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9,帝王绿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鸡油黄是精品,而金翡翠却是极品,所以熟优熟劣只消一眼便可以分晓了,于是在德钦吉塔,齐澳纳两个人还没有从自己开出来鸡油黄的惊喜中回过神来呢,众人的注意力便已经全部被缪如茵手中的金翡翠给夺去了。

    温山的嘴巴张大了,看那大小程度绝对可以塞得下一个拳头了,他一边大笑着,一边重重地在杨帆肩膀上拍了几下:“哈哈,哈哈,好,好,好,好得很啊!”

    直到这个时候温山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自己这一次是真的找到了人了,再看看德钦吉塔与齐澳纳两个人那满脸便秘的颜色怎的是一个爽字了得,哈哈,这可是实在太爽了。

    德钦吉塔却是冷冷一哼:“不过才是第一块罢了,还有九块,所以温山你现在得意还是太早了些。”

    “哈哈,哈哈……”温山现在才不管德钦吉塔乐不乐意呢,反正爷就是高兴,爷就是笑:“哈哈,哈哈,哈哈……”

    而杨帆却是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温山,这个家伙的视力不是很好嘛,怎么他还没有看出来这块金翡翠可是他之前丢掉的那些碎石块之一啊,也就是说缪如茵所说的这位今天要漏财,这是真的了,而且果然是大财呢……想到这里,杨帆的目光又在那推车里的某块原石上落了落,他记得很清楚那块原石也是缪如茵从某人丢弃的碎石里拣出来的,真的很想知道那块原石中又包裹着怎么样的翡翠……

    齐澳纳看向缪如茵的眼神有些发寒,他老人家在这缅甸可是出名了几十年,经过他手的极品翡翠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块了,可是这一次居然会输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这让他的心情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可是正如德钦吉塔所说的那样,现在不过只是一个开始罢了,就算是这个小丫头拿了一个开门红,那又能怎么样呢,不是有句老话叫做笑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嘛。

    所以今天便让他这个当前辈的好好地教教这个小丫头,前辈是需要尊敬的,有前辈在的地方那可是要老老实实退避三舍才行的。

    本来有些人正起哄着想要从缪如茵的手上购买下那块金翡翠,可是这个时候德钦吉塔却是已经沉声道:“来第二块了!”

    感觉到某人通身的冷气正不要钱一般地往外飙飞,所以一时之间周围众人的喧哗声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德钦吉塔这位可不是他们所能招惹得起的,所以既然今天这位心情不好,那么他们便也体谅一下,安静一下吧。

    齐澳纳沉着脸,伸手又拿起了自己车内一块皮相极为好看的原石,这块原石倒是有人头大小,缪如茵只是看了一眼,便勾了勾嘴角,打脸这种事儿,怎么可能只打一次便了事儿呢,这种事情最好还是多多宜善为好。

    而且这也不是她想要抽对方的脸,这根本就是人家主动把脸送过来让她抽,不抽的话岂不是太不给人家面子呢。

    于是缪如茵也从自己的车里抱出一块原石,那名老者一看到这块原石,当下眼瞳便狠狠地缩了缩,这块原石正是本来他也相中的,可是较之这个少女却是慢了一步。

    不过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少女居然将这块原石也拿了出来,那么他倒是也很想看看这块被少女捷足先登了的原石里又藏着怎样的翡翠呢。

    少女第一块开出来的居然是金翡翠,这还可以用偶然来解释,那么这第二块,不知道她能不能再次给大家带来惊喜了。

    齐澳纳的目光在少女手中的原石上一落,带着一种力度,不过他却很快便收回了目光,然后低头专心地用手电照着里面很仔细地在原石上画上一条条的黑线。

    而缪如茵却是再次走到了磨石机前,二话不说又磨了起来,这妞居然连线都不画的吗,而且她手中的那块原石可不小呢,齐澳纳那块只有人头大小,可是这少女手中的这块却是要比齐澳纳那块更大出了两圈来多呢。

    而且还用磨的,这说明里面的玉肉距离这外皮很近呢,那么这里面的玉肉个头可是真的不小呢,就是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翡翠。

    打磨的速度绝对要比切的速度慢,那边齐澳纳已经稳稳的一刀切了下去,然后用清水在窗口上一洗,一抹璀璨的绿色便显露了出来。

    “天,这绿还真是醉人呢,好漂亮啊!”

    “是啊,我玩了这么多年翡翠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绿色呢!”

    ……

    听着众人的议论声,德钦吉塔的脸上再一次露出一抹得意,他扭头向着温山看去,却是看到人家温山居然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只是一门心思地看着那边正忙着打磨的缪如茵出神。

    齐澳纳再次几刀下去,于是一块足足有半个人头大小的绿色翡翠便显露了出来,这翡翠质地细密,晶莹闪烁,绿丝悬浮,这赫赫然正是糯种帝王绿发,这已经属于是近代翡翠中的极品,只怕这半个人头大小便可以达到过亿的天价了。

    齐澳纳听到众人那接二连三地响起的抽气声不由得笑了起来,他的眼力一向很是很不错的,他就不相信了,那个小丫头这一次还能赢过他不成?

    缪如茵的身边打磨机依就是轰轰地响着,少女的手中原石已经打磨完成了大半,不过那打磨好的地方却也是附着一层石屑,所以现在还看不出来少女手中的这块个头几乎要达到齐澳纳手中糯种帝王绿两倍大小的翡翠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众人又大约等了一刻钟,那轰鸣的打磨机这才嘎然而止,而这一次温山早就已经拎着一桶水等在这里了,一看到缪如茵的打磨工作完成了,便第一时间地冲了上来,小心地将水淋在那翡翠上,于是随着石屑地滑落,一股浓得几乎化不开的绿色便显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