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3,赌石
    在汪震国想来这对于缪如茵来说不过就是举手之劳的小事儿罢了,而且等到九月开学际,说不定她与自己的儿子还是同班同学呢,所以这种事儿缪如茵自然是没有拒绝的道理。

    可是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听到他把话说完了,缪如茵却是轻笑着摇了摇头。

    她居然拒绝了,她竟然会真的拒绝了,这怎么可能呢?

    汪震国与汪铭扬两父子不由得对视了一眼,很明显缪如茵的反应同时出乎于两父子的意料之外。

    “为什么?”这话是汪铭扬问的,少年明显有些受伤,在少年看来缪如茵这可是有些看不起自己了:“我知道学武得能吃苦,可是我也可以吃苦的啊。”结果你居然连个机会也不给我,便直接给我判了死刑。

    缪如茵却是笑了笑:“我学的不是外家功夫而是内家功夫,一来没有得到师门的许可我不可以教给外人,二来就算是有了师门的许可,汪铭扬的年纪也过了修习内家功夫的年纪了,所以我的功夫不适合他。”

    “呃!”汪震国一向精明的脑子在这个时候也深深地觉得有些转不过来,内家功夫,外家功夫,他怎么突然间有一种面前这个女孩子与他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的赶脚呢。

    而很明显汪铭扬也同样是一脑门的雾水,不过他的反应速度还是要比他爸更快些:“内家功夫是不是就像是武打片里的,那种大海无量似的……”

    缪如茵的嘴角一抽,大海无量……这孩子的想像力还真是够丰富的。

    不过想了想,她却是点了点头:“差不多吧,只是电影里的太过夸张了。”

    汪铭扬的眼睛亮了,要知道对于绝大多数男孩子来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武侠梦,他也是一样的,看着武侠片里那些高来高去的侠客们飞檐走壁,他恨不得也可以化身为那些人当中的一员,可是随着年龄地的增涨,他也知道那不过就是一个梦,可是现在他面前坐着的那个少女居然告诉自己,她修习的便也是内家功夫。

    “可是就算是年纪大了,那么应该也是可以学一学的吧?”汪铭扬有些不甘心,碰到一个高手那可是无异于天上掉馅饼的机率,而现在这个大馅饼既然已经掉了下来他便不想要放弃,古人不是说心诚则灵吗,而他便很心诚很心诚的啊。

    缪如茵看着汪铭扬那期待的目光,却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其实哑叔倒是可以教他一些外家功夫,可是……

    少女看了一眼哑叔的方向,便果断地放弃了这个想法,以哑叔的性子而言,他定不会揽下这个麻烦的,而且他们家里也不适合天天都让这小子来。

    这个时候哑叔却是伸手扯过了一张纸,然后拿笔飞快地在上面写下了一串电话号码,然后又写了几个字,便交给了缪如茵。

    “南山武术社,林谦。”缪如茵轻声地念出了那几个字,然后向着哑叔微微一笑,便将那张纸推到了汪铭扬的面前:“如果你真的很想要学功夫的话,那么便去这里吧,放心,哑叔推荐的人绝对是有真本事的。”

    汪铭扬的眼底里闪过了一抹失望,不过却还是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了那张纸。

    汪震国也是有些失望,不过既然那个林谦是哑叔的朋友,那么想来也绝对不会差的,于是他便很快地压下了自己心头的些许不快,然后重新堆起了笑脸。

    “汪老板,这个玉葫芦该多少钱便多少钱,你开个价我要了。”缪如茵却是率先将话题重新带了回来。

    “这个,怎么能收你的钱呢,既然你看中了,那么便当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好了。”汪震国可是已经打定主意不收缪如茵的钱了,而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呢,哑叔便已经一伸手从缪如茵的手里拿过了那个玉葫芦然后仔细地看了看,接着便伸出了五个指头。

    缪如茵倒是没有想到哑叔居然还懂玉,不过五万块钱虽然乍一听会吓一跳,不过缪如茵却觉得很值,这玉葫芦只要好好地养一养那么便会成为一件非常不错的法器呢,所以这五块钱,她倒是一点儿也不心疼。

    汪震国自然也看明白了哑叔的意思,当下他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哑叔,要知道虽然哑叔一直跟在缪如茵的身边,可是他倒是一直都将哑叔忽略着,倒是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也懂玉,而且竟然还可以断价如此的准。

    哑叔看到缪如茵轻轻地点了点头,当下便从包里取出了五万块钱,然后放到了桌子上。

    缪如茵眨巴着眼睛盯着哑叔身上的那个包看了几眼,她怎么不知道哑叔今天不过就是出来吃个饭,还是在明知道有人请客的前提下,居然也会带这么多的钱……所以哑叔你这是以防万一吗?

    汪震国看着那整整齐齐的五叠人民币,却是也有些为难:“这,这,这怎么好呢……”

    缪如茵这个时候却站了起来:“汪老板还是收下的话,如果你不收的话,那么这个玉葫芦我也没法要了。”

    既然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份儿上了,汪震国便只能一脸为难地收下了那五万块钱。

    “汪老板冒昧问一句,您店里的货都是从哪里进的?”

    “呃,这个啊有的是从缅甸,有的是去新疆,还有的是去西双版纳,不过这两件翡翠可是我去年在缅甸赌石的时候赌到的。”一提起这事儿来,汪震国明显有些兴奋。

    “赌石?!”缪如茵来了兴致:“那么最近这段日子可还有赌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