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0,张海面相
    姚广泽的脸色变了变:“你们不过就是为了钱嘛,那么便不要动人。”

    黑寡妇抬起手那手指头几乎都已经要点到姚广泽的鼻尖上了:“妈的,你特么的以为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啊,居然也敢跟老子横……”

    说着猛地一抬手便直接将一巴掌甩到了姚广泽的脸上,这一下子打得可是不轻呢,姚广泽的脸一侧,两缕鲜血自鼻子里流了出来,他一张嘴,一口带血的吐沫便吐到了地面上。

    而黑寡妇看着姚广泽居然还是不肯退让,于是他的眼底晨便有着凶狠之色渐渐地成形,然后他一咬牙,阴冷的声音便自他的牙信缝里传了出来:“妈的,行啊,居然还装硬气,还装护花使者是吧,姚广泽你还真把你当成是个人物了,哥几个来把他给拉到一边去,这个小妞爷爷我今天还就是要办了,还就要不他的面办了,看他又能把我怎么样!”

    于是那戴着钢铁侠和美国队长面具的两个人便走了上来然后二话不说直接便强行将姚广泽拉走了。

    “嘿嘿,小妞,来吧,让哥哥好好地疼疼你!”黑寡妇一边说着一边便走近了缪如茵,然后这个家伙居然直接伸手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

    缪如茵的唇边冷笑绽放,杨帆看到了便直接用一种同情的目光向着黑寡妇看去,这个家伙真的好让人同情呢,不过兄弟你的好运也是时候结束了。

    于是便看到缪如茵只是飞起一脚本便直接踹在了黑寡妇的腹部,只是一脚便直接将人踹得倒飞了出去。

    “嗯!”房间里的异变立马便引起了绿巨人,美国队长还有钢铁侠的注意,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少女居然还是一个练家子,当下三个人呼喝了一声,同时拿出各自的匕首便向着缪如茵扑了过去。

    这几个人的动作看在缪如茵的眼里,也是让她没有什么兴致地直接叹了一口气,这几个货色很明显根本就是从来都没有接受过任何的专业训练,所以说真的她真的是连打的兴趣都没有好不,可是这些家伙不给点教训看看,那也不是她的风格。

    于是很快的杨帆与姚广泽两个人便看到四个大男人扑过来扑过去的,只是忙活了半天结果却连少女的一片衣角也没有碰到过,倒是四个人的身上都挨了少女不少的拳脚,特别是四个人的脸上那更是少女着重招待的地方。

    一顿暴打,当四个男人全都趴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时候,少女却是摸出了四枚药丸,二话不说直接便全都强行塞进了四个人的嘴巴里,没有人知道她在他们身上点的那一下有什么作用,只是知道点完了那一下之后,他们便直接将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药丸给吞了下去了。

    “咳,咳,咳……”待到缪如茵坐回到沙发里的时候,四个男人齐齐地拼命用手抠着嗓子眼,拼命地咳着想要将刚刚吃下去的药丸给吐出来,可是这边咳得鼻涕和眼泪已经全都飞出来,可是那药丸却是连影子也没见到。

    “你,你到底给我们吃的是什么?”绿巨人抬头看向缪如茵。

    “没什么啊,刚才……哦,就是那个黑寡妇不是说要把我办了嘛,所以本姑娘便赏了你们一人一粒药丸,作用嘛也很简单就是会让你们不举。”缪如茵的笑容浅淡,然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哦,不过你们可以放心,那药效也不是终身的,就是十年,十年之后你们便不用再继续不举了。”

    尼玛,十年的不举,也真亏得这个少女能说得出来,十年的不满,就算是十年后他们能恢复过来,只怕他们也都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好不。

    “你……”四个男人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前这个看起来一脸无害的少女居然这么狠,不但功夫足够好,居然还特么的随身带着不举的药……话说你一个不过才十几岁的小丫头,随身带着这样的药……这真的好吗,你就不怕你爸妈知道,你学校的老师和同学知道……

    “哦,对了,你们尽可以放心,本姑娘从来不拿假药忽悠人。”缪如茵还没有忘记很友好地提醒了一句,她可是一个有良知的神医。

    几个人差点没把一口老血吐出来,他们还巴不得这妞拿出来的是假药呢,谁说真药就比假药好了?

    “哦,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请四位把你们脸上的这些绿巨人神马的全都给我摘下来啊,我还真的不是很喜欢这种西方人物呢?”

    只是少女的话音落下了,不过那四位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

    “操,让老子来看看你们到底都是谁?”姚广泽这个时候已经缓过劲儿来了,于是他抬起手用衣袖一抹嘴角上的血迹,便走了过来,他现在可是真的恨极怒极了这四个人,他必须要好好地看看这四个都是谁?

    第一个扯下来的就是那个黑寡妇的面具,露出了下面一张猥琐而年轻的脸孔,虽然这张脸已经被缪如茵招呼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了,可是姚广泽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巴克,居然是你这个色胚!”

    于是姚广泽直接又是一拳头砸到了巴克的脸上:“老子其实早就想要糊你一脸了。”

    这一次轮到巴克的脸被打得一偏,他也怒了:“姚广泽你特么的居然敢打我?”

    “操,怎么着就能你打老子,老子还不能打你了?”姚广泽一边骂着一边又抽了巴克两巴掌,然后在站起来的时候顺便又踹了他两脚。

    接着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面具,好吧,这两只姚广泽发现自己还真的是不认识了,不过他还是狠狠地各揍了两拳便准备再去看看那个绿巨人的真容。

    “不用了,我自己来便行了!”绿巨人说着便主动拿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一张年轻的汉人脸孔,只是在他的额头上赫赫然有着一道十字刀疤,如查不是这个刀疤不得不说这位的长相倒还真的可以称得上英俊二字呢。

    “是你!”姚广泽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吃惊:“张海,你,你,你怎么会……”

    “呵呵,我怎么会做这个买卖,自然是为了钱啊!”张海说着便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轻轻地触碰了一下自己的脸孔“嘶!”了一声,这才看向缪如茵:“这位小姐真是好身手呢,今天是我们哥们几个人眼拙了,多有得罪了。”

    缪如茵却是冷笑了一声:“只是我现在很想要知道一下,你们为什么要来找我们的麻烦?”

    张海勉强地笑了一下:“当然是为了钱了,除了钱还能是为了什么。”

    缪如茵点了点头,然后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行了,那你们可以滚了!”

    张海,巴克,艾买提,皮达四个人都有些古怪地看向缪如茵,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少女居然会这么轻易地便要放走他们,要不要这么便宜啊。

    姚广泽的嘴巴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他看了一眼缪如茵那淡漠的神色,再看看一边的杨帆甚至连个眼神都没有给自己,于是他的嘴角一抽,也明白这是因为自己的事儿做得不怎么地道,可是,可是……

    当下姚广泽便一咬牙,直接扑过来跪了缪如茵的面前,鼻涕眼泪齐飞:“两位,两位,我求求你们了,我的老婆和孩子现在还在他们的手上呢,求求两位帮我救救我的老婆孩子吧,我知道这事儿是我做的不地道,我也不敢求两位原谅,只要,只要两位能帮我把人救出来,那么你们怎么罚我都行。”

    张海挑了挑眉:“姚广泽你的老婆和孩子可没有在我们的手里,他们在热克普的手里。”

    “什么!?”姚广泽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看得出来只怕这位热克普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看着缪如茵投过来的疑问眼神,张海想了想还是开口道:“我们是天山帮的,帮主是邱北海,我们的老大热克普是邱北海手下的一个小头目。”

    所以这个张海的身后便是小弟的小弟了。

    于是缪如茵听明白了,少女不由得勾起了唇角,她观这个张海的面相,色白晰,面相上停狭,中停鼻颧丰隆,下停也狭,按相法讲,叫木形人,木形带微金,虽然眼微小小但有神,双眉清而根根见低;听其口音带着些东北味儿,相法有云:北人南相,南人北相者贵。北人南相者,是厚重而又机灵!木得微金,方成栋梁;从学运限角度讲:上停管早年,中停管中年,下停管晚年,而此时的的张海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此人二十五岁后必定发达,也就是二年之后。

    而且他的煞气天成,所以必走黑道而且在黑道中的手腕狠辣,作风铁血,重承守诺,看重义气,势必会成为黑道中响当当的大人物,而对于这样的人,缪如茵倒是也乐于结交。

    “张海,我想要和你谈笔生意!”少女笑眯眯地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