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87,新闻发布会2三更
    丁岸的心头一怒,尼玛,这小子居然会敢推自己,刚才他可是没有一点防备,差点被这小子推个狗啃屎呢,于是丁岸那大巴掌便向着丁俊仁的脑袋上拍去,嘴里还跟着不干不净地骂道:“妈的,你个小兔崽子你特么的不想活了,老子成全你。”

    “不要啊”丁父与丁母两个人齐齐地呼喊出声。

    可是他们两个人现在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丁岸的大巴掌就要落在丁俊仁的头上了,丁父的眼里充满了绝望,直到这一刻他已经看清楚了,自己的这个弟弟是真的从来都没有将自己这一家人当成家人看待的,所以,所以自己是被猪油蒙了心吗,居然还一直一门心思地将他当成是弟弟看待……

    丁岸的大巴掌终于是落了下来,可是却并没有落在丁俊仁的头上,因为他的手腕被一只纤长而白晳的手掌给握住了,同时一个清冷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哟,看来这位大叔果然是没有长记性呢,这肋骨才刚刚长好,所以你这是好了骨头忘了疼是吗?”

    这个声音虽然极为的温柔,可是听在丁岸的耳朵里却如同是晴空霹雳一般,震得他脑仁都有些疼了,在这三个月里这个声音已经成为他的梦魇了,他自问也见过不少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可是如这个女孩子这般凶残到简单粗暴的女孩子,这绝对是生凭仅见呢,只是他也让人专门在丁家的大门口蹲守过,那个女孩子再也没有出现过,所以他便觉得这个女孩子那天只不过凑巧遇到自己来丁家搞事情,便顺手管了管闲事儿。

    可是,可是这一次她居然又来了,哎呀……这一刻丁岸这个后悔啊。

    不得不说丁岸这个人是属狗脸的,一看情况不好,那张圆胖的脸上便又露出了讨好而狗腿的笑容:“不是,不是,您这是误会我了,我这肋骨才刚刚长好,便想到我大哥家日子过得不容易,所以便过来看看,毕竟我从小可是我大哥一手带大的,我们两兄弟的感情可是很好呢……”

    缪如茵的眼底里带着淡淡的笑意,她的目光若有若无地在房间里扫了一眼,然后道:“哦,难道说这就是你来你哥哥家做客的抬举,这个礼节还真是有些特别呢。”

    丁岸带来的那几个人已经将丁家能砸的东西全都砸得粉碎了,所以现在的丁家可以说是一团乱七八糟呢。

    丁岸听到这话只觉得自己的脖子后面直冒凉风:“误会,误会这绝对是误会……”一边说着他一边瞪了一眼他带来的那些大汉,然后忙急急地道:“你们几个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滚……”

    几个大汉先是一呆,不过这几个大汉中有两个是上一次也来过的,所以自然是见识过缪如茵的手段的,当下便忙拉了拉其他的兄弟,趁着现在这种难得的机会再不快点滚更待何时呢?

    缪如茵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那几道绝尘而去的身影,倒是并没有开口阻拦,而丁岸一看其他人都发滚了,便也眼珠一转立马计上心头:“这位小姐,那个既然我的兄弟们一不小心就让大哥家受到了损失了,我,我现在就回去取钱进行赔偿。”

    缪如茵看了看丁父,虽然丁父对于这个二弟弟已经死心了,可是说实话他毕竟老实善良了一辈子,还是不忍心看到丁岸再像上次一般被缪如茵打得不似人形,于是看到缪如茵看过来了,丁父便忙开口道:“缪小姐,让他走吧,走了便不要再来了,丁岸从此后我们家和你一刀两断,你不再是我的兄弟也不再是我儿子的叔叔了。”

    丁岸看了一眼缪如茵,发现这个少女果然没有再想要动手的意思,当下便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于是便扭着胖胖的身后一溜烟地跑远了。

    丁俊生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缪如茵,要知道他可是以为自家的这位年轻的小老板会再次自己这个二叔胖揍一顿呢,只是没有想到今天自家的小老板居然会如此的好说话,难道是因为明天的新闻发布会,所以自家老板的心情特别好吗?

    可是想想港媒周刊那几大媒体都不会来参加明天的新闻发布会,丁俊生的心情便有些低落。

    “好了,既然这里已经被那些砸了,你不是也买了一套房子了吗,干脆就直接搬过去好了,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缪如茵说着便又和丁父与丁母还有丁俊仁打了一声招呼就离开了。

    丁俊仁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哥哥,满脸的好奇:“哥,你买房子了?”

    丁俊生苦笑,那房子哪里是他买的啊,那根本是自家老板买下来的好不,而且买房子的时候还是让他陪着一起去的,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房子的钥匙才刚拿到手,便直接被自家老板抛给自己了。

    不过现在这家里被砸得也没法再住了,于是丁俊生也没用自己的父母如何收拾直接便开着公司配给他的车载着他们去了新房子。

    ……

    第二天上午十点整便是华夏网络的新闻发布会时间,看着那明显门可罗雀的记者席,只是一些小媒体的记者,而东港那些知名的大媒体果然是没有一家前来的,倒是有不少就光明正大地站在新闻发布会的会场对面,用相机镜头对准这里,这是准备要拍下华夏网络新闻发布会没有几个人的现场照片,而且这样的新闻绝对可以占据明天报纸杂志的头条了。

    只是让人意外的却是,一辆黑的宾利车开了过来,看着那很是有些熟悉的车牌号码,港媒周刊在对面蹲守的记者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咦,这个车牌号怎么这么熟悉啊,这是谁的车了?”

    还没有等他想起来,车门打开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走了出来,老人的身体微微有些发胖,不过精神却是相当的不错,那位港媒周刊的记者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到地上:“这是,这是易,易台长。”

    易台长全名易明哲,正是东港电视台的台长,而东港电视台可是称得上是东港官方最大的对外媒体之一,而且跟在易台长车后面的就是东港电视台的采访专用车。

    只是还不待那些准备看华夏网络笑话的记者们反应过来呢,又是一辆黑色的宝马车驶了过来,从车上走下来的人也是为那些记者所熟悉,那正是东港官方最大的对外媒体之一,东港日报的总经理白展堂,而在白展堂的车后自然就是东港日报的采访车。

    “天啊,怎么会这样呢?”那些记者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声的惊叹,要知道不管是东港电视台还是东港日报,他们代表的可是东港官方的声音,所以一般情况下这样的新闻发布会他们可是不会参加的,而现在他们却来了……

    这样一来就算是在新闻发布会上他们几家大媒体缺席那么也无伤大雅,而且还会给人一种他们几大媒体公司不识抬举的感觉。

    “不行,一定要尽快通知周总。”港媒周刊的记者一边说着一边忙摸出手机,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按下号码呢,又是一辆黑色的商务奔驰开了过来,这一次看着那熟悉的车牌号,他已经立马判断出来了,这是东港官方的内刊杂志东港时事周刊的老总徐福来的座驾呢,而后面自然也跟着东港时事周刊的采访车……

    天啊,这华夏网络到底是什么来头啊,官方的三大媒体的老总居然会亲自带着采访车前来……

    心里在不停地画着问号,而他也立马拔通了周总的电话,将自己看到的一切全都说了一遍,电话那边的港媒周刊的周总脸色也极为难看,看来倒是他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这样一来可就不是他们打了华夏网络的脸,而是被人家直接反打了回来,而且还是很响的三巴掌呢。

    “我马上就带人过去。”这句话港媒周刊的周总几乎是对着电话吼出来的。

    当然了这一刻吼出同样一句话的人可不只是港媒周刊的周总,还有那些在前一天明令自家记者不准参加新闻发布会的一众老总。

    只是眼看着新闻发布会的时间已经到了,于是会场的那两道大门便紧紧地关了起来。

    等到港媒周刊的周总,还有其他那些传媒公司的老公带着人赶到的时候,虽然大家都从垃圾筒里把邀请函翻了出来,可是很报歉对不起,你们迟到了,所以为了不打扰新闻发布会的正常进行你们是不能进去的,毕竟现在东港电视台可是对此次的新闻发布会进行现场直播呢,而各位老总也是东港名人呢,所以你们总不希望被东港的人民大众看到你们来参加个新闻发布会也是迟到的吧,而且今天东港可没有发生堵车的现象。

    哦,你们也很想要看看新闻发布会啊,可以回家啊,打开电视就能看到现场直播呢。

    周总等人也是气得不行,可是门口的保安不管他们怎么说就是不肯通融……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谁让你们迟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