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4,陈振军,老巫婆三更
    而在缪如茵为孕妇做完了检查后,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列车长在一边担心地问道:“怎么样,是不是情况不太好?”

    缪如茵点了点头:“孩子太大,而她的骨盆太小,并且还没有打开,可是她体内的羊水却是已经流干了,如果再不想办法的话,孩子就危险了。”

    “求求你们,救孩子,救我的孩子……”年轻的妈妈头发已经完全被汗水打湿了,她的神智现在还很清楚,在听到了缪如茵和列车长两个人的交谈后,她便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列车长也是一脸的焦急:“那现在要怎么办,现在火车到达下一站还要八个小时呢!”这一站可是大站,而很明显这位年轻的妈妈根本不可能有力气撑到八个小时以后。

    “准备热水还有酒,列车长你来帮我,我们一起做剖腹产。”缪如茵当机立断,这是现在唯一可以救这对母子的办法。

    “剖……”列车长的脸色一白,这个少女的胆子也太大了吗,可是在看到少女那张沉静的小脸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底里居然安静了下来,于是她立刻便点了点头,交待身边的女乘务员快去准备。

    缪如茵打开书包,从里面取出了自己的医疗包,那里面有她的全部行头。

    用烈水和热水,肥皂反复地洗干净了手,然后缪如茵便先用银针将女子身上几处大穴封住,以免划开肚子的那一刻会流血,还有也能起到麻醉的作用,毕竟剖腹产手术也是刀伤呢,是伤都会疼。

    闪亮的手术刀在手中轻轻地掂了一下,便直接划了下去。

    列车长紧张地看着缪如茵一举一动,很快的她便发现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女在进行剖腹产的时候那动作却是无比的果决与老练,不管怎么看她也绝对不像是一个新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终于在一刻钟后,一个健康的宝宝便被缪如茵从女人的肚子里取了出来,倒提着孩子的双腿,少女抬手在孩子的小屁股上轻轻地拍了两下,于是响亮的婴儿啼哭声便响了起来。

    列车长小心地接过了孩子,然后按着缪如茵的要求倒是并没有立刻就为孩子进行清洗,而是直接擦干净孩子身上便将他包了起来。

    而那边缪如茵已经开始了缝合,剖腹产缝合起来其实真的很麻烦,因为需要缝合四层,子宫一层,肌肉一层,真皮层一层,表皮层。

    还好少女随身带有自己用猪的小肠肠壁做的线,而用这种线缝合完是不用拆线的。

    列车长抱着孩子看着少女的双手在灵巧地进行着缝合,她第一次知道,居然还有人可以将这种伤口缝合进行的如此具有美感。

    而这个时候一大滴的汗水自她的额头上滑落下来,正好落在她的眼睫上,她抬手一抹,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居然已经是满头的汗水了。

    可是再看那个少女,她的脸上依就是一派的淡定,那珠玉般的肌肤上带着点点的珠光,其上居然连一滴最细小的汗水也没有。

    甚至就连她那一袭白裙上也没有沾染一点的血迹……这个少女到底是在什么样的家庭里长大的啊,这父母又是怎么样将她培养成这般的出色,虽然她没有见过真正的剖腹产手术,可是她却有种感觉,那就是只怕就算是医院中的那些老大夫们,也不可能在列车上能将一场剖腹产手术进行的如此顺利。

    最后缪如茵想了想还是将自己调制的止痛散还有生肌散涂在了女的刀口上,接着又取出一粒药丸塞到了女人的嘴里,于是一切终于都结束了。

    “这,这就好了?”看着缪如茵将扎在女人的身上的那几根银针取下来,列车长不由得开口问道。

    “是啊,好了!”缪如茵点了点头:“放心她不会有事儿的,至于下一站要不要提前通知当地的医院过来接她,我想还要要听听她的意建。”

    年轻的妈妈已经睁开了眼睛,她居然没有感觉到什么疼痛,只是好像睡了一觉,然后再醒来孩子就已经生完了……不过听到了缪如茵的话,她便立刻开口道:“不用,我下一站不下车,我想要让孩子的爸爸可以看到我们的孩子,他,他也是盼了好久了,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他再想看到孩子还不知道得等多久呢。”

    列车长的鼻子一酸,有些感动,军人可不是说想什么时候回家便能回家的,可是,可是她还是有些担心:“只是你才刚刚生产完,你的身体现在很虚弱,为了你自己好,你还是下一站便先去医院吧,不管怎么说你也应该去医院好好地检查一下才行啊!”

    虽然这个少女刚才做起剖腹产来居然是那么的熟练,可是她也太小了一点吧。

    缪如茵自然也明白列车长的意思,于是她只是轻轻地抿着嘴微笑,倒是并没有说什么。

    可是这个年轻的妈妈却是已经决定了:“不,我下一站不下车。”

    “可是你的伤口……”万一感染发炎什么的,可就麻烦大了。

    “列车长请放心吧,她的伤口不会感染也不会发炎的!”缪如茵保证道,那药可是她亲手制的,就是连老头师傅也要赞不绝口的,所以又怎么可能令得她的伤口发炎感染呢,也还真是太不相信她的医术了。

    不过缪如茵看着女人虽然抱着孩子一脸满足的笑,可是那张脸依就是苍白一片,于是想了想,她便又从书包里取出一个小瓶:“这里面有三枚药丸,你每天早上起来空腹用温水服下,这有利于你的身体恢复,而且你也可以放心不会影响你哺乳的。”

    “谢谢你,谢谢你!”年轻的妈妈感激地拉着缪如茵的小手,她很清楚如果今天没有遇到这个少女的话,那么她和她的儿子可是才真的要一尸两命了:“你是我和孩子的恩人,能帮我给孩子起个名字吗?”

    列车长的眼睛也是一亮:“是啊,起个名字吧!”

    缪如茵看着两个人期待的目光,想了想却是道:“就叫振军吧,毕竟你是在看望他爸爸的路上生下他的,希望他长大了也是军中的好男儿,振我军威!”

    年轻的妈妈看着缪如茵却是一脸欢喜地点了点头:“好,就叫振军,陈振军!我叫李林,恩人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缪如茵!”少女脸上的笑容甜美:“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们母子休息了,哦,对了,那个瓶里一共有四丸药,三丸你吃了,还有一丸给孩子的爸爸,对他的伤势恢复有好处。”

    “谢谢你,缪如茵我记住了!”年轻的妈妈李林一脸感激,可是列车长却敏锐地看到了在她的书包里,因为刚才急着拿医疗包的关系,所以将一本练习册扯出来了一半,那上面赫赫然写着,恩倍学校高三文,缪如茵。

    于是这位列车长便细心地记在心里。

    在缪如茵往车厢外走的时候,那位列车长却是飞快地在纸上写下了她的电话,然后塞到了缪如茵的手里:“这是我的电话,你今天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所以有事儿需要我帮忙的时候,一定不要客气打电话给我。”

    看着列车长那真诚的笑脸,缪如茵也是笑了起来:“好!”然后她便接过了那个电话话码,收进了自己的书包里。

    只是她才刚刚走出了车厢的门,便看到程明,纳赛尔,周媛媛,王冲,何洪臣,李畅还有陈悦居然都一脸担心地围了过来,而且看他们每一个人的样子,很明显他们在这里已经等了好久了。

    “同桌你没事儿吧?”纳赛尔一脸担心地上上下下可是将缪如茵好一番打量,生怕她出了什么事儿。

    列车长自然也看出来了这几个应该便是这个少女的同学,于是她便笑着替缪如茵回答:“你的同桌好厉害呢,在火车上剖腹取子,还保得母子平安!”

    程明,纳赛尔,周媛媛,王冲,何洪臣,李畅,陈悦几个人先是一怔,然后齐齐地发出了一声欢呼。

    “太好了,看那个老巫婆还会不会再说什么怪话!”陈悦握着拳头道。

    呃,老巫婆……缪如茵不由得莞尔,看来这段时间里那位陈倩副校长可是没少说自己的坏话呢,否则的话她也不会为她自己赢得这么一个美好的绰号啊。

    呵呵,老巫婆,真的很形象呢。

    而当缪如茵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回到自己的车厢时,几个人的脸色都很是有些不好看,陈倩一看到他们的脸色,便立马阴阳怪气地道:“看看怎么样,我就说嘛,一定会出事儿的,一个毛儿都没有长齐的孩子居然还想要去给人接生,就算不是一尸两命也一定不好好到哪儿去。”

    吴启的眉头皱了起来:“陈副校长,如茵还什么也没有说呢,你怎么知道那对母子出事儿,而且身为一校之长你怎么能用那种话说我们自己的学生,还有对一对陌生母子进行诅咒这会教坏学生的。”

    还不等陈倩怒怼吴启呢,缪如茵却是已经反口相讥:“这么说陈副校长身上的毛儿都长齐了,那么倒不如让我们大家见识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