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1,姐姐在就是幸福1
    巨大的豪华游轮里,缪如茵一身白色的大掛,她正在做着手术前的准备工作。

    她是一个孤儿,是被人在路边拣到送到孤儿院的,那个时候她只有两岁,对于自己的身世完全没有印象,只是在她的脖子上挂着一个玉牌,上面正刻着缪如茵这个名字。

    也许在孤儿中她算是幸运的吧,在她十二岁的时候被好心人领养,而且因为发现她有着极强的医学天赋,所以从小便让她学医,现在虽然她才只有二十八岁,却已经是世界知名的医学新星。

    而今天在这里她是应养父的要求要进行一场极为高难度的同时换心肾的手术。

    想到这里,缪如茵的嘴角便轻轻地勾了起来,因为这一次的手术进行完,她便可以与弟弟妹妹团聚了,已经有十年未见了,想来他们也都长成大人了,真的很想念他们呢。他们一个叫做清明一个叫做重阳,正是在清明节和重阳节的时候被人送进孤儿院的,于是便直接起了这样的名字,在孤儿院的时候,这两个小家伙一直都是她的跟屁虫,天天姐姐长,姐姐短的叫着,所以三个人的关系极好,一点儿也不比亲姐弟,亲姐妹差,而他们也被养父一并收养了。

    游轮里配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手术设备,在缪如茵进入到手术室的时候,两个病床上的人都已经被麻醉了,他们的身上除了胸腔与腹腔还露在外面,其他的部位都已经被遮住了。

    而这对于缪如茵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关系,她要做的就是进行心肾的移植,而且在来的时候她便已经被告之,捐赠者是一个被判处枪决的死刑犯,所以这样的人临死了还能用自己的脏器做件好事儿也是相当不错的呢。

    手术进行的相当顺利,虽然同时进行两处脏器的移植,所需要的时间足足有十几个小时,可是这对于缪如茵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可是就在她准备为病人缝合肾脏血管的时候,手术室的门外却是传来了一阵喧哗声,似乎有什么人想要闯进来,缪如茵的眉头皱了起来,而一个助手看到了这一幕,便忙道:“缪大夫我去看看!”

    缪如茵点了点头,而这个时候那手术室的门却是被人直接撞开了,随之而入的还有两个保镖高大的身体,缪如茵向着门口的方向看去,却是看到了一抹纤细的女子身形,女子很年轻,只是那清秀的眉眼却让缪如茵一怔,这张脸居然是如此的熟悉,这是,这是她一直心心念念挂念的妹妹清明。

    而此时的清明眼底里却没有了缪如茵所熟悉的那种怯生生,她的眼神锐利于刀锋,她飞快地扫了一眼手术室,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地便冲到了那捐赠者的手术台前,一把掀开了那人脸上的蒙的白单,于是又是一张令得缪如茵无比熟悉的脸孔映入到了她的眼帘……这一刻缪如茵整个儿人都有些呆怔住了,一股冰寒彻骨从她的脚底升腾而起。

    “重阳,重阳……”清明看着那已经没有了气息的苍白俊脸,她的声音满是凄厉而又绝望:“重阳,重阳,你醒醒啊,你看看我啊,咱们不是说好的嘛,要一起等大姐回来然后好一起离开的,你,你,你怎么可以不守信呢……”

    “当”的一声,缪如茵手中的缝合剪掉落到地上,清脆的声音令得清明抬头向她看来,那双布满泪水与血丝的眼底里闪动的却是滔天的恨意与无边的怒火,只是当她看到缪如茵的那双眼睛时,清明怔了一下,很快的她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声音带着害怕的颤抖:“你,你,你是,你是大姐……”

    缪如茵扯落了自己脸上的口罩,跌跌撞撞地扑了过来,扑到重阳的床头,这一次她看到了,她也看清了,这个双眼紧闭的青年赫赫然正是自己一心牵挂的弟弟重阳,她的嘴张开了,她的心脏在疯狂地紧缩着,她的身体颤抖着,越来越剧烈,她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她,她到底干了些什么,她,她居然亲手杀死了自己最疼的小弟:“啊……”

    缪如茵崩溃地大吼出声。

    清明却在这个时候奇迹般地冷静了下来:“果然,果然一切都是高家安排好的,可恶!”一边说着清明一边伸手扶起了床上已经气息全无的重阳,在看向重阳的时候她的脸上却是泛起了无限的温柔:“重阳二姐带你离开这里!”

    毫不吃力地将青年背在身上,清明伸手从皮靴里取出一把小巧的手枪,她又看向缪如茵:“大姐,和我们一起走吧,高家人之所以会收养我们,是因为看上了你在医学上的天赋,还有小弟与咱们的那位‘爷爷’有着相匹配的心脏与肾源,而我,就是他们培养出来的既可以用身体去帮他们换取利益,又可以帮助他们杀死他们想要除掉人,说白了我现在就是一个高等妓女兼杀手,哈哈,哈哈,而他们却不会沾染一点儿的血腥。”

    缪如茵大吃一惊,事情,事情居然是这样的吗?她,她居然一点儿也不知道,每每当她问起清明与重阳的时候,得到的都是他们现在生活得很好,很幸福!高家人居然一直在骗她!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让她思考了,她一咬牙站了起来,伸手抓起手术刀,她的眼神坚定,不管清明所说的这一切是真还是假,可是身为姐姐,她还是会选择相信自己的妹妹,而且那高家如果真的是好的,又怎么会让自己亲手取出小弟的心脏与肾脏。

    “哼,想走,你们这是想要去哪里啊?”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手术室的门口响了起来。

    门口出现的人正是缪如茵一直所感谢的养父,可是此时此刻那往日里温和的脸孔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森然的冷戾与狰狞,他的身边围着一群荷枪实弹的保镖,而这些保镖的枪口却是全都指向了清明。

    “缪如茵,我们高家把你培养出来,你可是还没有为我高家做事儿呢,怎么了,是不是很心疼你的那个弟弟,哈哈,哈哈,不过是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路人甲,你居然还真的是这么在意啊!”高铭的声音无波无折:“不过既然你那么在意重阳,那么想必你也一定会很在意清明的吧!我记得你一直叫她妹妹!”

    缪如茵的瞳孔缩了缩,随后她的声音也冷了下来:“刚才清明所说的都是真的?”

    高铭并不否认不过他却并没有直面回答缪如茵的问题:“如果你不想清明也去死,那么你现在便乖乖地将那台手术做完,否则的话在继你杀死了重阳这个弟弟之后,你也会亲眼看到你的这个妹妹会被打成筛子!”

    缪如茵的心尖颤了颤,她一咬嘴唇,点了点头:“好,我……”

    高铭早便知道缪如茵一定会答应的,于是一看到后者点头,他的脸上便已经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只是这个时候缪如茵的话却被打断了:“不行,大姐你不能答应,如果你答应,那么我现在就死给你看,而且我和重阳就算是做鬼也不会原谅你的!~”

    清明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慷慨的决然:“既然我来到了这里,那么我便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活着离开!”

    ------题外话------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

    评论区再有这个问题,一律不会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