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0,机关算尽太聪明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齐澳纳的心情很好,他现在可是没有办法不开心,那四个杀手,可是他花大价钱养在身边的呢,而且一直以来那四个人也帮他解决过不少的人命,现在不过只是解决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娃,不要说是四个人同时出手,就算只有一个也可以一枪爆掉那个小女娃的脑袋了,哼哼哼,居然敢让他丢脸那么她便去死吧,只是可惜了那个小女娃长得还挺不错的呢。

    齐澳纳根本就没有想过他要躲出去,毕竟那个小女娃虽然看起来是温山公子的人,可是他打听了,那个小女娃不过是温山的朋友带来的拖油瓶,再说了那个小女娃得罪的人可不只是他呢,还有德钦吉塔,生生地令得德钦吉塔失去了两处矿山呢,所以他这么做也相当于是为德钦吉塔出了一口气,所以就算是温山不乐意,那么他也不会为了一个已经死了的外人来找自己麻烦。

    既然方方面面齐澳纳都已经考虑清楚了,所以他可是笃定了自己不会有麻烦,就算是温山来找他麻烦,那么还有德钦吉塔呢。

    可是齐澳纳千算万算却怎么也没有算到,第一个找上他来的人居然不是温山,而是在他看来会成为他靠山的德钦吉塔,只是后者却理都没有理他,甚至都没有多看他一眼,带着人直接冲进他们家,把他还有他的家人居然全都带走了。

    “德钦吉塔少爷,您这是什么意思啊?”齐澳纳大声地叫着,德钦吉塔听到他扯着嗓子叫,离开的脚步便微微顿了顿,然后转过身来,那双冰冷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他,可是齐澳纳却只觉得德钦吉塔的目光在此时此刻居然如同刀锋一般,生疼地割在他的脸上,似乎想要生生地将他的脸皮割下来一层,虽然对方没有说话,可是齐澳纳却莫名地觉得心慌:“德钦吉塔少爷,您这是什么意思,我,我,我没有招惹你啊,而且这一次的事情也不能全都怪我啊,如果不是那个小丫头……”

    “啪!”德钦吉塔直接抬手重重地一巴掌便甩到了齐澳纳的脸上,他冷哼:“所以你就派了杀手过去想要杀她是吧?”

    齐澳纳倒是并不吃惊,在缅甸德钦吉塔与温山两个人那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手眼通天呢,所以这事儿只要他们稍微一查便会查得到,只是他不明白,自己这么做也算是为德钦吉塔出气啊,怎么看着德钦吉塔的样子好像是很生气呢,齐澳纳有些不解:“德钦吉塔我这也是为了给您出气啊。”

    德钦吉塔笑得,但是却笑出了森森的冷意,他连连点头:“好,好,好得很呢,给我出气,我什么时候需要你来给我出气了,你只是想要给你自己出气罢了,居然还想要顶着我的名义,齐澳纳你可以啊!”

    齐澳纳听着这不善的话,心底里却是划过一抹诧异,难道说是温山找了德钦吉塔不成,可是以着德钦吉塔的性子,也不会这么给温山面子啊,于是想了想齐澳纳继续问道:“德钦吉塔少爷,是不是温山找您了?”

    德钦吉塔看着齐澳纳闪烁的目光,他脸上的笑容便更冷了几分:“齐澳纳事情是你做下的,现在倒是想要推到我的身上来了,呵呵……”

    这两声呵呵听得齐澳纳只觉得浑身冰冷,一股异样的凉意便自心底里冒了出来,他有些惊恐地看着德钦吉塔,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按说当知道这个消息后,德钦吉塔不是应该高兴的嘛,怎么他居然没有从对方的口中听出一丝一毫高兴的意思呢?而且还有一股不安的感觉正在他的心底里无限地扩大着。

    “可是德钦吉塔少爷,我这也算是帮您出了一口气啊!”齐澳纳急急地道:“如果不是那个小丫头坏事的话,那么德钦吉塔少爷也不会损失了两座翡翠矿山啊……”

    没错,在起了杀心的时候,他便已经想得很清楚了,这事儿就算是爆露了出来,那么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德钦吉塔一定会护着自己的,而只要有德钦吉塔公子在人,那么就算是温山想要找自己的麻烦也得好好地掂量一下,可是,可是这事儿又是怎么搞的,怎么德钦吉塔少爷会翻脸翻得这么快呢。

    德钦吉塔脸上的笑容更冷了,他虽然年轻可是这么多年又身处那样的家族中,还有什么事儿是他看不透的,当下他抬手在齐澳纳的脸上拍了拍:“呵呵,好啊,好啊,看来你在动用那四个杀手的时候,便已经决定了将这些全都推到我的身上是吧,不错啊,齐澳纳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响,可是你却忘记了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你都可以算计的,呵呵,倒是没有想到在缅甸居然还有人敢同时算计我和温山的!”

    感觉着德钦吉塔话里那带出来的刺骨寒意,齐澳纳的脸色飞快地变了又变,这两位就算是得罪了其中的一位那么也是不得了的啊,而且现在自己居然同时得罪了两位……

    接下来的事情他已经不敢再去想了。

    而德钦吉塔很明显也不想再和他多说什么了,直接一挥手:“带走!”

    然后便有人将齐澳纳塞进了车里,然后便呼啸而去,后面齐澳纳这堪称豪华的庄园便也陷入到了一片沉寂当中去。

    ……

    酒店中,温山早就已经安排人将那四具尸体处理掉了,有他的安排自然不可能惊动任何人,只是温山专门命人检查了那四具尸体,却发现那尸体无论是体外还是体内都没有任何的伤痕,说白了就是根本没有断定那四个杀手的死因。

    温山抽了抽嘴角,心里对于缪如茵便又已经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并且再次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缪如茵这个小姑奶奶可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得罪的,这个小姑奶奶的手段还真是……神鬼莫测啊。

    不过温山又有些不爽了,特么的,德钦吉塔那个混蛋的鼻子比狗鼻子还灵,居然这么快就让他嗅到了缪如茵的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