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6,明年八月
    而且两个人聊着聊着便直接开始讨论起李照体内的那些弹片应该怎么样才可以以一种最安全的方式取出来,毕竟现在那些弹片在李照的体内也不是短短的一年两年了,所以很可能已经与李照的肌肉纠结在一起了,甚至还有一些紧贴着血管与神经,而且弹片大大小小,边缘锋利,所以这个手术也绝对不会太简单了。

    “我看啊,想要彻底地将他身体里的弹片全都取出来,最起码也得手术五次才可以!”方文远仔细地算了算然后对缪如茵道,而且只怕每一次手术的时间也绝对不会短。

    缪如茵看着方文远伸出来的五根手指,然后道:“我有把握只用一次手术便可以将他体内的弹片取干净。”

    还不等方文远再说什么呢,他身边的那个年轻人便已经带着几分怒意的开口了:“不可能,我爷爷是咱们国内最好的外科专家,他做不到别人就更做不到了!”而还一句话年轻人没有说出来,那就是我爷爷都做不到的事儿,你一个小小的高中生就更做不到了。

    方文远却是皱着眉头有些不悦地瞪了自己孙子一眼,这小子,自己已经和他说过多少次了,在医学上永远都不存在第一这个说法,而且咱们华夏的老祖宗也说过一句很精典的话那就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所以永远也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方文远有些歉意地看向缪如茵,然后温声询问道:“这位李先生身体里的弹片数量不少,而且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分布在他的全身,在手术上还要尽量不能伤到他的血管和神经,这样的手术难度很快,而且时间也很长,如果想要一次手术便将他体内所有的弹片全都取出来的话,太难了,而且只怕主刀大夫也是需要进行轮换的。”

    因为就算是大夫,体力也是有限的,所以像那样长时间的集中注意力,太久的话体力也是吃不消的。

    “我可以做到!”缪如茵斩钉截铁地道,在上一世的时候,她遇到过与李照相似的情况,虽然时间用得是真的有些长了,可是却一次性便解决了问题,更不要说这一世她所会的可不只是西医,还有中医,奇门术法,更有天眼在。

    方少华本来是想要再嘲讽几句这个女孩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可是他看了看自己的爷爷,话到嘴边却变了:“说得好像你做过这样类似手术一样。”

    缪如茵扬眉:“没错,我做过。”前世的时候。

    方文远有些讶然,可是他却看得出来面前的这个少女倒是并没有说假话。

    所以她所说的一切竟然是真的了,于是方文远的心里可是越来越好奇这个少女到底是谁培养出来的,而且据他所知,在华夏医学世家中似乎并没有哪家姓缪的。

    而那边方少华也是因为缪如茵的回答而呆了呆,可是他依就是认为面前的这个少女根本就是在说大话,既然这个少女如此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他便也不介意好好地将这个少女一军,于是他便立马开口道:“那等到了京城,你便来主刀为这位李先生进行手术如何?”看你这个丫头片子到底敢不敢应。

    缪如茵笑了,好吧,她承认她是故意的,她本来便打算亲自操刀来为李照取出他体内的那些弹片,她可不想像让李照手术太多次,那真的会很折磨人,可是她却需要找一家医院,还有说服院方同意让她这个没有行医许可证的人操刀,而现在既然这对方氏祖孙主动撞了上来,她自然也是乐见其成的。

    所以一听到方少华如此说,缪如茵便立马点头:“好,只是这事儿你可能做得了主?”

    话虽然是在问方少华,可是缪如茵的一双眸子看的却是方文远,这两位真的可以做决定的还是爷爷。

    方文远饶有兴趣地看着缪如茵,心里却明白了,只怕从一开始这个少女便打的是这个主意吧,呵呵……

    在心里暗笑了两声,再看看身边自己的孙子,这个小小的少女玩起心机来居然能把自己的孙子给耍了,有趣啊有趣,而且他也真的很好奇,这个女孩子到底要怎么做,所以迎着缪如茵投来的目光,他也重重地点了点头:“我说话自然是算话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现在就打电话让我们医院空出一间手术室来。”

    方少华盯着缪如茵,要知道他们只需要再等两个小时便可以飞抵京城了,也就是说只要这个少女答应那么她便需要在两个小时以后便为那位李先生做手术……所以她敢答应吗?

    只是让方少华意外的是,缪如茵居然喜上眉梢,直接一口答下来:“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希望方老先生和方小先生两位言而有信。”

    方少华的嘴角抽了抽,什么叫做方小先生啊,就算是称呼他一声小方先生也比方小先生强吧。

    方文远却是怔了怔,其实他也没有想到少女居然一口就应下来了,要知道手术前可是需要进行身体各项指标的检查呢,而这就得需要最少两天的时间,并且在他看来以李照现在的身体情况来说,他属于很严重的营养不良,所以最好是让他好好地静养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要好好地补充营养,待到他的身体各项机能都有所提高后再进行手术才是最好的。

    要知道手术台上,死亡率也是很高的。

    “可是……”方文远有些犹豫了,他看向缪如茵,斟酌着想要开口。

    缪如茵前世的时候可是做过无数台大大小小的手术,自然明白方文远想要说什么,当下她便先一步开口了:“方老先生请放心,我不会让李照出事儿的,如果手术中但有意外出现,我付全责,与你们祖孙还有你们医院无关。”

    方少华简直快笑了,他现在只觉得这个少女还真的不是一般的自大呢:“你说你负全责你就能负责了!”这真是笑话,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这话说出来倒是简单得很呢,可是真正做的时候,可没有那么容易呢。

    缪如茵没有理方少华,她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心气可不是一般的高,呃,应该是刚从校门里出来的吧。

    从兜里拿出自己的军官证缪如茵将之递到了方文远的手里:“有了这个您应该就可以放心了吧。”

    方文远打开一看,倒是吃惊不小,虽然他不清楚面前的这个少女,不过只是一个高三的学生,但是怎么就成为军官了,可是他却知道军队里对于一些特殊人才也有特殊的政策,所以他虽然心有疑问,可是却并没有问出来,那钢印可不是做假的。

    一边的方少华伸着脖子想要看看,可是方文远却是已经合上了军官证然后将之还给缪如茵,老人想了想:“好,既然如此我便让那边做好一切准备。”

    “谢谢了,我代表老兵谢谢您了~!”缪如茵是真的很感激面前的这位老人。

    方文远哈哈一笑:“能为这些老兵做点事儿我也很开心呢,他们是一群很可敬的人。”说着老人便摸出了手机……

    而缪如茵却来到了李照的身边,告诉他,一到京城便要为他动手术取出他体内的弹片,李照呆了呆,又看了一眼秀芬嫂子和孩子,便忙推辞:“不,我没事儿,那个,能不能先安排秀芬嫂子的手术啊?”他是担心自己做手术了,万一余下的钱不够给秀芬嫂子做手术了呢?

    “放心呢,一切有我来安排!”缪如茵说着,伸手拿出了一粒黑色的药丸:“把这丸药吃下去吧,会让你的手术更顺利,而且只有将你体内的弹片取出来了,你才能更好地完成老首长交给你的任务。”

    不得不说在这个时候将老首长搬出来还真是管用呢。

    李照想了想,然后伸手自缪如茵的掌心中拿起那粒药丸放到了嘴里,然后一口吞下。

    而缪如茵这边的一举一动,倒是全都被方文远收进了眼里,于是待缪如茵自李照身边回来后,便一脸好奇地凑过来向缪如茵打听:“小丫头你刚给那位李先生的药丸是什么啊?”

    看着老人那一脸很有兴趣的样子,缪如茵倒是也没有瞒着,很爽快地便又取出一粒:“这是固本培元的药丸,可以让人在很短的时间里便将身体状态调理到巅峰,而且没有任何的副作用。”

    方少华这一次倒是没有说什么,不过看向那枚药丸的眼神却是有些嘲讽,刚才缪如茵的说法在他看来根本就是一个笑话,要知道一个人的身体情况如果太差的话,那么便说明根儿在他的脏器和细胞上,这是需要营养还有药品才可以解决的,而且因为人体也是需要进行新陈代谢的,所以单就是这一点便决定了想要恢复身体状态根本不是短时间里可以完成的,当然了,除非用那种透支人体潜力的药物,可是那样一来会对人的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所以这样的方法,绝对可以说是饮鸩止渴。

    而在方少华看来,缪如茵所拿出来的药丸就是这样饮鸩止渴的毒药,哼,亏着刚才她居然还好意思从嘴里说出那么好听的一番话来,果然是一个虚伪的人。

    只是方文远这个时候却是拿着那粒药丸放在鼻下轻闻了闻,然后低头苦思片刻,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虽然他对于中医也是有些涉猎的,可是他却无法单凭着气味判断出来这个药丸都用了哪些药材。

    “丫头这里面都是些什么药材啊?”

    缪如茵却是微笑着摇了摇头:“方老先生,这可是我们师门的秘方,不可外传的。”

    “师门?!”方少华冷嗤,这个丫头也不看看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居然还说什么师门,可笑!

    方文远却是又瞪了一眼自己的孙子,一直以来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孙子很沉稳呢,可是现在看看,这小子果然还是欠练呢,就凭着他的这一出出的表现,这小子到底哪里沉稳了。

    只是对于缪如茵所说的师门,方文远却是兴趣更大了,虽然他没有接触过,可是他却知道现在的华夏国内,其实还是有着不少的高人,只是这些高人却并不肯入世,而这些人要么有着一手很神奇的医术,要么有着一身高深的武功,而面前这个少女莫非就是那些隐世高人的传人不成?

    看着方文远看着自己的眼睛越发的亮了起来,缪如茵抬手那手指只是微微一弹,三根极细的金丝便自少女的袖中射出,正缠在方文远的手腕上。

    方文远的目光急促地震动了几下:“这,这是悬丝诊脉……”

    方少华也是呆了呆,他一直以为所谓的悬丝诊脉只存在于影视作品或者是小说当中,而这一切不过是杜撰出来的罢了,毕竟老中医他也不是没有接触过,可是就算是那些据说诊脉很牛的老中医也不会悬丝诊脉啊,可是,可是现在在机场的候机大厅里他居然看到了这一幕。

    悬丝诊脉居然是真的存在的吗?

    缪如茵只是细细地感觉了一下,便又手指一抖,于是那本根极细的金丝便又收回到了她的衣袖里:“方老先生的身体情况总体来说还算是不错,只是因为气血不足,所以倒是时常会有心悸的毛病。”

    方文远的眼睛更亮了,方少华脸上的不屑也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满满地震惊,敢情自己鄙视了半天,结果这个丫头居然还是有真材实学的。

    “如果方老先生信得过我,那么只要服下这枚药丸,不出三天,你心悸的毛病就会彻底根除。”

    “好!”方文远居然没有任何怀疑的便直接将手里的这枚药丸放到嘴里,方少华张了张嘴,本来是想要阻止的,可是也不知道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倒是并没有付诸行动。

    而这个时候他们的这趟航班也开始登机了。

    方文远问了一下缪如茵的座位在哪里,便二话不说直接劈手夺过了自家孙子手中的登机牌,然后往缪如茵的手里一塞:“丫头,咱们两个坐一起。”

    方少华看着自己手中印着缪如茵名字的登机牌,再看看自己爷爷一副很嫌弃自己的样子,当下也有些哭笑不得,话说自己才是爷爷的亲孙子吧,可是现在不管怎么看都让人觉得自己其实是爷爷的假孙子。

    还别说,在飞机上的这两个小时里,缪如茵与方文远两个人可是聊得极为投机,而且方文远也一直在很用心地感觉刚才那粒药丸进入到自己的身体之后,自己身体的感觉又是什么样的。

    而这一老一少两个人可是越聊越投机,方文远甚至有种想让飞机永远也不要落地的感觉,他只希望这飞行的时间可以长点长点再长点儿。

    甚至当飞机飞到了京城机场上空,因为临时情况暂时只能在京城机场上空盘旋而不能降落时,相信整个儿飞机上只有方文远是高兴的。

    不过飞机终于还是要降落的,于是一行七人便直接打了两辆出租车,一路向着京城医学院附属医院而去。

    当然了方文远那是一定要和缪如茵坐一辆车的,并且还很热情地拉着李照和他们同车,至于自己的宝贝孙子方少华,直接就被方文远给赶到另外一辆车上去了。

    在路上方文远便打电话回医院问了一下,医院那边已经按着之前方文远的交待,将手术室还有相应的手术用器,人员全都准备好,只等方文远等人到了便可以直接动手术了。

    “如茵丫头啊,我真的很期待可以与你进行同一台手术呢,我觉得我可以从你的身上学到好多东西。”方文远一脸兴奋地道。

    这话可是让缪如茵有些汗颜,毕竟方文远和自己的年纪可是相差得太多了,人家的孙子都要比自己大呢:“方老先生客气了,是我向您学习呢。”

    “哈哈,在咱们医学界可不是按年纪来论资排辈的,咱们这行是达者为师,而且咱们华夏的老祖宗不也是说过的吗,三人行必有我师!”方文远这一生都是追求医术上的精益求精,所以他从来不觉得向比自己年纪小的人请教与学习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

    而不得不说缪如茵也很欣赏方文远身上的这种特质,于是看着方文远那因为兴奋有些发红的脸孔,少女勾了勾唇:“方老先生是不是快要退休了?”

    “我老头子早就退休了,只不过又被医院反聘了,反正我这个人也不愿意在家里呆着,我还是喜欢呆在医院里,不过我们的聘书是一年一签。”方文远在这事儿上也没有必要瞒着缪如茵,而且在他的心里已经将缪如茵当成是他的忘年交了。

    “哦,那什么时候到期啊?”缪如茵又问了一句。

    “明年八月!”方文远直接道:“每年八月医院都会和我重新签一下合约。”

    “……”缪如茵没有再说话,只是她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浓郁了,明年八月吗,真是一个好日子呢,她可要记好了!

    ------题外话------

    这里是存稿君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