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8,有仇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老实来说其实缪如茵并没有什么太严重的爱国情节,她只是单纯地对于某个棒子国还有鬼子国的人没有什么好感,一个巴不得将华夏的不耐烦你子都说成是棒子国的人,而一个却是发动了八年的侵华夏战争直到今天却还不承认,而且最为关键的是,缪如茵可是从自己的师傅那里知道了,在那八年当中那个国家的阴阳师可是大量地涌入华夏所为的只是收取战场上的那些灵魂,用来炼制招魂幡。

    招魂幡这种东西,用老头师傅的话来说那可是相当的邪恶呢,要知道那种东西所吸纳的灵魂越多,那么便越厉害,所以八年的侵略战争,据说成全了好多鬼子国的阴阳师。

    而且当年鬼子国那边的所谓剑道大师什么的,也没少过来用华夏的老百姓试刀,据说当年那些人为了试刀还有练习刀法,特别是练习那种劈斩,直接一刀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劈成截。

    这些历史缪如茵自然是没有经历过,可是她的老头师傅自然是经历过的,而且据老头师傅所说,他的好几个好朋友,也都是江湖中人,但是最后却都死在了那些人的手里,特别是其中一个用越女刀的马义举,他可是越女刀的传人,在那个年代里,他带着他的弟子们与那些侵略者进行了太多的战斗,可是最后却被鬼子国的那些人用一个村子的人质将他逼出,然后残忍地将他生生地斩断了四肢。

    缪如茵记得很清楚,每每当老头师傅说起这些的时候,老头师傅的眼睛都是红的,而那些斩断马义举四肢的日本刀客便是北宫一刀流的门人。所以缪如茵对于北宫家族可是真的没有什么好印象,甚至她不只一次地想,只要她有机会一定要让交宫家族的人也好好地尝尝那种四肢被断的滋味,而且不得不说这个叫做小田翔太的家伙也着实是倒霉,他口口声声要劈的人居然也是一个用越女刀的。

    所以不管那个叫做苏明的家伙到底是不是越女刀的传人,今天缪如茵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小田翔太劈了他,当然了如果苏明能赢的话,那倒是再好不过了。

    而温山与杨帆两个人也很明显地感觉到了缪如茵身上气息的变化,特别是温山,别看他一副二世祖的样子,他也是上过黑拳拳台的,而且他也杀过人,杀的人还不少呢,所以对于缪如茵身上的这股子冰寒的杀意他可是感觉得十分明显。

    “如茵妹纸!”不得不说温山绝对是一个自来熟的家伙,不过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便已经亲亲热热地叫起了如茵妹纸:“你和那个小田翔太有仇?”

    缪如茵掀了掀嘴角:“我不是和小田翔太有仇,我只是和那个民族有仇。”

    杨帆听到了这话也点了点头,他对于那个民族也有着天生的敌意,那是存在于华夏人骨血里的东西根本是不可能更改的。

    温山点了点头,不过缪如茵却又开口了:“黑拳的规矩应该是不计生死吧。”

    温山笑了:“当然了,这些人在上场之前可是都签过生死状的。”只有杀人,呃,是那种真正的杀人,呃,而且还是越残忍越血腥越好,因为那样才能刺激人的眼球嘛,那样才会更带感嘛。

    缪如茵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了,而杨帆却是看了一眼缪如茵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皮子在这个时候却是突突地跳了好几下,总是觉得会有什么事儿发生。

    而温山却是哈哈大笑着带着两个人走进了黑拳的拳场。

    ------题外话------

    明天就砍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