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6,同床共枕,网络密钥
    缪如茵的嘴角抽了抽,扭头看了看那沉睡着的男人,男人的头歪在靠着她的这边,此时此刻外面那些有昏黄的路灯灯光洒进来,落在男人的脸上,却是将那张年轻英俊而又奢华的脸孔映得十分的平和与安静。

    透过镜片可以看到男人的双眼紧闭着,长长的睫毛微微上翘着,虽然已经熟睡了,他的嘴角却是微微勾起,看得出来也许他正在做着一个美梦。

    某妞双手握在方向盘上,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好吧,扰人清梦是不道德的行为,她自己便是一向最讨厌有人在自己睡觉的时候打搅自己,所以……

    小子,今天晚上看来你就只能跟姐混了。

    于是一脚油门脚下,黑色限量版的劳斯莱斯便一记漂亮的甩尾,在这香港的暗夜中滑出了一道黑色的流线向前驶去。

    车速很快,她记得在柳泽白开车过来的时候,她看到了路上便有好几家看起来很不错的酒店,而且现在她也有些累了,所以需要好好地休息。

    运气不好的时候,绝对这一整天都不会过得太顺。

    缪如茵一连问了七八家的酒店,可是得到的答复都是今天客满了……

    少女简直都要暴躁了,再看看车里睡得香甜无比的男人,她狠狠地磨了磨牙,决定再找一家酒店问问,如果再客满,她宁可今天晚上睡车里。

    这家酒店的名字叫做湾仔酒店,少女停好车进去一问,还好这家酒店还有一间房,而且只有这一间了。

    两个人……一间房……

    好吧,她决定不嫌弃那个叫做柳泽白的男人,反正那货现在都已经睡得不醒人世了,于是她便很爽快地开了房间。

    当漂亮的前台小姐,看到缪如茵从面前架着一个醉酒的年轻男人再次走进来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抹恍然的神色,那副样子就好像是在说,哦,这是想要……

    少女翻了翻白眼,爱怎么想便怎么想吧,反正她又不会胖三斤。

    只是当打开房间看清楚房间里的布置后,缪如茵可是真的无语了,尼玛,不应该是标准间的吗,为毛这里只有一张大床……

    好吧,只有这一个房间了……

    一咬牙,将男人架了进去,直接往往上一丢,少女便冲进了卫生间,喝了不少的酒,她觉得身上有些粘腻得不舒服,而且自家师兄今天居然没有闹小性子吃醋抗议,这倒是令她有些不习惯了。

    温热的水花洒下来,冲在白玉般的身体上,缪如茵却是抬手握住了胸前的白玉棺材,低低地呼唤着:“师兄,师兄……”

    可是白玉棺材中居然没有任何的动静。

    这是怎么了?

    少女诧异地挑了挑眉,再次呼唤了几声,居然还没有动静,于是想了想,她便直接分出了自己的一抹元气进入了白玉棺材中,师兄应该不会有事儿吧。

    白玉棺材内,东方弦月正双目紧闭,盘膝而坐,他的身上有着淡淡的金芒在闪动着……

    当缪如茵的眼睛再次睁开,少女的脸上便是满满地开心,师兄这是又要突破了,可真是太好了,虽然不知道师兄这一次突破需要多久的时间,只是不管时间再久也好,她都会好好地守护在他的身边,不会让他受到任何一丝一毫的外界干扰。

    其实缪如茵自己都不知道,她居然狠狠地松了一口气,还好现在自家师兄根本不知道她出了什么状况,如果被师兄知道了,自己今天陪着一个男人喝了大半夜的酒,然后又开房睡在同一张大床上……她觉得她一定会死定的。

    虽然她心里很清楚,她绝对不会和柳泽白发生什么,不过能不让师兄吃醋也是好的,毕竟醋吃多了,对身体也不好。

    等某妞披着一头湿发走出来的时候,柳泽白还在熟睡中,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睡姿还是很好看的,他侧着身躺在床的一边,头自枕头上滑了下来,有些微长的额发垂落,将他的眸半遮半掩着……

    这副样子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一般。

    抬手掩在嘴上打了一个小小的呵欠,缪如茵走到了床的另一边,直接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只是想了想又回身看了看,还是将被子的另一外盖在了男人的身上……

    她能吐槽一下子嘛,只有一张大床也就算了,为毛被子也只有一条啊。

    果然是累了,脑袋才一沾在枕头上,少女便进入了梦乡。

    只是她却没有想到,她才刚刚睡着,身边的男人却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镜片后的眸子微微闪了闪,就昏暗的床头灯,他可以清楚地看到身边的少女那绝美的容颜,恬静而美好。

    而且……

    柳泽白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如果换上是别的女人看到他喝得不醒人世了,只怕会不迫不及待地和他开房上床……然后巴不得发生点儿什么吧,如此一来便可以借此机会坐上柳家大少夫人的宝座吧。

    可是这个丫头,倒是也真的和他开房并且上床了,而且还是同床共枕的那种,只不过却是各睡个的。

    “呵呵……”忍不住低笑了两声,柳泽白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是应该说这个少女太放心自己这个身体很正常的大男人,还是该说这个少女的胆子太大了。

    扯了扯唇角,不过能被人如此的信任,这种感觉也很不错呢。

    突然间他的目光在少女那潮湿的头发上顿了顿,然后小心地抬手摸了摸,果然没有吹干,这个丫头到底会不会照顾自己,难道她不知道湿着头发睡一夜的话,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很容易会头疼的。

    叹了一口气,他悄然起身,走进卫生间先洗了几把脸,然后便拿着一块干毛巾出来,小心地将少女的头发擦干。

    他虽然没有洁癖,可是如果不洗澡的话,也会睡不着的,于是很快的卫生间里又响起了水声。

    待得柳泽白一身清爽地出来了,看着少女睡得像是一个蚕宝宝般,他也愉快地勾了勾唇角,掀开自己的那一边的被子躺在了床上。

    等到第二天天光大亮的时候,缪如茵睁开眼睛,身边的男人已经不在了,而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少女一边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一边拿过那张纸,纸是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严谨中带着不可忽视的锋锐:谢谢你,我的朋友!

    “真不够意思,也不说请我吃早点!”缪如茵自言自语道,枉自己昨天还给那货找了一张床睡了一夜呢,否则的话那货就得露宿街头了好不。

    ……

    香港深水埗的一个老旧的居民小区里,大卫正在大口大口地吃着泡面,脑袋上的头发再次变成了鸡窝的模样,而在他的身边还有三个外国男女也是正捧着泡面在吃。

    “我说大卫,咱们还是订餐吧!”希恩看着碗里的泡面,拧了拧眉头,自从到了香港,除了第一顿饭吃得还算是不错,再以后便都是泡面来解决的,现在吃的他一见到泡面就有饱腹感了。

    布雷尔吃了一口泡面,然后抬头看向大卫:“那个老板什么时候来香港啊,要不我们去找她吧。”

    最后一位达琳是他们四个人当中唯一的女性:“是啊,这里居住环境也太差了。”

    大卫这个时候已经吃完了最后一口面,然后又几口将面汤也喝了个干净,这才一抹嘴巴道:“放心吧,老板很快就会来香港了,而且她来香港本来就是为了我们这个网络公司的,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换个更好的地方工作和居住了,所以现在你们不要急,不要急。”

    布雷尔白了大卫一眼:“你找的那几个人可是都快走光了。”

    大卫却是一点儿也不在意:“走的人,那是没有眼力,相信我会有那些人后悔的那一天的,而且我和老板通电话的时候把这事儿也已经和她说过了,她说这种不能与公司共苦的人走了便走了,我们不留,咱们公司要的是那种可以与公司同甘共苦的人,而离开的人,便会直接进入公司的黑名单,以后也不会再被公司录用的。”

    希恩,布雷尔,达琳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倒是都没有说什么,他们能说其实他们现在心里也没有底儿,只不过希恩是卡赛尔推荐来的,而布雷尔则是休伊介绍过来的,至于达琳则是他们两个人的共同朋友,也一直很想要来东方见识一下神秘的东方古国华夏,便跟着一起过来了。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有卡赛尔和休伊的关系在,只怕希恩,布雷尔也早就撤了,可是现在不管怎么说他们就算是再想离开,也得先见到缪如茵,和那个东方少女说一声才能离开,否则的话只怕就算是回去了,卡赛尔和休伊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而每当他们提起这些事儿的时候,大卫总是会信心满满地提到那位少女老板,老实说他们也是有些奇怪的,都不知道大卫这货的信心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特别每一次每一次大卫说的都是那位老板就要到来,只是这样的话说得太多次了,到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可信度了好不好。

    就在这个时候门却在外面被敲响了。

    “我去开门。”大卫的眼睛一亮,虽然缪如茵这一次过来香港,并没有提前和大卫打招呼,可是大卫却觉得这应该就是缪如茵来了。

    打开门,果然是一身浅粉色休闲服的少女,她手里并没有行李,只是背上有一个双肩背。

    “太好了,老板你来了,我真的是太想你了,来拥抱一下!”大卫热情地张开了双手,缪如茵伸手扣住他的手臂:“大卫,你别告诉我自从到了香港你就没有洗过澡。”

    再是宅男,再是技术控也不用玩得这么……邋遢吧!还是说这货上辈子就是专门与垃圾打交道的。

    “哈哈!”大卫倒是一点儿也不在意,他直接大笑了几声,然后便拉着缪如茵走了进来,同时还不忘记提高了声音:“希恩,布雷尔,达琳,你们看看谁来了。”

    不用他喊,那边的三个人也都听到动静走了出来,当看到少女那精致的俏脸,还有那含笑的眉眼里,三个人不由得都觉得似乎有一束光照了进来,直接照亮了整个房间。

    “我来猜猜看,你是希恩。”缪如茵向着一个棕发蓝眼的青年伸出了手。

    希恩欣喜地“哇”了一声,然后伸手与缪如茵的手握到了一起:“你就是大卫口中的老板,见到你果然比传闻中的更美丽。”

    接下来是一个高大而又长相威猛的黑发青年,缪如茵一笑:“布雷尔,你好!”

    布雷尔虽然这些天里已经呆出了一肚子的怨言,可是在见到面前少女明媚的笑容之后,他便只觉得自己肚子里的那些怨怨念就在这片刻的时间里灰飞烟灭了。

    最后一个女子,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达琳,你长得好漂亮了!”

    达琳也是一眼便喜欢上了这个美丽得如同仙境公主般的东方少女,当下便张开手臂给了缪如茵一个热情的拥抱:“缪,认识你,我真是太开心了。”

    而当缪如茵走进来的时候,倒是没有忘记交待大卫一句:“门口还有东西呢,你提进来。”

    “好!”大卫爽快地答应着,然后走出去这才看到门外居然还有两大袋子的肉,鱼,蔬菜还有水果,于是大卫高兴了,提着两大袋子东西进来兴奋地问道:“缪,你这是想要给我们做顿好吃的吗?”

    “当然!”缪如茵说着目光自旁边的四碗方便面上扫过:“你们这段时间都很辛苦,我就请你们尝尝我亲手做的华夏美食。”

    “我要吃饺子,还有鱼,还有红烧肉……”大卫立马便叫了起来,在缪如茵家里住着的时候,便已经爱上了吃华夏菜,他甚至觉得华夏菜可是要比他们的牛排更好吃。

    而希恩,布雷尔,达琳三个人也都是双眼亮晶晶的,满是期待之意,这段时间大卫可是没少和他们三个人讲起华夏菜有多好吃,华夏的饺子又有多么的美味,几乎每当他们三个人报怨泡面的时候,便会听上一遍,然后便在一边期待美食中一边继续吃着自己的泡面。

    “好,不过大家要一起帮忙啊,来大卫过去揉面,希恩你来择菜,布雷尔去剁肉馅,达琳你把鱼收拾一下。”缪如茵也是一点儿不见外,直接便给每个人都分配了工作。

    大卫立马便爽快地答应了一声,不过还不等他去把面拿出来,却又被缪如茵交待一句,先把他自己洗干净,再过来碰面。

    希恩,布雷尔还有达琳三个人都笑了起来,而且在笑声中三个人也感觉到他们与缪如茵之间的关系可是被一下子拉过了,似乎这并不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而且正好相反,他们其实是认识好久的老朋友才对。

    缪如茵的动作很快,而且还很有耐心地教面前的这四个外国人包饺子,只不过很快的那四只的手上,脸上还有身上便都沾上了面粉,而且那些饺子也被包得奇形怪状的。

    不过用缪如茵的话来说,不管什么形状的饺子,好吃就行。

    所以今天中午的午饭可是极为的丰盛,虽然时间稍微晚了一些,可是却有饺子,红烧肉,水煮鱼,地三鲜,鱼香肉丝,宫爆鸡丁……

    可是将希恩,布雷尔,达琳三个人吃得不断地发出一声声的惊叹,大卫在这顿饭中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怎么样,我没有骗你们吧。”

    至于饺子,希恩,布雷尔,达琳三个人可是第一次吃到,也是一边吃一边不断地竖起大拇指。

    一顿饭吃得五个人都很高兴,吃过饭后,五个人坐在一起,缪如茵便将自己对网络公司的规划,展望,特别是现在网络对于整个儿华夏来说还是有些陌生的,在这一块华夏市场根本就是空白的,所以便可以预见到未来的发展空间到底有多大。

    “我要的不是袭断,可是我的目的却是要做这个行业的老头,做领头羊,而且因为我们是第一家网络公司,所以我们便占得了先机,自从希恩,布雷尔,达琳到了之后,我便让大卫与你们一起研究了网络密钥技术,而且已经获得了成功。”

    达琳的眼睛亮了:“缪,我似乎明白了你的意思,因为我们推行了网络密钥技术,那么未来华夏人再想要上网的话,首先便要交纳我们一笔上网的费用,因为如果没有我们的网络密钥,他们根本上不了网,更联不上网。”

    “不错,而且我们的网络密钥还要做到专机专用,特需特用,比如我的公司在这里,那么我便有了一个网络密钥,可是如果我回到家的时候,这个网络密钥是不能在家里的电脑上使用的,而且如果有外来的电脑想要在这里上网,也是不允许的。”

    大卫,希恩,布雷尔,达琳四个人现在可是越听眼睛便越亮,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前这个不过才十六岁的少女居然可以想到这么多,想得这么远,这样的商业敏感度,这样高瞻远瞩的眼光……他们突然有种感觉,他们没有跟错人,跟着这个少女,她可以将他们带到更高的地方去。

    ------题外话------

    从时间上来说,某妞应该已经回来了,不过因为在走之前她和人拼十万字,正好完成九万字,还差一万,所以便又码了一万字出来,便有了今天和明天的章节,这里是存稿君的报道!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