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7,地下黑拳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杨帆的嘴角一抽,然后抬手便在温山的胸口上捣了一拳:“少胡说。”

    “哈哈哈哈!”温山挺了挺胸对于此倒是也不在意,他放声大笑那笑声却是无比的洪亮:“不要这么害羞嘛,骚年!”

    虽然两个人的声音压得还是很低,可是以缪如茵的耳力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当下少女不由得莞尔。

    温山眨巴了几下眼睛:“我说你们两个累不,如果不累的话,晚上哥哥带着你们去个刺激又好玩的地方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杨帆倒是没有说什么,不过他却是看向了缪如茵很明显要不要去这他还是要看缪如茵怎么说,温山有些奇怪地了看了一眼杨帆,以他对于这小子的了解来说,这货绝对不是一个会以女子意见为主的人,而且很明显他和这个少女也不是情人关系,那么这当中可就有意思了,不过具体是几个意思呢?

    温山眯了眯眼睛,不过那脸上的笑容却是更浓了起来,他笑眯眯地看向缪如茵:“怎么样,小妹妹去吧,像你这么大的,不正是应该喜欢刺激的年纪嘛。”

    缪如茵看了温山一眼,然后很干脆地点了点头:“好!”

    ……

    温山倒是并没有离开,他做东,很是热情地招待了杨帆与缪如茵,三个人这一顿饭吃的时间可着实不短,一边聊一边吃着,而温山对于缪如茵也是越发的好奇了起来,他倒是没有想到自己有关于军事与枪械方面的话题,就算是杨帆有些也搞不明白的,可是这个少女却是清楚得很。

    待到太阳落山了,温山抬手看了看腕表:“好了,走吧,等我们到了,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

    温山的车技和他的性子差不多,都是属于那种野性难驯的那种,一路出了市区,然后又开了一个多小时,这才拐进一个不起眼的村落中,然后一路驶进了一片看起来极为破败的绿漆大铁门里,可是缪如茵却敏感地察觉到,当他们车子进去的时候,有着一道红外线却是自他们车内扫过。

    当车子进入之后又拐了两个弯于是眼前便豁然开朗了起来,这里竟然是一片十分宽阔的停车场,而且其内已经停了近半数的豪车。

    “好了,到地方了,我们下车吧。”温山笑眯眯地停下了车:“这里可是我的场子,嘿嘿……”

    杨帆皱了皱眉:“这里到底是干嘛的?”

    温山双手一握随意地挥动了几下,缪如茵的眼睛一闪:“地下黑拳。”

    杨帆吃了一惊,而温山的眼睛却亮了,他抬起自己的大手在缪如茵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两下:“好妹纸,现在我知道了,你才是哥哥我的知音啊!”

    杨帆有心想要开口说他们不感兴趣,可是却没有想到缪如茵居然兴致勃勃地开口问道:“那今天的黑拳选手都是来自于哪些国家啊?”她在修习内家功夫时起,可没少听老头师傅提及当年华夏人被人叫做东亚病夫,而那个时候老头师傅可是没少为了一口气而与很多国外来华的高手对阵,她虽然是一个小女孩,却还是每每听得热血澎湃,所以如果有机会的话她也很想要与外国的高手切磋一下呢。

    温山自然看出来了缪如茵对于黑拳兴趣很大,他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杨帆:你居然带来了一个暴力妞呢。

    杨帆也很是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话说他也不知道的好不好,不过在杨帆看来缪如茵应该只是好奇罢了,在看到地下黑拳的血腥后,只怕她便不会再有兴趣了。

    不过那边温山已经开口了:“有俄罗斯的伊拉里奥诺维奇,有泰国的杰西邦达,有日本的小田翔太,有韩国的韩永泰,哦,还有来自你们华夏的马文远。”

    一听到马文远这个名字,缪如茵的眉头却是微不可察地动了动,这个人她倒是不认识,可是说起马姓,只怕他应该是北方通背拳的传人了,只是以通背拳在江湖上的地位而言,怎么着也犯不着来缅甸打黑拳吧。

    不过这个想法只不过是在她的脑子里一过便罢了,毕竟华夏泱泱大国马姓之人不知凡几,总不可能天下间马姓之人都是通背拳的传人吧。

    再说温山说出了今晚会会出场的几个最强的选手,可是却发现缪如茵的脸上居然没有什么表情,于是他不由得又介绍了一遍:“那个伊拉里奥诺维奇可是来自于朱可夫训练营,他是那里的NO。1,为人力大无穷性格残忍暴戾。”

    缪如茵挑了挑眉,朱可夫训练营她还是知道一些的,那又被称做是西伯利亚训练营,也有人称之为死亡训练营,其训练地点分为三处,其中一个在北极圈内的永冻冰层上,一个在白令海峡以南200海里的一个小岛上这个无名岛便被人称之为朱可夫,还有一个在原始森林里。教练来自前苏军特种军官和克格勃特工,此外还有大量从中国、日本雇佣的格斗高手。训练营采用极度严酷的管理,远远超过任何军队组织,教练随时可以枪毙学员,哪怕学员只是起床晚了一分钟。

    训练营的学员主要来自前苏联各国和日本、韩国、中国、蒙古。从教练到学员都是严格挑选后的格斗狂热分子,训练极端残酷血腥,日常训练几乎和实战格斗的强度相等,光是训练营内的死亡率就高达三分之一。但其的训练结果相当惊人,毕业后的学员具有惊人的力量和完美的格斗心理——冷酷、冷静、视死如归。曾经称霸地下黑拳长达八年之久的“侧踢之王”普金便是来自于这个训练营。

    “杰西邦达是泰拳高手,他从三岁起便习练泰拳,六岁便开始出现在擂台上,从八岁开始同龄人中便再无败绩,从十岁开始他便开始挑战比他年纪大的选手。”

    泰国,十个男人,九个打拳。特别是一些贫穷的家庭,如果想要改变自己与家族的命运,那么便只有一条路可走,那便是打拳!

    “韩永泰是韩国跆拳道高手,而且他在散打还有拳击上也同样是难得一见的高手。而小田翔太是北辰家族的分支,他的刀法很不错,而且在擂台上他从来都是用刀的,而这一次他抽了签的对手呃,也是来自华夏的,叫做苏明,他好像是会用越女剑法。小田翔太已经放出狠话了,要在台上活劈了苏明……”

    温山还有说着,只是他却并没有注意到,缪如茵的眼神已经冷了下来,小田翔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