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03,恶意流言一更
    于是申公雷很快的便与杜先仲达成了一个协议,一来申公雷要动用他的各种人脉来为杜锋寻找可以医治他的医生,二来申公雷会封住菁萃书院上下师生的嘴巴,三来在明年高考的时候菁萃书院会给杜锋一个保送

    而杜锋那边便自然是不能再对菁萃书院做任何的追究了,不过申公雷也明说了就此事而言,算他欠杜先仲一个人情,以后这个人情他也是会还的。

    要知道在东港能让申公雷欠个人情的人他杜先仲还是头一份,所以杜先仲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高兴,可是却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下来。

    申公雷绝对是人老成精的人物,一看到杜先仲的脸色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于是申公雷当下便笑了起来,他抬手在杜先仲的肩膀上拍了拍,语气里带着十足的关切道:“先仲啊,其实你还是可以再生的吧,怎么就没有再找个女人帮你生个儿子呢,而且你们巨狮影业长得漂亮的女明星也是不少的。”

    杜先仲听到了这话,便不由得苦笑了起来,如果事情真的能如申公雷所说的这样,那么他又怎么会生气到如此的地步呢,话说他明明在床上的时候很是龙精虎猛的,搞得那些女人们一个个尖叫不止,可是却偏偏没有人再怀上自己的种,其中倒是曾有过几个小明星说是怀上了他的种,可是每每当那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之后,一检查才发现自己不过只是空欢喜一场罢了,那孩子与自己完全没有半毛钱的血缘关系。

    所以因为这事儿他已经动怒不只一次两次了,特别是那些敢欺骗自己的女明星们,一个个也都被自己给封杀了不说,并且全都送到了她们该去的地方,专门去接待那些下等男人去了,哼,再想要翻身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而这一切也都是那些女们自作自受,活该的。

    所以他虽然风流成性,可是却只得了这么一个亲生儿子,医院他没少去,国内外有名的专家也没少看,可是却都说他已经丧失了生育能力,所以为此他也是很有些上火呢。

    只是这种事儿只他一个人知道就好了,现在一听到申公雷提及此事儿,杜先仲也有些暗恼,这摆明了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非要往自己的痛处踩。

    申公雷自然也不是故意的,只是试探地这么一说罢了,毕竟这种事儿真的不难猜。

    杜先仲没有接这话,可是申公雷却也猜到了。

    ……

    于是菁萃书院里关于杜锋与柳松容的事儿虽然开场是着实有些沸沸扬扬的,可是却直接被书院的高层们给直接强势压了下去了,虽然书院里的学生们也不乏家里极有背景的孩子,可是这事儿既然申公雷爵士都已经亲自开口了,不要说他们这些人了,就算是家里的长辈在这里也必须得给申爵士面子的。

    于是这事儿便直接被无声无息地压了下去,仿佛只是一夜之间菁萃书院的所有师生们便都忘记了那件事儿不说,并且似乎也同时忘记了杜锋与柳松容这两个人一般。

    而这件事儿才刚刚过去,也不知道是谁最先爆出来一本《港媒周刊》最新的一期,只是那封面上的一男一女,所有人却是都不陌生,毕竟以柳泽白的家世还有他现在的身份来说,东港就没有不认识他的人,而那个被柳泽白呵护在身后的少女……

    “咦,我怎么看着这个人有些眼熟呢?”

    “是啊,是啊,我也看着好像认识。”

    “你们说这个女生是不是和那个大陆妹长得很像呢?”

    ……

    “咳,还真别说真的是很像呢。”

    “麻蛋的,这哪里是像了,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好不好。”

    缪如茵在书院里认识的人绝对不多,可是书院里认识她的人却绝对不少,没法子一来她可是顶着一个大陆妹的身份,这个头衔在这菁萃书院里就仿佛是个稀有动物一般,任谁都会来看一看的。第二入学第一天便直接动手打人的人也没有谁了。第三体育部长史丹阳那是一个多么特立独行的妞啊,极少有人能入得了她的眼,可是偏偏的这个叫做缪如茵的大陆妹却偏偏得了她的眼缘,这是一件多么让人觉得羡慕嫉妒恨的事儿啊。第四这个大陆妹,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享有他们这些东港的学生都没有的特权,她居然可以随意请假……

    所以在菁萃书院里缪如茵这妞就算是想不出名都难了,所以菁萃书院的这些学生们对于她的样子还是很清楚的,现在一经人提起,于是大家一个个便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封面上的香槟色礼服短裙的少女,于是经过多人的辩认和确认终于可以确定了,这封面上的少女不是别人赫赫然就是缪如茵本人。

    于是一直以来令得其他人不解的事情,便似乎也都迎刃而解了一般,因为她傍上了柳泽白,因为她有柳家做靠山,所以书院这边才会对她另眼相看的。

    于是一群女孩子便叽叽喳喳的议论个不停,当然了其中的酸言酸语更是多不胜数,柳家那是什么样的人家,柳泽白又是什么样的人,东港多少名门淑女想要嫁给他却求而不得,这个大陆妹又凭什么能得到柳泽白的青眼。

    女人的嫉妒心那可是很重的,于是很快的书院里便传出了各种不同版本的缪如茵是如何不要脸勾搭柳泽白的事儿,而且居然还传得有鼻子有眼儿的,就好像这一切是她们亲眼看到的一般,甚至还有传言居然恶毒到把缪如茵传成了是一个靠着自己的美丽和姿色勾引男人,也不知道陪男人睡了多久,又睡过了多少的男人,才能转学来到东港,然后居然又勾引上了柳家的柳泽白……

    说白了缪如茵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公共厕所。

    女书院这边的教导处主任严如意听到了这个传言,当下她可是骇得脸色都白了,于是她忙冲进了院长室:“院长大事儿不好了。”

    陈惠苹吓了一跳,还以为又出了类似于杜锋与柳松容的事戸了呢,她当下便站了起来:“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如果不是申公雷总院长厚道,也知道那事儿怪不得她与男书院的院长,否则的话他们这两个院长可是别想再做下去了。

    严如意大口地喘着粗气,然后这才将自己在书院里听到的关于缪如茵的那些不好的,甚至带着恶意的猜测全都说了一遍,然后她看着陈惠苹道:“院长,你看这事儿要怎么办,我们总不能放着不管吧,万一那位……”

    万一那位缪如茵再发起飙来,单凭着她和院长两个人可是绝对HOLD不住的啊。

    陈惠苹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这样的传言虽然是空穴来风,可是她也不是傻子,这事儿绝对是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的,如果没有人恶意的引导和指使也断断不会出现这样恶劣的流言。

    想了想,陈惠苹拿起了电话:“我还是先给缪如茵打个电话吧,看看她想要我们书院这边怎么处理呢。”

    严如意点了点头。

    缪如茵正在自己的宿舍里开着电脑与丁俊生关于网络公司的事儿做着沟通,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于是缪如茵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居然是院长办公室的座机,当下她便按下了接听键:“陈院长您好。”

    那边自然也很快便响起了陈惠苹的声音,陈蕙苹关心了几句缪如茵生活与学习的话,然后便直接切进了主题,将书院里的传言说了出来。

    话说这些传言缪如茵还真是没有听到,不过听到陈蕙苹说了起来,她的唇角却是渐渐地勾起了一个弧度,看来自己在书院里还是太低调了,以至于有人居然当她是一个软柿子了,所以便想要抹黑自己……

    抹黑这种事儿她不怕,毕竟那些人爱怎么说便怎么说去,不管他们怎么说自己的身上也不会少块肉的,可是她却会狠狠地给这样的人一个教训,换句话说她应该替某些人的父母好好地教育她们一下了,毕竟不是所有的人她们都可以随便招惹的。

    “如茵,你看这事儿是我们失察了,现在你需要我们院方怎么处理这件事儿?”陈蕙苹问道。

    “哦,不用了,那些人爱怎么说便怎么说去吧,反正嘴巴长在她们的身上。”缪如茵不怎么在意地道:“谢谢陈院长的关心了,不过这件事儿陈院长也不好管,毕竟大家都拥有言论自由嘛。”

    陈蕙苹握着手话,可是脸上却着实有些笑不出来了,那边缪如茵的话不管怎么听起来都让她觉得有些不妙的赶脚呢。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闲话,这才挂断电话。

    严如意因为距离很近,所以倒是也听得很清楚,她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陈蕙苹:“院长我没有听错吧,那个缪如茵居然不打算再追究这事儿了?”

    陈蕙苹点了点头。

    严如意张了张嘴,本来是想要说点什么的,可是却最后也没有说出来,不过那个缪如茵不管从哪方面看都不是一个厚道的人吧。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