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2,心甘情愿的鬼上身
    很可怜,直到这一刻这些年轻漂亮的姑娘们都不知道即将要发生多到残忍的事情,甚至她们当中更多的人还笑了起来,她们是真的以为,真的以为这位看起来很好的老头子是在和她们开玩笑呢。

    只是她们的笑声还没有落下呢,塞耶道达的身形便动了,没有人可以想像得到,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居然会有如此迅速的动作,他一伸手便直接扣住了距离他最近的两个女孩子的脑袋,然后在她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便直接重重地将两个女孩子的脑袋撞到了一起……于是一时之间红白之物飞溅了出来,两个女孩子甚至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来,便已经变成了两具尸体。

    而塞耶道达的眼神却是变得兴奋了起来,他飞快地扑上来将两个人的脑浆舔食干净,同时还顺便将她们身体里依就滚热的鲜血喝干。

    其他的女孩子们,都已经被这一幕生生地吓呆了,她们一个个呆怔地站在原地,看着塞耶道达施为……

    直到塞耶道达撕下了那两个女孩子的脸皮后抬起头来向着她们大家露齿一笑的时候,这些女孩子们才终于发出了惊恐的惊叫声。

    一时之间整个儿地下室里便乱做了一团,可是在这么一个密闭的空间里,这些女孩子们就如同圈里的羔羊一般,根本逃无可逃,而塞耶道达便如同是跳进羊圈里的恶狼一般不断地伸出了他的爪子亮出了他的獠牙。

    而随着他吞下了越来越多的脑浆与处女鲜血他身上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强了起来,他脸上也渐渐地露出了笑容。

    这么多年来,他苦守深山不出,可是体内的伤热却恢复得极慢,可是他这才下山刚多久啊,在这么多的处女鲜血的滋养下他体内的伤势却是恢复得极快,如果,如果他可以顺利地吸收一千名处女的鲜血,那么他不只会伤势痊愈,而且他的实力还会得到大大的提升。

    果然这处女血还真是好东西呢。

    眼里的贪婪之色渐起,塞耶道达的动作便更快了起来。

    只是突然间他的背心处却是一寒,然后扭头望了过去……虽然视线所及之处还是地下室的墙壁,可是,可是刚才的那种感觉,他很确定那是有人正偷窥于他。

    于是塞耶道达的动作不由得慢了起来,他的脑子在不断地运转着,那个人,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

    而在广州的大酒店房间里,缪如茵正缓缓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她那俏丽的小脸上却是一片怒意。

    “怎么了?”东方弦月忙开口问道。

    “师兄,我们出去说!”少女紧紧地握了握自己的拳头,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德钦秀夫与库喜娜素季吉利这对夫妻,只是为了他们两个人的儿子可以顺利上位,居然就能干出来这么残忍的事情来……

    这对夫妻……还真是……太特么的丧心病狂了。

    这样的人称他们一生人渣都是抬举他们了,他们根本就不配被称为人呢。

    东方弦月看着面,面前少女那气怒的小脸,当下却是点了点头,然后身形一动便进入到了白玉棺材中。

    缪如茵推门一走出来,便看到温山,德钦吉塔还有杨帆三个人依就是坐在沙发上,甚至他们三个人所坐的位置还与自己进入房间的时候一样,也就是说这三位从自己去休息之后便没有动过地儿了。

    三个人一看到缪如茵出来了,齐齐地去看手表,现在的时间是十一点半,还有半个小时就到正午了。

    只是……

    温山看着缪如茵那绝对称不上是美好的脸色,开口问道:“如茵你这是怎么了?”

    这表情绝对不只是不开心了。

    缪如茵看向德钦吉塔:“四哥你知道德钦秀夫和库喜娜素季吉利两个人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吗,我真是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居然如此的不是东西!”

    德钦吉塔的心头一跳,就算是白痴也能看得出来现在的缪如茵可是真的生气了,而德钦秀夫与库喜娜素季吉利做什么事儿能让缪如茵气成这样呢……呃,还有这些事情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杨帆虽然没有说话,可是却也一脸好奇地看着缪如茵。

    少女自然不是只开个头便结束了,当下她长话短说只是用几句话便将那边的事情交待清楚了。

    “什么?!”温山,德钦吉塔还有杨帆三个人同时大吃一惊,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那两位居然也真的能干得出来。

    “四哥,我们现在便开启阵法,那些女孩子们……”缪如茵握了握拳:“能救出几个是几个。”

    虽然缪如茵一向自诩自己并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可是她却也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干不出来如德钦秀夫与库喜娜素季吉利这样的事情来。

    而那些年轻的女孩子们,虽然明明与她都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是,可是既然赶上了那么便能施以援手便施以援手吧,她发现在这个时候她居然无法做到视而不见。

    杨帆吃惊地看着此时此刻面前的少女,他,他一直以为她是冷酷无情的,可是,可是这一刻她的冷酷无情却在他的心底里被彻底地颠覆了,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啊……时尔对那些无辜的人冷血到了极点,宁可诛灭一家人,也不会为她自己留下一星半点的祸患,而现在她居然又会出手去相助那些与她无关紧要,甚至毫不相识的人……

    这个少女还真的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呢。

    “如茵,我要上德钦吉塔的身,这样我才能帮你!”东方弦月的声音响了起来。

    还不待缪如茵做何反应呢,安费扬古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主人那个温山便给我吧,我也要出一分力呢!”

    “喵呜,喵呜……”这是大黑的声音,虽然猫语可是这货的意思缪如茵也是听明白了的,他的意思是要附在杨帆的身上来帮助自己。

    正午时分阳气最盛,阴气最弱,虽然借着窗帘的遮挡他们可以在房间里现身,可是却也没有法子可以帮到自己,或者帮到自己也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的,但是如果他们附在活人的身上,特别是气血旺盛的壮年男人身上,那么便也可以调动阳气来助自己一臂之力。

    当下缪如茵便微微一笑:“那个,三哥,四哥还有杨帆,我有件事情需要请你们帮忙,当然了你们可以选择是帮还是不帮,我都不会介意的。”

    都不用她再往下说,温山便已经一拍大腿大声地道:“必须不介意啊,你说吧,不管什么事儿,哥哥帮妹妹必须能两肋插刀啊!”

    德钦吉塔也是点了点头,现在缪如茵所做的这些事儿可全都是为了帮助自己呢,所以他肯定不会说不行的。

    杨帆的脸上倒是难得扬起了笑意,对于他来说这一次应该可以算得上是他与缪如茵重新拉近关系的契机呢,所以他不会错过的。

    目光在三个人的脸上扫过,缪如茵便胆白了三个人的所想,当下她便清了清嗓子:“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我需要你们的身体控制权,当然了你们可以放心,你们还是你们,只是我需要暂时控制你们的身体来帮助我凝聚阳气。”

    “哦,没有问题!”温山立马一拍胸脯,同时还没有忘记顺便调侃了一句:“当然如果你想要欣赏一下哥哥们这健美的体魄其实我也是不介意的,你三哥我的身材可是很棒的!”

    缪如茵的嘴角抽了抽:“三哥请放心我对你们的身体不感兴趣。”

    “呃,怎么可以这样呢,你知道不知道你这么说会让你三哥很失落的啊!”有温山在这里插浑打岔了这么一下下,当下房间里本来很是有些凝重的气氛却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

    而德钦吉塔也杨帆两个人自然也是立刻表示了同意。

    于是缪如茵拉上了所有的厚窗帘,房间里一下子变得阴暗了起来。

    少女出指如风,剑指点在了温山的眉心处,于是温山只觉得一阵凉意自自己的眉心处灌入到了自己的体内,然后他的身体便不再听他的使唤了。

    而德钦吉塔与杨帆两个人的情况也是一样的。

    当然了,等到他们重新恢复对他们自己身体的掌控权时,那么他们也不会有这段记忆的。

    “如茵!”不得不说被东方弦月附身的温山一下子变得温文如玉,这种视觉上的冲击感也令得缪如茵有些微的不适,而再看看德钦吉塔的气质也变了,现在的他站在那里就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一般,剑锋所指注定所向披糜。

    而此时此刻的杨帆却是正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的身体,呃,话说大黑你又不是没有上过人的身,至于这么激动吗?

    不过缪如茵却是已经走进了之前她绘制的那个古怪图形的正中间位置,盘膝而坐,而不用交待,东方弦月,安费扬古还有大黑则是呈三角形盘坐到缪如茵的周围,形成了三才阵将少女牢牢地护持在中间!一阵风过,四个人的衣服同时发出猎猎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