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5,招魂幡现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那居然是式神,所谓式神便是指指的是在阴阳师的命令之下,所役使的灵体,其力量与操纵的阴阳师有关。“式”有“役使”之意。

    当然了在日本最有名的式神,便是阴阳师的始祖安倍晴明的十二天将,据说虽然安倍晴明已经死了千年了,可是他的十二式神却留了下来,只不过必须要由天赋与实力与安倍晴明差不多的阴阳师才可以令其认主,不过据说在这千年的时间里,能让这十二天将认主的人到现在也没有出现。

    所以现在那位隐在暗中的阴阳师的意思很明显了,那就是用他的式神来阻止自己,然后让这个韩国人去救小田翔太。

    缪如茵的眼底里有着戾气涌动,该死的阴阳师居然想要在这个时候坏自己的事儿。

    “如茵!”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缪如茵微怔,然后脸上便露出了一抹喜意,她自然是听出来了这声音不是别人赫赫然正是她的亲亲师兄。

    东方弦月的语速很快:“不要说话,那式神交给安费扬古就行了,你专心地对付那个韩国人就行了。”

    “好!”缪如茵心头大定,然后她便直接松开手,手中的承影剑便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握着一般,向着那只式神直直地便劈了过去。

    安费扬古很兴奋,这可是他自从跟了缪如茵的第一次出场啊,一看到对方不过就是一只小小的狐狸,当下那承影刀不由得发出一声声的噌鸣。

    当承影刀与那头小狐狸撞到了一起的时候,缪如茵的拳头也与韩永泰踢过来的脚重重地撞到了一起,缪如茵的嘴角微微一勾,然后指节一屈,一道暗劲便涌进了韩永泰的足心。

    韩永泰只觉得一股冷意直透自己的膝关节,不过此时此刻根本不是顾及这些的时候,当下他看一击不成便又立马一个侧身回旋然后另一只脚便又向着缪如茵踢了过来。

    而这个时候,凶刀鄂钢已经落下了,那雪亮的刀锋居然直接将小田翔太的一条腿给斩断了。

    “啊!”随着鲜血与一条腿的飞出,小田翔太的痛呼声再次响了起来,可是这还不算完,鄂钢居然再次自行弹到了半空中,然后居然再次寒光一闪落了下来。

    “啊啊啊啊!”小田翔太这个时候终于想起了关于鄂钢的传说,当下他的眼底里迸射出无与伦比的恐惧:“救我,救我,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救我啊……”

    只是他的叫声还没有结束,鄂钢居然已经再次落了下来,于是又一条腿从小田翔太的身上分离开来。

    安倍晴川那双狠戾的眸子一直在死死地盯着承影,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就是因为看中了在这里可以收集到一些比较强悍的灵魂,以增强自己招魂幡的威力,却是没有想到明明之前一直都是好好的,可是现在居然会遇到一名来自华夏的风水师。

    自从当年的那一次侵略战争以来,华夏的风水师便与他们日本的阴阳师成为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似乎只要双方一遇到,那么就少不了一场斗法。

    缪如茵这个时候已经又将一道暗劲输进了韩永泰的另一只脚里,韩永泰的眉头皱了起来,两条腿现在都很有些不对劲儿,自膝盖以下都是一种彻骨的冰寒,似乎此时此刻自己的双腿膝盖以下正泡在冰水里一般,而且居然已经没有知觉。

    韩永泰目不转睛地盯着缪如茵,他现在有些后悔了,自己就不该听安倍晴川的忽悠,尼玛,这个丫头绝对有古怪呢。

    可是现在可不是他想退,想退就能退的呢。

    而这个时候缪如茵却是看着他的那双眼睛,然后低低地开口了:“爆!”

    于是那两道暗劲便直接在韩永泰的膝关节里爆了开来。

    “……啊……”韩永泰痛呼出声,再看看自己的那一双腿,虽然比起小田翔太来自己这双腿并没有和自己的身体分开,却也已经血肉模糊,甚至可以看到森森的白骨了。

    而他的惨叫与小田翔太的惨叫声在这个时候居然合而为一了,小田翔太的最后一条手臂也伴随着血花飞了出去,而这一次那柄凶刀鄂钢却是向着他的腹部落下。

    凶刀鄂钢的每一任主人都会被鄂钢剖腹而死,很明显这一任主人也不会例外的。

    “怎么会这样。”安倍晴川看着自己的式神在承影刀下化为了碎片,一时之间一口鲜血喷出,他简直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紧接着他的眼瞳便是狠狠地一缩,他看到了那个少女居然带着一身煞气地向着他走了过来,而在那个少女的身后似乎还有着一道白衣男子的身影在若隐若现。

    于是安倍晴川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然后翻手拿出一面黑色的小旗。

    缪如茵的目光一寒,招魂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