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8,邪术与抉择
    特么的身为一个堂堂的大男人,而且年纪还比如茵妹子大,并且还是和如茵一起来的缅甸,在缪如茵遇到被刺杀的情况时,你屁的忙都帮不上不说,而且在缪如茵把所有的麻烦全都解决掉了,你居然还觉得人家太残忍了,麻蛋的,这特么的也叫做男人!

    虽然德钦吉塔没有当过兵,可是他却很清楚如果自己是杨帆的话,断断干不出来这种没有品的事儿来。

    至于温山这货……那不用说了,更干不出来呢。

    所以现在听到温山问起了这话,他只是翻了翻白眼表示一下自己对于杨帆的不喜,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够朋友!

    缪如茵从后视镜里看了温山一眼,然后又踩了一脚油门:“这样其实也不错啊,毕竟我又不是人民币,总不能指望是人都喜欢我吧!”

    “他,他现在后悔了,想要和你修复一下关系,所以明天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想了想,温山更深是开口问道,其实他的心里还是能想得到如茵妹纸会如何回答的,可是还是想着要帮着杨帆问一问。

    缪如茵轻笑了一声:“三哥我明天会很忙的,后天我们便要去平洲公盘了,两位爷爷的药丸我还得尽快做出来呢,虽然不能说是一次性全都做出来,至少也得够两位爷爷吃一段时间的吧。”

    说到这里,缪如茵的声音微微停顿了一下:“其实两三哥和四哥两位只怕一参加完平洲公盘便得回去了吧。”

    少女的语调平静语气却是笃定的。

    两个人同时沉默了片刻,德钦吉塔率先笑了起来:“不愧是爷的妹纸啊,果然一猜一个准儿。”

    而温山也明白了明天缪如茵是绝对不会去杨家赴宴的。

    且不说第二天缪如茵是如何的忙碌,也不说杨帆在没有看到缪如茵的时候是如何的失落,不过当第三天来临的时候,缪如茵,温山,德钦吉塔再加上温山一行四个人居然直接开着温山和德钦吉塔开来的箱式货车出发向着广州的方向而去。

    虽然从外面看这箱式货车没有什么特别的,可是实际上那箱式里的里面床,沙发,茶几什么的都是折叠起来的,不用放货的时候便直接将这些东西打开,顺便再打开空调,电灯,电视,相当的舒服,至少要比坐火车舒服得太多了。

    平洲距离广州市几十公里,与佛山讪区近在咫尺的小镇,十几年来,先是成为全国翡翠手环的集散地而名声鹊起,后因近年间连续不断地翡翠公盘而闻名遐迩,成为打造无数翡翠神旂圣妇地,只是想要进入平洲公盘却必须要成为平洲玉器协会的会员才可以参加,所以会员资格便被炒热,一路升温,特别是现在想要成为其会员,不但要有三名会员保荐,而且还得有协会副会长以上的领导签字才行。

    至于温山,德钦吉塔,缪如茵三个人自然都不是平洲玉器协会的会员了,不过杨帆却是,而一个会员在入场时带几个同伴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

    虽然如此,可是杨帆自己的心里却很清楚,就算是自己不来,以温山和德钦吉塔的能量,只消一个电话便可以顺利地搞定这一切,至于缪如茵这个少女想要进去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虽然开的是箱式货车,可是这车很明显是经过改装的,所以在高速公路上,缪如茵倒是直接将油门一踩到底了。

    一路开到广州需要三天的时间,不过路上因为是四个人轮流着开车,所以倒也不觉得累。

    也就是说他们会在十九号凌晨抵达广州,然后好好地休息一天,二十号一大早便赶去平洲公盘。

    只是在车子停在广州明珠大酒店,四个人走下车的时候,缪如茵看着德钦吉塔的笑脸时却是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

    “怎么了?”德钦吉塔感觉到了缪如茵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对,于是他便忙开口问道。

    “等进了房间再说!”缪如茵的脸色很是有着几分严肃。

    温山看了一眼德钦吉塔,然后又看一眼缪如茵,也觉得这当只只怕事儿还不小呢,当下便拉着杨帆飞快地办理了入住手续四个人便乘着电梯来到了顶层的豪华四人套房,这个房间里有着四个卧室,都是带着独立卫生间的,所以虽然是四人同住,可是却也相当方便了。

    一进入房间,德钦吉塔便急急地问:“如茵我到底是怎么了了?”

    “你在来华夏之前有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情?”缪如茵想了想还是开门见山的问道。

    “特别的事情?”德钦吉塔皱起了眉毛,话说这个要怎么界定呢?

    “比如说你有没有流过血?”缪如茵将问题问得更细致了。

    “流血……”德钦吉塔的脸色立刻就变了:“没错,我在来之流了鼻血。”

    “那是德钦秀夫那个家伙也不知道发的什么疯,我才刚刚到家准备去看爷爷去,他便突然间冲了出来,一拳头砸在我的鼻子上,然后就出血了。”说着德钦吉塔便目光转睛地看向缪如茵,既然如茵会这么问自己,那么便说明这当中只怕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猫腻。

    “然后呢?”缪如茵的脸上不动声色地继续问道,虽然一直都知道自己这位四哥和他老爸的关系很糟糕,可是她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老子居然可以算计自己的儿子到这一步,还真特么的是一个好老子呢。

    “然后他便一脸歉意地和我说对不起,不好意思,他不知道是我,还以为是一个他最讨厌的爷爷的警卫员呢,然后还掏出了一块面巾纸帮我擦血……”说到这里德钦吉塔的眼神彻底地冷了下来:“他从来都没有如此关心过我,他这是想要我的血……”

    他本来就是极为聪明的人,其实早在之前他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可是,可是不管怎么样在德钦吉塔的心底里对于自己的父亲他始终还存着一份善念,可是却没有想到……那个男人这是非得要将他们之间的父子情份彻底斩断才开心呢。

    “如果除了这一次你再没有其他的失血了,那么我很容幸地通知你一声,四哥你中邪了,而且还是失传了的血邪术,而这个血邪术却是必须要拿到你新鲜的血液才可以施为,做法时间需要十四天。”

    听到了这里,德钦吉塔的脸色更加铁青了,他的鼻子被德钦秀夫一拳头打出血的那一天再到现在不多不少正好是十四天,所以他的父亲果然是想要他去死吗?

    “如茵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啊?”温山急了,忙开口问道,自从缪如茵和杨帆离开之后,他与德钦吉塔两个人的关系便迅速升温了,所以现在他们两个人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极好的朋友了,而且两个人一军一政,配合起来极为的方便,两家的老爷子吴奈温和德钦丹旺也极为看好他们两个人。

    所以现在不管是出于为家族利益考虑还是自己为朋友的那颗心,温山都不想看到德钦吉塔出事儿,所以这个时候他表现得可要比德钦吉塔还要更着急。

    缪如茵的目光一直停在德钦吉塔的身上:“我是有办法可以帮你解决这件事儿,不过在那名邪术师施法的时候,还需要动用和你血脉最近的三个亲人的鲜血用以画出阵法,然后才可以做法的,所以我想要问问四哥你到底想要解决到如何的程度?”

    温山眨巴着眼睛:“程度?”

    缪如茵随手为了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然后端起红酒杯走到了窗边,透过落地窗向着外面看去,轻啜了一小口红酒这才幽幽地道:“如果想要彻底解决,那么我便会施法从根本上解决四哥身上的邪术,可是却会引起反噬,也就是说到时候四哥的那三个为阵法提供鲜血的亲人还有施法的邪术师都会被波及,到时候就得看他们自身的修为了,轻则重伤修为全废,重则丧命。”

    德钦吉塔的手一颤。

    而缪如茵却是继续道:“第二种解决方法便是我单方面地将四哥身上的邪术除掉,只是事后四哥却得大病三个月,而且病好以后只怕四哥的身体素质也会有所下降,以后就算是没有大病小病也会不断。”

    “两种方法,四哥你可以想想,有了选择告诉我便行了。”

    温山看着德钦吉塔,片刻后却是一巴掌便重重地拍在了茶几上:“妈的,一定是你那个死小姨干的好事儿,她是想要扶她的儿子上位吧,你那个爹也特么的是一个混蛋,这样的爹有还不如没有呢,如果是我,我拿着枪直接把他们全都突突了。”

    杨帆坐在一边从头到尾他只是一个听众,他这还是第一次知道看着风光无限的德钦吉塔居然有着那么一个操淡的爹,而且居然还是亲爹,还有刚才那两种方法从缪如茵口中说出来的时候,本来应该是极为血腥的,可是却被她说得那么的平淡。

    “我,我先给爷爷打个电话,看看德钦秀夫那个不孝子有没有也取我爷爷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