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2,九曲来水,迎送合局
    只是就算是缪如茵自己也没有想到,东缪集团成立的这个新闻不只是在白省进行了现场直播,而且还在各个地方电视台播出了,一时之间不只是东缪集团,就连她这位只有十六岁年轻一个集团的董事长也变得家喻户晓了起来。&n

    而且菁萃女书院的院长陈慧苹女士也是在一个偶尔的机会下,她的一位来自内地的朋友正好带了本内地的商业杂志,而且正好这一期的商业杂志封面居然就是缪如茵。

    陈慧苹自然不认识缪如茵,可是当看到被朋友随意放在桌上的杂志封面居然是一个十分年轻的女子时,便不由得奇怪问道:“咦,什么时候内地的商业杂志居然也用这种漂亮的女孩子来做封面了。”她觉得以内地杂志的风格来说那是一定会用一些内地的商界名人来做为封面的。

    而朋友一听到她说这同业的,当便来了兴致:“这个小姑娘现在可是内地商界的新星呢,你看看这里有关于她的报道,只是可惜了不是专访,采访不过是她集团旗下子公司的老总,而且你知道吗,她现在只是一个高三的学生。”

    朋友一边说着一边便将杂志翻到了有缪如茵报道的那页,指给陈慧苹看。

    一听到居然不过只是一个高三的学生,陈慧苹也有些惊讶,要知道她们菁萃女书院所培育出来的学生,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而且也不是陈慧苹看不起内地的学校教育模式,要知道她也是专门了解过内地教育的,面前的这位朋友便也是内地的一位教育家,可是她却有足够自信与信心敢说香港的教育模式比之内地更容易培育出精英的孩子,而且像这种年纪轻轻便进行创业而又有勇于创业,特别还有所成就的,在香港来说也是少之又少,而现在一个内地的学生,居然便能达到这样让人震惊到无以复加的成就,也尤不得她不震惊。

    拿过那本杂志,当陈慧苹的目光落在那个名字上的时候,目光却是狠狠地缩了一下,缪如茵……

    这个名字真是太熟悉了,而且她到现在还记得自己与通过的那通电话呢,那个少女十六岁便熟悉掌握了四门外语,而且整个儿通话过程,她的思路极为的清晰,而且应变能力也是极强的,甚至她还具有这个年龄段的少年极为少见的远见卓识……

    其实她对那个少女的印象还是挺深的,虽然她从少女提交的资料里也知道少女在内地开办了一家小公司,当时在电话里问起来的时候,少女也只是说一切只是一个开始,所以她当时也没有在意,毕竟菁萃女书院里也有些学生,会用父母的给的资金开个小公司玩玩,或者直接就在父母的公司里挂个闲职,反正这个年纪就算是亏损也不用担心,自有父母担着呢。

    而且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孩子的父母们也是真的不差那个钱。

    现在再看看她旗下的几个子公司的老总对她的评价,她可以深切地感觉到在那几位子公司老总的眼里,这个只有十六岁的少女根本就不是一个孩子,这几位在商界上已经有了一定经历与阅历的人是真的真心实意地佩服着缪如茵,也是由衷地将她当成是他们的领路人……

    而且不要忘记这个少女的一切都没有人帮助,一切都是她凭着自己的本事来创造出来的,真是不知道如果当年抛弃她的亲生父母知道了这人眇女其实是他们的亲生女儿时,又会做何感想,会不会后悔当年的举动。

    朋友看着陈慧苹脸上的表情变化,却是有些得意地笑了起来:“你不是老说我们内地的高中生不及香港的高中生优秀吗,现在看到了吧,这就是标杆!这样的学生可是我们内地培养出来的。”

    陈慧苹抿嘴轻笑,目光自杂志上移开,脸上的笑容却是无论如何也掩不住了:“你还不知道吧,她已经办理完了转学手续,而且也已经收到了我们菁萃女书院的入学邀请。”

    朋友吃惊地张大眼睛一时半刻居然有些回不过神来。

    ……

    缪如茵终于坐上了飞往香港的航班,因为大卫?卡特早就已经于一个月前抵达了香港,而这当中也和缪如茵通了几次电话,这货告诉她,他已经成功地勾到了几个电脑网络方面的专业人才……

    当时听到这话的时候,缪如茵便一个没忍住,嘴角直接就是一抽,勾到……她第一次发现大卫?卡特这货居然还有如此幽默的一面呢,咳咳,这倒是让她很是有些刮目相看了。

    只是大卫的能力并不在激发人心的方面上,所以如果想让这些人才能够真的留下来,还需要缪如茵这位幕后老板出手,大卫直接一句,老板,我相信你。

    在别人的面前,她是甩手掌柜,直接给一个大方向,和自己的相法规划就行了,可是到了大卫这里,那货才是真正的甩手掌柜……

    好吧,当人家老板本来也不是什么轻松的活。

    不过缪如茵自己也是有自己的精打细算的,只要她到了香港能够尽快搞定丁俊生,嘿嘿,那么她便可以继续潇洒地来当她的甩手掌柜,而且香港菁萃女书院的管理可是要比内地的高中严格很多,学生全部都是寄宿制的,每周休息两天……

    所以她想要趁着现在到香港学校下学期开学的这段时间一定要摆平丁俊生。

    而大卫那个家伙也很兴奋地告诉她,加斯帕德?卡赛尔,还有杰拉尔德?休伊这两个她结识的朋友也没有忘记她,更没有忘记她悄悄地把大卫这货留下来的目的,所以两个人也都各自搜罗了一个网络方面的专业技术人员,而且在确定人家也是很乐意来华夏发展的情况,将人给送到了香港,并且现在就与大卫住在一起呢。

    缪如茵收到这个消息时,直接在心里为卡赛尔和休伊两个人点了三十二个赞,什么叫朋友,看到没,这样子的才是真正的朋友,想朋友之所想,急朋友之所急。

    当然了,如果日后那两个家伙有事儿需要她来帮忙的,她也是会鼎力相助的。

    走出香港机场,缪如茵倒是并没有急着去大卫给自己的他落脚的地方,而是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维多丽亚港。

    香港的维多丽亚,美国的旧金山,巴西的里约热内卢被称为是世界三大优质天然良港,而香港因为在地理里处于上风上水的地段,而且又环山临海,所以从风水的角度而言,山环聚气,水环聚财,这里绝对是一个极为难得的风水旺地。

    而维多丽亚港又处在入海口的位置上,所以只消让缪如茵看一眼维多丽亚港,那么她便可以知道未来二十内香港的运势走向。

    当然了,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所要的也是把网络公司发展起来,赚更多的钱,而她把网络公司的总部选择在香港,风水也是一个格为重要的原因。

    出租车很快便驶到了维多利亚港,缪如付过了车钱,便推开车门走了下来,海风带着湿咸的气味吹拂在她的身上,少女的眉头却是挑了挑,这里港阔水深,东起鲤鱼门,丁面的海界由青衣岛至香港岛,中间尖沙咀到中环之间比较窄,海港西北部有世界最大的集装箱运输中间之一葵涌货柜码头,海面上繁忙的渡海小轮穿梭于南北两岸,还有渔船,邮轮,观光船,万吨巨轮……一眼看过去倒是极为的壮观,而它们鸣放出来的汽笛声,也在这里交织成一片全新的乐曲。

    而以风水学的眼光来看,水聚则富,而维多利亚港很胆显是一个非常能聚水的海港,所谓的水深巷阔也是代表储水多,即可存财。

    而且维多利亚港的东面有鲤鱼门海口,西面的峡口则很窄,令水聚在维多利亚港一带,这根本就是一个天然形成的聚宝盆,储财能力极强,所以带旺了中环湾仔及尖沙咀一带的经济发展,可以说香港的经济心脏就便在此处。

    另外以往维多利亚港两旁的海岸线弯弯曲曲,令港内的水波较平静,风水学上讲水清水静便生财。

    而且香港岛的水从珠江流下来,经过汲水门,从大口进入维多利亚港,再经观塘蓄水口流入鲤鱼门,最后还有个东龙洲挡住,让它不那么快流走。

    急水入,缓水出,水便在中间两个转弯处形成了两个曲水聚宝盆,风水学上又称为是九曲来水,乃是情水中的至上格局。

    而且维多利亚港两岸尖沙咀是凸出的地形,而中环则是下凹的地形,在西九龙这里,这两个地形完全拼成一个完美的平面!这在风水上称之为迎送合局,一般惯用在建筑风水上,而在地形上达到这样的吻合,绝对是老天爷的神来之笔,一定要归功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功呢。

    其实前一世的时候缪如茵也来过香港,而且更是来过维多利亚港,可是那个时候她只是单纯地来看风景的,虽然一直听说维多利亚港是香港风水中的重中之重,可是上一世她可是一个标准的风水学门外汉不说,而且更是觉得风水不过就是无稽之谈,而现在再来看这个所谓的香港的风水担当,果然是名不虚传,而且此处的风水最起码还可以持续二十余年。

    于是少女的唇角轻勾,呵呵,足够了。

    目光在尖沙咀的位置上落了落,那里现在还并没有如前世时自己来的时候已经建起了一片高楼大厦,低头略略一沉思,再计算一下时间,前世的时候这几年正是香港经济高速发展的几年,而且也是香港政府开始大力进行开发建设的时候,所以……

    尖沙咀倒是难得的好地方啊。

    当然了缪如茵自然不会贪心地看中整个儿尖沙咀,如果说京城的地皮是寸土寸金,那么香港这里便是要在寸土寸金的基础上再乘以十倍或者几十倍,更有可能达到百倍以上呢。

    既然已经看过了维多利亚港的风水了,缪如茵自然也不会再多做停留了,看看手表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四十五分了,如果现在赶到大卫住的地方,想来应该还可以和他共进晚餐。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却是飞快地自斜刺里冲了出来,他的怀里正紧紧地抱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另一只手里居然还握着一把手枪,正好一个没注意和缪如茵便撞到了一起。

    也是缪如茵因为正在想事情,又想得太过于专注了,所以也没有防备。

    而这个男人的反应速度也是极快的,居然立刻便用手臂环住了缪如茵的脖子,勒得紧紧的,同时那黑洞洞的枪口便指在了缪如茵的太阳穴上。

    我擦……

    缪如茵的心里立马便卧了一个大糟,尼玛,她现在都不知道是应该说这个家伙太倒霉了,还是应该说他的运气太好了,居然敢用自己当人质,这货今天出门绝对没有看过黄历。

    而就是这个时候四个警察也握着手枪冲了过来,他们的身后紧跟着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男人,四个警察一看到对方的手里居然有人质了,忙停下脚步,掏出手枪瞄准:“放开人质!”

    周围的人这个时候也都注意到了这里的动静,于是他们立刻尖叫着躲得远远的。

    居然同时被五支枪指着……虽然缪如茵有把握就算是这五支枪同时射击也不会打击自己,可是这感觉还是真心的不爽。

    “放开人质。”警察喊话。

    而跟在警察身后的那个年轻男人也是急急地开口了:“只要你把公文包还给我,我可以保证不再追究你的法律责任。”

    少女白了那个男人一眼,靠,这货果然是戴眼镜的,她突然间想起来一句话,戴着眼镜长得帅的男人,要么是斯文败类,要么是披着人皮的狼,总而言之戴着眼镜的帅哥就没有好货。

    而面前出现的这一只,尼玛,居然到现在都没有看到,自己这个被无辜连累的路人,居然还一门思地想要他的公文包,靠,果然不是好东西。

    于是某人也没有想到第一次见面,他便直接被某妞给了一个差评,而且还是很差很差的那一种。

    “我要车,放我离开,否则的话我杀了她!”一边说着男人手里的枪又更用力地向着缪如茵的太阳穴顶了顶。

    靠,果然脑袋没长在你身上,疼的那个人不是你啊。

    “你说多少钱,你能把公文包还给我?”戴眼镜的年轻男人问道。

    “一千万,美金!”缪如茵身后的男人急急地道,一句话音落下,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我将这里面的东西卖给其他的公司,绝对会比这更多。”

    “好!”戴眼镜的年轻男人答应得倒是格外痛快:“我答应你。”

    “那个等等!”缪如茵微笑着出声了。

    于是身后拿枪正顶着少女的男人,戴眼镜的年轻男人,还有那四个警察同时怔住了,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注意到,这个女人质的反应……要不要这么淡定啊。

    话说人质四个警察都见过,可是反应这么淡定的人质绝对是第一次见到啊。

    看到成功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缪如茵还抬手向着那个眼镜男招了招手,表示自己这话可是冲着他说的:“喂,如果我能拿到这个公文包并且还给你,那么那一千万美金是不是便可以归我了。”这笔无本的买卖还真是很不错啊,缪如茵本着有钱不赚就是犯罪的原则决定自己拿下这桩生意,毕竟她好歹也是属于受到惊吓的那个吧,这就算是她自己为自己争取到的补偿也是可以的。

    眼镜男人眨了眨眼睛,看着那眉开眼笑的少女……没错,就是眉开眼笑……她似乎完全忘记了她的脑袋还真被枪指着呢,而且那可是真枪绝对不是玩具枪。

    为了一千万居然不怕死……这应该是说这个少女胆子够大呢,还是应该说她太财迷心窍了呢?

    “喂,行不行啊,你倒是痛快地给个话啊!”缪如茵不耐烦了,忙催促道。

    她已经很努力很努力地克制着自己,没有把这个敢用枪指着自己脑袋的男人给丢进海里去了,对面的眼镜男人居然还在磨叽,你特么的到底是不是男人。

    “女人你想死!”缪如茵身后的男人这个时候也回过神来了,于是他的枪又是一用力,将缪如茵的脑袋按得不由得一偏……

    麻蛋的,好疼。

    “好,我答应了,不过你确定你能行?”眼镜男人表示自己很怀疑。

    “那你把钱准备好就行了!”少女很没有形象地白了眼镜男人一眼。

    “妈的,你想死是不是,想死老子成全你!”身后的男人也是怒了,这样的人质简直就是在挑战劫匪的耐心还有心理承受力,这个女人到底知道不知道她的小命现在可是握在他的手里呢。

    “你以为你杀得了我?”少女继续挑衅:“小子你做不到的!”

    ------题外话------

    存稿君开启了新的一卷!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