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6,东方家族的野心
    看着东方落樱在奇奥和那个老男人两个人的簇拥下走远了,只留下了这里一具具站起标枪般的尸体,缪如茵与东方弦月两个人对视了一下,然后缪如茵便随手抓起一块石头丢了过去,虽然那些标杆般的尸体脚下所站的地面也是土地,可是当那块石头落在其上的时候却发出了金铁之声,而且那块石头竟然还弹了起来,然后又滚到了一边去。

    缪如茵眨巴了一下眼睛:“果然有问题。”

    东方弦月的脸色比起自家师妹来却是一点儿也不好看,缪如茵看着他那很是有些沉重的面色,想了想这才开口问道:“师兄知道你们东方家族想要用这些尸体干什么。”

    少女用的肯定句,并不是疑问句,东方弦月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东方家族的祖上有一个禁阵,而布置和发动此阵都需要大量的尸体,东方家族的先祖认为此阵太过阴损,有违天和所以才被列入了东方家族的禁阵,据说当年东方家族的先祖是想要将这个阵法烧毁的,可是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又改变了主意。”

    “这个禁阵的作用是什么?”缪如茵的眉头皱了起来,直觉告诉她这一次只怕东方家族的算计并不简单。

    “沟通地府,阴兵入世。”东方弦月沉默了片刻然后给出了这八个字。

    缪如茵的嘴巴张了张,可是一时之间却并没有说出来什么,她也是微微地沉吟了一下,然后这才再次沉声开口问道:“东方家族这到底想要做什么?”

    阴兵入世会带来什么,虽然她们并没有经历过,可是她却是可以想像得到的,看来东方家族所图不小啊。

    “这是什么阵?”缪如茵沉声问道。

    “万灵大阵。”东方弦月道,其实他早在东方爱族的时候便知道东方家族一直都在打着某些主意,只是他只知道一个大概却并不详尽,可是现在看到这万灵锁魂阵再联系到他以前在东方家族里知道的一切……

    当这些全都融汇惯通的那一刻,东方弦月的心里便有了一些明悟:“这个万灵大阵其实可以组合起来使用,而且界时其威力也会大增不说,而且笼罩的范围也会更大。”

    缪如茵一挑眉头:“那么现在这座的笼罩范围会有多大?”

    “半个京城。”东方弦月估算了一下这里尸体的数量然后道。

    “也就是说如果东方一族想要控制整个儿京城的话那么最少也得需要两个万灵大阵才行了。”缪如茵说着眼底里流华闪过:“那么师兄可知道东方家族从什么时候起便开始准备这万灵大阵了吗?”

    东方弦月有些吃惊地看向缪如茵,虽然他一向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师妹极为聪明,可是却也没有想到她居然一点即透,自己只是这么随口一提,她便立马便想到了更深一层,一直都知道自家师妹很聪明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居然聪明到了这个地步,还真是让人惊喜非常呢。

    不过东方弦月却也只是眼底里有着淡淡的笑意流过,然后好这才开口道:应该是从百年前便已经开始了。”

    缪如茵的一颗心不禁向下沉去,六十几年前华夏正适乱世,战争不断,而既然东方家族是从百年前便开始了计划与筹谋那么在那个战争的年代,只怕他们早就已经累积下了大量的用来与地府沟通的媒介……尸体。

    那么只怕他们的万灵大阵也不会只是一个两个……

    心头突然间一动,缪如茵看向东方弦月忙开口问道:“师兄,东方家族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他们是想要控制整个儿华夏不成?”

    东方弦月深以为然,不过具体的东方家族到底是什么目的他还真的是不知道呢,当下他便摇了摇头:“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应该是八九不离十。毕竟华夏封建王朝兴替,可是还从来没有哪个皇帝是复姓东方的,据说东方家族的老祖宗对些深以为憾。”

    缪如茵直接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看来你们东方一族的老祖宗还真是志向高远呢,我们姓缪的似乎也没有当过皇帝吧,而且百家姓里没有当过皇帝的人多了去了,那是不是这些人都应该生出些念头来呢。”

    听着少女明显口气不善的话语,东方弦月不由得就是一笑,他抬手在少女的脑袋上揉了揉然后这才温声道:“不要想那么多,而且现在距离东方家族发动这连锁万灵大阵的时间应该也还有一段时间呢,而且难道你忘记了你之前可是把一个好东西拿走了。”

    听到自家师兄这么一提醒,缪如茵的眼睛一亮,她立马便想了起来:“你是说东方家族的那个大风水球?”

    东方弦月点了点头:“我记得我在很小的时候曾经误入了东方家族的秘室,在那里有一阵组合阵图,很古老了,就连那纸的颜色也都已经泛黄了,我当时好奇便打开看了一遍,现在还记得呢……”

    看着听到了自己的话后,那一双眸子越来越亮的缪如茵,不用少女再开口了,东方弦月也知道这个丫头心里在想些什么,当下他脸上的笑容便更盛了起来:“等回去了给你看。”

    “好!”缪如茵点了点头,然后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瓶黑狗血,一瓶朱砂,一支毛笔。

    东方弦月只是微笑着看着少女用黑狗血调开朱砂,然后她便盘膝席地而坐,双手结花日轮印,口中念大光明咒,随着她口中的咒语震动,那瓶调开的朱砂黑狗血竟然开始有着一个个的气泡涌出,只是片刻之后便好像是沸腾了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缪如茵又取出了一柄精致的银质小刀,手起刀落便划开了自己手腕上的皮肤,鲜血涌出,她的眉头倒是连一下也没有皱,直接便将自己的鲜血滴进了小瓶里,然后迅速地与那朱砂黑狗血融为了一体。

    做完了这一切,少女止住了手腕上的血,然后直接握着毛笔站起来,蘸上这调合完全的赤红色的液体,便一一在这些尸体的眉心上画了一道古怪而简单的符号,东方弦月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他并没有开口阻止,也没有上前去帮忙,这个时候可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伸手帮忙的。

    这一忙活,便生生地忙活到了东方的天空泛起鱼肚白的时候,马上就要天亮了,当缪如茵用尽了最后一滴赤红色的液体,落下最后一笔之后,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站在这些尸体所围拱的中央,双手结大金刚轮印,口中念萨魔心咒接轮转咒,而随着她的念动,她身体周围的气机也是一波波地向着那些尸体涌去,如果此时此刻这里还有其他人的话,那么便会发现这些尸体眉心处的红色印记居然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谈着,而且越来越淡,越来越淡,当第一缕阳光射出的时候,那红色的印记便彻底地消失不见了。

    手脚迅速地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又再次检查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遗漏的时候,缪如茵这才向着东方弦月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师兄可以了,我们走吧!”

    东方弦月含笑点了点头,他的目光又再次在那些尸体上扫过,只怕东方家族做梦也不会想得到,这些他们千方百计选来的尸体里已经被自家师妹留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低头无声地笑了两声,东方弦月都已经忍不住期待等到东方家族发现这个巨大惊喜的时候,那么自己的那个“好”爷爷,“好”父亲,“好”哥哥,“好”母亲……他们脸上的表情又将会是何等的精彩呢。

    而对于缪如茵来说,她对于东方家族可是没有半点的好印象,所以就这么埋个雷给他们也是很不错的,所以就算是奇门家族,有些野心也是不应该有的。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其实东方家族的野心与她本来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东方家族不应该惹到自家师兄,既然他们敢招惹自己的师兄,还将他逼到不得不灵魂离体的地步,那么这种债自然也是应该要还的。

    少女的眼睛危险地眯了眯,她突然间有了一个计划,只要自家师兄能将那个组合阵图画出来,那么她便有把握推演得出来东方家族其他的万灵大阵都在什么地方……

    所以这妞是想要多给东方家族埋几颗雷。

    东方家族这还真是人在家中坐,雷在暗中埋呢。

    其实现在就连缪如茵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埋下的雷到底会对东方家族的计划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可是却有一点是她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雷这种东西一定是越多越好了!

    所以东方家族你们便等着接招吧。

    当下东方弦月便重新回到了缪如茵胸前的那个白玉棺材中,而缪如茵却是心情好好的哼着歌离开了。

    只是这个时候东方落樱却正在被人狠狠地蹂躏着,而医院里来接班的护士却没有找到他们昨夜值班的护士长,当然了很快的便又有人发现,太平间里又一具年轻的女尸丢了,而且看监控才发现那具女尸居然是跟在护士长的身后离开的医院,所以这说明了什么,这是不是说明了尸体的失踪与护士长有关系?

    而这一切与缪如茵便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她现在正准备回家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