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4,雨夜袭杀之东方异变
    听到了东方弦月的话,妫涔不由得笑了起来,他越是笑眼里的阴冷便越盛:“东方弦月我知道我要死了,你记着我妫涔是绝对不会向你开口求饶的,呵呵,呵呵,看得出来你应该很喜欢那个小丫头吧,真是没有想到啊,一向冷情冷心的东方弦月居然也会有爱人了,那么是不是如果让你亲眼看到爱人惨死,你会很伤心呢……”

    东方弦月的目光一凝,手中的含光剑便又下陷了几分,鲜血混着雨水从妫涔的身上不断地滑落到地面上,可是他却似乎根本感觉不到疼一般,只是一脸嚣张而得意地看着东方弦月:“来啊,来啊,东方弦月你杀死我啊,我在这里等着呢,等着你用你手中的剑砍下我的脑袋呢,哈哈哈哈,东方弦月如里是男人你便动手啊,哈哈哈哈,我以前瞧不想你,一心只知道为了家族,为了父母,为了哥哥着想,可是后来又怎么样呢,你爱着的人不是从背后捅了你的刀子,哈哈哈哈,你不会忘记了你的生辰吧,破军,贪狼,七杀三星同耀,哈哈,哈哈……”

    听着妫涔的放声大笑,东方弦月的眼底里有着腥红色的血线泛起,他的手中含光一动,当下随着妫涔的惨叫声响了起来,妫涔的一条手臂便已经彻底与他的身体分离了。

    “啊!”惨叫声被这暴雨淹没了,而那自其断臂处喷薄而出的鲜血却是令得妫涔的身下染红了大片,妫涔用仅剩的那只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断臂处,他扯着嘴角,奋力扬起头,森然的目光落在了东方弦月的身上:“东方弦月怎么了,是不是害怕了,那个小丫头不会是一直不知道你的命数啊,哈哈哈哈,你的命数早就已经注定了,听我一句劝还是主动点回东方本家去吧,你出生便注定了只是为了给东方端阳换身体而准备的。”

    “解药,把解药给我!”东方弦月的手伸到了妫涔的面前:“把解药给我,我可以饶你不死。”

    “哈哈哈哈,可是我却不想活了呢,哈哈哈哈,东方弦月我要和你的女人一起死,哈哈哈哈,说不定黄泉路上老子便把你那个女人给上了呢,哈哈哈哈,以你现在的状态你应该还没有与她发生过什么吧,所以那个小丫头到死还是一个处儿吧,哈哈哈哈,所以说嘛东方弦月你根本就是一个废物,一个大废物!”

    “呯!”妫涔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他的脸上便已经重重地挨了一拳,这一拳可是用足了东方弦月的力气,生生地将妫涔打翻在地上。

    “咳,咳,咳……”妫涔咳嗽了几声,然后用单手撑起了自己的身体,他一张嘴吐出一口带着几枚牙齿的血水:“东方弦月你怎么停手啊,打啊,打啊,我就在这里等着你来打……”

    东方弦月居高临下一双幽冷的眸子冷冷地注视着妫涔,而妫涔也能看到周围的阴气此时正在以一种倾注之势向着东方弦月的身体里涌来,于是他的眼底里有着一抹幽光一闪而逝其速度极快,快得让人只觉得那根本就是错觉一般。

    “东方弦月怎么了,来啊,来啊……”于是挑衅在继续着,妫涔可以清清楚楚地感觉到此时此刻东方弦月的体内阴气越来越盛,已经渐渐地压过了他体内的阳气。

    要知道现在的东方弦月其实并不能算是一个死人,从某个方面来说他其实还活着,所以他的体内所存在的一直都是阳气,而也正是因为体内的阳气才令得他用出了撒豆成兵,可是,可是现在因为暴怒,而导致他体内的元阳之气紊乱,而恰恰好此处却又偏偏地是阴气聚集之地,所以才会导致阴气入体……

    如果东方弦月是一个女人的话,那么倒是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可是偏偏的他还是一个男人,而男人本来体内应该便只有阳气的,可是,可是现在他那具没有肉身的身体里却是同时拥有了阴阳三气,而且现在那庞大的阴气却依就是不依不饶地向着他的体内涌去。

    所以,妫涔相信自己这一次用命来赌还真是赌对了呢,不只是将东方弦月的爱人给拖入了死地,而东方弦月只怕也存在不了多久了。

    黑色的阴气现在已经渐成了实质一般,形成了一道道黑色的阴风围在东方弦月的身体周围不断地打着旋儿,而东方弦月身上那白色的衣袍,也在这阴风中猎猎地鼓动着。

    他的头低垂在胸前,长发垂落,挡住了他那霁月风光的华彩脸孔。

    妫涔的脸上那嚣张的得意却是已经布满了,而他那张狂的笑声却是越发的大声了。

    一时之间这片天地之间似乎除了这风声这雨声便只有妫涔的笑声了。

    只是笑着笑着,妫涔便突然间再也笑不下去了,他惊恐地看着东方弦月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他这是看错了吗,这是因为他失血过多,所以才造成的眼花吗?

    阴风已经消失了,或者说那些阴风现在已经全都进入到了东方弦月的身体里了,而也就是因为现在的东方弦月给妫涔的感觉却是越的危险了起来。

    缓缓地一步踏出,在东方弦月脚步落地的那一刻,妫涔清楚地看到那地面上的积水却在这一刻自动向着旁边移开,竟然露出一片干爽的地面供东方弦月的踩踏。

    妫涔的眼瞳狠狠地缩了缩,不对啊,不对啊,这与他所想像的完全不一样呢,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

    “妫涔!”阴冷的声音似乎并不是从东方弦月的嘴里发出来的,而是从九幽地狱里挤出来的一般,而随着他声音的落下,东方弦月的手掌却是已经覆在了妫涔的天灵盖上。

    于是那种阴冷的感觉便迅速地席卷了妫涔的全身,这是一种他从来也不曾体验过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肝胆俱裂。

    东方弦月的大手狠狠地一抓一提,然后一道透明的妫涔身形便生生地被他从那具丑得不能再丑的肉身里提了出来。

    “啊,啊,啊……”妫涔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这样的被东方弦月生生地提出了灵魂:“东方弦月,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这么对我啊,我,我给你解药,你,你,你放过我……”

    妫涔一边叫着,一边抬头正好对上了东方弦月的眸子,当下他便生生地打了一个寒战,那是怎样的一双眸子啊,居然只能看到黑眼球却不见白眼仁,而且在那双眸子居然没有半点的人类的感情,反而倒是让他看到了一抹跳动的黑色火焰。

    等等,而在东方弦月的眉心处,他看到了什么,居然看到了一个黑色的月亮正在若隐若现中,这是,这是……

    妫涔的眼睛陡然便睁大了,这,这怎么可能呢,那个标记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东方弦月的身上呢?

    不过那轮黑色的月亮很快便消失了,于是妫涔便在心里安慰自己,果然是自己看错了。

    而这个时候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妫涔一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居然被一种古怪的黑色火焰所包裹,那种疼痛可不是肉身上的疼痛所能与之相比的,这根本就是一种足以让灵魂都为之颤抖的疼痛。

    而刚才他肉身上的手臂被切掉也就切掉了,可是现在烧掉的却是他灵魂的双手,而且,而且他从东方弦月的眼睛里却是看到了面前这个男人的绝决,那是一种不毁灭自己不罢休的绝决。

    “东方弦月,我错了,我错了,你,你不要这么对我,我,我可以死,可是求求你,不要毁了我的灵魂……对了,对了,你的师妹,你的爱人,她,她现在还有救,只要现在给她服下解药,那么便可以救她的,你,你应该也不会想让她去死吧……”

    一听到妫涔提及缪如茵,于是东方弦月那死寂的眸子里才终于有了一点点的波动。

    “呵呵,师兄不用为我担心!”只是这个时候少女那清冷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听到了这个早就已经深深地刻进灵魂的声音,东方弦月的身体不由得就是一震,然后他有些不可置信地转身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本来奄奄一息躺在雨地里的缪如茵居然好好地站那里,正向着自己微笑呢,她没事儿,太好了,她没事儿。

    而缪如茵这个时候也看清楚了自家师兄的样子,特别是那双死气缭绕的眼睛,缪如茵只觉得自己的心似乎是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揉捏了起来,于是她不由得惊呼出声:“师兄……”

    现在的她再也顾不得什么了,直接便张开双手向东方弦月扑了过去,她很害怕,因为她突然间有种感觉,如果任由着师兄这样下去,那么,那么他便会永远地离开自己,不,不可以,她不要师兄离开自己。

    东方弦月也没有想到缪如茵会突然间扑过来,并且紧紧地抱住自己,差一点妫涔身上的黑炎便烧到了缪如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