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49,这货是假老外吧
    欧阳竞老爷子说着一双眼睛便深深地看向了缪如茵。

    缪如茵自然是明白欧阳老爷子的意思,她的一只纤纤玉指轻轻地自那叠资料上拂过,看到了最上面的几个名字:

    “贺征,男,三十二岁,双腿残疾,现在家住河北省王各庄。”

    “万春生,男,三十八岁,一只眼球摘除,现家住吉林省吉林市李家村。”

    “丁小旺,男,二十九岁,右臂截肢,现住内蒙古呼伦贝尔市场大柳树镇。”

    ……

    可以说这些人个个身体都不是完整的,而这一刻缪如茵的心里更是百感交集,有些说不清楚的感情在心底里激荡着,不用老爷子说她也能想像得到,这些人为何会身有残疾,而且再看看他们现在的居住地……

    几乎都是在农村。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手指看向欧阳竞老爷子:“老爷子这些人我可以安排,只是我们也是可以直接通知他们,到时候也会有人在机场或者火车站接他们的啊。”

    欧阳竞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脸上却是多了几许的忧愁与哀伤。

    这个时候李叔却是在一边替欧阳竞老爷子开口了:“丫头,他们都是无名英雄,地方政府根本不知道他们所立的功勋,而且之前老爷子也派人接触过他们,可是,可是他们却说不能给老爷子,不能给国家和政府添麻烦。”

    话其实并没有说完,可是李叔的眼圈却已经红了,声音也带着几分的难得的哽咽。

    缪如茵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她只是郑重地点了点头:“好的,老爷子既然将这事交给我了,那么老爷子便放心吧。”说话之间少女扬了扬手里的那厚厚一叠资料,然后很是认真地道:“我不会让老爷子失望的,这些人既然是英雄,那么我缪如茵便不会让这些英雄为国家流了血之后再流泪,他们日后的生活便交给我了。”

    欧阳竞点了点头,老人伸出了一双大手紧紧地和缪如茵的小手握到了一起,老人的手掌很大,很厚实也很温暖,而且他的掌心还有着几处老茧,老人紧紧地握着少女的小手用力地握了几下:“如茵丫头我老头子谢谢你了,我替我们几个老家伙谢谢你了,我替国家谢谢你了,国家一直以来都很在意这些军人与军属的安置情况,可是我们国家的现状你也是知道的,国家也有国家的难处,而既然你有这个心,国家便感谢你,你放心国家会站在你的身后成为你最坚实的后盾,如果有人敢不开眼地找你麻烦,那么不要说别人了,我们这几个老头子也不同意的。”

    缪如茵勾了勾嘴角,好吧,这下子她倒是抱上了大粗腿了,有了这几位国宝级大人物的撑腰,她也不相信会有人不开眼地过来招惹自己了,这倒是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吧,虽然她一向自诩不是好人,可是说实话从她打算只聘用退伍军人还有军属的时候,只是因为敬佩军人的铁血,也像是她之前和老爷子所说的那番话一般,军人已经为了国家流了血了,那么便不应该再让他们流泪。

    老爷子的目光满是欣慰,不过却又交待了几句:“这些人的脾气都很拧,到时候就算是你亲自去请只怕也会受气的,只是还希望你到时候看在我老头子的面子上不要和他们置气。”

    少女扬眉:“老爷子小看我了不是。”

    而欧阳竞叫缪如茵过来也就是这两件事,现在既然都谈妥了,又看看也差不多到了午饭的时间,于是一老一少便一起用了饭,两个人倒是很谈得来呢。

    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缪如茵看了看时间便向欧阳竞提出告辞,老人亲自执着她的手将她送到了门外,看着少女一袭红裙远去的背影,欧阳竞久久不语。

    李叔看着少女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视线中,可是老爷子居然还不动不言不语,于是忙轻声唤道:“老爷子,那丫头已经走远了。”

    “小李啊,这个女孩子不轻狂不骄燥,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这个孩子心正啊,她是一个好孩子。”欧阳竞沉声道。

    李叔的心头一震,他跟在欧阳老爷子身边这么多年了,对于这位老爷子的脾气自然也是很有几分了解的,所以他很清楚这位老爷子可是不会轻易夸人的,甚至就算是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子欧阳傲阳他也很少夸奖,就算是夸奖的时候也不过只是说上一个好罢了,而今天他却给了那个叫做缪如茵的丫头如此之高的评价。

    而这儿自然也不是因为缪如茵答应会给他们几个老爷子制作药丸,只是为了这个少女对军人的那番赤诚之心。

    “既然他们已经为了国家流了血,那么便不能再让英雄流泪。说得好,说得好,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居然可以说得出这样一番话,难得,难得,实在是难得。”老爷子的脸上露出了笑意,随后又回头叮嘱李叔道:“让人关注着这孩子,如果有人敢打这个孩子的主意,随时告诉我,这么一个好孩子,肯为军人做些实事儿的人,我老头子可不能让她吃亏。”

    李叔听到这话也是笑了,他忙应声道:“是,老爷子便放心好了,只是我看这丫头不但功夫好,脑子也很好使呢,而且更不是一个会吃亏的主儿,那些敢打她主意的人,到时候吃亏的还指不定是谁呢。”

    “哈哈哈哈……”欧阳竞老爷子听到了这话,不由得爆发出一阵大笑声。

    而缪如茵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离开后欧阳老爷子和李叔两个人之间的那一番对话了,她只是回到了自己的那个刚建好还没有什么人居住的庄园里,将自己随身的一些东西收拾了一下,便直接一背双肩背便离开了。

    再说欧阳傲阳自己在医院里别扭着,手里的手机都快被他握出水来了,不过终于这货还是败下阵来,放下了自己的傲骄,拿起手机拔通了缪如茵的电话。

    不过这一次电话一打便通了,而且不过才响到第三声便已经被接了起来,那边也立马响起了少女的声音:“欧阳傲阳你有事儿吗?”

    这边欧阳傲阳的那一张脸立马便黑了下来,这个让人恨得牙根直痒痒的丫头,来医院也不知道过来看自己,她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是伤员,是伤员啊,结果自己主动打电话过去找不到人不说,现在终于打通电话了,还一副不耐烦的口气。

    握拳,握拳,握拳,一连三次,欧阳傲阳才将自己心头的抹抬头的怒火重新给压了下去,他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女孩子一般见识这也不符合他大男人的风度,于是他便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无比正常:“你现在在哪呢?”

    “哦,我在火车站呢,现在正在检票,你有事儿就快点说事儿,如果没事儿就先挂了……”缪如茵的声音传来了,同时传来的还有火车站候车大厅里的喧哗声。

    “你要走?”欧阳傲阳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这个丫头这是什么意思,如果自己不打这个电话,她便打算自己一个人悄悄地就走了不成?

    缪如茵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喂,我先不和你说了……”

    “等等,你怎么要走了?”欧阳傲阳立马急急地问道,话说他还没有出院呢。

    “喂,我说大侄孙子,我可是要上学的,你小姑奶奶我,现在还是学生啊学生,而且还是一个高三的学生好不好!你要知道学生是应该要以学习为主的好不好!”缪如茵只觉得自己其实真的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差生了吧,毕竟都已经明明上了高三了,却还是一请假就是这么久,她也算得上是个人才了吧。

    而欧阳傲阳经她这么一提醒也想起来了,电话那边的妞还是一个学生,而且还是一个高三学生……

    果然是一个不靠谱的学生。

    于是他的声音便也软了下来:“可是你要走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呢,最起码我也得为你送行不是?”

    电话那边缪如茵很明显对于所谓的送行可是一点儿也不在意,声音里还带着几分的笑意:“有什么好提前告诉你的,反正我以后还要过来上学呢。”

    欧阳傲阳微微沉默了片刻:“可是队里的那些兄弟们也很想见见你呢,要知道如果这一次没有你的话,只怕我们几个人可是没有谁能活着回来的。”

    “呵呵,那你告诉大家,等下次我再过来让大家请我吃饭就行了,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算是再忙,如果队里有任务需要我,我也得过来。”缪如茵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

    欧阳傲阳也笑了起来,是啊他怎么把这事儿给忘记了呢。

    两个人通话的时间并不长,等到缪如茵出了检票口,两个人也就挂断了电话。

    ……

    当缪如茵回到家里,哑叔还有家里的那群野生动物一个个看到她,都是十二分的欢喜,只是大卫·卡特这个家伙却是已经头发胡子长得现在就像是另一个全新版本的圣诞老人,只是这胡子和头发的颜色有些古怪罢了。

    “嘿,美丽的缪小姐,你快点过来看看我们的网站吧,相信这一定会给你一个极大的惊喜的。”大卫·卡特一看到缪如茵便一脸兴奋地扑了过来,这货大张着双臂,很明显这是想要给缪如茵一个大大的拥抱,不过他的这个拥抱注定没有成功,因为缪如茵居然一脸嫌弃地抬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为什么?”操着半生不熟的华夏语,大卫·卡特表示自己很受伤。

    “喂,我说大卫,你到底有多久没有洗过澡了,还有你身上的衣服又有多久没有换过了。”

    她虽然没有洁癖,可是却也不喜欢被一个浑身上下脏兮兮还带着一股子怪物的家伙拥抱……其实她更想问问,这货到底有没有生虱子,自己好好的房间可千万别让这个这家伙给糟蹋成一个垃圾窝,如果这房间里有虱子的话,她一定会将这些虱子油炸给这个脏人大卫·卡特来吃,真是气死她了。

    听到了她的话,大卫·卡特也是怔了怔,不过旋即他便反应了过来,然后很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抬手抓了抓头皮:“呃,这个我也不知道了。”

    无语地翻了翻白眼,缪如茵一指卫生间的门:“进去先把你自己洗干净了,再出来和我说话,还有啊换套干净的衣服。”

    于是大卫·卡特便就这样直接被缪如茵给推进了卫生间,听到卫生间里传来哗哗流水的声音,少女便退了出来。

    “哑叔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吧,那么明天你便带着那些小家伙们赶往京城吧。”

    哑叔看着面前婷婷玉立的少女,眼底里有些不舍还有些担心,他抬手比划着:那你要怎么办,我离开了,便没有人照顾你了。

    “放心了,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而且哑叔你也知道师兄也在呢,我们会彼此照顾彼此的。”缪如茵说着便握了握胸前的那个玉棺材。

    哑叔看着缪如茵这似乎完全是不经意间的动作,而且他自然也注意到了在缪如茵提及到师兄那两个字的时候,少女的脸上还有她的眼底里闪动的却是一种无与伦比的温柔,于是哑叔笑了,他也终于可以放得下心了,要知道当年主子做出那样选择的时候,他可是非常反对的,他觉得主子那是魔怔了,那么英明睿智的主子怎么可以又怎么可能去为了一个少女而做出那么大的牺牲呢,可是现在他却懂得了主子那么做是对的,而且,而且主子的感情与付出也并没有白费。

    于是哑叔便重重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么他明天一早便开车带着那些野生动物们离开,他不是不知道缪如茵之所以这么急着让他离开,其实也是不想让那几只小家伙养废掉,毕竟对于野生动物来说山林才是他们最好的家园,虽然不理解为什么缪如茵一定要养着这些小家伙,按说现在他们已经可以自己进行捕食了,其实直接放归山林也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他却也知道,既然她决定这么做了,那么便自有着她自己的用意,所以他需要做的不是去问为什么,而是照做就好了。

    这一刻哑叔又突然间发现,这个少女与自家主子还真是很像呢,要知道在东方弦月还没有魂肉分离的时候,他也是这般的行事作风。

    所以这是不是也可以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而在哑叔和缪如茵把饭菜都准备好了的时候,大卫·卡特这个家伙也终于走下了楼来,那厚厚的大胡子已经剃干净了,也换了一身清爽的干净衣物,头发也洗干净了,散发着洗发水的清香,虽然有些长了,不过较之之前这货的样子来说,绝对是年轻英俊了许多。

    大卫·卡特才刚刚走下楼梯,闻到了那扑鼻的香味,他张了张嘴正准备说话呢,可是他的肚子明显要比他的嘴巴反应更快。

    “咕噜,咕噜,咕噜……”一连几声响亮的声音,同时吸引了哑叔和缪如茵的注意,大卫·卡特有些不好意思地在两个人的囧囧有神的目光注视中,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然后咧嘴一笑:“那个,我的肚子被你们做出来的美味倾倒了。”

    虽然来到华夏的时间也不算很长,可是大卫·卡特却不得不承认他的胃已经被华夏的这些美食所征服了,他真是没有想到华夏人对于吃竟然可以这么讲究,而且明明是同样的一种食材居然可以被他们做成不同口味的美食,每每都令得他感到自己舌头上的味蕾似乎都会跳舞了一般。

    “哑叔可是告诉我了,你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了,不饿才怪呢。”缪如茵将最后两盘菜放在桌子上,然后又盛好了三碗米饭:“行了,快点吃吧,你就算是再怎么喜欢工作也不能忘记吃饭啊,这个是你最喜欢吃的红烧肉来尝尝看我的手艺怎么样。”

    一边说着一边给大卫·卡特夹了一块红烧肉。

    而接着令得缪如茵吃惊地一幕出现了,大卫·卡特这个家伙居然直接放弃了缪如茵放在他面前的勺子和叉子,直接拿起了筷子,很熟练地夹起了一粒五香花生豆放到了嘴里。

    那个,那个,谁来给她解释一句,这货是不是假老外,话说自己才离开家满打满算也就是一个月的样子吧,这货居然就能用筷子来夹花生豆了,手部练习不要进步得这么快好不?

    看着缪如茵那吃惊的样子,大卫·卡特却是显得很得意:“缪,你没有想到啊,哈哈,我发现你们华夏国的筷子其实真的很好呢,可以锻炼我的手指灵活度,还可以令我大脑的思维越发的活跃了。”

    缪如茵眨巴了几下眼睛,脸上的神色也迅速地恢复了正常:“那好,那你没事儿的时候就继续再好好地练习一下,相信还会给你带来更多的好处,下次可以试着夹黄豆,绿豆神马的。”

    哑叔看着大卫·卡特兴冲冲地点头一口答应下来,再看看缪如茵,却是莞尔一笑,好吧,他肯定是不会拆丫头的台的,所以只能在心里为大卫这货掬一把同情的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