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4,宗怀义,吕品方
    “那些事情不用刘总担心,而只要刘总答应我,那么祥泰集团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来找你的麻烦。”缪如茵很是笃定地道,笑话如果龙九房地产开发公司拿下了那四处烂尾楼,只怕那位王署长巴不得龙九房地产公司能顺顺当当地把那四个烂尾楼给处理好呢,如果这个时候祥泰集团再敢起什么幺蛾子,那位王署长也会跳脚的。

    刘亚兰这一次倒是重新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将缪如茵重新打量一番,不得不说刚才她倒是真的有些小看了这个少女,虽然这个少女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可是现在再看她坐在那里的气度与气蕴,绝对不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所可以拥有的,甚至让她都有些想要顶礼膜拜的感觉,少女坐在那里,看似温柔平和,可是却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现在的她只是智珠在握成足在胸。

    按说刘亚兰早就已经过了年少冲动的时候了,可是这一刻她突然间兴起了一种想要赌上自己身家性命的冲动,让自己再拼一次,也许这一次如果再败下来她会甘心会真的甘心了。

    于是刘亚兰一咬牙很快便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好,只要你能帮我保住这家公司那么我就算把这家公司送给你又有何防,不过我想知道你到底想让这家公司做什么?”

    缪如茵微笑,不过却并没有实话实说因为现在还是时候:“刘总在这家公司还不是我的时候,我不会说的,你应该知道这是商业机密。”

    刘亚兰翻了一个大白眼儿,自己已经表现得很有诚意了,不过她倒是也有些欣赏这个少女的谨慎了,商场如战场虽然没有硝烟弥漫,可却也是极为残酷的,可以说轻信绝对是大忌。

    “既然缪小姐来了,而且又是这么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那么想来你也应该带来了收购合同吧,可以拿来让我看看吗。”刘亚兰喝了一口水开口道,当然了直到现在她也没有想起来人家缪如茵远来是客,应该给这妞倒杯水的事儿。

    缪如茵自然是有备而来的,当下她便拿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合同推到了刘亚兰的面前。

    “怎么这么多?”刘亚兰吃了一惊。

    “最上面的那份便是收购合同,下面的是你我之间的用工合同,再下面的是你公司其他员工的用工合同。”缪如茵简单地解释了一句。

    于是刘亚兰听明白了,敢情这个小丫头的算盘打得挺响呀,收购了自己的公司,却还是想让自己继续打理,也让自己的那些员工可以继续留下来……不得不说对于这个盘算刘亚兰心里还是蛮舒服的,这家公司可是她和刘父的心血啊,虽然她刚才把话说得硬气可是她是真的舍不得,所以能让她继续打理这家公司她很开心,还有这个小丫头居然还考虑到了她的那些员工,要知道那些人可是她一手带起来的,而且其中还有自己父亲在的时候的老人……如果他们离开了龙九公司,在东港只怕一时半刻也很难再找到工作的。

    深深地看了一眼缪如茵,刘亚兰的注意力放在了面前的第一份合同,翻开合同看到了那上面明显的收购金额,刘亚兰笑了,这个少女倒是还真的很厚道,她给出的收购金额绝对要比宗怀义给出来的金额多了整整一倍有余,可是却又不得不说对于现在的龙九来说着实是有些太多了。

    “缪小姐这个收购金额太多了,而且我刚才也说了我愿意将这家公司送给你。”刘亚兰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自己的电脑,十根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起来,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一份关于龙九公司的转让合同便打印了出来,刘亚兰二话不说直接提笔在转让人的位置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然后连合同带笔往缪如茵面前一推:“签上你的名字这家公司就是你的了。”

    缪如茵拿起这份转让合同随手翻了翻,其中刘亚兰只提了一个要求就是继续保留龙九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名字,再其他的要求居然一点儿也没有。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倒是豪爽大方到了光棍的地步,虽然这当中也有着刘亚兰想要看宗怀义跳脚的成份,可是就算是将另一个人换在她的位置上,面对自己给出来的那极为优厚的收购金额能不动心的人……面前这只绝对是绝无仅有的。

    既然人家如此好意,缪如茵也没有拒绝,直接也签下了自己的大名,两个女人的动作倒是很快,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便将下面的聘用合同也签完了,当然了最后一份那是员工的,刘亚兰倒是没有越俎代庖。

    “好了,现在我已经是你的员工了,所以老板能不能说了,你要龙九公司到底是要做什么?”饶是以刘亚兰的心性也是很好奇。

    “这四份楼盘的资料你看一下,我需要你明天就去地政总署找王署长,用四百万拿下这四处楼盘。”缪如茵说着又将那四处烂尾楼的楼盘资料拿了出来。

    “呃……”拿起来一看,刘亚兰的眼睛可就立马瞪大了,这四处烂尾楼可以说整个儿东港就没有人是不知道的,面前这妞的胆子要不要这么大啊,居然胆子大到想要接手那四个烂尾楼……话说她怎么突然间有种这妞会带着她还有这家公司一起跳楼呢,话说这种事儿可以玩大,可是要不要玩得这么刺激啊。

    “那个,我说你这是玩真的?”刘亚兰吞了吞口水,一脸认真地看着缪如茵,她很想知道自己这位新出炉的老板是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话说这样的玩笑真心是一点儿也不好笑啊。

    “当然是玩真的了,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刺激。”结果缪如茵这妞居然还轻飘飘地来了这么一句。

    刘亚兰差点儿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我说老板你知道不知道这四个烂尾楼是什么情况,现在人家公司都巴不得躲这四个烂尾楼远远的,咱们要不要这么积极地往上冲啊……之前有很多公司都以为这四个楼盘是宝呢,拼命地挣啊抢啊的,可是最后一个个都落得什么下场了,我这里可是收集了不少关于那四个楼盘的报道呢,我可以找出来给你看看……”话说如此这般的生猛真心不合适。

    “别人干不成不代表咱们也干不成啊!还是说刘姐你看我像是冤大头?”

    刘亚兰真的很想直接脱口一句,我看你就像是冤大头好不,可是话到了嘴边又给吞回去了,看着少女那精光四射的眸子,这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会自动自发地往火坑里跳呢,所以想了想她试探地压低声音问:“你是不是请了一个很厉害的风水师……”

    果然不意外地看到缪如茵点了点头,于是刘亚兰来了几分精神:“是谁,我有没有听说过?”

    缪如茵漫不经心地抬手指了指自己:“在这里。”

    刘亚兰:“……”果然年轻人就是不靠谱啊。

    “刘姐反正你给我这份转让合同也是抱着赌徒的心理,既然是最后一搏了,你又怕什么呢?”缪如茵自然明白想要说服刘亚兰只怕得花费太多的功夫,所以她直接选择了最简单有效的方法……激将法。

    刘亚兰看着缪如茵,好一会儿她一巴掌重重地拍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好赌就赌,姐和你干了!”

    少女看着刘亚兰那一脸誓死如归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很快的事实便会向刘亚兰证明她赌对了。

    “不过关于这份转让合同,还有这家公司已经易主的事儿我希望刘姐先不要透露出去。”

    “好,我明白!”刘亚兰点了点头,对此倒是没有异议,商海中一向就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如果能把某些人坑进去,她很愿意配合的。

    于是两个人又在一起商量了很久,直到东方的天空都已经放亮了,缪如茵这才告辞离开,而一夜未睡的刘亚兰却兴奋得没有丝毫睡意,她只是匆匆地洗漱了一下便直接开车直奔地政总署而去。

    那四处地标果然极为顺利地便拿了下来,当然了王署长也说明了,如果一年的时间他们龙九房地产开发公司还是不能将那四处地方开发出来,那么地政总署便会收回那四处地标,当然了那四百万也不会退还的。

    而很快的龙九房地产开发公司拿下了那四处人人避之而唯恐不及的烂尾楼的消息也是以风一般的速度传遍了整个儿东港,特别是东港的地产界也是森森地为之震惊。

    豪华的办公室里,宗怀义看到了这个消息,直接摔了手里的水杯,刘亚兰那个女人的脑子是不是被狗踢了,怎么居然会拿下那四处地标,她到底在想什么……

    不得不说现在的宗怀义是真的相当不爽了,他何尝不知道政府对于那四个地方的重视,所以他才生气,明明现在就差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了,可是刘亚兰这步明显乱走的棋却生生地打乱了他接下来的布置,现在他如果再想要出手对付刘亚兰和她的龙九房地产开发公司只怕……

    他这边还没有想完呢,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却响了起来,看了一眼电话,宗怀义的眼底里飞快地闪过了一抹暗芒,然后他拿起了听筒恭声道:“爸爸。”

    电话那边传来了吕品方的声音:“怀义来我办公室一趟,现在,立刻,马上。”

    宗怀义沉默了片刻:“爸爸我马上还有一个会……”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便被吕品方直接打断了:“没听明白我的话吗,我说的是现在,立刻,马上!”

    声音落下,那边的电话也同时挂断了。

    听着手里的听筒不断传来的“嘟嘟嘟……”的声音,宗怀义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老不死的又想要来找自己的麻烦了,接着他重重地将电话挂上,虽然心里有十二万的不想过去,可是却也明白现在的他可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呢,于是便不得不抬腿向着自己的办公室外走去。

    一路上祥泰的员工遇到他,无不低头问上一声宗总好……

    虽然这般看起来他似乎混得还不错,终于成为了人上人,可是宗怀义却知道背地里可是有着太多的人叫自己小白脸,说自己是吃软饭的,而且在吕家他也是最没有地位的那个,甚至他的儿子也不能姓宗只能姓吕……

    只是不管这样的日子再如何的憋屈,他也得忍耐,只要吕品方这个老东西不行了,那么祥泰的一切便都会是他的了。不是有那么句老话叫做百忍成金吗,所以为了那一天的到来,他现在再多忍一忍又有何防,到时候一切都是值得的,他可不信比起谁活得长吕品方那个老家伙还能比得过他不成?

    当走到董事长办公室外面,宗怀义整了整自己脸上的表情,带出了一抹最自然最真诚的微笑这才抬手敲门。

    “进来。”吕品方有些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宗怀义推门进去,然后微微哈腰脸上带着恭敬而讨好的笑容:“爸,我来了,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吗?”

    吕品方甚至连头也没有抬一下,直接将手里的一本杂志还有面前的一叠报纸便劈头盖脸地向着宗怀义砸了过去:“龙九房地产开发公司把那四处烂尾楼的地标拿下了你知道了。”

    宗怀义能躲过去,可是他却不敢躲闪,于是便只能直挺挺地站在那里生生地被杂志砸到了脑门上:“爸,这事儿我也是刚知道,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好事儿,虽然我们现在暂时不能对付刘亚兰和龙九房地产公司了,可是那四处地标可不是那么好拿呢,我看这一次根本不需要咱们出手,刘亚兰那个蠢婆娘便能将她自己还有龙九房地产公司一并赔进去。”

    那四处烂尾的楼盘根本就不能沾,谁沾谁就会倒大霉,这都已经几乎成了东港地产行业的铁律了,所以这一次刘亚兰那个女人一定是疯了。

    吕品方却是眯着一双精明的老眼盯着宗怀义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他这才开口:“你是这样认为的吗?”

    宗怀义有些奇怪吕品方怎么会如此问,不过却还是点了点头,诚实地回答道:“是的,爸爸。”

    “希望如此吧!”吕品方叹了一口气,也许是这么多年在商场上累积下来的直觉吧,他总是觉得这一次刘亚兰是在出奇招,不得不承认在商场上很多时候奇招往往能出奇致胜,只是刘亚兰这一次是凭什么,难道说她请动了什么风水大师不成?可是东港,新加坡还有英国以及美国华尔街的一些有名的风水师他都很熟,所以他很清楚那些人也没有本事儿化解那四处地标的煞气,如果他们能,他吕品方早就请了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