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4,陪炼是需要付钱的
    而汪少身后的另外两个少年在听到这话之后,眼神也是立马一怒,他们没法不怒的,他们居然被一个少女给小瞧了,要知道平素里他们就算是在学校那也是校霸级别的存在昂,可是现在面前的这个少女居然用手指点着他们,口口声声地想要同时挑战他们三个人……

    不过这个少女的胆子还真是太大了,要知道对于他们来说可是绝对不存在着比如不打女人这样的事儿的,所以……哼哼哼,一会儿可不要哭着说什么他们不讲君子风度,去他娘的君子风度吧,那能让人怕吗,那能当饭吃吗?

    汪少摸了摸下巴,嘴角的一边已经高高地挑了起来了,他现在倒是对于面前的少女有了几分兴趣:“丫头不错,胆子还是挺大的嘛。”

    缪如茵可是没有想要与他聊天的兴致,对于现在这种正处于青春燥动期的骚年们,最好的办法便是一次性打服他们,否则的话以后只怕还有的麻烦。

    而她为人又是最讨厌麻烦的那种,所以直接第一次便打呗。

    所以少女便一挑眉头:“敢还是不敢给个痛快话,如果不敢就说不敢!”

    十几岁的男孩子,正是争强好胜极好面子的时候,他们又怎么可能会说不敢,当下汪少的眼底里也有怒火涌动,他一撸袖子:“哼,我一个人就能有把你打到哭!”

    “你不是我的对手,和他们两个一起上吧,否则的话我怕你们会说我欺负你们!”缪如茵是真心地告诉他们一个事实,不过很明显这话听在对面三个少年的耳朵里却是变成了赤果果的看不起。

    “丫头,你就等着哭死吧!”汪少是真的生气了,既然这个丫头这么喜欢讨打的话,那么他便成全她好了,当下汪少一挥手,于是三个少年便一起向着少女扑了过去。

    哑叔看着身边的少女眼底里闪动的趣味,却是有些无奈,少女的身手怎么样他可是再清楚不过了,现在就算是凭着自己的功夫也不可能在少女的手里走上十招的,更何况这三个连菜鸟都算不上的弱鸡呢……这丫头根本就是欺负人。

    缪如茵笑眯眯地看着三个冲过来的少年,然后手中的足球直接向地面上的一砸发出重重的“呯”的一声,然后那足球居然好巧不巧地直接弹到了一个人少年的面门上,正砸了一个结结实实。

    而更巧的却是那足球砸懵一个人后,居然又重新弹回到了少女的面前,少女这一次倒是直接用脚了,狠狠地一脚球踢出。

    “呯”的一声,其中还夹杂着一个少年的痛呼声“啊!”那球正中的他的小腹,也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度,直接将他撞倒在地。

    汪少的眼底里闪动着不可思议,这才眨眼的功夫里,他们三个人便已经倒下了两个,这个丫头的球居然踢得这么好……

    不过在他的脑子飞快地转动时,他的拳头却是已经向着少女的脸上挥去,少女拧了拧眉头,语气中明显的是十二分的不满意:“速度太慢,力量太弱,你真是一个男人吗?”

    然后居然又是一抬脚直接踹到了汪少的肚子上,将人一脚踹飞出去。

    “啊!”汪少也是痛呼一声,然后他的身子便与之前那两个少年重重地撞到了一起。

    哑叔看得很清楚,缪如茵已经是很手下留情了,那三个少年不过也就是会疼一疼罢了,身上的筋骨神马的都不会有任何的损伤。

    既然少女如此的知分寸,他便也不用担心,所以他居然直接转身走进了小院,他要合计一下一会儿他们两个要吃什么。

    三个少年躺在地上疼得直吸气,他们今天出门一定没有看黄历,妈的,居然一出门就遇到了这么一个古怪的少女不说,而且居然还被这个少女给痛扁了一顿。

    面子啊,这事儿如果被别人知道了,那以后他们三个人也就不用混了,直接就得被人见一次笑一次。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三个少年扭头看去,却是正看到一双雪白而秀气的运魂鞋停在了他们的脑边,同时少女那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怎么了,还要不要再打了,我可是还没有过瘾呢!”

    三个少年同时翻了翻白眼,心说傻叉才会继续和你打呢,我们还没有脑袋大到那种程度。

    而且这个丫头还在说什么,居然还说她没有打过瘾……如果真的让她打过了瘾,那么他们三个也得变成三个猪头了。

    看到三个少年同时都将脑袋转到了一边,摆明了态度是不打算再理会自己了,少女也不生气,依就是笑眯眯地继续道:“怎么了,这么样就不打了,你们还真是让我失望呢!”

    三个少年的脸色都很是有些不好看,他们倒是想要再强横几句,可是……还是算了吧,不是有句话叫做好汉不吃眼前亏嘛。

    而紧接着一吧白生生的小手便伸到了三个人的面前:“那么便赔钱吧,打碎了我家的玻璃总不能白打吧,还有我陪你们练球也不能白陪吧!”

    听到了最后一句话,三个少年终于不得不将目光转到了少女的脸上,白生生粉嫩嫩的一张俏脸,可是,可是她怎么好意思说得出口呢,陪他们练球,尼玛,那哪里他妈的是练球……

    不过既然打不过,汪少倒是也立马便认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数也没数直接便全递给了缪如茵。

    少女倒是也没有客气,伸手接过了钱,然后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非常欢迎三位有空再来找我切磋啊,我很乐意奉陪呢。”

    说着少女直接美滋滋地向着院子里走去:“叔,我们出去吃吧,我请客。”

    三个少年从地上爬了起来,另外两个少年看着汪少:“汪少,我们怎么办?”

    汪少脸一黑:“还能怎么办,一个个都给我把这事儿烂地肚子里,如果有别人知道,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汪少,你撒气是不是找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