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09,向着自己开枪
    查尔斯的脸色现在可是越来越难看了起来,可以说现在他越是与面前这个少女打斗便越是觉得无比的惊心,这个少女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而查尔斯却并没有发现,打着打着缪如茵的眼神却是突然间变了,少女微微扬了扬脸,一双冷眸便冰冷地向着查尔斯身后的一个方向看去,她的感觉不会有错的,她清楚地感觉到了那里正有着煞气在汇聚着。

    心头也在这个时候响起了东方弦月的声音:“如茵我去看看。”

    “不要,师兄相信我,我能应付。”缪如茵在心里道,既然那里有煞气聚集,那么不用问也可以知道那里应该也是奇门中人,而她的身边还有东方弦月这个事实,她可不想就这么轻易地便被人知道,毕竟如果师兄这张牌打得好的话,那么便可以出其不易攻其不备,可是如果提前这事儿便被人知道了,那么还怎么出其不易呢。

    很明显东方弦月自然也是明白自家师妹的意思,于是微微沉默了一下东方弦月便再次开口道:“那你小心!”

    少女一点头,于是手上的攻势在这个时候也变得更快了,一时之间查尔斯不由得连连后退,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边一团煞气便直接向着查尔斯打了过来,缪如茵的脸色微微一变,那个人居然想要利用活人。

    少女的眼神一时之间可是越发的冷了起来,于是她的身形一跃而起,然后飞起一脚便直接踹在了查尔斯的心口处,男人反应不及直接被少女踢倒了,于是那团煞气便直接击空了,少女的指尖飞快地在空气中画出一道灵符然后向着那团煞气一弹,于是灵符与煞气两相相撞,只是发出一声清脆的空气爆裂声,便消失了。

    欧阳傲阳,张涛,于振声,高洋四个人自然看不到那团煞气,可是他们却看到了少女指尖的一点金芒,当下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话说现在谁能来给他们解释一下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那点金芒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而这个时候眼看着查尔斯就要爬起来了,可是很明显缪如茵现在似乎正在对付着什么他们看不到的存在,所以倒是没有什么时间去理会那个查尔斯,于是四个人当下便不约而同地向着查尔斯的方向扑了过去。

    “退后,不要过来!”缪如茵的沉喝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声音自少女的舌尖绽开,带着佛门狮子吼的威力,也是因为查尔斯离得有些太近了,于是只是这一声,便震得他眼前一黑,本来刚刚爬起来一半的身子便又再次倒了下去。

    只是如此一来,那边的角落里那个操纵着煞气的人也发现了欧阳傲阳,张涛,于振声,高洋四个人,当下那隐没在黑暗中的人不由得勾了勾唇角,于是这一次他居然同时弹出了八团煞气,其中四团直接扑向了欧阳傲阳,张涛,于振声,高洋四个人,而余下的四团煞气却是直扑缪如茵。

    少女的目光飞快地闪烁着,以她的心智自然看得明白对方到底想要打什么算盘,只是现在敌暗我明,尼玛,她能说她最不喜欢的便是这种看不到对手的赶脚嘛,这样打来打去还真是让人觉得有些憋屈呢。

    当下一个念头飞快地自少女的心头闪过,于是她双手齐动,飞快地在空气中画出四道灵符,向着那扑向欧阳傲阳四人的煞气弹去……

    “哼!”那暗处那个人却在这个时候发出了一声冷哼,在他看来这个少女还是太嫩了一些呢,居然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救自己,只知道救别人,这个少女要不要这么善良呢,在这个时候舍己救人……呵呵,在那个人看来这才是最最无用的大度感情呢。

    所以他很清楚地看到了少女的脸上骇色涌动,因为她现在已经来不及再制符来自救了。

    于是四团煞气便将少女团团地包裹在其中。

    “咦,如茵那边怎么了,怎么我看不到如茵了呢?”高洋吃了一惊。

    欧阳傲阳,张涛,于振声三个人自然也发现了这一诡异的现象,欧阳傲阳吞了一口口水,好吧,虽然他没少听爷爷讲自己这位小姑奶奶的师傅的神奇本事儿,可是他一直以为那是自己爷爷夸大其词的结果,可是现在他亲眼所见了缪如茵的种种神奇,想来这位小姑奶奶的师傅还没有达到前浪死在沙滩上的地步吧,所以……

    想了想,还是有些担心缪如茵,于是欧阳傲阳轻声道:“你们三个留在这里我过去看看。”

    而此时此刻被四团煞气困住的缪如茵却是正在翻白眼,承影现在很着急,要知道这些煞气于它来说可是大补之物啊,可是主人居然不让它来吞……

    所以主人你的心肝要不要这么黑啊。

    缪如茵在煞气之中,就算是这四团煞气的主人也不可能会知道她的情况,只是……

    从这四团煞气中,缪如茵自然是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个人的实力不如自己。

    黑暗中那个人自然也看到了欧阳傲阳正飞快地向着缪如茵靠近,当下他的唇角勾起来的弧度却是越发的大了起来,当下他伸手便又是四团黑色的煞气弹出。

    欧阳傲阳正在前行的身子突然间僵住了,一股异样的冰冷感觉在这个时候袭上了他的身体,这种冰冷的感觉还是他第一次感觉到,就仿佛他整个儿人都沉在了冰水之中一般。

    而且这种冰冷居然是自脚下升起,然后一路向着他的脑子而去,欧阳傲阳一咬牙关,但是很快的他便只觉得自己的眼前有些黑,而且四肢在这一刻似乎也不受自己支配了。

    欧阳傲阳在自己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居然狠狠地咬破了自己的舌尖,那刺疼的感觉,还有在口腔里扩散开来的血腥味儿,却在这个时候令得他的意识重新回归了。

    “咦!”很明显暗处的那个人也没有想到欧阳傲阳的意志力居然可以这么强,而且自从来到金三角,他用这样的手段已经对付过太多的人了,可以说他从来就没有失败过,而这一次便是他第一次的失败,不得不说这样的失败也令得他对于欧阳傲阳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于是他便缓步地自那暗处走了出来。

    黑暗中一道纤细的身形出现了,而就在这个时候缪如茵的手中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却是出现了,四刀斩开了四团煞气,只是她的手中现在所用的并不是承影,而是三棱军刺。

    承影剑,现在能不用的时候她也不会用的,毕竟底牌这种东西可是没有人会嫌多的。

    而那个人很明显也没有想到缪如茵居然会这么简单的便自那四团煞气中冲出来,当下一咬牙,她已经立刻便明白了缪如茵的用意,于是她一咬牙,于是那边的张涛,于振声,高洋三个人的眼神同时一变,然后他们三个人也同时端起了枪,那黑洞洞的枪口直接便瞄准了缪如茵与欧阳傲阳两个人。

    “不好!”缪如茵暗叫一声,然后她也顾不得再多想什么,身形直接跃起,便扑向了欧阳傲阳,而与此同时张涛,于振声,高洋三个人手中的枪便已经喷吐出了火舌,密集的子弹疯狂地向着缪如茵和欧阳傲阳射了过去。

    欧阳傲阳也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兄弟居然会对他开火,而且现在那煞气还并没有离开他的身体,所以他的动作与反应也是要慢很多,于是现在他只能任由着缪如茵抱着他飞快地滚开,而那子弹也随着他们两个人的身体飞快地追赶着。

    张涛,于振声,高洋三个人现在的动作也变得异常的快速,居然一边继续向两个人射击,一边却是飞快地向着缪如茵和欧阳傲阳两个人追了过去。

    “他们怎么会……”欧阳傲阳的眼底里满满的都是惊诧,不管怎么说他也不会相信自己的够了会向自己开枪,这当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他们被人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