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张家事了
    听到张天化所说的这些,缪如茵只觉得自己的嘴角一直在抽啊抽,好一会儿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天底下居然还会有如此这般奇葩的事情,那么一件法器居然会被人丢到垃圾堆上……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干出来的事儿啊!

    不过她本来起意开口请张天化带她来张家看看,也是为了看看到底是何吉物,现在既然遇到的是这十八层的法器大罗盘,她自然是不会放过的,而且如果任由着这件法器被这里的凶煞毁掉的话,那可真的是一大罪过了。

    既然她与这个十八层的大罗盘遇到了,那么便说明她与这个罗盘有缘,所以自然是不能看着这个大罗盘就如此被毁掉。

    只是……如果按着张天化所说的用这个大罗盘来做为报酬的话却是不行的。

    “张叔,你的这些古兵器可都是凶器,如果不是有这个大罗盘在的话只怕你们一家人早就已经家破人亡了,而且虽然这个大罗盘可以护持你们一时,可是却也不能长久,因为些古兵器的凶煞之气实在是太重了,这个罗盘再在这里放上几天只怕就会也成为了一件凶器了,到时候你们一家人也是一样会家破人亡的!”缪如茵很认真地开口说道,这话可是没有一点儿的夸大成分,而且说家破人亡还是小的,只怕与他们这一家有血脉相连的人,还有周围的邻居也都会被牵连到。

    不得说虽然都说是真正传承下来的法器那绝对是无价之宝,可是就凭着这罗盘即将也要成为一件凶器来看,这真的不足以支付缪如茵的报酬。

    张天化自然也听明白了少女的意思,当下他的脸上便带起了几分犹豫之色,虽然他能听得出来这个少女是懂风水的,可是她是不是真的有她说的那么厉害可以解决掉他家的阴煞。

    而且这些东西虽然来路不正,可是现在却也是他们家唯一的希望了。

    哑叔看了一眼张天化,却是皱了皱眉,很明显对于张天化不相信小丫头的话,他这是有些不满了,虽然对于小丫头他很是有着几分不喜,可是现在自家主子的魂魄可是每天都是由这小丫头的灵力来蕴养着。

    而且别人不清楚,哑叔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这丫头可是有真本事儿的。

    “这个,我再考虑一下吧!”张天化想了想还是道。

    其实说白了张天化是觉得缪如茵这根本就是在狮子大开口。

    少女微微一笑,手指从那十八层的大罗盘上拿开,对于张天化的反应她还是可以理解的:“那好,那张叔就再考虑一下。只是张叔得快些,因为两天内你家必有白事儿。”

    说完了这话,缪如茵也不管张天化的脸色了,直接带着哑叔便向着院外走去。

    而他们两个人才刚刚走出张家的大门,便听到后面一阵的脚步声,张天化居然又追了出来:“那个求求大师了,帮我化解一下,我愿意把那些东西还有那个罗盘全都送给大师!”

    缪如茵的脚步停了下来,她的脸上却是笑眯眯的:“张叔客气了,那些东西还有那个罗盘我愿意出五万块钱收购!”

    张天化微微一惊,继而脸上却是一阵狂喜,有了这五万块钱,那么他不但可以帮着自家父母与妻子好好地调理一下身体,而且还可以再在这周围买一套房子。

    这个时候房价还没有疯涨呢,而且万元户便已经是在平民百姓眼中是了不得的存在了,所以五万块钱绝对不少了。

    缪如茵让张天化和哑叔两个人帮忙,把那些古兵器全都严严实实地包好了,至于那个罗盘也是一样包了起来。

    缪如茵取出随身背包里带着的朱砂还有黄纸,这可是按着老头师傅的要求,无论如何自家吃饭的东西还是要随身带着,否则的话你怎么知道什么时候能用上,毕竟卦不算己。

    几道驱散符画完,缪如茵让张化天贴在他家里的四个方位上,而调理符则是让两位老人还有张天化夫妻两个人贴身放好。

    张天化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话说就这样就行了?

    当然不行,缪如茵抬头看了一眼那依就盘踞在张家上空的阴煞之气,却是微微眯了眯双眼,然后双手结降魔印,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向着那包古兵器上一弹,一声低喝震出:“连!”

    这一次张天化看到了,那包古兵器没有人去碰,居然生生地从地面上弹起来,足足有半米之高,然后这才缓缓地落下,没错就是缓缓的落下,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下面有什么东西正托着它一般。

    张天化有些艰难地吞了吞口水,再次看向缪如茵的时候,那目光中却是已经充满了敬畏。

    而缪如茵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让那些阴煞可以跟着这些古兵器一起离开这个院子,而她之所以不将这些阴煞消除干净,那是因为这些阴煞她可是有大用呢!

    “好了,叔,拿五万块钱给张叔吧!”少女微笑着对哑叔道,然后想了想又劝了张天化几句:“张叔,自古盗墓都是件很损阴德的事儿,而且墓也有吉墓与凶墓,张叔进的就是一处大凶的墓地,所以……”

    其实少女不用把话说得太清楚,张天化也明白了少女的意思,他忙点头:“嗯,我再也不敢了!”只是这一次就差点令一家人家破人亡,他哪里还敢再接着干了。

    而等到缪如茵与哑叔两个人走出了张家所在的小巷,少女的脸色却是少见的沉了下来:“哑叔,我们得去一趟揽兵屯了!”

    那位将军墓,只怕已经成为了一处凶墓,如果任由着墓里的凶煞之气流出来,那么只怕会坏了安市这一市的风水,既然她现在生活在安市,那么对于此事自然是不能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