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86,新闻发布会1二更
    虽然史丹阳把这事儿告诉给了缪如茵,可是说实话缪如茵压根就没将这事儿放在心里,于她来说现在她还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做,毕竟明天她要面对的可是一众东港各家媒体的记者,二来阎媛这样的手段真的不够看,所以根本还不足矣被她放在心里。

    挂断电话,缪如茵将手机随意地丢在床上,七天后就是校庆吗,呵呵独舞吗?心里想着缪如茵的一只手却是不知不觉之间便握住了自己胸前的那个白玉棺材,在她来东港前师兄便一直在沉睡着,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月可是师兄却还没有想要醒来的意思,说起来师兄也还没有看过自己跳舞呢,所以七天后的那支独舞便当是献给师兄的好了。

    想着想着,少女的唇角不由得浮起了一抹浅笑,她将那枚白玉棺材拿到了自己的面前,轻轻地亲吻了一下,然后低声喃喃着:“师兄,七天后你可能醒过来,七天后我会为你跳一支独舞,不管你能不能看到,那支舞都是跳给你的,到时候希望你能喜欢呢。”

    又与自家师兄低语了几句,缪如茵这才将白玉棺材放下,然后重新坐到了电脑前,继续处理一些国内外的公司事务,现在国内的那五处地皮已经全都到位了,而且还都是极为肥沃的土地,看来等着新闻发布会结束会她最好是回内地看看那五块地,这样才能更好确定每块地都要种什么药材。

    只是全副集中注意力处理公司事务的少女却是并没有留意到那被她重新放在衣服里的白玉棺材此时此刻娸中正有着一道盈光一闪而逝。

    再说今天的东港各个媒体也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华夏网络,话说他们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东港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家公司了,而且还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哼,想来应该就是一家小公司只是想借着各大媒体的噱头来为自己炒作罢了。

    所以一时之间各大大小小的媒体公司对此事的反应都不尽相同,其中东港最大的港媒周刊的老总周述就正一脸不屑地翻看着手里的大红色的邀请函,一边的总编小心地看了一眼周述脸上的表情,然后这才小声问道:“周总啊,那个华夏网络的这份新闻发布会的邀请函在四天前就已经发过来了,明天就是他们的新闻发布会了,您看我们是……”

    周述一脸不屑地将手里的邀请函直接丢到了垃圾筒里:“自然是不去,我们港媒周刊可是整个儿东港最大的媒体,说清楚些我们就是东港人民的口舌呢,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罢了,还用不着我们过去帮他们提升身份。”

    总编一听这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下便连连点头:“是,我知道该怎么办了!”说着总编便退了出去,那个华夏网络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公司,等到明天新闻发布会开始的时候,没有了他们港媒周刊到场,看看他们的面子往哪里放。

    只是退出来的总编却不知道,周述又拿起电话给东港其他几家大媒体打了电话,几方一通气,于是居然就明天的华夏网络的新闻发布会达成了一致意见,那就是他们这些大媒体一个都不会去的,哼,到时候只怕那华夏网络公司负责人的脸色一定会相当好看呢。

    要知道这种关键的时候被媒体打脸,可是最为难看不过的了。

    ……

    缪如茵的房门被人敲响,她看着丁俊生一脸急切地走了进来,当下挑了挑眉头,这段时间的相处也令得她了解了丁俊生这个,虽然他现在还很年轻,却是极为的稳重老成,当下便微笑着开口问道:“怎么了,我们的丁总一向可是冷静得很的,现在怎么着急了?”

    “缪董。”丁俊生现在可没有心思和缪如茵说笑:“我有个朋友在港媒周刊工作,他刚才和我通了个电话,说他们港媒周刊明天不会出席我们的新闻发布会。”

    这可是大事儿啊,要知道港媒周刊不但是东港最大的媒体,同时它在某些方面也可以说是东港媒体界的老大,是行业的标杆啊,所以如果港媒周刊不来,这新闻发布会开与不开便失去了意义。

    缪如茵却只是笑了笑,然后眼睛微眯了眯:“应该不只是港媒周刊吧,只怕东港其他那些大型媒体都不会来参加我们明天的新闻发布会吧。”

    “什么?!”饶是丁俊生再如何的老成持重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不由得大惊失色,如果大媒体都不来,那岂不是说……

    “不要紧,一切有我在。”缪如茵勾了勾唇角,然后取出一张名片看了一眼,然后便很快地在手机上按下一组号码,没响几声那边就已经接通了,是一个带着几分低沉与磁性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喂,您好哪位?”

    “易台长你好……”

    ……很快的待到缪如茵挂断电话,丁俊生便看到少女老板的眼神却是已经发生了变化,话说自家老板才来东港多长时间啊,居然会认识易台长,虽然他刚才并没有听清楚手机那边易台长到底说了些什么,可是他却突然间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无论遇到什么难事儿只要到了自家老板的手,便都不再是事儿了。

    “三个月了呢,时间过得倒是真的太快了,不过也时候该解决一些麻烦了。”缪如茵说着便站了起来,然后一拍丁俊生的肩膀道:“走吧,今天可是一个难得的好日子,你也应该回家去看看了。”

    说着也不待丁俊生做出何种反应缪如茵便已经打开了房间的门,丁俊生张了张嘴刚想说今天这么忙,家里的事儿他已经全都安排好了,可是脑海中刚才自家小老板所说的三个月了呢却是再次响了起来,于是丁俊生立马想到了什么,当下他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忙三步并做两步地跟在出来:“缪董你是说今天丁岸会去我们家?”

    三个月的时间里足够丁岸长好他那两根断掉的肋骨。

    “呵呵,放心家里不会有事儿的,而且也是时候该让你父母看清楚丁岸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小人了,否则的话只怕你以后的麻烦不断。”缪如茵给了丁俊生一个放心的眼神。

    要知道未来的丁俊生可是会走到很高的地方,如果不现在把丁岸那个混蛋摆脱掉的话,只怕他会真的如同一块狗皮膏药一般紧紧地贴着丁俊生,而丁父和丁母对于丁岸那种人渣又狠不下心……

    虽然真的说起来这事儿和缪如茵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就算丁俊生是她的员工,可是也没有哪个老板会亲自出手帮着自家员工解决家庭问题的。

    可是话再说回来,能帮着员工解决问题的老板才是好老板不是吗,而且只有家里的一切都彻底安定下来,丁俊生才能全心全意地将他的一切精力投在工作当中。

    ……

    而此时此刻的丁家,果然正如同缪如茵所说的一般,丁岸的那两根断掉的肋骨已经长好了,于是便立马召来了人物雄纠纠气昂昂的一群人便杀气腾腾地来到了丁家。

    丁父,丁母,丁俊仁这个时候都在家里,怎么也没有想到丁岸居然会这么直接闯进来,丁母惊呼一声,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呢,便直接被丁岸一巴掌就给甩到了一边:“妈的,贱货!”

    “二弟!”丁父在床上撑起身子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这发生的一切,要知道三个月前丁岸离开的时候那可是一脸的悔意,而且他也说过了他不会再来找自家麻烦的,而那个时候他这个做哥哥的自然是要相信自家弟弟的,可是,可是谁能来告诉他一声这是怎么回事儿,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可是还不待丁父惊怒问出声呢,丁岸便已经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他二话不说直接一伸手便将自己的哥哥从床上拖了下来,然后抬脚便向着丁父的身上踢了起来,边踢边骂:“妈的,你个臭残废,知道不知道我这三个月是怎么过来的,靠,怎么样现在再没有人能护着你们一家了吧……”

    “二弟,我是你大哥……”丁父一脸的不可置信:“之前你可以承诺过的……”

    “我呸!”丁岸不屑地一口吐沫便吐在了丁父的身上:“妈的,老子和你有半毛钱的血缘关系吗,还大哥,你特么的给谁当大哥呢,妈的老子今天过来就是来讨价的,把你们三个月前拿老子的钱全都给老子吐出来,还有我和我兄弟的医药费,看在咱们曾是兄弟的份儿上,我就给你一个公道的价格好了,一百万,给我一百万我拿钱走人,如果不给那么你也知道我的手段……”

    丁父有些呆呆地看着丁岸,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这个就是自己亲手喂大的二弟。

    “妈的你看什么啊看……”丁岸对于丁父那又是伤心又是绝望的眼神可是十分的不爽,当下他又恨恨地骂了一句,然后一抬手便向着丁父的脸上抽了过去。

    “不要打我爸爸!”丁俊仁一声怒呼便扑了过来将丁岸推到了一边,少年小小的身子直直地挡在了自己父亲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