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4,小鬼守门格
    李文海紧紧地咬着嘴唇,他知道缪如茵正在看着自己,可是,可是他却根本不敢和缪如茵对视,不过却还是不服地出声道:“那又不是我逼他的,是他自己愿意汇钱给我的!”

    听到了这话,万春生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苦笑,话说现在就算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笑什么,不过除了笑,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摆出一副什么样的表情来,是啊,人家又没有逼着自己来给他每一个月汇五百块钱,这一切可不是自己自愿的吗,自己宁愿苦着自己也要每个月省下钱来汇给他。紫You阁 w.Ziy

    老实说每个月只有三百块钱,他每天只吃两顿饭,还只是杂面馒头就着咸菜条子对付一顿就了事儿了,甚至每次生病,他都舍不得去打针吃药,因为那样一来他便超支了,他舍不得啊!

    可是自己如此这般汲汲营营苦着自己,到头来自己所得到的却只是一句自己是自愿的,看看人家住的这般高大上的房子,再看看这房子里耀眼夺目的摆设,还有餐桌上那些的饭菜……只怕自己那五百块钱连他们桌上的那条鱼都买不起吧。

    而看着自己儿子有些瑟缩的样子,李立民也是不高兴了,他怒瞪着万春生:“我们不管你是从哪里打听到我们家的信息的,你不过是想要做好事儿,我们家便成全你,现在你居然还好意思找上门来。”

    李立民的话还没有说完,朱维珍便接口道:“还不快点滚出去,如果你们再不滚出去,我就叫保安了!”

    李老太太在听说万春生就是那个三年来一直资助她孙子的那位好心人的时候,脸上的神色也是很有些动容的,可是一看到自家孙子那委屈里带着几分害怕的神色,李老太太也是有些受不了了:“你们既然来了,那么以后我们孩子也不用你们资助了,我们家也差那点儿钱,可是现在你们还是快走吧,我们家不欢迎你。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将这事儿说出去,那样子对我们孩子的影响不好,我看得出来你们应该也是好人,如果心地不善良的话也不会资助我们孩子,只要你们肯答应不将这事儿说出去,你们想要多少钱就说吧!”

    李老太太的意思很明显,花钱买个心安。

    缪如茵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嘲讽,这个老太太还真是会自欺欺人呢,居然还能舔着一张老脸说什么善良,不得不说这样的逻辑还真的是可笑呢,哦,他们是好人,所以他们就活该被欺骗,所以他们就应该被人欺骗了还得忍下去,尼玛,这是要让他们百忍成金的节奏吗?

    不过很可惜,她缪如茵的人生信条里偏偏就没有百忍成金这一条,只有忍字心头一把刀这句话。

    所以想要她忍气吞生,下辈子吧……咳咳,那也是不可能的。

    万春生摇了摇头,他本来就不是一个看重钱的人,现在既然知道自己被骗了,那么自己便不再犯傻就可以了。而且他是真的没有想过要将这事儿说出去,他还不至于会因为一时心里不忿而去影响一个孩子的生活呢。

    于是他叹了一口气,转头对缪如茵道:“既然人我已经看到了,那咱们走吧。”

    缪如茵寒冷如冰的眸子自面前的一家四口身上扫过,倒是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答应一声:“好,我们走。”

    只是还不等缪如茵转过身呢,便又听到了朱维珍有些尖锐的声音:“喂,你们踩脏了我家的地板,想要走,先把我家的地板给我擦干净,哼,还真以为我家是你们这种低贱的人能随随便便进来的吗?”

    而这边朱维珍的话音才刚刚落下,李文海的声音便也跟着响了起来:“我爸爸妈妈说,做人要言而有信,那个瞎眼的你既然说要资助我直到大学毕业,那么你就不能反悔,哦,这个月的五百块钱你还没有给我呢。”

    听到了这话,缪如茵笑了,她这一次可是真的被气到笑了,无耻的人她不是没有见过,可是像面前这一家人这么无耻的人倒还真是生凭仅见呢,果然是无耻出了全新的高度,尼玛,这也是人才啊!

    “不错,做人就是要言而有信的,我记得你说过你的父亲早亡,你的母亲重病在身,你的家里一贫如洗,这也是要做到言而有信的,而且于李文海同学来说,这也应该可以算得上是心想事成了吧,我想啊,不出一个月你就会真的过上那种你想要生活呢。”缪如茵虽然不是好人,可是却也绝对不是一个恶毒的人,可是面对这么无耻的一家人,她也止不住地想要恶毒了。

    李立民闻言不由得大怒,他伸手便过来想要抓住缪如茵:“妈的,你在说什么,居然敢当面我诅咒我……”

    说他儿子心想事成,那岂不是就是在说他早死嘛,话说他现在生意蒸蒸日上,而且他现在正准备在其他几个区开分店呢,可是今天突然间来到自家的两个人,居然还敢诅咒自己,妈的,他李立民可没有不打女人的良好风度。

    只是他的大手还没有来得及碰到缪如茵的衣服呢,少女便已经轻描淡写地一抬手便反扣住了他的手腕,然后微微一扣,还不待如何用力呢,李立民便已经惨叫出声了:“啊啊啊,放开我,啊啊啊,疼啊,啊啊啊,我的手断了……”

    看到这一幕,李老太太慌了,朱维珍一边怒骂着,一边摸出手机想要拔打110,而李文海却是伸手指着缪如茵大叫着:“你快放开我爸爸,你们不就是想要要钱吗,说个数出来,我家不差钱,就当打发两个叫花子了……”

    只是李文海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真接被缪如茵一脚给踹趴地上了,麻蛋的,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同龄的小子居然敢指着她缪如茵的鼻子叫骂,还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呢,她缪如茵可从来没有不打弱者的嗜好,于她来说遇到这种欠抽的人,不抽几下简直就是对不起自己。

    而对不起自己的事儿,她缪如茵上辈子没少干,所以这辈子她可不会再干了。

    不是有句话叫做人生得意须尽欢嘛,那么该出手时就得出手!

    一看到自己的孙子也被打了,李老太太不由得放声大哭起来,她现在一颗心可是被割成了两半,一半心疼儿子,一半心疼孙子:“如果你们想要钱,想要多少说个数出来,我给,我给……”

    “呵呵,老太太,我们可不会要短命鬼的钱,有钱你们还是自己留着等着买纸来烧得好,别到时候倾家荡产的时候,死了连个买烧纸的钱都没有。”缪如茵冷冷地一勾嘴角,便随手一推将李立民往那边拔不出电话的朱维珍身上一推,虽然这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并不近,而且也没有见缪如茵有多用力,可是李立民便就生生地直接砸到了自己媳妇的身上,当下两个人齐齐地倒在了地上,朱维珍是直接呼出声,现在她不只是被摔的那一下豁豁叫得疼,还有被自己老公压得,只觉得肠子肚子都要被挤出来一般。

    万春生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他再看看那正一脸惬意地拍着手的缪如茵,嘴角不禁抽了几下,话说这个少女这几天一直都在自己身边,在他看来这个少女是一个很漂亮,很温柔,很谦和有礼,并且冷静自持的少女,可是再看看这房间里的四个人,不过是片刻之间能站着的只有那个老太太了,甚至现在万春生不得不想,如果不是因为那个老太太的年纪不小了,只怕自己身边的这个少女会连这老太太一并揍了吧,所以那说好的冷静自持呢,说好的谦和有礼了……

    一时之间万春生只觉得这个少女的画风改变得太快,让他真的有些跟不上了。

    只是万春生还是将缪如茵想得太好了,这妞的字典里也没有不打老人的说法,在她看来有些老人根本就是以老卖老,就仗着自己是老人,便以此来欺负年轻人,还真以为没有人敢收拾他们了不成,缪如茵便可以肯定一定,她来揍这些老货,那么保证不会碰到半点儿油皮,而且还会让他们疼得叫不出来半点声音,而且这种疼痛也会持续几天的,就算是去医院,打上了杜冷丁止疼也没有用。

    于是就在万春生转过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缪如茵直接身形一动,便闪身来到了李老太太的身后,二话不说一拎老人的衣服领子,便直接丢到了二楼的楼梯上,不是说人老不以筋骨为能吗,那么便让她好好地从二楼滚到一楼吧,当然了,她出手也是很有分寸的,绝对不会闹出人命的,这么作的一家四口人,她是不会收的,因为自有天来收他们。

    将万春生住的地方安排好,缪如茵又见了李明宇和秦远征两个人,还好,秦远征那边为这些来京的老兵所建的住宅楼倒是已经全都完工了,而且家俱家电也都配置齐全了,因为买家俱家电这事儿可是欧阳老爷子直接把电话打到了市长办那边,市长办那边对于这个问题自然也是很重视的,于是便有专人直接去厂家进行协商,可以说全都是成本价拿的货不说,而且厂家那边同时还答应了,会为他们超市以成本价供货,所以两个人也正想要见见缪如茵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她,并且问问她,要不要在超市里专门辟出两个区域卖家俱和家电。

    缪如茵只是思考了片刻便道:“超市里卖家电是必须的,不过只限于小家电,不过我们却可以专门成立一个家电超市,与家俱广场,这样不但有针对性,而且也方便我们组建送货安装的团队!”

    李明宇听到了这话,眼睛立马便亮了,而缪如茵自然也是直接点将,便将这事儿交给他来处理了。

    只是这一次来到京城,缪如茵倒是没有去见欧阳老爷子也没有通知欧阳傲阳,因为她明天一早便要乘飞机离开京城,而且今天晚上她还有事儿要处理。

    ……

    夜深人静的时候,龙泽别墅区的围墙外,一道黑影却是灵活地翻墙而入,她轻车熟路地寻到了李文海家的别墅外,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了,可是李文海家却依就是灯火通明,今天晚饭时发生的事儿,到现在也让这一家人怒恨难消,在那两个人走了之后,他们也打电话报了警,可是他们所说的那两个人,小区大门口的保安却说他们没有见过,而且他们一家人居然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那两个人的样子了。

    这个认知令得他们一家人只觉得有些不安,特别是那个少女临走时所说的那些话,虽然记不清楚那少女的样子了,可是那个少女所说的每句话,每个字他们一家四口居然都记得清清楚楚的,甚至一闭上眼睛那些话便开始在耳边回响,这根本就是想睡也睡不成的节奏啊。

    “我怎么觉得那个女孩子很有些古怪呢,明天要不我们去拜拜佛烧烧香去。”李母提议。

    窗外的缪如茵看到了这一幕,却是嘲讽地勾了勾唇角,恶业既然已经造下了,再妄想想要掩耳盗铃的将之抹除,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善恶因果必有报应。

    寻好了方位,缪如茵从怀里摸出了一个不过只有拇指大小的铜虎,然后默念了几声咒语便将铜虎埋在李文海家的东面窗下,要知道白虎属金应在西方,而东方属木是青龙的方位,将白虎置在青龙位上,而且她拿出来的这只铜虎还是下山虎,须知老虎下山势必要伤人,而且白虎出现在青龙位上势必会引发龙虎斗,龙虎一斗风云变色,李家短期内不仅会破财,而且还会大灾小难不断。

    所以在老天收他们之前,先来付点利息吧。

    悄无声息地做完了这一切,缪如茵便离开了龙泽别墅区,只身去了位于昌平区中心位置的汽车修理中心,站在门外看了看,李立民的这个汽车修理服务中心,所在的位置还真是不错啊,此处正是聚气生财之所,如果他再在正对着大门口的大堂里摆上一块红色的地毯,那可是最好不过了,绝对是八方来财的招财之局。

    可是很明显李立民并不懂这些,但是这里却也令得他赚了不少钱,不过今天她缪如茵便要坏了这里的风水。

    取出两个拇指大小的泥娃娃,直接埋在了汽车修理服务中心大门的两侧,在这八方来财局上又添了一道小鬼守门格,有了小鬼守门,不管多少的钱财也别想再流进来了。

    要知道无论是那只铜虎,还是这两个泥娃娃,可都是被缪如茵在路上用自身的元气加持过了,所以那铜虎还有这两个泥娃娃也可以称得上是法器了。

    所以李立民,本姑娘已经出招了,你就好好地接招吧,哼,到时候可不要哭得太难看了。

    而这一切李立民却是不知道的,他只知道从第二天开始,他们一家人便全都开始走霉运了,似乎是之前他们一家人的好运气已经全都用光光了一般。

    只不过对于这一切,缪如茵却已经不关心了,因为一大早她便坐上了飞机,向着内蒙古呼伦贝尔飞去,这一次她所要寻找的人却是丁小旺了。

    丁小旺的住址在呼伦贝尔市大柳树镇,这是一个位于大兴安岭山脉中的一个小镇,四面环山,林木茂密,其镇内柳树极多,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给这个小镇起名叫做大柳树镇。

    按着自己手中的地址,缪如茵一路寻到了丁小旺家门口,黑色的大门大开着,只是缪如茵才刚刚站在门口,两只毛茸茸的大黑狗便恶狠狠地冲了过来,倒是很难得地令得缪如茵微微吃了一惊,不过看看两只大黑狗脖子上的项圈,很明显都用链子拴着呢,不过它们倒是够不着缪如茵,可是却不防碍它们一阵的乱吠:“汪,汪,汪,汪……”

    很快的一个二十五六的年轻女子走了出来,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下缪如茵这才开口问道:“请问你找谁?”

    “请问这里是丁小旺家吗?”

    “你找我哥?”女子低呼一声,然后迅速地回头看了一眼,便忙走出了大门,一伸手拉着缪如茵的手臂走到了大门的一侧,然后压低声音问:“你是谁,找我哥有什么事儿?”

    “哦,我叫缪如茵,这是我的证件。”为了让缪如茵出行方便,欧阳傲阳可是早早地就给这个妞办了一个军官证,于是这个时候倒是正好派上了用场。

    女子接过军官证打开看了看,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这么年轻的一个女孩子居然就是军官了,真是太让人难以相信了,将证件还给缪如茵,她低声道:“我哥不在家,不知道我哥有没有和你们说过,我家是继母,我哥的脾气倔,和继母的关系一向不好,自从我哥断了右臂回来,继母便更是容不下他了,天天和我爸吵架,一于是我哥一怒之下就走了,去投奔他战友了。”

    “那你知道你哥去投奔谁了,在哪里吗?”

    “我知道……”

    话才刚说到这里,便听到一个高亢的女声响了起来:“丁小秀你的活干完了吗?”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