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7,你蹦达不了多久了三更
    “只是待到公司成立之后,在用人的方面我有要求,那就是一定要尽量多用烈属军属还有那些退伍军人……”说到这里,缪如茵的声音一顿:“特别是那些因伤残而退伍的老兵!”

    常月梅的身子一震,一股力量就这样奇异般地注入到了她的身体里,她突然间发现她的追求方向似乎越发的明朗了起来,是啊,她本身就是一个残疾人,所以她很清楚身为一个残疾人在社会上生活有多难,那么她便要为和自己一样的这一群人做更多的事儿:“好!”

    于是在越来越浓的夜色下,一个少女与一个年轻的女子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握到了一起,在许多年后,常月梅又回快起这一夜的事情时,她说,那一次我找到了我人生中的明灯,而她就是我们集团的董事长缪如茵小姐!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远地却是传来了一声声焦急的呼唤:“月梅,月梅……”这是邻居家大叔的声音。

    “姐姐,姐姐……”这是弟弟的声音。

    “月梅,月梅……”这是母亲的声音。

    ……

    常月梅有些急切地站了起来,可是她又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便又看向缪如茵,这一刻她对这个少女的感激之情已经无以复加了,如果不是她的话,现在的自己只怕已经变成了河里的一具浮尸了,那么就如她所说的一般,她的父母亲人会有多伤心啊。

    “去吧,他们现在都急着找你呢!”缪如茵含笑道。

    “你,今晚住我们家吧,我们家里虽然简陋可是却还是能住得下的。”常月梅道:“现在天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不安全。”

    “没事儿,那边有车等我!”缪如茵道:“我四天后会再过来的!”

    “好!”听到缪如茵说那边有车等着她,所以常月梅便也放下心了,于是她向着缪如茵一笑,便转过身一边向前用最快的速度移动着脚步一边高声叫道:“妈妈,柱子叔,弟弟我在这里!”

    缪如茵含笑看着这一切,待得常月梅的背影已经彻底消失在了夜色中,她却是心神一动,于是大黑便“喵呜”一声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抬手在大黑的头上拍了拍,然后缪如茵便直接翻身跃到了大黑的身上:“走,我们回去!”

    ……

    而此时此刻在宾馆徐东来校长与吴启的房间里,副校长陈倩正在发着脾气,话说自从她对上了缪如茵便从来没有脾气好过:“这个学生怎么可以如此的目无师长,居然,居然连声招呼也没有打,便就这么走了……”

    程明与纳赛尔两个人也站在一边,听到了这话,纳赛尔挑了挑眼皮:“副校长,如茵打招呼了,只不过是让我和程明转告的。”

    娘的,也不知道这个老女人不在自己的房间里消停地呆着,居然会呆在徐东来与吴启的房间里……

    陈倩现在可是对于这个小尾巴送到自己的手里感觉十分的兴奋呢,她现在只觉得自己很是有些斗志昂扬的感觉:“哼,转告,这种事儿应该是她自己过来说的好不好!”

    程明这个时候开口了:“可是咱们的校规上也没有说不准让别人转告吧!”

    吴启自然是时时刻刻站在缪如茵这边:“是啊,陈副校长,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所以你真的犯不着如此的上纲上线,明眼人现在一看都知道你这根本就是摆明了车马想要对付缪如茵呢,所以陈副校长你这样的吃相真心有些难看。

    “不行,这个口子绝对不能开,如果这个口子开,那么接下来我们要如何教导其他的学生呢,如果每一个学生都像是缪如茵这样的毫无组织性纪律性,那我们三个人也不用领队了,直接到处找人得了,而且她居然还是和两个男同学一起出去的,这,这如果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们恩倍学校是提倡早恋的呢,而且她现在居然还要外面过夜……。”

    纳赛尔这个时候向着窗外望了一眼,正看到方铭,万凡,杜明妍三个人,于是他抬手一指:“副校长,你看早恋的在下面呢,而且他们三个人这么晚才回来,和你打过招呼吗?”

    “没有!”还不等陈倩说有呢,吴启便抢先了一步:“自从下了火车我和徐校长便一直与陈副校长在一起……”说到这里,吴启眨巴着眼睛说不下去了,而旁边的几个人也立马明白了吴启的意思,也就是说陈副校长其实也是一直在与两个大男人在一起……呃,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晚恋……

    陈倩自然也明白了吴启的意思,当下她气怒的直咬牙,同时也暗恨万凡,方铭,杜明妍三个人,怎么非得要在这个时候回来啊,而且还让纳赛尔这个眼尖的家伙看到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少女的声音却是从门外传了进来:“纳赛尔,程明你们两个人怎么还在这里啊,大家正等着你们一起复习呢!”

    随着声音几个人便看到缪如茵正一脸微笑地走了进来。

    “如茵你不是说要在后天早上回来吗?”程明很是有些惊喜地问道。

    “哦,我这不是担心万一在外面过夜了,那还不知道等回来的时候领什么处份呢,毕竟我这个人一向胆小!”缪如茵看了一眼陈倩道。

    她只是当时并没有想到事情会进展得如此顺利,只不过陈倩的这张嘴啊,这绝对是长舌妇外加毒舌妇的结合体。

    “陈副校长,你可听说过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只是这恶倒并不是指我们平素里所理解的杀人放火,也包括恶业,而口造恶业也是一种恶业的累积,而在报的时候,不只会报在自己的身上,也会报在父母的身上,想来陈副校长的父母虽然健在可是却都身体不好,而陈副校长你也经常口舌生疮吧,呃,似乎你现在也正在生疮中,所以你说了那么多的话,你的嘴不疼吗?”

    一听到这话,屋子里的几个人便也立马明白了,刚才陈副校长所说的那些话,这个少女可是全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说完了这话,缪如茵也不去看陈倩那气怒绀紫的脸,直接转身与纳赛尔和程明便走了出去,只是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少女的脚步却是顿住了,然后她头也不回地又丢下了一句:“陈副校长,你的父母一辈子为善,本来应该会有一个很好的晚年的,可是却因为你的关系,他们的晚年居然要在病痛中度过,所以有你这样的女儿,他们还真是不幸呢!”

    待得缪如茵走了好片刻了,陈倩终于大怒着开口:“徐校长你看看她,你看看她,她居然诅咒我的父母!”

    “那个陈副校长,我想你是没有听明白,我在一边听得很清楚,如茵并没有诅咒你的父母!”吴启很认真地道。

    徐东来也是点了点头,老实说对于陈倩这个副校长他是真的一点儿也喜欢不起来,甚至现在他已经深深地厌烦了有这么一位副校长,等到这一次竞赛完事儿,他找找人,找找关系和门路,把这个女人调走吧。

    陈倩自然不是一个能听劝的人,于是她便怒气冲冲地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里,她正好与杜明妍住在一个房间里,只是一进来却并没有看到杜明妍,当下陈倩的脸色便更难看了,既然杜明妍直到现在也没有回到房间,那么不用问她也知道了,杜明妍现在在万凡和方铭两个人的房间里。

    于是这位便又怒气冲冲地杀向了万凡与方铭的房间,直接便开始了砸门。

    “这是想要拆房子吧!”而此时此刻程明,纳赛尔,缪如茵,周媛媛,五冲,何洪臣,李畅,陈悦几个人正在万凡与方铭的隔壁,所以对于这震天响的拍门声,几个人自然也是听听清清楚楚的。

    “我觉得咱们这位副校长心里有病,看不得别人好!”周媛媛一脸神秘地道。

    李畅看了她一眼:“小心啊,这话如果传进了陈副校长的耳朵里,那么你就等着倒大霉吧。”

    周媛媛毫不在意地翻了一个白眼:“你们谁还能去告我的秘不成?”

    好吧,他们几个当中还真心是没有那种嘴欠的。

    而很快的隔壁的房间里便又响起了耳光的声音,怒骂的声音,还有女孩子的哭泣……

    “嘿嘿,我最讨厌那个杜明妍了,听到她被打了一耳光,我怎么这么开森呢!”周媛媛这妞现在绝对是在兴灾乐祸,如果不是不方便的话,这妞肯定会去出门看现场直播去了。

    而很快的他们这边门也被拍响了,依就是很大的力气……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一抽嘴角,果然陈副校长是真的有病啊,而且病得还不轻呢,这是想要拍门板拍穿的意思啊。

    “打电话去服务台,这样的客人根本就是打扰其他的客人休息!”缪如茵淡淡地道,她对于处理疯女人神马的,真心提不起来什么兴趣,而且有句话不是说老天若要亡一个人,必先使其疯狂嘛。

    只是陈倩你蹦达不了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