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3,虚空制符
    缪如茵进了张队长的办公室,张队长便立刻将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而朱志龙这个时候也不敢再继续坐着,当下便站了起来。

    缪如茵步态悠闲地走到沙发前坐下,然后这才看到张队长还有朱志龙两个人正一脸紧张地盯着自己,那副样子就好像自己是吃人的妖怪一般。

    “两位不用这么看着我吧!”缪如茵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这两个人的这眼神还真是……

    张队长看了一眼朱志龙,然后又看向缪如茵有些艰难地吞了吞口水:“那个,请问你是人还是鬼啊?”话说现在他身边已经跟着一个凶魂了,呃,俗称鬼吧,那么这位……到底是人还是鬼啊?

    他只是记得这位少女可是要比朱志龙这个凶魂还要更厉害。

    缪如茵笑了:“不用紧张,我不是鬼。”

    “哦!”张队长放下了心,他一边点头一边抬手抹去自己额头上的汗珠,只是这头才点到一半,便僵住了,一个比凶魂还要更凶的人,那又会是什么人呢?

    朱志龙这个时候开口了:“你,昨天为什么要帮我们?”虽然面前的这个少女昨天晚上破坏了他的好事儿,可是从里从另一个方而来看这个少女又何尝不是帮了自己一个忙呢。

    “因为我在无意中涉入了这场因果。”在说这话的时候缪如茵也是颇有些无奈,她本无意卷入任何的因果,可是这事儿不是她不想便可以不卷入的,不过既然她已经在无意中涉足其中了,那么即便不想也得出手帮帮面前这一人一鬼了。

    朱志龙的眼睛一亮:“如此说来你是帮我们两个了?”

    “不错!”缪如茵说:“但是也请你们告诉我,我怎么帮你们才合适。”

    朱志龙的眼底涌动起了怒恨之色:“当然是作法宰了那两个人,让他们不得好死。”他自己没有得到好死,那么他自然也不希望看到害他的人可以善终,而且说到这里朱志龙又补充了一句:“我要亲眼看着他们两个人惨死!”

    果然是恨极了那两个人嘛。

    不过缪如茵却是摇了摇头:“这个我不能帮你,虽然我无意中涉足了这场因果,所以我才愿意出手帮助你们,但是却也不代表我会帮着你们杀人的,那是会惹业障的。”

    其实对于业障什么的,缪如茵也不怕,可是她与朱志龙本来就没有什么交情,说白了根本就是陌生人罢了,她可不会为了一个陌生人却担那份业障。

    如果把在朱志龙身上的发生的事情换在清明或者是重阳身上,那么就算是再将那业障翻十倍,缪如茵也会去担。

    所以说交情没有到那一步,她能伸伸手便已经是很给面子了:“不过我可以将他们两个掬回来,但是其他的一切却需要张队长按着程序还有证据来按步就搬了。”

    张队长一直听到这话才放下心来,他可澡想自己经手的案子变成悬案,刚才他虽然不敢出言打断缪如茵的话,可是却真的有些担心缪如茵会答应朱志龙:“好,只要他们两个能回来,那么我就有信心找到证据抓他们。”

    朱志龙还是有些不甘心,他想要的可不是简单地被抓,不过这个时候缪如茵的目光却是凉凉地扫了过来,在这种目光下朱志龙的心头都有些发凉,于是那本来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却是再也说不下去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张队长与朱志龙两个人却是看到缪如茵的右手正在空气中飞快地画着什么,她的食指指尖上有着点点的金芒闪动,而且她的动作……怎么说呢,很古怪。

    缪如茵的动作很快,不过就是几个呼吸之间一道金符便已经画成了,然后她的口中发出了一声低喝,右手食指一弹,于是那道金符便直接飞向朱志龙。

    朱志龙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他有些骇然地看着那正向着自己飞来的金符,然后还不待他反应过来,那道金符便已经没入到了他的胸口处。

    “这是,这是……”朱志龙忙用手向自己的胸口摸去,刚才那金光闪闪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啊?

    “如今你的这道灵魂就算是重新得到了一具身体也没有办法再继续在阳世停留太久了,而我刚才打到你体内的那道符,可以让你的灵魂直到案子破获之前都不会魂飞魄散的。”

    其实如果昨天朱志龙夺舍成功,那么这个问题也不会出现,因为张队长替他去魂飞魄散了,可是现在他偏偏夺的只是一具死人的身体,所以按说这些根本就不是天道所可以容许的。

    虽然自己心里明白,不过在脸上朱志龙可是半点也不敢表现出来,当下他忙向着缪如茵行了一礼:“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