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00,柳老爷子的警告一更
    没有人会想得到,柳泽白会突然开口打断长辈的话,修媛的声音便就这么卡住了,那记者居然是自己儿子找来的,这怎么可能呢?脑子里在飞快地转动着,于是嘴上便忘记再说话了,一时之间修媛张着嘴停在那里,脸上还依就保持着一副斗志昂扬的状态……

    不得不说此时此刻修媛的样子倒是显得异样可笑,她的眼睛大睁着,脑子一时之间却是处于了当机的状态中。

    柳钰坐在一边他的脸上虽然是不动声色,可是心底里却别提有多高兴了,在他看来这种狗咬狗的戏码对于他来说才是最为有利的,而且他更是明白得很,只有柳家的这些直系一个个都被老爷子厌弃了,那么柳氏集团才可以属于他,否则的话凭着他一个养孙的身份,柳氏集团绝对与他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所以咬吧,咬吧,加油的咬吧,用力地咬吧!

    而柳青这个时候却是跳了起来,他一脸愤愤然地盯着柳泽白,脸上的肌肉也因为愤怒而一抖一抖的,这副样子倒是像极了一个因为自己被冤枉而怒气喷薄的人:“泽白,我当你是兄弟,倒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会如些看我,我柳青为人到底怎么样,我平素里又是怎么对各位兄弟的,相信不用我说爷爷也是知道的,可是,可是你今天居然当着爷爷的面来抹黑我……”

    这一番话可是说得无比的痛心疾首:“泽白你可知道爷爷对你寄托了多深的厚望啊,我也明白在爷爷的心目中我这个做大堂哥的也不及你,可是那你也不能这么对我吧。”

    修媛这个时候也回过神来了,于是只是片刻的功夫下,她又立马满血复活了:“是啊,柳泽白这事儿除非你能拿出证据来,否则的话你就是凭白无故地抹黑我儿子……”

    柳刚健这个时候叹了一口气,一副语重心常的样子:“唉,泽白啊,我知道你从便没有了父母,可是我,你三叔还有你小姑,我们三个可是一直都拿你当成是我们的亲生儿子来疼爱呢,而且你爷爷一直也没有疏于对你的教育啊,可是,可是你这孩子怎么可以让我们失望呢,你又怎么忍心让你爷爷失望呢……”

    这一家三口倒是立刻便将他们自己至于了道德的至高点,三个人一副很大度,又是很失望地样子看着柳泽白。

    而此时此刻如果不趁机扇扇风的话,柳泽白的三叔还有小姑又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呢,于是那两家的人也都纷纷地开口了。

    柳老爷子一直冷冷地坐在那里,只是斗志激昂的三家人却是谁也没有发现,老爷子的眼底里藏着深深的失望,柳氏集团可是自从老爷子的父辈便开始创立了,老爷子还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自己的父亲因为战乱的关系带着自己和母亲一路从内地逃到了东港,而那个时候他们全家人拿出所有的积蓄,也不过只换了一艘破船罢了,每天自己都跟着父亲去码头帮人家运货……

    而柳氏集团也是因为那艘破船,而一点点地积累了些钱,然后便又换了一艘大船……没错,柳氏集团正是由海运起家的,等到父亲去逝的时候,留给他的便是五艘大船,而这也正是柳氏集团的初始。

    他还记得父亲临终前对自己所说的话,这份家业是他一辈子辛苦赚来的,父亲只希望自己一定要心正,身正,也只有这样才可以将柳家这份来之不易的家业继续一代一代的传下去。

    所以到现在他也老了,便想着要为柳氏集团选择一个合适的接班人,就如父亲当年所说的一般,要选择一个心正身正的晚辈来接过自己手中的这份权力。

    他也是考虑了好久,考察了好久,这才选中了自己的孙子柳泽白,虽然柳泽白是他最疼爱的孙子,可是在选择继承人上他可是真的方方面面都考虑过才确定了柳泽白。

    而且这事儿他还没有宣布呢,但是看看现在自己的儿子,女儿,还有孙子,哦还有一个养孙……看看他们现在一个个都恨不得把所有的污水全都泼在柳泽白身上的样子,柳老爷子便觉得一阵的心寒,这就是他教育出来的儿子和孙子……

    不过终于这些人的声音告于了一个段落,而这些人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了,要知道如果平素里遇到这样的情况,老爷子一定会大怒的,而今天老爷子的反应还真是有些太不对劲儿,于是众人便在说啊说啊之后终于一个个的都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巴。

    柳老爷子的目光淡淡地自自己的儿孙身上扫过,他虽然也同样的看重亲情,可是他却也有自己的处理准则,绝对不会对任何的子孙有纵容,于是他开口了:“拍下这张照片的人已经找到了,昨天晚上我就已经见过了。”

    老爷子的声音很是平淡,可是听到了这话,柳青与柳钰两个人的脸色却是同时变了,老爷子也没有去看他们两个人,而是继续淡淡地道:“你们谁都做过些什么,我也不想在这里直接说出来,但是你们一个个的也都记清楚我的话,只此一次,不要再有下一次了,我可以原谅你们一次,但是却绝对不会有第二次了,我们柳家现在的这份家业,是我和你们的爷爷,太爷爷一手创出来的,所以我不会让你们有机会来败的。而这一次的证据我已经交给律师保留了,如果再有一次,那么可就别怪我老头子不再承认你们是我柳家的子孙了。”

    老爷子的这番话说得不可谓是不狠,柳青与柳钰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而本来修媛还想要再说点儿什么,不过却被柳刚健一个眼色便给阻止了,柳刚健还是很了解自己儿子的,一看到那小子的脸色差到了极点,不用问他也知道这事儿指定和自己儿子有关系,所以这小子果然是做了些什么,而现在老爷子还将把柄交给了律师,所以现在修媛说得越多,对于儿子和他来说便越是不利。

    柳老爷子说完了那些话也是觉得有些累了,不只是身体累,心里更累,于是他摆了摆手:“行了,你们都散了吧。”

    于是众人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离开了,来的时候一个个斗志昂扬,现在轮到离开的时候却是个个灰头土脸。

    待到柳家大宅里重新恢复了安静,柳老爷子却是含笑看着柳泽白道:“有时间便把这个丫头约过来让爷爷见见。”

    看着自家爷爷有些意味深长的笑容,柳泽白的面上倒是有了些尴尬:“那便周日吧,她现在还是学生呢,不过爷爷我和她只是朋友,爷爷可千万别想多了。”

    柳老爷子含笑点头:“放心,放心,不会想多的!”

    只是再看看老爷子此时此刻的脸上那笑容,柳泽白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自家爷爷脸上这笑,还真是……

    缪如茵那边很快便接到了柳泽白的电话,将柳家的事儿全都和她说了一遍,同时也向缪如茵道了一声谢谢,要知道这主意可都是缪如茵给他出的,本来他是不想把这些事儿全都摊在老爷子的面前,让爷爷看清楚,可是缪如茵却说现在摊开来说还有一份亲情可以念,同时也可以给那些动心不良的人敲响警钟,如果那些人还执迷不悟,那么日后自有老爷子出手来收拾他们的。

    虽然那些人都是老爷子的亲生儿女与孙子,可是用缪如茵的话来说,老爷子能赤手空拳地打拼下这么一大片家出来,其心性自然也非常人可以与之相比的,而且老爷子自然更清楚龙生九子个个不同的道理,并且他出手总比柳泽白出手更好。

    柳泽白也是足足想了一路,晚上到了家,老爷子居然还没有睡,于是他便将事情和老爷子说了一个清楚明白,老爷子自是生气,同时也命人将那几个记者连找了出来,不过却也没有阻止《港媒周刊》继续用那些偷拍的照片来做封面。

    港媒周刊既然这么喜欢玩,那么不如便直接玩个大的好了。

    周述自然不知道缪如茵和柳泽白两个人在想些什么,拿着今天的最新一期《港媒周刊》他舒服地坐在办公室的皮椅里,而电脑里现在正在播放的却是昨天华夏网络成立的视频。

    看着那一袭白色礼服长裙的美丽少女,周述那正在喝咖啡的动作却是不由得顿住了,话说为什么他越看那个少女越眼熟呢……

    少女脸上的微笑宁静而淡雅,就如同一朵盛放的百荷花般,居然是那么的美好,周述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没有见过这个丫头,可是,可是这笑容他又是哪里见过呢?

    将手里的咖啡杯放在了桌面上,周述的目光却是在不经意间移到了桌子上今天最新一期的《港媒周刊》上……那个被柳泽白护在身边的一袭香槟色短款小礼服的少女,脸上的笑容也是宁静而淡雅,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