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7,杜锋与柳松容一更
    唉,打断人家办事儿可是不道德的行为,缪如茵暗自叹了一口气,她能说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而这个时候那个女生也看清楚了缪如茵,不是月黑风高夜,还有着如此明媚的月光,所以想看不清都不行啊,当下女生的声音便响了起来:“缪如茵居然是你。.cOm”声音又尖又厉而且分贝还不低,传说中的噪音品种又多了一个。

    而缪如茵自然也看清楚了这个女生是谁,居然还是自己的熟人呢柳松容,于是她抬了抬手:“那个两位晚上好啊,这个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什么都没有看到,呃,不对,声明一下,其实我压根就没有想过要看什么。所以便不打扰两位的雅兴了,你们继续吧。”

    说着缪如茵便抬脚准备离开了,从头至尾她甚至都没有兴趣去看一眼那个衣冠不整的男生,可是她才不过走了两步,柳松容带着十二分嫉恨的声音便再次响了起来:“不要放她走,她和我有仇,她一定会乱说的,到时候不只是我的名声,就连你杜少的名声也会被毁得半点不剩的。”

    于是那个男生便几步过来挡在了缪如茵的面前,好吧,如此来说她也终于看清楚了这个男生的样子,不得不说面前的这位……还真是有够其貌不扬的,要身高没有身高,目测也就不过一米六五的高度,这样的高度放在女生的身上不错,可是放在一个男生的身上绝对属于二级残废,再看那张脸,五官平凡无奇,这样的男人直接丢在人堆里,不用两分钟便会被人海淹没的那种。

    所以这个柳松容的眼光,还真是……啧啧啧,能在男院那么多的男生里挑出这么一个戳货也不容易啊。

    “本少爷没让你走你就不能走。”男生一脸蛮横地道。

    “对,不能让她走!”柳松容匆忙地拉了拉身上的衣服也走了过来。

    “说吧你们想怎么样?”缪如茵挑了挑眉,话说她今天真的是很累,又是新闻发布会,面对那些记者的各种提问,还有踩着高跟鞋站了那么久,然后又在法国餐厅里顺便废了柳钰的一只爪子,接着又是刘家的晚宴,尼玛,这一天就像是打仗一样,她现在是真的很想念自己的床,所以面前的这两只选择在这个时候挡着她的路……你们确定这是聪明的抉择吗?

    “杜少不能就这么放她离开!”柳松容指着缪如茵道:“她就是那个新来的很嚣张的内地女生。”

    杜锋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内地来的啊,那么也就是说她并不是东港哪家的千金了,所以他完全不用担心日后会有什么麻烦缠上自己。

    “容容你有什么好主意?”杜锋问。

    柳松容的脸上浮起了一抹恶意的笑容:“让她脱光我们拍下她的裸照,有了这个把柄在手,到时候她便什么也不敢说了。”

    听到柳松容如此说,杜锋的一双眼睛在缪如茵的身上上上下下地扫过,不得不说这个内地来的女生还真是一个少见的极品呢,那脸蛋长得怎么可以这么漂亮,还有这身条,修长如柳……一想到自己一会儿就能拍下这个女生的裸照了,甚至说不得他还能再快活一次,于是杜锋脸上的笑容也是越来越大了,于是他抬手在柳松容的胸前抓了一把,惹来了柳松容一阵的娇嗔:“杜少你真坏。”

    而杜锋很快地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缪如茵的身上,看到少女居然是一副悠闲地看戏样子,当下不由得有些不悦:“怎么大陆妹难道你没有听到容容的话吗,还不快点脱光,放心只要你从了本少爷,本少爷少不得你的好处,我们杜家可是开影视公司的,你的条件不错,只要你让本少爷满意,那么说不定本少爷一高兴就赏你个角色呢。”

    依偎地杜锋的身边,柳松容向着缪如茵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大陆妹你这是自找的,哼,柳松容傍上杜锋可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对于杜锋的为人还是很了解的,以他好色成性的性子来说,只怕一会儿自然有这个大陆妹好看的,所以一会儿她可要好好地拍,多拍几张,看以后缪如茵这个小贱人看到自己还有什么可张狂的。

    只是杜锋居然要赏缪如茵一个角色,却是令得柳松容一阵不爽,自己跟在杜锋的身边这么久了,可是这个男人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给自己一个角色,这个该死的大陆妹凭什么!等着她拿到她的裸照后,会想个完美的后招等着她。

    既然是她柳松容想要却求而不得的东西,那么这个大陆妹也别想轻易地得到。在东港这样的地方想要毁了一个人,方法简直太多了。

    听到了杜锋的话,缪如茵点了点头:“不错,还真是好主意呢,那么你们两个就开始吧,正好我包里好像还有一个照像机呢,所以不用介意你们继续吧。”

    杜锋的眼神一冷,在他看来这个大陆妹还真是好不识抬举呢,居然敢对他堂堂的杜家少爷说不。

    柳松容立马在一边火上浇油:“杜少你看这个大陆妹居然敢不将你放在眼里,这样的人必须要好好地教训一下才行。”

    杜锋对于这话也是深以为然,虽然面前的这个大陆妹要比自己高出来大半头,可是他是男人,所以他便向前迈了两步,竟然是打算用强的。

    缪如茵的目光在杜锋的脚下顿了顿,然后很好心地提醒了一句:“那个你真的确定想要这么做?”

    “大陆妹这是你自己不识抬举,所以便怪不得本少了,而且你这么晚才跳墙回来,又打扮成这样,应该是出去会野男人去了吧。”杜锋说着便已经伸手向缪如茵抓了过来。

    少女的眼里寒光闪过,她已经给过这两只机会了,也出言提醒过了,而这两位既然不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那么便也怪不得她了。

    于是少女只做了一个动作,一个很简单的动作。

    她抬起手轻轻地打了一记响指,于是杜锋与柳松容两个人便惊恐地发现他们的身体居然不能动了……这是怎么回事儿,这是怎么回事儿……

    杜锋与柳松容两个人一阵的惊骇,这样诡异的事情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呢。

    “既然你们两个如此的喜欢运动,那么便还是多动动的好。”冷冷地丢下了这么句话,少女便踩着轻快而悠闲的步子离开了,而很快的她便听到后面的男人大吼一声,接着便传来了女人的哭叫声。

    柔柔的月光洒在少女的侧脸上,而此时少女的另半张脸却是被那斑驳的树影笼上了一片暗影,远远地看来这正款步而行的少女,一半柔美如仙,一半却是莫测如魔,如此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质居然奇异地在这个少女的身上合而为一。

    ……

    悄无声息地回到了自己的宿舍,缪如茵也没打灯,她一路冲进了卫生间洗去自己的一身疲惫后,便舒服地将自己投到了床上。

    “啊!”一声惨叫声在这寂静的房间里格外的刺耳。

    缪如茵一脸无奈地站起来,随手打开了灯:“史丹阳同学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是我的房间。”

    这只居然又睡在了她的房间里。

    果然床上的被子被掀开,史丹阳顶着惺忪的睡眼还有那一脑供袋鸡窝一样的乱发,盯着缪如茵看了好一会儿脑子这才转过来:“如茵你还知道回来啊。你这个没良心的居然忍心将我自己丢在书院里。”所以这妞的怨念是因为自己没有带着她一起请假……

    “史大小姐,我回来了,所以你也可以回自己的房间了吧?”她好想睡觉,她也好困啊,这一天处处都是硬仗啊。

    “不要,我要睡在这里。”史丹阳却是抱着被子直接一闭眼睛便又躺下了:“不要吵我,我要睡觉!”

    看了看史丹阳,缪如茵可没有力气再继续和这妞折腾,于是她果断地走到床边一伸手拎着某人的衣服领子便将她提了起来。

    “喂,喂,缪如茵你想要干嘛?”史丹阳风中凌乱了,她怎么也没有想过自己居然有一天会被拎着衣服领子给生生地提起来,而且居然还是一只手:“缪如茵,我居然不知道你还是天生的神力啊,哇哇,这就是内地当中传说的内功吗,我要学,我要学……”

    看了一眼某妞的星星眼,缪如茵果断决定自己还是不要再接着理这妞为好,现在他们两个人的关注点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被人如皮球一般地丢在了自己的床上,史丹阳也顾不得自己的姿势是不是漂亮了,还一脸兴奋地叫着:“如茵师傅求你了,就答应我吧,只要你肯答应我,我立马就从了你……”

    转身准备离开的缪如茵听到最后一句话,脚下的步子就是一歪,果然与这个妞成为朋友需要一颗相当强大的心脏。

    再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终于恢复了安静,于是缪如茵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然后扑到床上美美地睡着了。

    而在小树林里某对野鸳鸯依就在赤膊奋战着……不是那两只不想停下来,而是他们真的停不下来。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