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6,缅甸的官三代温山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缪如茵只用了十天的时间便将已经几近死亡的杨老爷子彻底治愈了,这个消息一经传出,立时便令得整个儿白省上层圈子都为之震动了,要知道杨家在白省那不只是普通的有头有脸啊,所以杨老爷子的身体一直也都有人很是关注。

    说句不好听的话,大家几乎都将去杨家参加白事的礼钱都准备好了,可是却没有想到人家杨老爷子的身体居然好了,而且那可是要比老爷子生病之前还要更好呢。

    一打听居然是一个十几岁的神医为他治好了,一时之间这些白省上流圈子里的人便都想方设法地想要通过杨家与这位神医拉上关系。

    毕竟是人都清楚,结识一个神医那么可以为自己带来多大的好处,特别是这个神医还拥有着近乎于传神一般的医术,竟然可以将将死之人救过来……这些上流社会的人,有钱,他们当中就没有差钱的人,可是一直以来他们手里的钱都没有办法去买命,哪怕只是买上几分钟都不成,而现在他们眼前便有着这样一个机会,一时之间白省的那些高层们一个个可是趋之若鹜。

    只是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见到那位少女神医的。

    因为听说缪如茵对于翡翠玉石很感兴趣,而杨家正好也有玉石生意,杨家的玉石生意那可就不是汪城国的真爱玉器行所可以与之相比的,于是恰好又逢到了缅甸公盘的日子,而每年的缅甸公盘杨家都是要参加的,而今年杨老爷子亲自出面邀请缪如茵,少女掂量了一下自己腰包里的钱,看着似乎不少,可是她却很清楚自己这点钱到了缅甸公盘绝对不够瞧的,而且杨老爷子可是说了缅甸公盘结束后,在八月二十号还有为期十天的平洲公盘……

    不过少女也不过只是微微一犹豫便直接点头答应了,于是杨家便直接帮着缪如茵订了飞机票,让她和杨帆一起直飞缅甸的首都仰光。

    “缪小姐,怎么样累不累?”一下飞机,杨帆一边和缪如茵往机场外走去,一边关切地问道。

    缪如茵摇了摇头:“我还好。”她跟着师傅修炼了那么多年的内家功法,不过就是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罢了,又怎么可能会感觉到累呢?

    杨帆深深地看着缪如茵,这一路上他倒是与面前的这个少女聊得极为投机,而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惊讶地发现,不管他聊的是什么话题,少女都可以和他聊到一起去,似乎他就没有什么可以难得住面前少女的,他真的是很吃惊,这个少女不过才十六岁罢了,她的知识面,还有涉猎怎么会如此的广博,而且这种年纪的少女,按说不是正在情窦出开的年纪嘛,都应该追追星神马的,可是这个少女一路上除了应付自己的聊天之后,便是捧着一本厚厚的《玉石宝鉴》看得津津有味的,似乎在她身边坐着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年轻的帅哥一般。

    杨帆摸了摸自己的脸,话说这还是他第一次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呢。

    两个人直接入住了仰光大酒店,缪如茵倒是也有些奇怪,她本来以为就算是杨老爷子不来,那么杨国华也应该会跟来的,可是却没有想到杨家居然只来了杨帆一个人,看来这个家伙的对于玉石的眼力应该还是很不错的,否则的话那两位又怎么可能会放心呢。

    只是才刚刚到酒店,便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子迎了出来,男人长着一张典型的缅甸人脸孔,皮肤微黑,虽然不是很英俊,但是他的五官却是带着一种凌然的力度,让人一眼看到便不会忽视了。

    “哈哈,杨帆你小子终于来了!”男人一看到杨帆便直接迎了上来,张开双臂便给了杨帆一个大大的拥抱。

    “哎呀,我说温山你轻点,我的这小身板可经不起你这么暴力的拥抱!”一个拥抱,杨帆不由得扯了扯嘴角,而缪如茵却是看着那个叫做温山的男人手臂上的力度却是淡淡地笑了起来,从这个男人的身上她可以敏锐地嗅到一抹血腥味,而且此人的身上有着浓重的煞气,只怕这个人手上不知道已经终结了多少杀人命了。

    “如茵!”这一次杨帆居然没有称呼她为缪小姐,而是直接叫起了她的名字,而且居然还叫得那么顺口:“我给你介绍一下,他是温山是我在美国留学时的朋友,哦,提到他的祖父你应该也能知道,他的祖父便是缅甸的奈温将军!”

    缪如茵还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要知道这位奈温将军绝对是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据说他是一名华裔与缅甸人混血後代。

    因为他由于与昂山共同创建了缅甸独立军而被称为“缅军之父”。1949年以后,吴奈温长期担任缅军总司令,总参谋长。所以可以说这位温山,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官三代了。其中吴并不是这位奈温将军的姓氏,其实缅甸人是没有姓的,缅甸人不论男女,都是有名无姓,他们通常在自己的名字前冠上一个称呼,以便表示性别、长幼、社会地位和官职的区别。成年、幼年或少年男子的名字前,往往加“貌”,意思即自谦为“弟弟”。对长官或长辈的男子,其名前往往加“吴”,意思即敬称对方为“叔叔”、“伯伯”。对平辈或年轻的男子,名前往往加“郭”,意思即称对方为“兄”。对年轻女性称“玛”,意为“姐妹”,有地位或年老的女性称“杜”,意为“姑”。缅甸女人的通称是“玛”,意思是姐妹。不论已婚或未婚,年龄较大或受人尊敬的妇女都可称“杜”,意思是姑姑或阿姨。

    “呵呵,我爷爷是我爷爷,现在家里可是都靠着我老子和我哥哥们支撑着,我就是一个纨绔子弟罢了!”温山却是不以为意地一摆手,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缪如茵便一伸手搭在了杨帆的肩膀上,嘴巴凑到了杨帆的耳边压低声问:“嘿嘿,我倒是没有想到啊,你居然会好这一口,竟然喜欢这种鲜嫩的小美女啊,怎么样晚上要不要兄弟帮你准备几个新鲜的尝尝啊?”

    ------题外话------

    注,本章中,关于缅甸姓氏的相关资料来自于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