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1,吓人
    那窗外的天空也是漆黑如墨,今天晚上不但没有月亮,甚至就算是连一颗星星也是没有的。

    路灯散发出来的昏黄色的灯光有些微弱,洒落在地面上,倒映出斑驳而参差的树影,远远地看过来就好像是一头头狰狞的怪兽一般,仿佛随时随地都可以将人一口吞噬般。

    而这个时候身在太平间的缪如茵却是微微地一挑眉,此时此刻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有着一股别样的力量在涌动着,而且在她的耳边也响起了一个极具蛊惑的声音,这个声音雌雄莫辨可是给人的感觉却极的好听,而且那低沉的音调在每说出一个音节的时候,都可以直接震入到人的心底里一般。

    “来吧,来吧,过来吧,我在这里等着你呢,快点,快点,快一点吧……”

    那一声声一句句传入到了耳朵里,她身体里的那股异样的力量便开始迫不急待了起来,当下缪如茵微微一笑,她自然不会猜不到,这便是属于那吞酒的力量,呵呵,吞酒滴在人的身体上居然是这样的,所以也就是说这个声音其实只是在激活吞酒的力量。

    东方弦月的声音也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如茵……”

    男人的声音满满的都是担忧,缪如茵却是还不待他的话说完,便已经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师兄,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而且现在我们即将就要揭开谜底了,你觉得我会放弃吗?”

    东方弦月的声音一滞,好吧,与自家师妹在一起这么久了,他又怎么可能会不了解自家师妹的性子呢,可是,可是饶是如此,他还是忍不住要担心,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了,关心则乱。

    不过少女的声音很快便又再次响了起来:“师兄,只要有你在我身边,那么我便觉得我无所畏惧。”

    听到了这话,东方弦月那本来正要脱口而出的话,便怎么也说不出来了,这一刻他那本来不应该存在的心跳居然再次有了感觉,他的心居然狠狠地跳动了几下。

    能被自己所爱的人如此的信任,这应该也是一种感动,是的,这是对于那种毫无保留的信任之间的感动。

    深深地吸了几口气,东方弦月笑了,他笑得很开心也很释怀,这一刻他居然有一种明悟,是啊,不管前面到底有什么样的危险存在,只要他们两个在一起那么又有什么关系呢,而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就算是生与死似乎也没有什么好畏惧的呢。

    一想通这些,东方弦月便也不再多说什么,既然自家师妹已经决定了,那么自己便随了她的意又有什么关系呢,而且坦白来说他也是真的很好奇呢,凭着他对于东方家族的了解,在京城这属于东方家族的地盘上能搞出这样的事儿出来,他还真就不相信东方家族会不知道,所以只怕这件事儿里是真的有东方家族的手笔存在。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东方家族哪位的手笔,他东方弦月还真的是有些好奇,东方家族那些人他第一个遇到的会是谁呢?

    而缪如茵耳边的那个声音却是越发的急促了起来,少女冷哼一声,顺便又看了看手腕上手表的指针,既然是演戏那么自然便要演得到位才行呢,白天的时候那位护士长在自己身上虽然是动了手脚,可是却毕竟没有动完全,所以甚至可以说她应该是属于一个失败的作品,呃,更准确一些的话,应该是半失败品,所以她慢一些才是再合适不过的吧。

    再说了那位护士长现在也是有些不安,她自己做了什么她自然是清楚的,如果在她下咒的时候没有出意外,那么现在她自然也不用担心什么了,可是现在她可是真的没有办法不担心的呢,毕竟她这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半失败品,所以她是真的不知道当那半失败品收到了命令之后会是如何的反应,特别是她可是看得很清楚呢,今天这具年轻的红裙少女尸体,品质实在是太好了,要比以前所得到的那些尸体都要好上不少呢,所以她在还没有下咒的时候便迫不急待地向上面汇报了,现在上面双于这具尸体也是很重视呢。

    所以如果这一次当真出了意外……

    护士长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那掌心里却是密密实实的冷汁,一握上便感觉到了一股濡湿的感觉,如果今天晚上那具尸体没有响应召唤而走出医院,那么,那么她又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她简直都有些不敢想像了。

    双手在心口的位置按了按,护士长那张称得上清秀的脸孔上,一片的苍白与忐忑,想了又想,她终于下定了决心,还是决定自己应该要过去看看才行。

    于是走廊里,在那忽明忽暗的灯光中,护士长很是有些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太平间的门外,深吸了一口气,她还是终于下定决心,伸手推开了太平间的门,她决定如果那具女尸还是没有反应,只怕她便需要再下一次咒了,虽然上面对于这种双次下咒是禁止的,可是,可是这种事情,上面未必会查。

    “吱呀”一声,随着一声很是有些牙疼的声音响起,护士长的目光便已经准确地落在了缪如茵的那张停尸床上,果然看到那白色的盖尸单依就是盖在尸体上,于是护士长的手便伸进了口袋里,紧紧地握住了那一小瓶吞酒,现在她已经完全不用再多想什么了,便直接抬脚向着里面走去。

    太平间里本来就是一种如死般的寂静,现在却有了一种轻微的脚步声,白单下,缪如茵的嘴角却是微微勾了勾,这个女人既然如此的处心积虑,那么自己是不是也应该送她一份大礼才行呢。

    护士长终于走到了缪如茵的床边,她伸手正准备掀开缪如茵身上的白单呢,于是意外发生了。

    一只冰冷的手自白单下抬了起来,而且好巧不巧地正好同时握住了白单和护士长的手。

    “啊!”饶是护士长对于干这种事儿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可是,可是如现在这样的情况却也是她头一次遇到啊,在没有任何的心理建设下,这位护士长也是吃惊不小,而且居然还直接惊呼出声,那惊悚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太平间里回荡里,而且一阵阵的回音居然不断地从四周的墙壁处回响了起来:“啊,啊,啊……”

    ------题外话------

    祝大家七夕快乐,其实我吧一直觉得所谓的七夕就是牛郎耍流氓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