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8,怕苦的老爷子
    <tr> <td></td>

    <td></td>

    <td></td></tr>

    </table>

    看着少女那强自压着笑意的样子,当下温山和德钦吉塔两个人的脸上都不由得就是一红,他们两个人可是要比缪如茵大上好几岁呢,这个少女于他们而言那可是如同妹妹般的人物,可是现在他们两个倒是给人徒增了笑料,咳,咳,咳,不好意思啊。

    缪如茵拿起钢笔略一思索,然后便“唰唰……”地飞快地写了一份单子,温山伸长脖子凑了过来,然后却是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少女的字飘逸洒脱带着一种异样的力度,这字里行间居然不带一丝的脂粉气,而且那龙飞凤舞之间带着几分昂藏的锋锐。

    九州风雷寂,龙凤云中蕴,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风雷再起,便会龙翔九天,凤舞神州,而那一直如宝剑藏鞘般的锋锐也会出现震惊世人了。

    温山很快地便将手里的单子递给了自己爷爷。

    吴奈温看了看那单子,然后便有些奇怪问缪如茵:“如茵丫头啊,这是要熬药喝啊……”

    缪如茵有些好笑地看着面前的老人那皱起来的一张老脸,她倒是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位号称缅军之父的老者居然还是一个怕喝药的人,于是她笑眯眯地问道:“老爷子怕苦?”

    吴奈温的嘴角一抽,当感觉到房间里的这些小辈们一听到这话,当下便将目光全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也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而尼尼敏这个时候却笑着开口了:“这个老头子,从年轻的时候就怕喝中药,没错,他就是怕苦!”

    中医中药虽然源于华夏,可是却早就已经传到了周边各国。

    昊奈温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夫人,她居然将自己的老底儿都揭了出来,再看看温山看向自己的那有些古怪的眼神,于是吴奈温便狠狠地瞪了这个孙子一眼……

    温山抓了抓头皮,他很冤枉的好不好,爷爷他真心什么也没有干,什么也没有说啊,好好的,老爷子居然直接瞪了他一眼。

    而吴奈温也很快开口了:“如茵丫头这些药材,你就不能帮我制成和你刚才给我服下的那种药丸吗?”

    那药丸一点也不苦,而且入口即化不说,还带着淡淡的甜香味儿,不管怎么说也比那些苦苦的药汁好太多。

    缪如茵想了想:“也不是不行,可是这些药材我找不到啊。”

    温山一挥爪子:“这好办,这些药材便交给我来吧,等到这些药材找齐了,如茵你可是不能再让我爷爷喝苦药汁。”

    “那我再列一份单子吧,制做药丸的药材年份什么的都要久一些。”缪如茵一边说着,一边便又拉过了一张纸写了起来。

    而温山却是追问了一句:“为什么啊?”

    “我不想砸我自己的招牌!”缪如茵理所当然地道。

    “那这汤药……”温山有些不明白了,难道汤药就可以用年份低的药材吗?

    “可以以量补质!”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用数量上的优势来弥补质量上的劣势……

    吴奈温老爷子的嘴角抽了抽,太好了,太好了,还好自己刚才多问了那么一句,而自己的孙子又那么的善解人意,如若不然的话,那指不定他老人家一天要喝多少的又黑又浓的苦药汤汤了……

    很快的缪如茵便又重新写好了一份单子,然后拍在了温山的手里,同时还交待了一句:“这些药材多多益善,然后这上面有个地址,你把这些药材都发到那个地址上便行了。”

    温山眨巴着眼睛,果然看到最上方赫赫然写着一组地:“呃,这是什么意思?”

    “公盘一结束,我就要回国了!”缪如茵直接白了他一眼,脑子转得这么慢,真的好吗?

    温山这才反应过来,是啊,缪如茵与杨帆两个人本来刚来的时候便已经说过了公盘一结束他们便会离开,他还以为缪如茵会做完了药丸再回去呢。

    不过他也知道面前的这个少女一旦做出了决定,便不是轻易可以更改的,当下便也立马点了点头:“好,我现在就联系人帮我收集这些药材。”

    少女点了点头,不过却又看了一眼床上明显已经松了一口气的吴奈温,然后她便坏心眼儿地又补充了一句:“只是老爷子啊,在药丸没有回来的时候,你还得先喝着药汁啊,要知道良药苦口利于病!”

    床上的老爷子一瞪眼,这个丫头居然还敢算计他,哼哼哼,于是老爷子的气不顺:“你这丫头……”说好的善解人意呢,说好的体贴老人呢……

    德钦吉塔强忍着眼底里的笑意对缪如茵道:“那如茵我们先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