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9,故意为之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温山的这间地下黑拳拳场,共分为地上和地下两层,地上的这层倒像是一个休闲狂欢的夜场,灯红酒绿,衣着暴露的男女侍应们穿梭其间,那些精力过盛的男男女女们在中央区域疯狂地摇摆着身体。

    缪如茵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老实说对于这样的场面她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而温山也看出来了少女的反应,当下便哈哈一笑:“哈哈,如茵妹纸,这一层是给那些色胚们安排的地方,走咱们上电梯。”

    地下,才刚刚步出电梯,缪如茵便已经嗅到了空气中传来的淡淡的血腥味儿,而此时此刻与地上那层相比起来倒是显得格外的安静。

    当然了这份安静也不过只是相对而言的,缪如茵看得很清楚那正中央便是一处硕大的擂台,而周围的座位全都是采用的阶梯式,层层递渐式升高的,而现在那看台上早就已经坐满了人了,不过他们既然是温山带来的,那么自然不会与那些人一起坐在了普通的位置上。

    温山直接带着杨帆与缪如茵来到了他自己的雅间之中,这里足足有十几个平方米大小,而且面对着那擂台的方向却是一组落地大玻璃窗,温山吩咐人送些吃的,喝的进来,便直接拿起了桌上的遥控器,轻轻一按,那落地大玻璃窗便缓缓地向着两边打开了。

    “温山把出赛的次序给我看看。”

    缪如茵很难得主动开口了,杨帆却是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温山,虽然他不知道缪如茵要那东西干嘛,可是他却并不认为温山会拿出来,不过让他意外的却是温山笑眯眯地便从兜里摸出了一张折好的纸,什么也没有说便直接递给了缪如茵。

    少女粗粗地看了一眼,之前温山所说的那些选手,倒是全都被排在了后面,看来温山倒是想让他们压轴呢。

    来自俄罗斯的伊拉里奥诺维奇居然对上了一名缅甸选手,而泰国的杰西邦达却是对上了一名韩国选手,华夏的马文远居然对上了一名日本选手,只是少女的目光却是在那名日本选手的名字上顿了顿,这个人居然叫做安倍晴川……少女的眼帘低垂着,那长长的睫毛在她的眼底打下了一片暗影,居然是姓安倍的,而且这个名字居然与日本的阴阳师始祖安倍晴明只有一字之差,看来这个人应该也是一名阴阳师呢。

    只是,因为阴阳师安倍家族在安倍晴明之后便再也没有后代出生,所以便认为安倍这个姓氏是受到了诅咒,所以便改安倍为土御门,所以现在日本的阴阳师家族应该是姓土御门才对。

    当然了,安倍这个姓氏也是有的,但是却不是阴阳师家族了,而是政治家族,所以这个叫做安倍晴川的人还真是有些耐人寻味呢。

    而让缪如茵感到意外的却是来自韩国的韩永泰与来自日本的小田翔太的对手居然都是华夏人,其中韩永泰的对手叫做金泽,而小田翔太的对手正是之前温山提到过的苏明。

    缪如茵的眼睛眯了眯,她看向温山,是这个男人故意为之不成?

    而温山却似乎看透了少女的心思,当下哈哈笑了起来:“如茵妹纸这个可是他们自己抽签来决定的对手,可不是我安排的。”

    缪如茵的唇角微冷,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温山却是又继续道:“我们这里可是开赌的,两位如果有什么中意的选手也是可以买的,一旦赢了那可是钞票多多呢。”

    杨帆摇了摇头:“我对于这些倒是没有兴趣。”

    温山伸手拿起桌上的一杯红酒一饮而尽:“杨帆你到底是不是年轻人,怎么这么的老气横秋呢,没意思,太闷了你这人。”

    三个人的闲聊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很快的拳赛便开始了,从第一场比试开始便已经将今晚的黑拳拳赛带进了血腥的节奏中,两名选手以一名重伤,一名殒命为第一场比赛划了句号。

    虽然那擂台上打得很激烈,不过少女却只是低头看着手里的那份单子,突然间她抬头问:“温山,那个韩永泰还有小田翔太是你的人吧。”

    少女用的是肯定语气,温山一怔但是很快地便大笑了起来:“不错,他们两个人是我的人,那可是我用重金聘请来的。”

    缪如茵冷笑着接口:“所以你便安排他们遇到了华夏人。”

    杨帆也是呆了呆,然后他便忙开口道:“温山,如茵还是小孩子,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杨帆现在很奇怪,以他对于缪如茵的了解,这个少女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却很懂人情世故,说话上也是知道深浅的,可是现在她居然用一种质问的口吻……

    温山捏着手里的酒杯看向缪如茵,而少女也同样的看着他,对于他眼底里的那种蒸腾的杀伐似乎没有看到一般,好片刻后温山又是一笑:“不错,是我刻意安排的,因为这是他们要求的,为了我自己的拳场考虑我没有理由不答应,而且马文远的对手安倍晴川也是安倍先生自己要求的。”所以不只是你和他们有仇,他们与华夏也是有仇的。

    缪如茵拿起了一杯红酒在手中轻轻地晃了晃,那鲜艳的液体挂在杯壁上,然后再缓缓地重新滑落回杯底,而此时此刻少女的眼睛却是亮得出奇,温山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个来自华夏的少女,直觉告诉他这个少女很是有些神秘,所以他想要看得再清楚些,再透彻些。

    而少女却是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放到了杨帆的手里,然后低低地交待几句,杨帆差点没惊呼出声,不过少女却是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笑容,可是却还是抚不平男人那激荡的心绪。

    而这个时候来自于俄罗斯的选手伊拉里奥诺维奇却是已经登场,那两米多的粗壮身子立在擂台上,让人只觉得这根本就是一头直立的人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