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1,一场用药的黑赛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伊拉里奥诺维奇在擂台上掀起了一个巨大的高氵朝,继他之后上场的人便是泰拳高手杰西邦达,这是一个皮肤黝黑,精瘦的青年男子,虽然与之前的伊拉里奥诺维奇相比起来,两个人就好像一个是黑猴一个是白熊,可是从杰西邦达的裸露在外面的肌肉上,缪如茵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其内所蕴含的那股爆炸性的力量。

    而杰西邦达的对手居然是一个块头很大的黑人,黑人这一人种的爆发力极强,所以在蓝球与短跑上一般取得非常好成绩的都是黑人,而这个黑人,从他一上场所亮出来的姿势便可以看得出来他经过专业的拳击训练,而且想必还散打的训练,不得不说这黑人应该是一个高手。

    不过看了一眼温山,他还是一脸淡定的表情,所以缪如茵敢肯定只怕这个黑人也是用来送菜的。

    随着一声哨响,杰西邦达便与这名黑人两个人便迅速地在擂台上游走了起来,两个人只是不断地试探着对方,却并没有主动发动攻势的意思。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很快的半个小时的时间便过去了,只是这两个人居然还没有真正意义地打起来,缪如茵的眉皱了起来,因为以她的眼力自然是清清楚楚地看出来了,那个黑人的脸色有些不对劲,而且他额头上的虚汗居然越来越多,而且其呼吸的节奏也不对了。

    那个黑人现在只觉得自己眼前的杰西邦达已经出现了重影,脑子有些发晕,他用力地眨巴着眼睛,然后又晃了晃头,可是那种极端不适的感觉居然还是存在的。

    “看来温山先生对于杰西邦达这个人还是很看重的啊。”缪如茵的声音淡淡地响了起来,而且那声音中带着几分淡淡的嘲弄之意。

    温山倒是一点儿也不在意,他哈哈一笑:“哈哈,哈哈,如茵妹纸你知道杰西邦达的赔率是多少吗,哈哈哈哈,只要他这一场赢了我便会有两个亿的收入。”

    “看来你不只是在这里设赌,而且还有外围赌局。”缪如茵可是听明白了。

    温山也不否认,既然这是缪如茵自己看出来的,他也不说起忽悠的话,那样子就没有意思了:“没办法,那个黑人也很有名的,而且他以为他进来我这里的目的我不知道,嘿嘿,只怕就连他后面的那个人也不会想到我早就已经知道了一切,哼,真以为我温山的钱那么好赚不成。”

    说到这里,温山又转头看向缪如茵:“如茵妹纸不会拆我的台吧。”

    缪如茵摇头:“只要被你算计的不是华夏人我就无所谓。”

    温山的眉头一跳,脸上的笑容却是如同刻上的去的一般,他看着缪如茵笑眯了眼睛。

    而杨帆在一边眉头却是越皱越紧了,他总感觉会有什么事儿要发生,而且心头那种不好的感觉却是越来截止大了,似乎有什么事儿就快要发生了。

    很快的,台上的那名黑人便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而这个时候杰西邦达也是大吼一声,然后便迅速地向着他靠近了过来。

    要知道泰拳一向是以力量与敏捷著称的,它的特点就是可以在极短的距离下,利用手肘、膝盖等部位进行攻击,是一种非常狠辣的攻击方,攻击力猛锐,杀伤力大。

    而这一刻台上的杰西邦达却是已经将泰拳的精要发挥得淋漓尽至,他的动作飞快,运用人体的拳、腿、膝、肘四肢八体八种武器进行攻击,出拳发腿、使膝用肘发力流畅顺达,力量展现极为充沛……

    那名黑人连连后退,现在的他只有招架之力而无还手之功,可是他往后退一步,杰西邦达便往前进两步,步步紧逼,不肯有分毫的退让,而此时此刻黑人的情况也越发的糟糕了起来,他的白眼仁里都泛起了血丝,虽然他努力地想要睁大眼睛,可是那所能看到的重影却是越来越多,他现在已经无法分辨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杰西邦达……

    “吼!”杰西邦达突然间大吼一声,然后他的身子高高地跳了起来,然后大家便看到他的膝盖重重地撞在了黑人的下巴上,接着另一只脚却是又甩在了他的心口上。

    黑人那壮硕的身子不断地踉跄后退,大口大口的鲜血从他的嘴里溢出,而杰西邦达却是再次向他奔了过来,来到近前,他第二次跳了起来,这一次他用的却是手肘,他的手肘重重地以一种大力的方式砸在了黑人的脑瓜顶。

    “啊!”黑人痛苦地悲呼着,可是此时此刻场下的欢呼声却是已经再次响了起来,那如同浪潮般滚滚的欢呼声,却是将他痛苦的声音给淹没了。

    黑人的眼角处这个时候也有鲜血流出,可是这一切还不算完,两个人的擂台必须要有一个人死亡,而且还要以一种极为惨烈的方式死亡这才算完,而不管是老板,还是那些看客们最想要看到的也正是这些。

    于是杰西邦达第三次跳了起来,这一次他的双拳同时动了,只不过是一只拳头是从左往右,一只拳头是从右往左,然后两只拳头同时重重地击在了黑人的头上。

    当杰西邦达的双脚再次落在擂台上的时候,黑人那硕大的身子摇晃了几下,最终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后便轰然而倒。

    台下的欢呼声雀起,而杰西邦达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笑意,他只是盯着那黑人,就见那黑人居然双手撑地,竟然努力地想要再次站起来,于是他一咬牙,再次飞起了一脚,踢在黑人的头上,然后这一次却还不算完,他的身子一个侧翻腾起,当落下的时候却是以双膝重重地落在了黑人的后背上。

    “啊!”黑人这一次的痛呼声里带着满满的绝望,随着一声骨裂的声音,黑人终于没有了任何声息。

    于是这一刻欢呼声便达到了顶点。

    人下去了,尸体也拖下去了,下一场的选手已经迫不急待地登上了擂台,这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日本人,一身黑色的日本传统武士服,手中拿着一把武士刀,他一上来便大叫着:“华夏人上来,今天看我活劈了你!”

    虽然这话是用日语说的,可是缪如茵与杨帆两个人的脸色却是同时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