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5,计划,李明宇
    而一众的狼牙特别行动队的队员一听到缪如茵这话,再看看他们队长欧阳傲阳那张瞬间便黑下来的脸孔,当下一个个的眼神立时变得兴奋了起来,话说此时此刻他们可是没法不兴奋啊,哈哈哈哈哈哈,这事儿指定和队长大人有关系,而且只怕也不是很美好,所以必须要听啊。

    欧阳傲阳脸孔黑黑地看着缪如茵,这个丫头还真是……心好黑的赶脚呢。

    所以自己之前真的是不应该招惹这个丫头,所以这个丫头一直都在记仇,所以现在这不是报复来了。

    就连白小铁这个重伤的伤员也是一脸好奇地开口问道:“缪小姐说啊?”

    缪如茵笑眯眯的,欧阳傲阳看着少女笑得跟只小狐狸似的,终于是无奈地开口了:“那个,那个,先声明啊,这位可是我们大家的长辈。”

    嗯,嗯,就是的,这丫头可不只是他的长辈,既然想要把他拉下水,那么便大家一起下水好了。

    “嘎?”一众汉子的眼睛再次瞪圆了,是他们大家的长辈,这是神马情况。

    “呃,以后大家便集体叫她小姑奶奶吧,呃,她和我爷爷是一辈的。”

    欧阳傲阳硬着头皮把这话说了出来,话说他现在已经完全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脸上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了,所以缪如茵你这个长辈和小辈开这样的玩笑真的好吗,咳,咳,而且一个长辈长着一副黑心肝儿,你好意思吗?

    不过当他再抬着眼皮看向缪如茵的时候,也是看明白了,话说这妞不但是好意思,而且还是很好意思呢,好吧,是他低估了这妞的黑心程度。

    “呃,那个队长,缪小姐是你的长辈,可是,可是我们与缪小姐应该是同辈的吧!”白小铁眨巴着眼睛开口道,而旁边其他的那些队员们一个个自然也是连连点头,并且还纷纷开口:

    “是啊,队长,要不咱们各论各的吧。”

    “怎么可能那么做呢,咱们可是一家人呢,既然咱们大家和缪小姐是同辈的人,嗯,嗯,嗯……”

    ……

    欧阳傲阳握了握拳头,然后迅速地扬起了一个笑脸,不得不说现在欧阳傲阳脸上的笑容居然是那么的温和可亲:“呵呵,是吗,看来大家一个个都很喜欢做我的长辈呢,行啊,本队长没有意见,所以咱们还是要在训练场上见,呃,似乎我给你们定的训练量还是有些太少了,所以才让你们有这样的精神呢……”

    “呃……”

    “那个队长,咱们只是开个玩笑!”

    “是啊,是啊,就是啊,队长您大人有大量就别和我一般见识了!”

    “队长高抬贵手啊1”

    “队长,我们已经每天忙几乎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你要不要这么不人道啊……”

    ……

    缪如茵一脸兴趣地看着面前的这一切,而对上了她的笑眼,欧阳傲阳直接翻了一个白眼,缪如茵瞬间秒懂了欧阳傲阳的意思,你挑起来的事儿,然后现在坐在一边看戏,你还真好意思。

    少女挑眉:本姑奶奶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欧阳傲阳你小子要懂得尊重长辈,小心本姑奶奶打你屁屁。

    欧阳傲阳的脸孔又是一黑。

    缪如茵却对于他的黑脸视而不见:呵呵,放心本姑奶奶会很温柔地当着你这些好兄弟的面动手的。

    两度眼神交锋下来,欧阳傲阳立马败下阵来,而这也令得他明白了,这个妞自己可是真的不能再招惹了,他敢肯定这妞绝对不是在吓唬自己,她真的不介意当众打自己的屁股……

    一想到自己二十多岁的铁血汉子,被一个弱质纤纤的小小少女按在草地上一顿暴打屁股的样子,只怕自己会被旁边那些无良的家伙们给直接笑掉大牙的,所以……识时务为俊杰。

    于是这位队长便立马发挥了自己一个非常优良的品格,那就是……迁怒。

    “咳,咳,从今天开始你们的训练量翻倍,我已经为白小铁找了一个护工,所以再过半个小时你们所有的人全都给本队长滚出医院归队!”

    “啊!”众人齐齐地叫了起来,队长您果然是铁石心肠啊,而且,而且这种优良的品质真心是可以改的。

    缪如茵抿嘴笑了笑,不过这个时候白小铁却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当下他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对欧阳傲阳道:“队长,这个月的津贴又开了吧,那个把我的津贴有寄给马大嫂吧。”

    一句话令得房间里一时之间便落入到了一种异样的沉默当中,不过这种沉默却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因为很快的其他人便也开口了:“队长,还有我的!”

    “还有我的!”

    ……

    缪如茵抬眸看向欧阳傲阳。

    欧阳傲阳叹了一口气,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取出一支,点燃,狠狠地连吸了几口,接着便吐出了一口浓浓的烟雾,接着他点了点头:“放心吧,马大嫂那边我会照顾好的。”

    看了一眼缪如茵,想了想,欧阳傲阳还是开口了:“那是三年前,我们狼牙特别行动队派出一支十人的小队,由我和马大哥两个人带队,化妆潜入金三角地区执行一个斩首任务,可是却遇到了一支火力很强大的雇佣军,而且人数足足有五十余人,并且将我们十个人围拢在了包围圈了,为了让我们其他人突围,马大哥便……”

    接下来的话欧阳傲阳却是再也说不下去了,而其他的那些队员们也是低头用手抹去眼角的泪花。

    欧阳傲阳抬手胡乱地在脸上抹了几把,可是那泪却是有些止不住了,他将头抬了起来,一双大手带着微微的颤抖,再次取出了一支:“那一次的任务我们失败了,去的时候我们是十个人,可是回来的时候却只有九个人,我们,我们甚至连马大哥的尸体都没有办法带回来……马大哥的家里上有七十岁的老母,马大嫂的身体也一直不好,长年都要服药,他的大儿子今年刚上高中,小女儿才刚刚上初中,马大哥牺牲的抚恤金根本不够家里用的,所以我们所有人便约定每个月只要有谁方便的话,便将自己的津贴拿出来给马嫂子一家汇过去。”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却是顿了顿:“我本来是想要将马嫂子接到京城来,他们一家人的吃住还有治病的钱,我都可以负担,可是,可是马嫂子却不同意,她说每年牺牲的战友那么多,如果我这么帮了她,那么其他人会怎么想。”

    张涛也是叹了一口气:“唉,其实咱们这些当兵的,有几个家里条件好的,我们每个人都是家里的支柱。”

    缪如茵的眼帘微垂,心里的想法却是已经慢慢成形了。

    ……

    京城的事儿处理完了,缪如茵准备离开了,不过在临行前她却有事儿问杨帆:“杨帆,你可认识什么职业经理人。”

    现在才是九十年代末,就算是在京城里也没有那种大型超市,所以这不但是一个商机,而且还可以安置很多人。

    杨帆一怔,不过却还是很快问道:“如茵也知道职业经理人?”

    这个年代职业经理人在国外才刚刚兴起,而国内只怕只有极少的人才知道职业经理人,而杨帆却是没有想到他居然会从这个少女的嘴里听到这个名词,不过一看到少女的笑脸,杨帆也没有再往下问,而是很认真地想了想,便道:“还别说如果你需要我还真的有一个可以推荐给你,这个人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只是你也知道咱们国内对职业经理人并不重视,所以现在倒是有些不得志,本来我想要让他进我们杨家的公子,可是那个家伙居然直接说他不进家族企来。”

    缪如茵的眼睛微微一亮:“这个人现在在哪里?”

    杨帆一看缪如茵的反应便也明白这妞是对自己的那个同学还真的有兴趣呢,当下他一拍脑袋:“哎呀,那个家伙现在就在京城呢,你明天的飞机是吧,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约他出来。”

    一切进行得倒是很顺利,那个人一约便同意了,于是当天晚上杨帆,缪如茵,还有那个叫做李明宇的年轻人在一家湘菜馆里见了面。

    李明宇的年纪要比杨帆大两三岁的样子,为人虽然精明可是却很踏实,而且言之有物,并没有因为看到缪如茵年纪太轻而产生轻视之意,并且李明宇也很快便发现了,这个少女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却极有见地,而且最关键的是她居然还很有远见。

    而整个儿过程杨帆倒是并没有插嘴,他只是在一边静静地听着,他明白缪如茵这是想要用李明宇,而现在这应该就是面视了。

    不得不说一番了解下来,缪如茵对于李明宇这个人还是很满意的,当下她往椅背上一靠,一脸微笑地问道:“李先生可愿意和我一起在这京城里干一番事业吗?”

    李明宇也笑了,虽然他对于缪如茵也很看好,可是在京城里:“缪小姐请恕我直言……想要在京城这种地方做一番事业,最开始便需要考虑方方面面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