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8,化劲
    欧阳竞老爷子的手指在桌案上轻轻地敲了几下,一双眸子却是一直没有离开桌面上的地图,而缪如茵那边自然也并着急,她只是在一边品着自己的茶,不过片刻后,这妞眨巴了几下眼睛看看欧阳老爷子还是一副很需要时间考虑的样子,于是想了想,少女便直接挹头看着李叔展颜一笑:“李叔,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有没有兴趣一起过过招啊。”

    一听到这话李叔的一双眼睛可是立马便亮了起来,他可是早就知道这个少女的身手绝对不弱,也早就存了想要比划几下的心思了,只不过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罢了,现在一听到少女自己居然主动提了起来,李叔自然不会拒绝了,而欧阳竞老爷子自然也听到了这两个人的对话,所以他也直接一挥手:“那就比吧,正好我也可以看看,不过小李啊,你可别输给这个小丫头了。”

    李叔一笑:“老爷子我怕是输定了。”

    毕竟这妞可是老爷子口中那位前辈高人的弟子,他能是其对手那才怪了呢,所以关于这一点李叔是真的没有敢想,他这个人一向有自知之明。

    欧阳竞自然也不在意:“哈哈,未战先怯,小李啊,这可不像你平素的行事风格呢。”

    而李叔与缪如茵两个人倒是也不再往下继续说了,缪如茵双手抱拳向着欧阳竞施了礼,然后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李叔请!”

    这是摆明了要让李叔先出招的意思,不过李叔倒是也没有拒绝,他一点头朗声道:“好!”

    而一看到李叔拉开的架式,缪如茵便挑了挑眉:“倒是没有想到李叔居然是洪拳的传人啊。”

    李叔也是微微一怔,倒是没有想到缪如茵如此的年纪轻轻,居然只凭着自己一个架式便能一眼认出来自己所修炼的是外家功夫中的洪拳,这倒是让他倍觉意外。

    洪拳在华夏传统拳术中属于南拳之一,以龙,蛇,虎,豹,鹤五形编成,可以单练成为龙拳,虎拳等,也可以混合练习,如虎鹤双形拳,五形拳等。

    洪拳的腿法比较少,步稳势烈,硬桥硬马,刚劲有力,以声助威,四平大马,跳跃腾挪,闪展灵活,拳势威猛,大开大合。

    再看此时此刻的李叔,所使用的赫赫然正是洪拳的正侧起步式,他含量胸,立腰,收腹,敛臀,沉肩,垂肘,扣膝,合胯。

    脚下的步子却是熙城步。

    缪如茵微微一笑,当下居然也摆出一个正侧起步式,这个妞居然想要用洪拳对洪拳,欧阳竞老爷子自然知道李叔的身手,而且可以说李叔可是他身边警卫中功夫最厉害的了,而且只怕在华夏的外家功夫中李叔也绝对是数得上号的,并且他已经练到了暗劲了。

    而现在缪如茵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女居然想要和李叔硬对硬……欧阳竞老爷子的眼底里流露出了几分笑意。

    李叔也是笑了起来:“好啊,丫头来吧!”

    当下两个人便辗转腾挪地斗在了一起,很明显李叔与人对战的经验极为丰富,一出手便是一阵如同急风暴雨般的狂猛攻击,洪拳中的铁线拳,虎鹤双形拳,十二桥手,十二桥马,五形拳倒是在他的手中不断地流泻而出。

    而且缪如茵很快便发现了,李叔最擅长的其实还是五形拳。五形拳主要为虎形练骨,豹形练力,蛇形练气,鹤形练精,龙形练神……

    而李叔还真是虎有虎威,豹有豹灵,蛇有蛇腰,鹤有鹤唳,龙有龙腾,倒是还真是练出了几分精髓所在。

    只是这些还不够,缪如茵一连让过了李叔虎虎生威的拳头足足有十几招,便已经摸清了李叔的深浅了,有的时候战斗经验可是不能用年龄来衡量的,要知道在和自家那个不靠谱的老头师傅在一起那么多年里,每天她都要与老头师傅过上数千招,一开始她每天都是被虐得遍体伤痕,毕竟她家那位师傅绝对是一个变态中的变态,可以说他的外家功夫便没有所谓的套路可言,一会儿是八卦掌,一会儿是咏春拳,一会儿又是弹腿……

    所以想要从自家师傅的招数中找到什么规律可言,那只有两个字便是做梦了。

    所以就这样她可是生生地过了几年的零级小菜鸟天天被满级大神各种狂虐的模式,终于达到了可以反击的地步了,而老头师傅便直接一句话让她收拾东西出师了,虽然小老头言明让三年后去昆仑找他,可是这身摔打出来的功夫,却也绝对不含糊,而且如果有人因为看到她年纪小便以为她的对敌经验少那可是大错特错了,她敢很负责任地说一句,她的对敌经验绝对不比李叔少。

    “呯!”两个人的拳头在空气中终行结结实实地撞到了一起,缪如茵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一股无形的气劲自李叔的拳头上震荡了开来,这正是暗劲的特性,而与此同时李叔的眼睛却是一下子瞪大了起来,他只觉得自己这一拳下去,竟然如同打空气中一般,而且他的拳头居然粘连在了缪如茵的拳头上。

    谁能来告诉他一下,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女怎么可能就达到了化劲的地步呢?

    什么时候化劲是这么容易便能达到的了?

    “偏沉则随,双重则滞。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李叔一脸的惊叹:“你已经达到了化劲中黏劲了。”

    化劲共分为三个层次:黏劲,走劲,发劲。

    而黏劲是走劲的基础,走劲是黏劲的目的。黏劲是感受对方的劲道,为走劲做准备,走劲又是为发劲做准备。

    少女听到了这话,却是微微一笑:“李叔错了,我已经达到了化劲中的发劲。”

    说着少女的手指微曲只是在李叔的腕间微微一弹,只是这么看起来轻描淡写的一下,李叔便只觉得自己的半边身子都已经麻木了,随后他的脚步便噔噔噔地一连后退了数步。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处,虽然并无青紫痕迹,可是那里依就是麻木一片,当下李叔再看向缪如茵的目光便已经从震惊到惊喜了:“丫头真是好功夫啊,哈哈,你师傅倒是收了一个难得的天才,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有如此年纪便能达到化劲的人呢。”

    而话音落下,只是微微沉吟了一下,李叔却又一脸好奇地问道:“以丫头的身手,想要放倒……傲阳应该也是很轻松的事情……”

    缪如茵给了李叔一个你懂的眼神:“身为长辈还是要考虑一下晚辈的心情才行啊。”

    李叔一怔,继而便又大笑了起来。

    “好功夫,漂亮!”欧阳竞老爷子也开口称赞,然后他向着缪如茵招了招手:“丫头过来,刚才我打了几个电话,也商量出了结果,在这五个地方给你划出五个药材种植园这没有问题,只是……”再往下的话老爷子有些不好说。

    缪如茵多聪明的一个人啊,当下便十分善解人意地道:“我明白老爷子的意思,请您放心好了,一定不会差了您几位的药丸,不过我这个要不要药监局的批文啊,如果需要的话,这事儿还得老爷子来帮我办呢!”

    看着面前的少女眉开眼笑一副小狐狸的样子,欧阳竞老爷子也不由得笑了:“就知道你这个丫头是个鬼精灵,你的那个药丸便做为特供吧,不过前提是效果与质量你必须得保证。”

    “没问题,不过我能问一下,每个药材种植园的面积是多少吗,这个可不能太小了,小了完全不够我用的。”既然有求于她,那么趁着可以大捞好处的时候便一定要捞了。

    “万晌,每处药园子都给你一万晌的种植面积。”

    “好,一言为定!”缪如茵的眼睛亮了。

    “只是这药材种植园里的管理人员还有种植人员得由我们来派。”欧阳竞沉声道。

    对于这一点缪如茵早就已经想到了,毕竟这几位老爷子也可能太让自己空手套白狼了,而且她正好也图个省心省钱省力:“好,那我现在就列出每个药材种植园需要准备的药材种子还有幼苗。”

    欧阳竞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妞是打算将他们几个老头子算计得彻底:“你这丫头,你不是挺有钱的吗。”

    “错了,我现在很差钱!”缪如茵纠正道:“而且您老人家也没有说药材种植园便归我了是吧,既然不归我所有,那么这第一年的投入自然也得你们几位老爷子帮我来解决不是……”

    欧阳竞的嘴角抽了抽,谁不知道第一年的投入是最大的啊,这丫头这一刀宰下来还真是有够狠的。

    不过看在丫头解决了那多退伍军人和军烈属的工作生活问题,倒是也是可以考虑的。

    “哦,丫头还有一件事儿得交给你办。”欧阳竞老爷子说着便将一叠资料推到了缪如茵的面前,他一脸郑重地拍了拍那叠资料,语气有些沉重:“这些都是我们国家的无名英雄,因为他所执行的任务的特殊性,所以他们的身份与档案是不能公开的,可是,可是现在他们与他们的家人生活并不好,这些不算是他们的档案,却是他们生活的地址与姓名……”

    欧阳竞老爷子说着一双眼睛便深深地看向了缪如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