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3,三件事三更
    等敲开了程远扬家门,程远扬打开门一看到来人也是呆住了:“吴局,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而吴局看了看程远扬的样子也是怔了怔:“程总这是在……?”

    程远扬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粉红色围裙有些不好意思:“哦,最近山庄不是不能营业吗,我没事儿就在家给儿子做饭,孩子高三了,也辛苦,给他做些好吃的……”

    说到这里,程远扬一拍脑袋:“哎呀”一声,然后他忙道:“吴局你先进来坐,我得去看看我的菜。”

    说着便一路小跑冲向厨房。

    吴局长进来之后,打量了一下房子里的布置,比起自己家来还真的不算什么,于是他便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而厨房里很显然是在炸着什么,一股子香味飘了出来……

    好一会儿,程远扬才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有些抱歉地看着吴局长:“不好意思啊吴局,您来找我这是有什么事儿吗,可是我们山庄真的没有偷税漏税啊,我们一直都有按时交税啊,而且就连以后三年的税也都交完了,吴局这事儿你们地税一定有记录的,我也犯不着骗你们……”

    吴局长今天可不是来找事儿的,他是求着程远扬办事儿的,于是听到了这话,他立马摆了摆手,也摆出了一副歉意表情:“这个我们已经查清楚了,是我们这边工作人员疏漏的问题,所以真的说起来还得是我给你道歉呢。”

    程远扬有些古怪地看着吴局长,不过他的心里多多少少也明白了一些,程明从外地回来便对自己说了,缪董说这事儿她来管,让他静观其变就好了,所以现在这位吴局长能这样的态度,想来是那位少女董事长出手了。

    于是程远扬也立马摆出了一脸感激的样子:“太好了,太好了,谢谢吴局,谢谢吴局了。”

    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吴局长还在那儿等着呢,在他想来自己能来程远扬家,那么便代表自己已经向程远扬低头了,所以既然自己已经给他面子了,那么他自然也明白自己是为何而来的,所以现在也轮到了他给自己一个台阶了。

    可是问题就是程远扬真的不知道这位吴局是为何而来的啊,他只是能确定一件事儿,那就是这位吴局可绝对不是为了通知自己这是他们地税搞错了才来的,可是这位吴局那么如此……深情脉脉地看着自己,一副很期待自己说点什么的样子,这是几个意思?

    程远扬表示自己完全不明白,于是想了想他还是问了一句:“吴局,那你还有什么事儿吗?”

    吴局长真的很想要吐口血出来,娘的,自己的态度都已经放到这么低了,可是面前的这位怎么可以这么不上道儿呢?

    “程总你真的不知道我是为何而来的?”吴局长有些不高兴了,你姓程的要不要这么装啊?

    程远扬很诚实地摇了摇头:“吴局有什么事儿还请您明说,我是真的不知道。”

    吴局长的脸沉了下来:“程总我问你,关于度假山庄的事儿你是不是和别人说了?”

    “没有啊!”程远扬道:“我只是和我们董事长说了,可是我们董事长不是别人啊,这公司的事儿她有知情权啊。”

    居然到现在还嘴硬的不肯提那个神棍大师,吴局长的心里现在可是很窝火呢,这个程远扬要不要这么如此的不上道啊。

    其实现在吴局长很想要发火,可是他也知道现在他是来求人办事儿的……虽然自从坐到了这个位置上他便已经极少求人了,因为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别人来求他,不过他也明白求人的那个人可是孙子……而他阔别这个角色已经好多年,所以他还在端着:“程总啊,我听说你认识一个大师呢,这事儿你是不是和这位大师说过,我听人说你和这位大师的关系很好。”

    程远扬明白了,他立马点头:“哦,那位大师就是我们董事长啊。”

    “……”程局……

    尼玛,这么重要的事儿,你为毛现在才说?

    吴局长压了又压终于将心中的怒火压了下去,于是他很是耐着性子道:“好,那么不知道你能不能给你的董事长打个电话,我有事儿想要见见他。”

    “哎呀,这事儿啊,只怕不行,我们董事长才刚刚从外地回来,说是今天不让我打扰她,她只有今天这一白天的休息时间,晚上就要从火车去京城了。”程远扬道。

    “什么,她这几天一直在外地?”吴局长吃了一惊。

    程远扬点头:“是啊,我们董事长很忙的,每天要处理的事情也很多!”能不多吗,看着自己儿子每天需要做的题写的卷子,他都觉得累,而缪如茵要做的不只是那么多的题,还有公司的事儿也需要她处理,特别是在他们遇到无法决定的事儿,便一定要问过她才行,所以他家董事长真的是很忙,所以这位吴局长想要见她一面……哎呀,我家董事长没时间。

    吴局长刚想要说什么,程远扬却是又开口了:“吴局如果你没有什么急事儿,那么不如等等,等我们董事长回来再说,她说她就在京城呆一个月。”

    吴局长直吸气,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个程远扬真的很气人呢:“很急,是急事儿。”

    “那我打电话给她问问吧!”于是程远扬便开始在房间里找自己的手机,可是里里外外找了好几圈,也没有找到手机:“咦,我的手机呢?”

    所以他刚才不是不接吴局的话,而是他的手机不知道在哪里。

    “哦,我刚才去买菜,可能是把手机落在车里了。”程远扬想起来了:“那吴局你先坐着我下楼去找手机。”

    “还是先用我的吧!”吴局长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程远扬有些犹豫:“这个我们董事长不太接陌生电话,那我打个试试吧。”连着拔了三遍,那边果然是没有接起,于是程远扬看了一眼吴局长那绝对不美好的脸色,然后又拔了第四遍,而这一次居然通了。

    “缪董,是这样的……”程远扬三言两语地便将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那边少女清冷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哦,这样啊,那你问问这个吴局找我是什么事儿,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儿,就改天在说,我今天很忙!”缪如茵现在的确是很忙,她是请了一个月假没错,可是各科的老师本着为她负责的原则,每一个人都丢给她一堆的习题,说是这一个月的作业,也就是请假是可以的,可是作业不能不做。

    于是这妞现在正在埋头题海呢,她敢说她去了北京只怕时间会很少,所以现在能多做点就是点。

    “吴局,我们董事长问你到底有什么事儿?”程远扬压低声音问。

    “这个如果你们董事长没空过来,那么我们过去也行。”吴局长可不好意思和程远扬说实话,脸面啊,脸面可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呢。

    于是程远扬想了想便和缪如茵约了一家饭店见面:“缪总你看现在也是中午饭点了,我请缪总吃个饭吧,你再忙也得吃饭吧!”

    事情定好了,于是程远扬便和吴局两个人一人一辆车便向着约好的一家川菜馆而去。

    吴局怎么也没有想到当他推开雅间门的时候,看到里面正坐着一个少女,而且那个少女对于他的进入居然连头也没有抬一下,因为她很忙,她正忙着做练习题。

    吴局长呆了呆,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进错地方了,于是他又退了出去,重新看了一眼雅间的名称,没错啊,就是黄山居啊。

    而这个时候那个少女写下了最后的答案抬起头来:“吴局长,我是缪如茵也是度假山庄的董事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儿,请坐下说。”

    少女的话虽然很有礼,可是态度却是极为的疏离。

    吴局长自然明白程远扬说他先在下面点菜,其实就是给自己和这个少女一个说话的时间,只是这个神棍是不是也太年轻了,在他的印象里,神棍应该都是那种头发花白,胡子长长也是白的,然后眼睛上再架上一副圆圆的小黑眼镜,手里拿着一把纸扇……呃,这样的形象才应该是神棍的经典形象好不好,可是面前的这个少女可是与他印象中的神棍差得好远。

    而缪如茵等了片刻看到吴局长也不肯说,于是她便继续做自己的作业了,爱说不说,反正天天晚上碰到两只老虎的人又不是她,咳,咳,她只不过是那放老虎的人。

    沉默了好片刻,吴局长想了想,不管怎么样自己也得说啊,只是这话可不能明说,而且他也得试试看这个神棍是不是真的那么牛,于是他道:“缪董如果真的有传说中的本事儿,那么自然也能看得出来我来到底是为何?”

    缪如茵挑眉,却并没有抬头,她的手中笔动个不停:“神棍传说吗,呵呵,可是我看出来的未必就是你自己现在想要求的啊,而且吴局长我希望你能明白三件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