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3,我再欠你个人情怎样?三更
    而当柳泽白与缪如茵两个人看到那整整五十瓶红酒的时候,就算是缪如茵的嘴角也不由得抽了抽,不过柳泽白还是比较贴心的,直接打电话叫来了几辆柳氏集团的商务奔驰,虽然酒多可是也架不住车多啊,于是五十瓶红酒还有牛扒与鹅肝便全都装上了车。

    “双子大厦!”缪如茵直接给出了目的地。

    看着那些商务奔驰迅速地消失在了夜色里,柳泽白看着少女突然幽幽地开口了:“如茵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是在帮我拉仇恨。”

    “咦!”少女有些诧异地眨巴了几下眼睛:“可是看到我收拾那个家伙你不是也很爽的嘛,而且就算是我不帮你拉仇恨你们两个人也不可能变成朋友的。”

    柳泽白笑了,话说面前的少女说得未免太有道理了,他居然无话可说,这要怎么破?

    “而且以你的手段想要收拾那个柳钰应该也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儿,只是你却一直都没有出手……”缪如茵那有些洞悉的目光看向柳泽白,也许前世的时候她也会如现在的柳泽白一样,心存顾虑,所以真的想要对付谁的时候就会束手束脚,只是上一世她已经吃够了这方面的亏了,所以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看任何人的面子上,做那种手软的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在经历了生与死还有鲜血的洗礼后,她才深切地明白这句话可真的是至理名言呢。

    “我……”柳泽白听了少女的话,却是自嘲地一笑,金丝镜片有些反光:“也许我还是太善良了。”

    “是因为你的爷爷对柳钰的感情也很深。”缪如茵却是不给柳泽白回避的机会,既然现在他们两个人已经是合作关系了,呃,虽然就算是柳泽白死了,那么柳氏集团也会因为合约的关系而继续与她合作,可是如果有一个可以让人能够愉快交谈的合作者也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事儿呢。

    而且两个人现在也能算是朋友了,那么她自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柳泽白被柳钰玩死,特别是柳钰那种人还特么的那么恶心,于是少女深深地看着坐在驾驶位置的男人:“我知道在你的心里你爷爷,占据着极为重要的位置,而柳钰在你爷爷的心里也同样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毕竟他也是你爷爷一手抚养长大的,所以就算他不是你们真正的柳家人,可是人却是有感情的……所以你才会明明有手段可以收拾掉那个垃圾,却一直容忍,这样下去你最后得到的只能是害了你自己,还有你最在意的人。”

    柳泽白的心头一震,虽然少女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声音极为的平静,可是柳泽白却自那份平静之下听到了滔天的恨意,是的,没错,就是恨意滔滔。

    这令得他不由得有些奇怪,缪如茵不过才十六岁,她,她又怎么会有如此深沉的恨。

    “你……你莫非……”他想要问她是不是经历过同样的事情,可是这话他终于还是没有直接宣之于口。

    “不错,我正是因为经历过,所以才用我身上的教训来对你说这番话,那是我最后悔的事情,所以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再对敌人手软了,因为我不想也不会再失去重要的人了。你要知道有些人可是属白眼狼的,那可是随时都会进行反噬的呢!一个不防备就会留下终生的悔恨!”

    柳泽白发现此时此刻少女的那双眸子居然是雪亮的,就如同两柄出鞘的绝世名剑一般……

    于是车里一时之间沉默了下来,好一会儿柳泽白这才开口,这个时候他的声音有些低沉的沙哑:“谢谢,我知道了,我不会再对他手软。”

    听到了这话,缪如茵扬眉一笑,而看着少女那明媚的笑脸,柳泽白只觉得自己的心情也一下子没有那么沉重了,他的心情也莫名地好了起来,于是他含笑道:“今天你这一刀宰的可是不轻呢,我刚才看了一下给你打包的那五十瓶八七年的波尔多红酒可分别是拉菲酒庄ChateauLafiteRothschild,奥比昂酒庄ChateauHaut—Brion,拉图酒庄ChateauLatour,木桐酒庄ChateauMoutonRothschild,玛歌酒庄ChateauMargaux这五个酒庄出品的。”

    身边男人的声音里极为难得地带出几分兴灾乐祸,而且缪如茵再次很认真地看了看他,本来她一直以为这个叫做柳泽白的男人是一个很隐忍,而且很清楚自己应该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很能控制自己的感觉与情绪的人呢,倒是没有想到这样的人居然也会兴灾乐祸……

    要知道波尔多是位于法国西南的一个港口城市,是法国位居巴黎、里昂、马赛之后的第四大城市。因其毗邻大西洋,受大西洋的暖流影响,形成了冬暖夏凉、冬春多雨夏季干燥的独特海洋性气候十分适合葡萄的生长,又有吉隆河、加龙河和多尔多涅河这三条河流将波尔多分成了左岸和右岸,使得这里的土壤极为肥沃而且又便于灌溉。

    所以这里的葡萄品种也是很多的:赤霞珠、梅乐、品丽珠、小维尔多、马白克和佳美娜、赛美蓉、长相思和密斯卡岱。其中左岸最主要的红葡萄品种为赤霞珠,而右岸最主要的红葡萄品种为梅乐和品丽珠。

    于是这也造就了只是在波尔多便有13000个酒庄或葡萄园,约占整个法国的1/10,总面积约113000公顷的葡萄园,约占全法国葡萄种植面积的1/8,每年出产8。5亿瓶葡萄酒,全部为AOC酒,占全法国同类酒产量的1/4,假如把这些瓶子排队,就可以从地球排到月球!

    而其中拉菲酒庄ChateauLafiteRothschild,奥比昂酒庄ChateauHaut—Brion,拉图酒庄ChateauLatour,木桐酒庄ChateauMoutonRothschild,玛歌酒庄ChateauMargaux这五个酒庄也被公认为波尔多5大顶级酒庄,这五个酒庄不但历史悠久,而且出产的葡萄酒的品质也是极品中的极品,所以其价格自然也不会是大众的价格了,单是一瓶八七年的葡萄酒拿出来单价也都在十七万左右,而缪如茵这妞又一次性要了五十瓶,所以今天晚上单就是葡萄酒这一项柳钰就得为缪如茵支付八百五十万,再加上那些牛扒还有鹅肝……不花个一千万他今天晚上是别想走出来了。

    柳家虽然很有钱是没错,可是柳家有钱却并不代表柳家的每一个人都很有钱啊,虽然柳泽白的父母一直很疼柳钰,可是平素里柳钰花起钱来也是大手大脚的,所以一千万他虽然有,但是花了也足够他肉疼好一阵的了,特别是花这钱的人还伤了他的爪子……通俗来讲那货根本就是花钱买虐……而这样的行为一向被柳钰认为是最蠢的行为。

    柳泽白脸上的笑容怎么也忍不住了,他越发的觉得缪如茵这个丫头根本就是一个宝嘛,自从自己遇到了她之后,生活里似乎也有了色彩了。

    “喂,我说你能不能不要笑得那么得瑟啊!”正想着呢,缪如茵的声音响了起来,话说身为一个闷骚你笑得这么荡漾合适吗?

    “对了,柳泽白你要记得这一次你可以欠我一个人性呢。”缪如茵想了想继续道,让身边这只欠自己一个人情似乎很不错呢。

    “当然!”柳泽白点了点头:“这个人情我记住了,不过我倒是很乐意今天晚上再继续欠你一个人情呢。”他突然间有了一个决定。

    缪如茵眯了眯眼睛:“说来听听。”

    “陪我去一个地方如何?”虽然嘴里说的是疑问句,可是柳泽白却已经调转了车头。

    少女扯了扯嘴角:“现在看起来我似乎并没有什么拒绝的权利呢。不过柳泽白你可明白敢利用我的后果可是会很严重的。”

    男人一笑,那张本来俊美而奢华的脸上,映着车窗外射进来的灯光越发的显得华美非常,甚至令得他脸上那本来如同刀削般的线条越发的柔和了起来:“哈哈,做为朋友自然不会利用你,只是请你帮个忙,不是有句话叫做为朋友两肋插刀嘛……”所以为了他这个朋友,你缪如茵怎么着也不应该那么小气吧。

    “可是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为了任何人而插自己刀子,毕竟那也是很疼的,当然了如果你想要插自己两刀,我可以帮忙代劳的,这个你真的不用客气。”

    所以就算是让本姑娘帮忙,那么也是要收出场费的,而且本姑娘的出场费可是一点儿也不便宜呢。

    “出场费这个可以有,虽然我很穷,可是这笔钱还是拿得出来的,当然了服装费也可以算我的。”

    当然了柳泽白的话音才刚刚落下,便毫不意外地收到了缪如茵的几记白眼,这货说这话真的好意思吗,他堂堂的柳氏集团总经理居然也好意思说他是穷人……这货还想不想让这世上的穷人活了。

    “呵呵!”看着少女的反应,柳泽白的心情却是越发的好了起来。

    黑色的劳斯莱斯在夜色中划出了一道漂亮的流线一路向着刘家今天晚上举行晚宴的东港大酒店驶去。

    没错,本来柳泽白是不打算去的,可是就在刚才他突然间决定去的,他这是想要借着缪如茵来打消那些女人继续打自己主意的念头。

    那些花花草草,莺莺燕燕的真的是神烦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