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4,朋友往事的伤痛
    吴姨果然还是很贴心的,既然眼镜男和她说了要几个可以下酒的菜,于是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便上端上了烧豆皮,蒜蓉烤茄子,烧烤串串虾,还有烤鸡翅……光是这些东西便已经放了满满一桌子,而且柳泽白刚才点的那几样还没有上来呢。紫You阁 w.Ziy

    十瓶冰镇啤酒也拿了上来,吴姨又放下了两个杯子,顺便还嘱咐了一句:“你们慢慢吃着喝着,不着急啊,等到你们把酒喝得差不多了,我再你们上刚才小柳点的那些东西。”

    “好的,谢谢吴姨了,您玩去忙吧。”柳泽白和这个吴姨说话倒是还真是相当的客气呢,而且这种客气当中缪如茵居然还听出了几分亲昵,还是那种如同亲人般的亲昵呢。

    可是看看面前这货身上穿的这套行头,还有这货开的车子,这位少爷绝对是出自大富大贵之家好不,怎么可能会与吴姨这般的市井小民扯上关系呢,并且还如此的亲近。

    柳泽白伸手拿起了一串烤鸡翅递给缪如茵:“尝尝看吧,吴姨的手艺可是真的很不错呢,而且你不是饿了吗?”

    男人的手白净而修长,手形很漂亮,纹理清晰,指甲修剪得也很干净,而且指腹饱满,

    不得不说这双手还真是比很多女人的手还要更漂亮。

    缪如茵从柳泽白的手上收回目光,倒是没有接他递过来的烤鸡翅,而是直接从盘子里拿了一串,这鸡翅烤得呈现出均匀的金黄色,单看色泽就已经很诱人,特别是现在她真的饿了。

    一口咬下去,缪如茵的眼睛亮了起来。

    柳泽白倒是也不介意少女没有接自己递过去的烤鸡翅,毕竟就算是再怎么性情温和的猫咪也是会有脾气的,如果没有脾气那就不叫猫了。

    只是在看到缪如茵一口下去,脸上的表情就变了的时候,柳泽白笑了,虽然在心里各种的吐槽这个眼镜男,可是某妞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长得虽然不如自家的师兄,不过也是相当不错的,而且他的美与师兄的那种不带烟火气的仙人般的美还不尽相同,男人的美带着一种尊贵的奢华,往那里一坐,便似乎他是一件最精美最昂贵的艺术品般,高贵奢华而又极具的内敛。

    灯光映在男人的镜片上,那上面只见一片闪亮,却是令得缪如茵根本无法看得清楚男人的眼睛。

    “味道怎么样?”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少了之前的恶趣味的调侃,也没有了之前的距离感。

    “好吃!”缪如茵很肯定的竖起大指指在男人的面前晃了晃:“吴姨的手艺还真不是盖的,你这个家伙挺会吃啊,这家店的位置这么偏居然还让你找到了,果然不愧是牛人一枚啊。”

    柳泽白没有说话,只是打开了一瓶啤酒,看看吃得正欢的某妞,便只倒满了自己面前的杯子,然后含笑一饮而尽,接着又是一杯……

    缪如茵初时倒也没有在意,不让自己喝,她还求之不得呢,可是却没有想到她在这边扫荡桌上的菜品,眼镜男便坐在她的对面扫荡那十瓶啤酒,终于在男人的又去拿第八瓶啤酒的时候,少女站了起来,探过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喝酒不是你这么喝法的,至少你得先填填肚子再喝吧,空肚子喝你这是没事儿找事儿呢,我可事先声明啊,如果你喝到胃出血,我可不会管你的。”毕竟我们今天才认识,而且本姑娘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眼镜男的名字呢。

    “先填填肚子……”柳泽白听到了缪如茵的话,眼底里涌动着笑意,他伸手指了指桌上的盘子,嘴角却是掀了起来。

    “呃……”缪如茵眨巴眼睛,看看桌子上已经被自己扫荡一空的盘子,再看看自己手中的最后一串烤豆皮,话说这真的不是她太能吃了,而是这边的一盘子的分量真心太少了,再加上她今天可是饿狠了。

    看看烤豆皮,再看看面前的男人,于是某妞很大方地做出决定,她一伸手将那串烤豆皮递到了柳泽白的面前,很是讲义气地开口了:“给,这个我没有吃呢!”准确地说是没有来得及吃呢。

    柳泽白看看缪如茵,再看看那串烤豆皮,然后又看看缪如茵,再看看烤豆皮……

    “你不吃拉倒,我自己吃……”

    只是某妞的话音才刚刚落下,手中的那串烤豆皮便已经落到了柳泽白的手里,然后在她还没有来得及瞪眼的时候,男人却已经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果然戴眼镜的好看男人都是别扭的,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理解。

    少女伸手拎起了一瓶啤酒:“我陪你喝几杯吧!”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面前男人刚才喝酒的样子,充满了一种落漠与萧条,好吧,就算是本妞不是好人,那么总是也会动一下侧隐之心的。

    柳泽白轻轻点了下头,然后招呼了一句:“吴姨把之前我们点的那些东西上来吧。”

    “好!”厨房里传来了吴姨的声音。

    柳泽白已经把那串烤豆皮吃光了,他端起面前的啤酒:“很高兴认识你,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柳泽白。”

    “虽然认识的过程,我觉得很倒霉,可是看在其实你也不算不倒霉的份儿上,本姑娘就勉为其难地说一句,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我叫缪如茵!”

    于是两个人手里的杯子便碰到了一起。

    几杯啤酒下肚后,两个人的关系似乎也拉近了不少,看看地上堆着的十个空酒瓶子,柳泽白又让吴姨给拿上来十瓶啤酒。

    于是两个人连喝边聊,越聊越放松,越聊越亲近,越聊越投机。

    “对了,我还真是有些好奇呢,你怎么找到的吴姨这家店呢,按说你应该是不会来这种的地方的吧?”话说这个问题她刚才已经问过一次了,可是某人直接给岔过去了。

    “呵呵,因为我曾在这里生活了七年,而在那七年中,我几乎每天都会在吴姨这里吃顿饭的。”柳泽白还是在笑,虽然因为镜片的反光,看不到他的眼睛,可是缪如茵却能听出来他声音里的苍凉:“当年出生的时候,我与另一个孩子在医院里被抱错了,直到七年之后,我的亲生父母出了车祸,急需输血,而我父亲的血型又极为特殊,医院的血库里根本就没有库存,而直到那个时候才发现之前的那个孩子不是我亲生父母的孩子,于是柳家便开始寻找我,只是等到他们找到我的时候,我亲生父母已经死了。”

    缪如茵……

    她怎么从来也不知道她居然还有做人知心姐姐的潜质呢。

    “虽然我离开了这里,可是我却一直忘不掉吴姨这家店,忘不掉这里的味道,所以只要我人在香港,每个月我都会过来吃点什么,坐一坐,和吴姨聊聊天。”

    “那个孩子呢?”

    “其实那个孩子是一个遗腹子,他的亲生父亲是一个小混混,在他妈怀孕六个月的时候就被人砍死了,本来他妈妈是想要将他打掉了,可是大夫说孩子太大,而且他妈妈的身体也不适合打胎,更不适合引产,如果强行引产的话,只怕日后就会很难再怀上孩子了,所以他妈妈便生下了他,只是生下他之后,还不到出院的日子,他妈妈便离开了医院,也离开了香港……”

    缪如茵已经不知道她该说什么才好了,因为两个孩子在出院的时候抱错了,而且一错就是七年……镜片依就在反射着灯光,让人看不到男人的眼睛,只是男人的那俊美而奢华的脸孔上却是有些微的潮湿。

    他明明一出生便应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可是因为抱错了,他一出生便没有了父亲母亲,而当七年后他被家人寻回去的时候,他的亲生父母又已经因为车祸而离世了……

    那个孩子,要比他幸运,因为在人生最初的七年中,那个孩子代替他享受了太多的父母关爱……

    “是那个人的奶奶,把我养活的,只靠着她每个月那微薄的宗援,还有如吴姨这般左邻右舍的帮助,我才长到了七岁了……”

    气氛在这一刻凝滞了下来……

    深吸了一口夜晚有些微凉的空气,柳泽白拿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也没有说话,只是向着缪如茵举杯示意一下,便一仰头一饮而尽。

    而缪如茵也很干脆地喝掉了自己面前的那杯酒。

    “呵呵,你应该也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小店吧?”柳白泽问道,以他的眼光自然也看得出来,虽然乍一看缪如茵穿得很普通,可是她身上的衣服绝对不便宜,还有她脚下的那双运动鞋,背上的双肩背,都不是在内地随便什么地方能买到的。

    “当然来过,我也不是从出生便能过得这么好的,我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孤儿,我甚至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而至于我的名字也是因为我被丢在孤儿院门口的时候,脖子上挂着一块玉,上面刻着这三个字,所以我便叫这个名字了,我在孤儿院呆了八年,这中间没有人来看过我,也没有人领养我,直到我八岁的时候,一个双腿残疾的老人领养了我,他就是我的师傅,他带着我在大山里又呆了整整八年,你信吗,我是在几个月前才出山的。”

    柳泽白也同样吃惊地看着面前依就是浅笑妍妍的少女,从少女的眼里他看得出来,少女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而少女的脸上却不见悲伤,而且也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似乎她只是在讲着一个别人的故事儿,她并不是这个故事的主角一般。

    “对了,那么和你一起被抱错的孩子呢?”

    “师傅?都教你什么,是武功吗?”

    沉默了片刻,两个人居然异口同声地开口了,然后在问完自己想要的问的问题后,两个人又一起笑出了声音。

    “好吧,我先答,那个孩子成为了我们柳家的养子,现在负责亚洲区的运营。”柳泽白道,只是在提起那个人的时候,他的语气有些发冷,看得出来,他与那个孩子之间的关系并不好。

    “那接下来便轮到我来回答了,我师傅有教我功夫,哦,还教了我医术,你可不要小看我啊,我的医术可是很厉害的,如果你或者你在意的人有什么医院解决不了的毛病,记得来找我,保管让你满意。”缪如茵说着对上了男人那含笑的眼,于是这妞的话锋一转:“不过必须要先付钱再治病,而且概不赊欠。”

    “哈哈,哈哈,那这么说你还是神医不成?”柳泽白不禁笑了起来,的确一个十几岁的,还有些稚气未脱的黄毛丫头在你面前说她是神医,真的是有些可笑呢。

    “喂,你可别不相信,说不定你很快就会有事情求到我呢。”缪如茵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信姐有你的好处。

    “好,好,好,我相信,我相信还不成吗。”柳泽白觉得自己今天还是很幸运的,遇到了这么一个奇特的女孩儿,在她的面前他很放松,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女孩子呢,很是与众不同,又让人忍不住地想要心生亲近。

    “手机给我。”男人的大手伸到了缪如茵面前。

    “干嘛?”少女挑眉。

    “你不是说我说不定会很快有事儿求到你吗,那总得留个电话给我啊,不然我怎么找你。”柳泽白倒是有些理直气壮。

    缪如茵也不是别扭的人,当下便摸出自己的手机丢到了桌子上。

    柳泽白拿起缪如茵的手机,飞快地按下一组号码,然后按了拔通键。

    很快的柳泽白身上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于是压断电话,柳泽白的手指又灵巧地在缪如茵的手机上按了一通,这才将手机递还给她:“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你一定要保存好,如果在香港遇到什么事儿的话,可以打给我。”

    一边说着,他又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将缪如茵的名字输进去,只是在后面又多加了一个括号,括号里只有三个字:小猫咪。

    不过还好,他的这个小动作并没有被缪如茵看到,否则的话,以这妞的性子,绝对要好好地报复一通才算了事儿,谁是小猫咪了,你们全家才是小猫咪呢。当心本姑娘挠你一个满脸桃花开。

    只是柳泽白也没有想到,缪如茵接过了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柳泽白在自己的手机上保存的他自己的名字,居然还在后面又多了一个括号,而那括号里居然还有三个字:好朋友。

    当下某妞的嘴角再次止不住地抽了抽,这货不会真以为只是吃这么一顿便可以万事大吉了不成,哼哼哼,这货还真是太看得起她了,于是缪如茵冷哼一声,飞快地删掉了好朋友三个字,在括号里打上了:眼镜男,三个字。

    等到两个人又干掉了后拿上来的十瓶啤酒后,可是真的酒足饭饱了,缪如茵的目光依就是清明的,那些啤酒进肚,似乎对她没有任何影响。

    而柳泽白,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向缪如茵示意一下让她在这里等着自己,便离开了,不过一会儿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居然多了一瓶白酒,而且还是普通的随随便便一家小超市里都有卖的普通白酒。

    缪如茵的眼皮一跳,这货今天晚上果然是来买醉的。

    缪如茵还真是没有猜错,柳泽白怎么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居然会一个只是刚刚认识的人面前放下所有的心防,他是一个极为自制的人,可以说不管在任何情况下他都会保持清醒的,可是谁也不知道,他一直很想要醉一场,长到这么大,他甚至从来不知道喝醉酒是什么滋味。

    而今天他就是想要任性这么一回,是的,只是这么一次。

    缪如茵看了看他上的那瓶白酒,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从刚才的聊天便能看出来,这是一个心思极为细腻的男人,而且只怕他的心头也积累了不少的压力,所以今天今晚他是想要好好地发泄一下,舒缓一下,也许只要醉这么一场,明天酒醒之后,他便可以轻松一些。

    缪如茵本来是想阻止的,可是她阻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呢,便听到柳泽白道:“这个白酒你就不要喝了,女孩子喝太多酒不好,特别还是两掺的。”一边说着,他已经打开了酒瓶子,为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白酒。

    “那我不喝白酒,我用啤酒陪你。”缪如茵说着站了起来,去找吴姨又拿了两瓶啤酒回来,吴姨跟着她,看到柳泽白脚下的空啤酒瓶,眼里闪过担心与忧色,她拉了拉缪如茵,压低声音在她的耳边道:“姑娘啊,小柳虽然没有和我说过什么,可是我知道他其实过得并不容易,他心里不好受,你,你,劝着他点儿,这酒喝多了也伤身啊,而且他还是开车来的。”

    “吴姨放心吧,我知道,只是他今晚应该是想要好好放松下!”缪如茵给了吴姨一个两瓶哦放心的眼神,然后便拿着两瓶啤酒重新坐回到座位上。

    ------题外话------

    某妞大约今天上午十点左右到家,现在还在火车上大睡中……

    所以依就是存稿君在兢兢业业!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