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80,补偿二更)
    听到这话严如意很是有些震惊地看向陈惠苹,要知道在书院里她一向看不上陈惠苹那看似有些绵软的性格,而且在一些会议上也时常与陈院长唱所调倒是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她居然会出面保自己。

    一时之间严如意的心里可是百感交集,就算是她自己也分不清这到底是什么滋味了,但是更多的却是感激了,严如意毕竟也不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当下她感激地道:“院长……”

    缪如茵目光如炬,以她的心性又怎么可能会不明白陈惠苹的意思呢,不过既然这位院长大人都已经将姿态放得这么低了,她自然也不会死咬着不肯松口,只是她倒是对刚才陈院长口中的补偿很感兴趣。

    陈惠苹一看缪如茵那洞若观火的目光便知道自己心里所想的只怕早就已经被这个少女看穿了,所以这个孩子果然如自己所想的一般真是相当的不简单呢。

    当下她想了想便开口道:“如茵我先代表我们菁萃女书院向你说一声对不起,真的很抱歉让你在第一天入学的时候便有了如此不愉快的经历,这是我这个做院长的失职,对不起还请你原谅,可是我能保证以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我们菁萃书院也不会让你感到失望的。”

    “鉴于这一次的事情所造成的不好影响,我代表院方愿意为你提供全额奖学金,而且也可以让你进入到学生会的管理层,同时对你进出院园与请假的次数与时间不做限制,而且在这学期末我们书院每年都会有对国内外各大名牌大学的保送名额也可以供你选择。”陈惠苹很快便给出了自己的补偿,而且不得不说她所说出的这一切可是真的很有诚意了。

    杜明渊在心底里不禁连连赞叹,这妞还真是好命啊,明明把严主任给揍了一个满脸桃花开,可是最后还是她得了好处。

    陈惠苹的话音落下,严如意便很是紧张地看向缪如茵,她明白只要缪如茵肯点头那么她的前途便保住了,如果她不肯还想要继续闹大的话,那么……

    缪如茵微微沉思了片刻便开口道:“陈院长做为一个新生我也不想在入校第一天就闹出这样的事情,这事儿我可以暂时不追究了,可是……”

    在陈惠苹和严如意两个人的脸上才刚刚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时,这妞便又来了一个大转折,令得这两位的两颗心再次被提了起来。

    “可是我却会保留投诉还有上告的权力。”一边说着缪如茵一边从兜里摸出了一个依就处于工作状态的随身听,距离很近所以大家都看得很清楚,那录音键可是已经被按了下去……所以这妞难道是有备而来的不成?

    严如意只觉得自己的嘴里无比苦涩,她现在怎么觉得这个丫头是专门来克自己的呢?

    陈蕙苹也是苦笑,她就知道这个丫头不简单,但是却没有想到居然可以不简单到这种地步。

    而杜明渊却是给了缪如茵一个点赞的眼神。

    其实缪如茵真的不是故意的,她今天带着随身听其实是为了在来的路上听听这学期的英语课文,毕竟她每天看书的时间也是很有限的,所以便想要把能利用的时间全都利用起来,所以她也是没有想到居然能派上如此大的用场。

    看了一眼面前三个人的表情,她自然也明白他们的心思,不过这事儿还是不要说破的好了,于是少女继续道:“进入学生会的事儿我不感兴趣,而且也没有时间所以这一条就免了吧。”

    杜明渊差点闪了自己的舌头,这妞到底知道不知道菁萃书院的学生会里那可都是东港名流的子女,而且这些人的高傲可以说除了学生会里的成员对于普通学生几乎是不假以辞色的,所以进入了学生会这便是人脉啊人脉,而且学生会每年都会组织书院的各项重大活动还有赛事,所以对于每一个人的能力也是一种锻炼,这样的机会别人削尖了脑袋都抢不到的,可是这妞居然一口回绝了,真的好可惜啊。

    而缪如茵却继续道:“据我了解每学期开学之初学院都会有一次大考,就成绩来绝对奖学金的归属,所以我想要全额奖学金我便会自己去拿,所以这一条也不用了。”

    “至于高考的保送名额,这个还是按着学院的规定来吧,我相信到时候我一定会够资格取得保送名额。”

    所以也就是加入学生会,全额奖学金,还有保送名额这三项最诱人的这妞全都拒绝了,要不要这么酷炫啊,杜明渊可是真的很想要去狠狠地摇摇缪如茵,她的脑子到底有没有进水啊,多好的三个机会啊,她居然全都拒绝了……哎呀,看得他都心疼。

    “不过学院不限制我的请假,这一点我很喜欢那么便保留吧,不过陈院长,严主任希望你们记得你们可是欠我一个好大的人情呢,到时候我有事相求的时候还请多多关照。”一句话终于令得陈惠苹和严如意两个人的心落到了肚子里。

    而这一刻严如意对于缪如茵的印象也改观了,她还以为这个敢于出手打人的学生会狮子大开口呢,要知道之前那三点虽然陈惠苹以她院长的身份全都能做到,可是却会落人口实被人诟病的,所以这个少女如此做倒是省了她们太多的麻烦。

    陈惠苹也是松了一口气,而对缪如茵的善解人意也是很高兴的:“如茵能如此的理解我们,我们也是很感激呢,你放心这个人性我和严主任都记下了,以后如果如茵有什么事儿的话,我们能帮忙的一定会帮忙的。”

    严如意也忙道:“是啊,是啊,如茵同学太谢谢你了。”

    于是因为缪如茵的善解人意,严如意可是动作飞快地为她办理了入学手续,而且还专门给她安排了一间单人宿舍,而陈院长也亲自开口免了缪如茵本学期全部的费用。

    本来陈惠苹想要亲自送缪如茵去领书本校服,还有去宿舍的,其实这事儿应该是由严如意来做的,不过现在她的形象实在不适合出去见人,不过却被缪如茵给拒绝了,话说她可不想一入校就高调,而由陈惠苹带自己过去的话那可是太过高调了好不。

    陈惠苹倒是看出了缪如茵的心思,当下便直接将这事儿交待给杜明渊了,并且还再三交待让杜明渊一定要好好地给缪如茵讲讲他们书院的历史。

    看着缪如茵与杜明渊两个人离开的背影,严如意一脸感激地看着陈惠苹:“陈院长今天的事儿真是太谢谢你了。”

    陈惠苹点了点头,她自然也看出来了这件事儿倒是为严如意带来了一些改变,至少现在的严如意给人的感觉可是顺眼多了,于是她很是有些推心置腹地道:“如意啊,你我共事这么多年了,你的性子我还是知道的,说真的你的性子真应该改改了……”

    如果放在往天,这话严如意肯定听不进去,可是今天她却是真的听进去了,当下她也是连连点头:“陈院长你放心吧,我改这一次我一定改,这样的事情以后也不会再发生了。”

    ……

    而此时此刻已经走在校园里的缪如茵却是一脑门的黑线,尼玛,她是想要低调低调的好不好啊,可是却忘记了这里可是女校啊女校,现在她的身边走着一个一脸阳光的俊朗少年……这货活脱脱的就是一个超大号的灯泡好不好,在时时刻刻地吸引着来来往往女生的注意……于是她缪如茵便也借着这只的光,森森地被人行了不少的注目礼。

    “如茵啊……”杜明渊却丝毫没有感觉到某妞那极度不爽的心情,他的心情可是相当不错的,要知道在隔壁的那些雄性牲口们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过来女院这边看看风景滴说,可是那样的机会除了两院一起搞大型活动的时候,像现在自己这样自由自在地行走在女院的操场上……绝对是天上掉馅饼的机会好不,这说起来还得感谢自己身边的这位新同学呢。

    缪如茵一咧嘴,话说她和这位很熟吗?他们才是刚刚认识的好不。

    “如茵你会功夫吧?”杜明渊的眼睛亮了起来。

    “我以为男人不八卦的。”顶着周围无数女生投过来的各种视线,缪如茵的心情可想而知。

    “嘿嘿,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你能教教我吗,我可是很喜欢功夫的,而且你又是从内地来的,想来功夫应该更正宗吧。”

    “我没有时间和兴趣收徒。”某妞直接冷淡地回了一句,她的目光却落在了一个正向着这里快步走来的少女身上,她可没有错过那个少女看向自己的目光……绝对不友好滴说。

    所以这个混蛋根本就是在这里给自己拉仇恨值呢。

    果然不出缪如茵的所料,那少女很快便走了过来,先是瞪了缪如茵一眼,然后这才向着杜明渊甜甜一笑:“杜主席你怎么过来我们女院这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