古婉族对抗,与清夕女皇对抗!”范雪离的目光炙热无限,心里几乎在怒海狂涛地发誓着。

    看到范雪离的斗志变得异常的昂扬,虽然不知道其中缘故,但酒龙还是欣慰地露出笑容:“在你身上,我看到了一丝范族的王者之气。虽然范族不是远古家族,但范王在位数十年,能安稳局面,已经是相当出色了。”

    听到酒龙对父亲的赞赏,范雪离内心涌起了一股暖流来。

    自己一定要拼命修炼,重振父亲的气度与王者之气。

    而这个远古战场,就是一个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