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9,精彩纷呈的柳家人三更
    一听到柳泽白回来了,于是一干柳家的人便立马重新抖擞起精神,甚至一个个的眼神里都透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之意,这一刻他们每一个人似乎全都化身为斗士,时刻准备着出场战斗。

    当然了那个令得他们准备战斗的对象,正是正缓步走进来的柳泽白。

    柳泽白一进来,目光如老爷子之前一般,只是淡淡地自众人身上扫过,按说今天并不是柳家家庭聚会的日子,可是人却是到得这么齐……换做一般人一定会表示奇怪的,可是柳泽白依就是一派平静地与众人打了招呼,对于众人齐聚在此倒是一点儿也不意外。

    而这个时候吴管家也落下了最后一子,然后便恭敬地站了起来:“泽白少爷回来了,老爷我先把棋盘拿下去了。”

    “嗯,我输了,老吴记得明天把那本棋谱拿给我看看。”柳老爷子的兴致依就是挺高的。

    吴管家应了一声,便拿着棋盘退了下去。

    “泽白你回来了。”柳老爷子看着自己最看重的孙子微微一笑,这个孩子与他父亲年轻的时候真的很像呢,不,或者说这个孩子其实是融合了他父亲与他母亲两个人共同的优点,而且他父亲像他这么大的时候也没有这个孩子这般的沉稳。

    “爷爷是有什么事儿吧。”柳泽白说着已经走到柳老爷子的身后站定,然后抬手轻轻地为老爷子揉起了脖子和肩膀,这样的动作他已经做过无数次了,所以力度的掌握自然也是恰到好处的,老爷子不由舒服得地闭了闭眼。

    柳青最是看不上柳泽白如此这般讨好爷爷的行径,他也曾想要为老爷子按摩一下,可是才按了两下老爷子便说疼不让自己再动手了。

    所以现在看到这一幕,他只觉得格外刺眼,于是他便率先开口了:“柳泽白,今天最新的港媒周刊你看了吗?”

    柳泽白微垂着眼帘,语气淡淡地道:“今天上午是公司例会,柳副总倒是无故缺席了。”

    “哼,我是缺席,可是却不是无故,而是因为发生大事儿。”柳青自以为自己今天很占理,于是音量也便不知不觉地提高了几度,他右手的食指用力地在摊在桌子上的港媒周刊的封面上用力地敲了敲:“柳泽白这事儿你难道不应该给我们一个解释吗,你知道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被曝光出来会对我们柳氏集团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柳泽白的目光在那周刊的封面一落,然后金丝镜片后的眸光一闪:“哦,昨天大堂哥不也是在场的吗,而且这……我倒是不觉得有什么需要向家里交待的。”

    “你……”柳青一时不由得有些气结。

    “咦,今天家里的人好齐,看来我回来的正是时候。”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一个男声的响起,一个年轻的男子便走了进来,他的目光在桌上的港媒周刊上扫过,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嘴上却是礼貌地道:“爷爷好,大伯好,大伯母好,三叔好,三婶好,小姑好,小姑夫好,还有大堂哥也好啊。”

    来人正是柳钰。

    柳青哼了一声,不过却并没有理会柳钰,他看不上柳泽白,同样的他也看不上柳钰,特别这个柳钰可不是他们柳家的人,居然还一直厚着脸皮顶着柳家的姓氏。

    柳刚健却是向着柳钰点了点头:“小钰回来了,先坐,正好今天家里出了一件大事儿,你也是柳家的人便也一起听听。”

    “是,大伯。”柳钰点了点头,便寻了一个位置坐下,小姑柳芳菲的眼睛很尖,一眼便看到了柳钰的左手上缠满了纱布,当下不由得惊呼道:“哎呀,小钰这是怎么了,你的手这是怎么了?”

    “哦,昨天被人扎了一刀。”柳钰看了柳泽白一眼,然后有些为难地道。

    看着他这般样子,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这事儿只怕与柳泽白有关系,于是大伯母修媛的眼睛立马便亮了:“这是谁啊,是吃了熊心还是吃了豹子胆,居然敢对我们柳家的人下手,小钰告诉你大伯母,大伯母给你做主。”

    柳钰叹了一口气:“谢谢大伯母,不过真的不用了,不过也就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伤罢了……”

    可是他越是这么说,别人可是越巴不得他说出来呢,一边的老三柳刚奇更是摸出了手机:“我和警署的崔署长很熟,我打个电话给他……”

    “三叔别,我真的……”柳钰一脸为难,一副不想说却又不得不说的样子:“是昨天在西泽法国餐厅里遇到泽白和一个女子一起吃饭,我便过去打了一个招呼,却没有想到那个女子居然会突然暴起伤人……不过我知道这事儿与泽白一定没有什么关系……”

    听到了这话,其他人的眼睛当下可是更亮了起来……真是没有想到啊,这事儿还越来越激烈了,所以今天只怕老爷子再想护着柳泽白也是不行了。

    三婶白帆自从进来便只是一直安静地坐在一边,不过这个时候她却开口了:“小钰你看看是不是这个女孩子。”一边说一边指了指港媒周刊封面上的少女。

    柳钰一副才刚刚看到桌上杂志的样子:“啊,不错就是她,不过,不过泽白与这个女人怎么会被人拍下来了……”

    白帆转眸看向柳老爷子,一脸诚恳地道:“爸,看来泽白的这个女伴可是不简单呢,所以……”

    所以什么,白帆倒是并没有说出来,可是那话里的意思就算是个傻子也听得明白。

    柳老爷子抬了抬眼皮,没有人留意到他眼底里的失望:“泽白你说吧。”

    “我这里有一份录音,还请爷爷与几位长辈们先听一听。”柳泽白说着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录音笔,放在了桌子上,录音笔上工作灯在闪烁着,很快的一个熟悉的男声便响了起来:“哟……”

    一听到这个声音柳钰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他有些不可相信地看着柳泽白,什么时候这个家伙居然也有随身携带录音笔的爱好了,而且居然将自己昨天在西泽法国餐厅里所说的话全都录下来了……

    尼玛,要知道刚才他可是一直在全力演好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可是现在有了这份录音……

    柳钰恨恨地磨了磨牙,昨天他自己都说了些什么,自然没有人会再比他清楚了,所以他自然知道,有了这份录音那么自己手上的伤就是自找的,就是活该的。

    果然听着听着,众人的脸色全都变了,而老爷子也是抬眸看了一眼柳钰,那一眼的目光并不是如何的严厉,可是却令得柳钰的身子一抖,就如同是被鞭子狠狠地抽了一记。

    柳钰有些面红耳赤地垂下了头,他紧紧地咬着牙,心里却在暗骂柳泽白太奸诈,居然敢这样的算计他。

    小姑夫杨汶皱了皱眉:“好吧,小钰受伤的事儿咱们可以先略过去不提,泽白你来说说昨天的事儿吧,这个女孩子我们也了解了一下,她没有身份没有背景,而且据说还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这样的人你玩玩是可以的,可是万万不能让她进我们柳家的大门。”

    大伯母修媛也立马接口道:“虽说玩玩是可以的,可是泽白就算是再怎么玩,你也不能胡闹带着她去参加刘家的晚宴啊,而且居然还被记者拍到了……”

    柳泽白手上的动作不停,依就是保持着为爷爷按摩的状态,只是在修媛的声音告于段落的时候,他抬头道:“小姑夫,大伯母刚才你们说你们了解了一下她?”

    “当然了!”大伯柳刚健语重心长地道:“泽白你从小便没有了父母,所以我们一大家子人自然疼你更多些,所以我们自然关心你的一切,当然了也包括你的终身大事儿,当时听说你有了女伴,我还为你高兴呢,可是却没有想到……唉,你怎么可以这么糊涂呢,泽白啊,不得不说在这件事情上你可是让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失望了。”那副心疼的模样,绝对可以获得影帝的称号了。

    三叔柳刚奇这个时候也立马接口道:“大哥现在说那些有什么用,今天必须要处理泽白,他这个总经理的职位必须要暂停了,爸您也别生气,泽白可不是孩子了,他是一个成年人,所以必须要为他的所做所为付出代价。”

    “唉,可不是嘛,爸您说凭着咱们柳家的家世,这整个儿东港上流圈子里的那些大小姐们还不是由着泽白随便挑,可是他居然如此做……唉,爸,这件事儿上必须要给泽白一个教训才行,年轻人不疼便不长记性啊……”大伯母修媛立马又是一阵的滔滔不绝。

    只是修媛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柳泽白却是再次淡淡地开口了:“这个参加晚宴的女伴没有人规定一定得是女朋友吧,还有昨天的记者是堂哥打电话叫来的吧,而且也是堂哥安排的人带着那几个记者上来的吧。还有你们所谓的了解……真的是太片面了……”

    没有人会想得到,柳泽白会突然开口打断长辈的话,修媛的声音便就这么卡住了,那记者居然是自己儿子找来的,这怎么可能呢?脑子里在飞快地转动着,于是嘴上便忘记再说话了,一时之间修媛张着嘴停在那里,脸上还依就保持着一副斗志昂扬的状态……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